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谎言游戏/D罩杯压倒厚黑男》作者:唯其

7:你是纯爷们儿不 …

  「来陪我上自习,六教A302。」
  
  我对着宣柯发来的那条短信猛翻白眼。去你大爷的,上个自习还要人陪?你是纯爷们儿不?!
  
  啪啪地我就给他回了过去:「没空,忙着呢。」
  
  不一会儿他回了过来:「我是你男朋友,什么事能比我还重要?」
  
  我脸一阵抽搐,这才想起来我已经卖身给这位大爷了:「人家不是怕去了会打扰你学习嘛~」
  
  打完这几个字,我身上恶寒了一下,乔祈你这么矫情你对不起祖宗!
  
  半晌后他才回过来:「你只有十分钟。」
  
  我绝倒,竟然下最后通牒了?!
  
  不过他不是吃斋的和尚,我也不是省油的灯,背起电脑我就往外走,心里不住冷笑,小子,非要让我当你女朋友是吧?好玩是吧?行,奶奶就当给你看,让你看清奶奶是什么样的人!
  
  到了教室我往他身边一坐,啪地把笔记本打开,戴上耳机继续我的艺术片之旅,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我余光瞥见他往我电脑屏幕上瞧了一下,跟着就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去看书了,也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我心里得意,嘿嘿小子,你现在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吧?都不敢跟我说话了吧?既然知道了那还不赶紧把我给甩了~以后别在大街上随便逮一个雌性就要她做你女朋友~会被shock掉滴~
  
  就在我尽情yy从他的魔爪中重获自由的时候,我的笔记本很没出息地蓝屏了。ORZ!
  
  摁下重启键,我看见屏幕闪了几个熟悉的启动画面,最后又回到先前的蓝屏状态。
  
  我所知道的唯一拯救电脑的方式都行不通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扯了扯他的袖子:“你是学计算机的呗?”
  
  他扫了眼我的笔记本,嘴角勾笑:“想让我帮你?”
  
  我鸡啄米点头。
  
  “那我有什么好处?”
  
  我看见他眼睛里闪起诡谲的光,不由嗓子一紧:“你,你想要干什么?” 八,八会真滴是看上偶滴肉体了吧?!
  
  “别紧张,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而已。” 他笑着靠近我,在我耳边轻声问:“上次是你的初吻吗?”
  
  哇靠这什么问题?!也太侮辱人了吧!难道我长着一张没人愿意吻的剩处女脸么?!
  
  把胸膛一挺,我急道:“才,才不是呢,我的初吻早在几百年前就送出去了。”
  
  我说的是实话,小时候被邻居家的狗给舔了,什么初吻早就没了。
  
  说完我才注意到四周的人都怪异地盯着我,宣柯更是一脸“我相信你”的表情,顿时感到我的面子已经成功丢到火星去了。
  
  他拿过电脑弄了几下,竟然就能开机了,检查一阵之后

  他说:“去我宿舍,我给你重装下系统。”
  
  电脑是我的命根子,所以我不敢怀疑他这个专家的话,只能乖乖地跟他回了宿舍。
  
  o(╯□╰)o
  
  话说本校男生进女生宿舍比古时候草根进皇宫还难,但是女生进男生宿舍就跟进菜市场似的畅通无阻。
  
  宣柯只跟看门大爷说了句“来修电脑的”,然后让我在访问簿上签了一名儿,我这就算可以进去了。
  
  “哇擦,这也太危险了。” 我四处张望,满眼都是男人。你说这羊掉进狼窝里,万一要真发生点啥事儿,那是骨头都剩不下啊!
  
  “什么危险?” 他径直往楼上走去,我赶紧跟在他身后:“当然是说我一弱女子身在狼窝中心,处境危险啊!”
  
  “你放心,品味像我这么怪异的人再没第二个了。”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其实我更担心你会对他们做出什么事来。”
  
  -_-||| 我在他背后愤怒地朝他挥舞拳头,无声呐喊,就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能干出点啥坏事儿来?!
  
  走到第三楼拐角的时候,出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一个赤着上身,下面只穿了条黑色销魂三角裤的健壮肌肉男就那么活生生地走入了我的视线。
  
  虽然在艺术片里这样的猛男我还是见得很多了,不过能近距离实景观察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我跟长在了楼梯口似的无法动弹,视线直觉地下移,惊悚,再上移,猛男脸上带着自豪的表情回望我,我脸蹭一下就热了,跟着视线一黑,耳朵边听见一个冷酷的声音:“再看我就阉了你的电脑。”
  
  /(ㄒoㄒ)/~~ 我赶紧扒下他捂住我眼睛的手,装孙子:“大爷我知道错了,我再不敢了,我以后就只看大爷你一个……”
  
  他冷笑一声,盯得我浑身毛骨悚然:“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能看得目不转睛,连脸都不带红的。”
  
  我底气不足,只能干笑两下:“那,那不是受惊过度,一时忘了该怎么反应了嘛。”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我,跟着挑了挑眉,转过身继续往上走,我赶紧跟在他后面,偷偷地再回头瞥了一眼,刚那个猛男已经不知去向了,真是遗憾呐……
  
  o(╯□╰)o
  
  进门之前他让我在外头等一下,随后我听见他在里面冷声命令:“都给我把衣服穿好!”
  
  当时我听得心里那个痒痒啊,你说我这要直接开门进去,展现在眼前的那该是一多么活色生香的画卷啊!
  
  就在我打算把门偷开一小缝儿的时候,宣柯拉开了门:“进来吧。”
  
  我抱着笔记本点头哈腰地走了进去:

  “各位大哥好,小妹是来修电脑的。”
  
  我看见一张仿佛熟悉的脸朝我笑了笑:“乔祈,我们又见面了。”
  
  他笑的时候露出两排大白牙,跟打了荧光似的,我立马想起来:“赵默然?”
  
  他乐了:“你还记得我啊?”
  
  哼,我心里冷笑,老娘我记你一辈子,要不是你在宣柯面前嚼舌根,我现在能是这种下场吗?!
  
  脸上挤出童叟无欺的正直,我笑得纯良无害:“当然记得你啦,我们舞会上见过嘛。” 原来你长这样啊。
  
  “把电脑拿过来。” 宣柯在他桌子边叫我,手上拿了张系统盘。
  
  我赶紧颠儿过去:“那个,C盘我要保留,新系统你给我装D盘里吧。”
  
  “知道。” 他拿过我手上的电脑,插上电源就开始捣鼓起来。
  
  其他人都在魔兽和CS,我一个人无聊得紧,拉了把椅子坐他旁边,窥视起这个纯男性的空间来。
  
  他的书桌和床整理得秩序井然,不染纤尘,简单来说就俩字,他丫有洁癖。
  
  我不由在心里悲叹了声,他本来就已经够变态了,再加上有洁癖,那还不是变态中的变态?!
  
  在我的意识里,男人就该是粗犷豪迈的类型,乱一点才有男人味。
  
  “你没吃晚饭?” 他忽然问我。
  
  “哈?” 我莫名其妙。
  
  “我听见你肚子叫了。”
  
  我囧,连我自己都没听见:“那不是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你拉出来自习了吗?!”
  
  他摸出一个苹果扔给我:“水房在出门左拐第四个门。”
  
  “哦,谢了。” 我起身要往外走,随后被他拉住:“还是我去洗吧。”
  
  我心窝小小地温热了一下,没想到他还挺体贴,跟着听见他说:“让你去洗你待会儿又不知道晃到哪个男生宿舍去了。”
  
  ╮(╯_╰)╭ 看来我猥琐神教教主的形象已经牢牢地树立在他脑海里了……
  
  我这人有一优点,当然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缺点,就是求知欲旺盛好奇心强。
  
  我一直认为再干净的人背后都有那么些“肮脏”事儿,就好比青春偶像走下神坛也要去大便说不定还便秘,玉女掌门回到幕后也要撩起裤脚刮腿毛一样,宣柯的背后肯定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趁他出门,我立马启动两个激光眼,希望能找到一些刺激的东西。

8:又要斗地主哇 …

  书桌上视线可及之处,都是计算机、英语之类的教材,没什么可以彰显个性的物品,就像是他QQ名称叫宣柯一样,简单直接让人一目了然。

  
  拉开左手边的抽屉,最上层有一个褐色的软皮束口小袋,我拿起来摸了摸,皮质细腻光滑,想来应该是好料子,再轻轻掂了掂,还有些份量。
  
  抽开系口的小绳,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在掌心,是一条贝壳串成的项链,钻孔粗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非专业人士手工制作的。
  
  我正拎着它仔细端详,手腕忽然被人大力握住,紧跟着听见宣柯失控地朝我咆哮:“谁让你动它的?!”
  
  “我……” 我吭哧半天也没吭哧出下文,就看着他脸上从没有过的严肃:“还给我!”
  
  我吓得赶紧松手,项链落回他手上,他小心地拿起来仔细检查了一番:“还好没弄散。以后不准随便翻我东西!”
  
  我握着手腕处刚被他捏痛的地方,忽然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虽然我没真心相信过他喜欢我,但是在别人眼里我是他女朋友,他现在当着室友的面这么训斥我,我再怎么脸皮厚也还是觉得有点难堪了。
  
  赵默然跑过来打圆场:“宣柯你别这样,乔祈也不是故意的,她可能就是有点好奇。”
  
  宣柯冷着张脸不说话,就只是瞪着我。
  
  我和他对峙了半晌他也没有要安慰我的意思,索性我就把头低了下去,这下我才发现,好家伙,手腕上刚被他捏过的地方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狰狞的五爪印,心里顿时委屈到想哭。
  
  靠!长这么大我娘连我一根头发丝儿都舍不得碰,怎么搁他这儿,他就莫名其妙地把我给掐了呢?!就算我乱翻他东西是我的错,那也是他自己先招惹我的啊!凭什么这么凶我?!
  
  赵默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乔,你没事吧?要不上我那儿打游戏去?”
  
  我吸了吸鼻子,抬头:“我要打斗地主。”
  
  赵默然笑了:“你这点儿出息。”
  
  于是我就欢快地撒丫子跑到赵默然的笔记本前,硬是把他的魔兽世界给退出了,给他心疼得哟,连脸都扭曲了。
  
  其实我是想拿包走人的,但是我的命根子还在那儿被系统盘QJ呢,只能忍了。
  
  o(╯□╰)o
  
  进入QQ斗地主后,赵默然对着屏幕嗤之以鼻:“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还是个负分的包身工。”
  
  (╰_╯)# 我切了一声:“我只说我要打,又没说我打得好。”
  
  “我来吧,跟哥学着点儿。” 赵默然夺过我手里的鼠标,开始了对我菜鸟to高手的教学。
  
  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打魔兽的竟然对斗地主也精通

  ???
  
  眼见我的负分朝着零分节节逼近,我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哟,高兴地大拍赵默然肩膀:“哥你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传说!”
  
  拍到一半手被人抓了去,我转过脸,宣柯面无表情地往我手里塞进一个盒饭:“把饭吃了。” 说完就转身走了。
  
  我握着那个饭盒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赵默然乐呵呵地看着我:“小丫头,赶紧吃吧。”
  
  掰开筷子,我埋头默默地往嘴里刨饭,刚才他出去那么久,原来是去给我买饭了?
  
  在一块土豆上戳出一个一个的筷子洞,我挣扎了半天,最后把心一横,好吧,咱也是一爽快人儿,既然是我有错在先,他也给我买饭赔罪了,那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好了。
  
  端起饭盒,我扭扭捏捏地回到他身边,先捡了个别的话题:“我电脑还没装好么?”
  
  他手上翻着计算机杂志,头也没抬:“自己不会看吗?”
  
  (╰_╯)# 我忍,我忍,我要以德服人!
  
  在他旁边坐下,我偷瞄了他一眼,接着埋头继续刨我的饭,嘴里小声嘟囔:“对不起。”
  
  “你说什么?”
  
  “……对不起。”
  
  “把饭咽了再说话。”
  
  “我……!” 我忍住把筷子插他脸上的冲动,吞下饭后以央视新闻联播的标准发音说道:“我说对不起。”
  
  他合上杂志抬脸笑了,还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宝贝真乖。”
  
  我浑身一阵恶寒,他刚才看我的眼神,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在看一条宠物狗……
  
  o(╯□╰)o
  
  道过歉以后我又跑到赵默然那儿去蹭电脑用,他刚把魔兽世界打开,一看我来就哭了:“又要斗地主哇?”
  
  我乐呵呵地点头:“他说我的电脑还要杀毒,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赵默然悲痛欲绝地退出了魔兽世界,万分不甘地退出了电脑前的宝座,悲愤地朝宣柯怒吼:“你怎么不让她用你电脑?”
  
  宣柯在那头悠悠地说道:“我的电脑不适合给单细胞生物玩。”
  
  我百忙之中抽出脸来鄙视了他一下:“你说谁是单细胞生物?!”
  
  赵默然气得都结巴了:“你,你说我的电脑就适合给单细胞生物玩?!”
  
  我听见他笑了一下,声音里有种绵密的,让人浑身汗毛直立的东西:“我说默然,我家小乔不就用一下你电脑吗,干嘛这么小气?再说你也该看看书了,别考试的时候又挂科,到时候毕不了业可就不好了。” 跟着他叫我:“小乔乖,把电脑拿我这儿来玩,别打扰你赵大哥学习。”
  
  “可是网线不够长。”
  
  “你赵大哥有无线网卡,让他给你拿一个。”
  
  我扭头

  看着赵默然,他的脸已经全绿了,从抽屉里掏出个无线网卡递给我,无力道:“回去吧,我要看书了。”
  
  “哦,好,谢谢赵哥。” 我抱起赵默然的笔记本往宣柯那头跑,他给我在椅子后头加了一靠垫,我坐得倍儿舒服,开心地继续我兵败如山倒的斗地主生涯,而他则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老厚的书,安静地翻看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沉默的氛围下,我斗地主却斗得有点分心了。
  
  偷瞄了他的侧脸一眼,眉梢唇角都透着明显的冷傲,眸子里的专注更是如同一汪幽泉,要将人整个席卷进去。
  
  像这样的人,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行为学上,左边代表隐私,右边则代表公开,那么他放在左手边抽屉里的那条项链,一定就是他的秘密。
  
  是别人送给他的呢,还是他准备要送给别人的?
  
  无论哪种,对象肯定都是个女人。
  
  既然他有重要的女人,为什么还要对我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呢?
  
  我稍微发挥了一下言情小说作家的潜能,得出两个基本的情节走向。
  
  ① 那个女人遭遇不幸去世了。
  ② 他被那个女人给甩了。
  
  无论是哪一种,我都觉得他挺可怜的,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啊,上帝一样会把杯具像洒胡椒面似地洒向人世,并不会因为你有一张好皮相,落到你人生上的杯具就会少一点。
  
  “在想什么呢?” 他拍了我的脑袋一下。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早就已经被踢出游戏了:“没,没什么。”
  
  “你的电脑弄好了。” 他把笔记本收进我包里,不轻不重地说道:“以后少上点黄网,病毒多。”
  
  我脸蹭一下就烧了:“哪,哪有,我,我……”
  
  “走吧,我送你回宿舍。” 他一阵鄙视:“这年头竟然还有不会骑自行车的,你原始人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