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谎言游戏/D罩杯压倒厚黑男》作者:唯其

2:第十九层天堂 …

  我一直在等他来赔我的拉杆箱。
  
  按照我的逻辑推理,后续情节应该以如下方式发展:
  
  ① 他歉意地拿着新箱子到我的宿舍楼下和我说对不起。
  
  ② 我高姿态地回答,其实箱子弄坏我也有责任,不能全怪你,我请你吃顿饭吧,就当我们俩扯平了。
  
  ③ 吃饭的时候,我们发现彼此志趣相投,顿时一见如故相逢恨晚。
  
  ④ 在他送我回宿舍楼分别的时候,我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为以后奸情的发展埋下伏笔。
  
  ⑤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理解并认同了我超前时代的创业理念,主动加入我的肉体服务公司,发誓终生献身于此伟大事业,为拯救人类灵魂而做出重大贡献。
  
  然后,我乔祈和他宣柯,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后世所讴歌传颂,直到永远。
  
  只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直到我团购的笔记本电脑都到货了,我的新拉杆箱依旧没有出现。
  
  o(╯□╰)o
  
  有电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高清无码版艺术大片拷贝进去。
  
  我的习惯是在C盘下建立一个隐藏文件夹,然后不断新建名称诸如%*(%……%&的子文件夹,一直建到第十九层。
  
  所以我惯用的坛子ID就是第十九层天堂。
  

  在学校也注册了一个同样的ID,登入主页后发现今日十大热门话题的榜首是:宣柯跟我说话了耶!

  
  余晓媛的话果然不假,宣柯在坛子上还算是半个小红银呐!
  
  点进去一看,发帖人:宣柯的老婆。

  内容:好鸡冻好鸡冻哦~~小宣宣今天终于跟我说话了~~(≧▽≦)/
  
  下一楼,发帖人:你他妈欠抽啊。

  内容:靠!他说了什么你倒是说啊!
  
  再下一楼,发帖人:做银要蛋腚

  内容:楼上莫激动,做银要蛋腚,否则容易肛裂。
  
  再再下一楼,发帖人:亲嘴小甜心。

  内容:搬小板凳围观中。PS:楼上的楼上要是肛裂了可以找我,我有奇药,专治房事不当裂伤。
  
  我的视线在肛裂和房事不当上停留了两秒,跟着略过一大堆路过、灌水、围观、打酱油、俯卧撑,终于来到第497楼的答案贴:
  
  他……他对我说,同学,这里是男厕所……
  
  o(╯□╰)o
  
  坛子上随便用宣柯的名字一搜,话题都不下十页。
  
  更有甚者,在情感天地版块有一楼专门给他的告白贴,跟帖人男的女的都有,看得我是心花怒放心潮澎湃。
  
  客户群呐,这庞大的客户群呐,要是我真能把他纳入旗下开了公司,现在岂不是赚翻了!$_$
  
  “小乔想啥呢?笑得一脸猥琐。” 余晓媛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圈(Juàn)长和林岚。
  
  我努力装出纯真正直的表情:“没想啥。你们刚才去哪儿啦?”
  
  圈长抻着脖子瞅了一眼我的电脑屏幕,看见是BBS的页面便舒了口气:“去上课啊,我们走的时候叫你了,你说你一会儿来,结果下课了也没见着你人,我还以为你又躲在宿舍看黄片呢。”
  
  --||| “……” 我没敢告诉圈长,我是艺术片看累了才上BBS调节一下。      圈长是我们四个孩子里最纯洁的一个,别说耽腐和S-M,就连BG和ML是什么意思她都不知道,我曾强烈怀疑她是远古穿越来的。      只可怜这么纯真无瑕的娃,却在我欣赏艺术片的时候跑过来借电脑用,从此心灵受到了极度创伤,至今仍无法痊愈。      我想,要是她之前看过AV的话,那么她受的刺激可能会小一点。      林岚把书包往床上一扔,从抽屉里拿出化妆套具:“小乔,晚上活动中心有迎新舞会你知道吗?”      我摇头:“不知道,没兴趣。”      余晓媛蹿上来拉着我撒娇:“你没兴趣就当是陪我去啦。”      圈长是老实的读书人,一定不会去;林岚是优质美女,到了舞会肯定顾不上晓媛,我只得硬着头皮:“好啦我陪你去,你要记得我可是牺牲了看大片的时间陪你的。”      o(╯□╰)o      饿。泡面加火腿肠加咸鸭蛋的极品晚餐我只来得及吃一半,就被余晓媛这个闷骚女给拖出了门。      牵挂。出宿舍的时候,迅雷上挂的监禁7已经下到98.9%,现在应该下完了。      我愤怒地捏紧拳头,要是人在宿舍,我就可以继续吃我的极品晚餐外加享受我的极品大片。      可是我没有。      我在充斥着剩余荷尔蒙的活动中心!我在人多得可以挤死蚂蚁的活动中心!!我在黑得隔一米我就分不清是男是女隔两米我就分不清是柱子还是人的活动中心!!!(╰╯)# 凸!!!!
  
  “同学,能请你跳支舞吗?” 有个声音在我耳朵边说。
  
  我心里冷笑。请问您能看清楚我长啥样吗?
  
  转过脸,我笑得温柔:“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黑暗中,我只看见两只囧囧有神的眼睛。
  
  “你一个人?”
  
  “不,我和室友一起的。” 林岚和余晓媛这两个死女人此刻正在舞池里花枝乱颤。
  
  “我叫赵默然,默然的默,默然的然,你呢?”
  
  我脸抽抽了一下:“我叫乔祈,乔祈的乔,乔祈的祈。”
  
  我看见他咧开嘴笑了,露出两排大白牙:“我计院大三的,你呢?”
  
  妓院?不就跟宣柯一个院儿的么?!我顿时来了精神:“我生物系的新生。你认识宣柯吗?”
  
  尽管在黑暗中我看得不太真切,但是对方的脸似乎是僵了一下:“认识,我们一个宿舍的。”
  
  “真的?!” 我声音立马高了八度:“他是不是GAY?是GAY吧?拜托你告诉我他是GAY!”
  
  对方愣了好久,终于说:“你希望他是GAY?”
  
  “当然呐,他不是GAY都对不起他那一张脸。他是GAY吧?是GAY吧?” 我眼巴巴地望着他,可千万要是GAY啊,不然我的公司就没戏鸟~~我的前途我的理想就都没有鸟      “呃,我没见过他交女朋友,但是也没见过他交男朋友,不好说。”      我搓搓下巴,疑惑:“难道他是双刀?不对啊,他哪边也没吃啊。啊!莫非他是性冷淡?性无能??啊啊啊不要啊~~” 我开始痛苦地抓头,仿佛看见粉嘟嘟的人民币一张一张地从我眼前飞走,顿时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早知道,早知道当时就该让他赔我的拉杆箱,现在也不至于弄得人财两失,本来还以为遇上的是棵摇钱树,没想到是个赔钱货啊,看来不对他用药是不行了,你能不能介绍他给我认识,我好研究研究他,咦,人呢?”
  
  当我抬头的时候,以我为圆心半径一米内的人皆退散,而刚那个叫赵默然的男人早就已经看不到影子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