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谎言游戏/D罩杯压倒厚黑男》作者:唯其

1:炮灰中的炮灰中的炮灰中的炮灰 ..
.
  娘往我快撑爆的行李箱里塞进一本来历不明的《求爱三十六计》,再塞进一本花花绿绿的《恋爱兵法》,嘴里不带标点地念叨:“闺女去了大学以后要是看见好男人可千万别放过要主动出击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恩威并施拳脚并用霸王硬上弓乃至天雷勾动地火生米煮成熟饭……”
  
  我把价值八块钱的防噪音耳塞使劲再往里捅了捅,依旧挡不住娘的魔音穿脑。其实我娘之所以弄成这样,我想我多少还是要负点责任。
  
  都说超前时代半步为英雄,超前时代三步就成了炮灰,如果按照这种尺度计算,那我就是炮灰中的炮灰中的炮灰中的炮灰。
  
  自从初中在表姐的启蒙下步入耽腐这块乐土之后,我便和社会主义道路渐行渐远,我没有按照党和国家的要求与时俱进,我以光速飞离时代而去,用简单的话来讲就是我的肉体还是社会主义,但我的思想已经共产了。
  
  可惜往往这种思想超前肉体的人都是悲剧,例如哥白尼,例如梵高,例如伦勃朗,而我,也正有步他们后尘的趋势,我和他们唯一的不同,就是我死了以后遗物不会增值。
  
  我的梦想是开一家合法的肉体服务公司,在这里任何的欲望都不会被歧视,都可以得到满足,任何人都可以在欲望的深渊中认识自己、认清自己。当然我也知道这条路任重而道远,起码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但是我仍然非常坚持地在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例如为公司物色员工,以便形成一套挑人的标准传承给我的后世子孙。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的准员工名单上除了几个连摸都摸不到的外国明星以外,其余就是大片空白。为此我曾呕气了好几天,你说从元谋人开始到现在,人也已经进化170多万年了,怎么今天还是这种水准呢?!更令人郁闷的是,就连我这个老板娘也没太进化好,弄得我只能走以德服人的路线。
  
  或许是我太关注自己梦想中的事业,忽略了周围鲜活的男性,以至于初中加高中整六年,我连一个绯闻渣子都没有传出,甚至没有喜欢过谁。对我来说,正常,黑色禁药的画册看太多,平常人谁还看得入眼;对我娘来说,恐慌,生怕是我心理上有什么毛病,坏了她抱孙子的百年大计。
  
  因此,当别人的娘都在苦口婆心地劝诫女儿进大学以后要守身如玉,我娘在教我怎么使出各种手段勾搭帅锅:“闺女呐妈妈给你买了一整套美宝莲去了学校以后要天天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会有男孩子注意到……”

  高雅艺术大片,无码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移动硬盘,我迅速对目标进行了转移。
  
  当天夜里两点,估计我娘已经睡死过去,我便偷摸着从床上爬起来,拧亮台灯,自床底下拽出个大纸箱,拍掉上面的灰尘后,我小心打开,揭掉盖在上头的旧报纸伪装,露出一套套干净漂亮的精装书。
  
  “宝贝们,妈妈来带你们走了!” 我抚摸着它们泪眼汪汪地说,跟着使出蹲大号的力气把两个大行李箱拖到旁边打开。
  
  娘给我塞的都是啥米东东?

  美宝莲?扔!

  恋爱兵法?扔!

  求爱三十六计?扔!

  ……扔扔扔!
  
  扔掉所有废物以后,我开始把《绝爱》《冰之魔物语》《天下第一》《束缚》……往里放,才装到一半行李箱就没空间了。
  
  望了望剩下的一堆书,我咬咬牙,把羽绒服运动鞋毛衣毛裤从行李箱里抽出来扔到一边,然后把剩下的宝贝书都塞了进去。既然跟了我就是我的人,说什么也要把它们一起带走!
  
  o(╯□╰)o
  
  九月,依旧是毒日当空,我拖着两个装满爱书的行李箱,胸前挎着一小包,艰难地在校干道上蹒跚。二十九个小时的火车摇下来,到现在我还头晕脑胀四肢无力,总觉得地面在抖,耳朵里还回荡着轰隆轰隆的铁轨声。
  
  尽管是在这么一个骚气蓬勃的大学校园,到现在为止竟没有一个异性愿意对我这个累得快要撒手人寰的弱女子施以猿手,显然我的荷尔蒙气场强度已经到负数了……
  
  正郁闷地想着,忽然左手的行李箱被重撞了一下,伴随着刺耳的自行车刹车声,我手上本来就已经没力了,这么一撞箱子便啪地摔在地上,拉杆断成两截,心里顿时一股无名火起。他娘的没人愿意帮忙也就算了,偏还来一捣乱的,把拉杆弄断了我要怎么把箱子拖到宿舍楼,还让不让人活了?
  
  扭头正要发火,在看清他的脸以后,一腔话全部呛在喉咙,我只得生硬地咳嗽了一声。偶亲耐滴娘耶,偶滴肉体服务公司终于有可以摸得着滴候选人鸟!
  
  花美男抱歉地望着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在赶时间。箱子我会赔你,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耳朵听见了他说的话,但是脑子忘记了要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他再叫了声:“同学?”
  
  “哦。” 我下意识地摸摸下巴,还好,哈喇子没滴下来:“我叫乔祈。”
  
  “你住学几?”
  
  我赶紧从胸前的小包内掏出张皱巴巴的纸,找到上面的房间号:“学十三502。”
  
  “那我再找你。我现在有急事,先走一步。” 他冲我笑了笑,然后骑上车走了。
  
  我困在他 的媚笑里不能动弹,只能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开始气血翻腾,就连手指都轻颤起来。女王受,他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女王受啊!
  
  精神一下振奋了,我从先前的半死不活状瞬间变身为无敌小金刚,愣是拖着那断掉的半截拉杆把箱子拉到了宿舍,进门就问:“你们知不知道学校有一个长得很美的男生,他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我知道。” 一个娇小的身影蹿上前来:“他叫宣柯,大三计院的,至今单身。”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来之前我就在学校的坛子上注册了账号,他的事情坛子上可是写得一清二楚。”
  
  “至今单身?” 我嘿嘿地奸笑起来:“莫非真的是受?!”
  
  “我也这么怀疑,像他那样的人不可能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就是他是GAY。” 说完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朝她伸出手:“我叫乔祈。”
  
  她握住:“我叫余晓媛。对了,你怎么会问起他?”
  
  我指了指箱子:“这就是他刚撞坏的。”
  
  余晓媛瞪大了双眼,激动:“你见过本人了?比照片好看吗?他是不是化妆?”
  
  我囧:“我没见过他照片,不过本人看起来不像是化了妆,可能天生皮肤好,看得我真想掐一把。”
  
  余晓媛一脸哀怨:“没天理了,连男人的皮肤都那么好,我们女人还怎么混啊?!”
  
  我笑着摇头,无意间瞥见宿舍墙上贴的一面穿衣镜,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镜子里的我头发蓬乱、满脸油汗、双目通红,如果再给我一个碗,我就可以去街边摆摊儿了。
  
  我大囧,顿悟。难怪之前都没有人主动来搭讪帮忙,谁愿意招惹一女乞丐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