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作者:柯小聂

男人嗓音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婉滢,你回来了。”
  
  楚婉滢身躯一抖,蓦然转身。
  
  对方的手指僵在半空,似顿了顿,却也是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他的手指头很冷,却有一张无比俊雅温和的面容,仿佛三月春风般暖和,使得人一见都不觉生出舒心和愉悦。那么一看,顿时也会生出好感。
  
  可楚婉滢却一颗心往下沉,心里骂了声晦气。
  
  说也奇怪,对方无需介绍,她忽而就明白这货是谁。
  
  原著每次宁子虚现身,都会伴随几百字的外貌描写,或夸奖他的气质,或称赞宁子虚的打扮。总而言之,宁子虚虽然人渣一个,却是有脸蛋有品位。渣苏渣苏,没脸怎么苏。
  
  主角光环加持,宁子虚扔一堆仙人之姿的男修中,也是出奇的扎眼的。
  
  修仙无丑男,既然大家都生得俊,那么论姿色拼的就是气质。
  
  而宁子虚,就是个气质极出色的男子。他轻带缓袍,一时竟让人联想到高山流水,宛如月映千江。谁也不会知晓这么一张精致皮囊下,究竟包裹了怎么样的心肠。
  
  宁子虚温润舒和的眸光,似隐藏在一层雾气里。他唇角忽而勾起,微微一笑。
  
  他知道这个笑容,对于楚婉滢的杀伤力。
  
  对于自己的魅力,宁子虚是极自信的。他善于操纵自己的魅力,却一向不走心。
  
  除了对女主楚玉薇,宁子虚待旁人向来无情。
  
  他目光好似春风般和煦温暖,他手指却冷冰无温,极致的矛盾顿时凝结于他身上,宛如冰火两重天。
  
  一股针扎般的疼痛,蓦然浮起在楚婉滢的脑海,使得她不觉低低痛呼出声。
  
  一些画面,顿时也是浮起在楚婉滢的脑海。
  
  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今填鸭似的塞来,而且接受的滋味并不好受。
  
  那一日,白雪吹到了宁子虚的脸颊上。他温热的面颊,使得白雪化为水珠。修行之人气蕴华府,寒暑不侵,气不外露。故而雪落于身,也并不会融化的。此刻雪化为水,只能说明在刺客连番行刺之下,宁子虚身躯已然极虚弱了。
  
  他发丝凌乱,那张讨喜的俊秀的面颊上,也不觉添了道道伤痕。
  
  那双眼,却也漆黑润泽如玉,隐隐藏着嗜血和讥讽。
  
  他在等,可是在等什么呢?
  
  大婚之日,楚婉滢一身凤冠霞披,艳丽如一朵花儿。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如斯掠去,挡下如此一击。
  
  那道嫣红的身影,就如一朵娇花儿,摇摇欲坠。
  
  可是,他在笑。
  
  宁子虚唇角勾起一丝轻巧弧度,透出了他内心小小的得意。
  
  借此刺杀,引得正道众人义愤填膺,铲除魔人异己,报灭门之仇。那么牺牲一个没感情的妻子,也是值得的。
  
  楚婉滢每次梦到一剑穿心,就已然惊醒。如今这个梦的后半截续上,事实真相却如此可怖,令人心惊。
  
  “阿滢,阿滢——”
  
  宁清荷急切的嗓音在楚婉滢耳边响起。不知怎的,这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令她不由自主生出了一丝温暖。仿佛自己,当真对她心生依恋。
  
  宁清荷攥紧了她的手臂,她这个便宜娘的手掌心透出了暖意。
  
  楚婉滢出了一层汗水,好在方才针刺似的痛楚缓缓褪去。
  
  不知怎的,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伴随方才针刺似的痛楚,缓缓离开了自己的身躯。那种感觉十分玄妙,也形容不出来。
  
  楚婉滢大胆猜测,自己与原版楚婉滢属于人格分裂。
  
  不过原本楚婉滢临死前感受到渣男的无情,因而伤心欲绝。加上自己这个异界穿来的成熟魂体个性比较丰富,她也只能梦中影响一下,无法将现代版的楚婉滢加以融合。
  
  每次做梦,那梦在楚婉滢利剑穿心时候戛然而止。这乃是因为,原版的楚婉滢不愿意面对如斯真相,故而不愿意记起来。原本楚婉滢的意识本来微弱,在再遇宁子虚后,更彻底放弃自己,消失于天地之间了。
  
  现在的楚婉滢,是以现代版的楚婉滢为主人格,融合了一些亲情上的亲近感。然而,关于宁子虚的种种情绪,却已然彻底湮灭,随原版楚婉滢消失而消失。
  
  简而言之,她不爱宁子虚了。
  
  灵魂中爱宁子虚的部分,已然彻底消失,化为虚无。
  
  宁子虚对于重生的楚婉滢,是再无任何吸引力。
  
  “母亲,我没有事。”楚婉滢吃力笑了笑。
  
  她发丝染了汗水,贴在了面颊之上,不免显露几分脆弱。那雪白的额头被汗水一浸,更衬得额上那嫣红梅花印鲜润如血。
  
  “阿滢。”一只冰冷的手掌,伸在了楚婉滢面前,似要让她扶住。
  
  眼前温雅面容上,男子眼底尽是关切。
  
  宁子虚知晓楚婉滢对自己的迷恋,故而此刻信心满满。
  
  妻子沉睡千年,历劫归来,他不介意扮演一个温润体贴的夫君。毕竟,这不就是这些人所期待的?
  
  他只待楚婉滢握住自己的手,使得这段神仙美眷的佳话得以表演下去。当然,楚婉滢对自己迷恋与在意,他心知肚明。
  
  当年楚婉滢意气风发,光芒四射,还不是沦为他掌中之物。
  
  如今,楚婉滢不过是半残之躯,靠着一抹残魂,一盏菩提灯苟延残喘。他更不觉得,这和以前会有不同。
  
  果然,他眼瞧着楚婉滢轻轻松开了宁清荷的手臂。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使得宁子虚眼底深处,顿时染上了一丝笑意。
  
  不过楚婉滢松开了了手,却没有向前一步抓住宁子虚的手掌。她反而退后一步,自己个儿稳稳站定。她也不用扶着谁,也能站得好好的。
  
  楚婉滢虚弱的面颊透出了一抹困惑:“你是谁?”
  
  宁子虚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显得巨尴尬。一瞬间,宁子虚也不免有些不自在。可那也不过一瞬,他这个绝世戏精,很快不动声色收回自己的手掌,不沾半点烟火气。
  
  倒是他面上关切担心之色,丝毫未减,一派自然。
  
  如此善于作为伪,看得楚婉滢都有些佩服他,脸皮厚真是了不起。
  
  不过眼前这一幕,落在别人眼里,却也是别具酸爽风味。
  
  靠!虐文!
  
  围观群众看在眼里,也感受到曾经情深意重爱侣对面不相识的悲伤与尴尬。
  
  这CP磕得有些心堵,也让人觉得苦情。
  
  楚婉滢倒记得,原文里有这么一段。
  
  《仙宠》这篇文,虽然名字有一个宠字,实则全文甜虐各半。眼前这副场景,就是虐女主得名场面。
  
  此刻女主虽然被宁清荷逐出神侍,可她乃是城主爱徒,这是别人都知道的。故而她要入内城,也无人阻止。
  
  而楚玉薇之所以要入内城,也是因为克制不住内心的灼热痛楚与思念,想要见风度翩翩的仙首一面。
  
  她内心告诉自己,只偷偷看宁子虚一眼,绝不会和什么人争。毕竟,楚玉薇理智是知晓自己错的,却也克制不住自己感情。远远瞧上一眼,似也能稍慰自己的相思之情。
  
  全文男女主三观不合,楚玉薇又拘于礼教,在这段感情之中十分被动。一些极端的男主粉,甚至觉得楚玉薇配不上男主。而女主控为占据道德制高点,考据出女主根本不爱男主,不过是被宁子虚强迫罢了,认定女主遇到男主这个蛇精病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不过无论是男主粉,还是女主控,在庞大的CP粉面前,都是活生生被碾压的存在。
  
  全文女主楚玉薇主动展露对宁子虚感情的片段屈指可数,CP粉刀里磕糖,拉出原著细节力证两人真爱。其中一段,就是此刻。
  
  女主楚玉薇明知不对,也隐隐窥见宁子虚的真面目,却难敌宁子虚亦正亦邪的魅力,想要远远看宁子虚一眼。
  
  她见宁子虚人前对楚婉滢情深意重,竟不自禁隐隐有些嫉妒之意,她内心微微发酸。
  
  这也是全文楚玉薇唯一一次吃醋描写。
  
  之后宁子虚对她要多宠有多宠,占有欲强到变态,楚玉薇想没安全感也难。
  
  楚婉滢目光轻扫,她倒是想看看楚玉薇,认识一下女主,可惜她连楚玉薇生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而此时此刻,楚玉薇确实如原著描写,就在现场。
  
  她明明知晓自己不该来,却克制不住自己内心之中火热焦灼的思念。那种禁忌的、背德的,压抑的感情,似因为这样子而越发灼热,不受控制。
  
  若说楚婉滢是人群的焦点,世界的中心,那么此刻女主楚玉薇就是没人理会,饱受情伤的小可怜。
  
  楚玉薇站在人群中间,她站的位置也只是陪衬,还被别人挡住了大半身子,只露出一片水绿色的衣服角。
  
  她越发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微,此刻别说站在宁子虚的身边,她连出现在这儿的资格都没有。
  
  来之前,楚玉薇还怕宁子虚看到自己,横生枝节。她觉得自己去了,也要躲在暗处,不过是瞧一瞧。
  
  此刻她却自嘲自己想多了,她真是自作多情。仙首不过对自己好些罢了,可仙首对谁都好。如今珠玉在前,宁子虚沉睡千年的发妻归来,人家眼里面哪里还有自己,怎会想着自己。
  
  喜欢仙首的人那么多,仙首人很温柔,可也不会一个个皆放在心上。
  
  楚玉薇只觉得自己微若尘埃。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