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梦十夜》作者:写离声

地铁门一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青年仿佛一支离弦的箭冲了出来,一溜烟跑进五十米外的办公大楼。
  
  这栋楼很有些年头了,黄褐色的外墙灰头土脸,玻璃窗怎么也擦不干净——显然不是什么高端办公场所,胜在地段不错,租金便宜,地址印在名片上也不显得掉价。
  
  蔡助理这一路几乎跑丢半条命,双腿像灌了铅,血管里仿佛流着汞,可还是如一条顽强的丧尸,朝玻璃门伸出食指。
  
  指纹打卡器“滴”一声响,干脆地宣告了她的死刑。
  
  不过是不是立即执行要看老板在不在。
  
  “董小姐来了吗?”蔡助理缩着脑袋小声问门边的平面设计小姑娘。
  
  “不是说今天上午有路演吗?”
  
  蔡助理连拍几下心口,好像给自己做了个心脏复苏,脸色瞬间活泛起来:“艾玛!吓死我了!谢天谢地!”
  
  “我说蔡姐,你好歹也是咱们董总大秘,别老咋咋唬唬的。”文案小gay优哉游哉地呷了口速溶咖啡。
  
  董小姐不在,整个公司都是松弛的,似乎空气含氧量都提高了。
  
  董晓悦,人称董小姐。名字和外号听起来都人畜无害,和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身高一米七,身穿吸烟装、足蹬恨天高、臂挎杀手包,董小姐不可一世地走在奢侈品店林立的北山路上,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何谓杀气——杀手包和十二公分红底鞋虽然是高仿货,董小姐的气势却不会输给任何人。
  
  董晓悦芳龄二十六,是个互联网创业公司CEO,估值千万美元起跳,分分钟要去纽交所敲钟,现实是——天使轮融的钱快烧完了,公司里十几号人嗷嗷待哺,再不搞定下一轮工资都发不出来。
  
  今天要去的创投公司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
  
  等电梯的片刻,董晓悦刷了下微信,钱嘉媛发来消息:“谢睿回国了!”
  
  董晓悦嘴角一扬,迅速回道:“早知道了。”
  
  对方回复比她还快:“谢睿的公司快上市了!!”
  
  她当然也知道,这些年来她每天翻墙窥他脸书,搜索他名字,收集他的每一篇报道,生生把个有为女青年活成了变态。
  
  无他,谢睿是董晓悦的朱砂痣,是她的白月光,是那盛开在天山之巅的雪莲,她自虐一样打拼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离他近一点。
  
  然而等她爬到半山腰抬头一望,人家早已经飞出地球轨道了。
  
  董晓悦刚想回复,那边穷追猛打:“你别痴心妄想了!!!你和他不是一个阶级的!!!” 钱嘉媛有个煤老板富爸爸,自认离男神比较近。
  
  董晓悦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滑进包里,懒得搭理这动辄使用多个感叹号的傻缺白富不怎么美。
  
  “叮”一声,电梯停在17楼,不愧是5A甲级涉外写字楼,董晓悦心中感慨,连电梯铃声听起来都比较高级。
  
  路演约了十点,董晓悦抬手看了看腕表,还有半个小时,上个大号绰绰有余,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
  
  刚脱了裤子坐到马桶圈上,董晓悦眼前突然一黑,这感觉很古怪,仿佛有人往她脑袋上套了个黑口袋,全程意识都是清醒的。
  
  这样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很久,她很快恢复了视力,紧接着惊恐地发现,自己在大马路中央——不是一般马路,是名副其实的马路,因为这条路上跑的是活生生的马,一辆马车正朝她冲过来,而她正光着腚半蹲在路中间!
  
  是逃命还是提裤子,这是董小姐有生以来最艰难的抉择。
  
  人活一张脸,死要面子的董晓悦一咬牙,麻溜地提起裤子——如果有提裤子比赛,董小姐一定能拿世界冠军。
  
  然而马车已经近在咫尺,眼看着就要撞上她,再要躲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董晓悦眼前一黑,再一亮,定睛一看,自己分明还在马桶上。
  
  是最近睡眠太少产生幻觉了吗?八成是的,董晓悦摁了摁太阳穴。
  
  路演在会议室举行,几个投资经理一字排开坐在会议桌对面。董晓悦从包里拿出平板,一边演示一边介绍她的项目。
  
  这套说辞她已经倒背如流,熟练程度堪比贯口——也许是太熟了,背着背着一个恍惚,眼前又是一黑。
  
  一回生二回熟,董晓悦先提了提裤腰,正要松一口气,突然发现一件更严重的事情,四周云雾缭绕,她还是能分辨出,自己脚下踩着的,是一条河,一条波涛汹涌的河——严格说起来,她正站在一朵浪花上。
  
  明知是幻觉,董晓悦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快醒醒!她使劲掐自己人中,然而除了痛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哗哗的水声,由远及近,与此同时四周的云雾慢慢散去,一条大船乘风破浪,以能气活牛顿的速度向她飞驶而来。
  
  这是要集齐海陆空全套交通事故吗?董晓悦想逃,可根本不知道怎么在水上奔跑,踌躇之间大船已经到了眼前,就在快要撞上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简直视惯性为儿戏。
  
  这不科学!大学物理拿A的董晓悦在心中呐喊。不过眼前的景象很快让她忘了科学。
  
  这是一艘古色古香的三层大楼船,乌黑的船体配金漆桅杆,低调奢华有内涵,船头甲板上站着个古装美男子。
  
  美男子目测身高超过一米八,长着一副宽肩窄腰大长腿的标准模特身材,眼窝深邃,鼻梁高直,有点像混血,不过气质又很东方,如果说满分是十分的话,董晓悦觉得这一枚可以打十二分。
  
  美男子看见她似乎有点吃惊,眉毛一挑道:“你就是宓妃?”
  
  “什么?”董晓悦人文素养不高,不知道“福飞”是什么,露出一个标准的黑人问号脸。
  
  “过来。”美男子话音刚落,董晓悦突然腾空而起,划过一道抛物线摔在甲板上。
  
  如小鸟般愤怒的董晓悦勉强支撑着坐起来,得亏是幻觉,要是现实中这么一摔怕是要骨折。
  
  那邪门的美男子走到她身边,低下头一脸纠结地打量了她一会儿,突然之间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撩衣摆跨坐在她大腿上,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闭上眼睛微微侧过头,二话不说就照着董晓悦的嘴亲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啪”一声脆响,美男子睁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董晓悦揉了揉震得发麻的手掌,一边蹬腿一边忿忿骂道:“臭流氓!”
  
  流氓再帅也是流氓,幻觉也要讲基本法。
  
  美男子看起来越发困惑:“你是何人?为何会入我……”
  
  董晓悦只听到半句,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发现自己好端端地坐在会议室里。
  
  她连忙低头扫了眼表盘,10点05分——这次失去知觉不到一分钟。
  
  “董小姐?”
  
  董晓悦抬起头,露出个茫然的表情。
  
  投资经理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问题重复了一遍:“关于你们的盈利模式我还有几点疑问……”
  
  董晓悦往大腿上狠狠掐了把,瞬间又是一条龙精虎猛的好汉,滔滔不绝地忽悠起投资人来。
  
  一场演完,董晓悦坐上出租车,一看时间,还能赶在中午前回公司开个例会,当即往微信工作群里投了个□□:“十一点半开会。”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十二点午休,董小姐这会一开就开到十二点半。散会以后其他人走得差不多了,蔡助理也打算脚底抹油,董晓悦突然叫住她:“小蔡,你是文科生吧?”
  
  蔡助理不明就里点点头。
  
  董晓悦十指交叉,两根食指轻轻一碰:“你听过‘福飞’吗?”
  
  蔡助理推了推黑框眼镜,面露难色:“董总,还有别的背景吗?”
  
  董晓悦想了想:“有条船?”
  
  蔡助理嘬了嘬牙花:“哦,您说的是不是路飞啊?”
  
  “……”董晓悦觉得自己脑子坏掉了:“没事了,下午上班前把会议纪要写好群发給大家。”
  
  待蔡助理蔫头耷脑地出了会议室,董晓悦理了理下午的日程,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这才后知后觉感到饿,站起身刚要伸腿,眼前又是一黑,恍惚间仿佛还听到“嗵”的一声巨响,像是一袋大米砸落在地的声音。
  
  这次有些不一样,董晓悦失去了意识。
  
  她是被一个男人的声音吵醒的。
  
  “长!长!长!”
  
  须得承认,这男人的声线完美,音色低沉性感,可再好听的声音在你睡觉的时候不停地“长长长长长”,是个人都受不了。
  
  感官逐渐恢复,董小姐突然发现一件严重的事——她好像没穿衣服。
  
  董晓悦顿时像被人浇了桶凉水,一下子清醒过来,倏地睁开眼睛,于是她发现一件更严重的事——她上方有个男人,并且那个男人的一只手正搁在她形状完美发育良好的不可描述上!
  
  “死变态!”
  
  选修过女子防暴术的董小姐二话不说抬起脚往那流氓两腿中间蹬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