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作者:柯小聂

贺兰青是极自负的,眼前那么多人喜欢楚婉滢有什么关系,他就偏偏不喜欢。
  
  他之所以不喜欢楚婉滢,是因为楚婉滢的存在,让他的好姐姐不开心了。
  
  敢爱敢恨,贺兰青为人就是这么简单。就好似一个小孩子,对许多事情的看法,总是简单且直接的。
  
  楚玉薇却吓了一跳,迅速拢住了贺兰青的手掌,牙齿缝里挤出声音,低低说道:“别胡说,你,你让人听见了怎么办。”
  
  要死啦,亏得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头顶上方,没人留意到贺兰青说什么。
  
  倘若他们听清了,还不立刻灭了贺兰青。
  
  一时情切,楚玉薇柔软的手掌握住了贺兰青的手,使得贺兰青心里微甜。
  
  楚玉薇虽只把他当弟弟,可贺兰青却早对楚玉薇有不一样的感情。
  
  他当然也不满足当个弟弟,可谁让自己这个好姐姐既单纯,又迟钝,像个榆木疙瘩一样呢。这么想着时候,贺兰青的眼底顿时流淌一抹霸道的邪气。
  
  “好,好,我不让别人听见。”
  
  贺兰青低笑声中,带着几分戏谑。
  
  楚玉薇也听出了什么味儿来,不觉俏脸一红,却也划清界限:“你不听话,我这个当姐姐的要管你啦。”
  
  贺兰青神色虽然稚气,可是却比楚玉薇高半个头,所以楚玉薇一扳脸,做出一副当姐姐的范儿。
  
  贺兰青低低说道:“我不喜欢她,是因为她让你不高兴了。楚婉滢算什么,凭什么天底下的人都要围着她转。好姐姐,你那个师尊,对你也不怎么样。这些日子,你不开心了,他关心过你吗,在意过你吗?楚凌霜,他嘴里说得好听。可是亲妹妹回来了,就把你这个徒儿抛在脑后。”
  
  贺兰青早就不满楚凌霜了。
  
  楚凌霜是楚玉薇的师尊,楚玉薇对他是既依赖,又信任。人本来就是一种充满了占有欲的动物,贺兰青又如何能容?
  
  男人女人都会争风吃醋,如今贺兰青的话里面也不觉添了一抹酸味。
  
  他隐隐觉得,若非楚玉薇是楚家族人,说不准楚玉薇会对这个师尊有些什么。幸好,楚玉薇是个迟钝的人。
  
  楚玉薇娇躯一颤,却也是不觉为之黯然神伤。这段日子,自己内心伤感痛楚,可是却根本没有一个人在意。旁人看她的眼神仿佛带着冰,还恨不得几脚踩下去。可就算如此,自己伤不伤心,又有什么在意,有什么要紧呢。
  
  说到底,她终究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她的个人情绪,根本无关紧要。在尊贵的东海公主面前,更是不值得一提。
  
  想不到,看似幼稚的贺兰青,却将她的伤心、悲苦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都认认真真放在心里面。原来这个俊美的弟弟,比她所想象的要成熟许多。
  
  楚玉薇心里一暖,却言不由衷:“阿青,可别这样子说。楚灵主才是城主真正的妹妹,又吃了那么多苦头,昏迷了那么久。师尊,便算多关心她一点儿,也是人之常情。反倒是我,如果这个时候还跑过去拈酸吃醋,就是我的不是,更是我不懂事了。”
  
  道理其实她都懂,甚至也不敢见怪,可是心里面就是跟针扎似的不舒坦。
  
  以前,自己服侍师尊,替他碾墨,生暖炉子。两个人相处是如此的默契,又是这般暖心。可是楚婉滢一回来,所谓公主回归,一切都变了。难道,只有在亲妹妹不在时候,师尊才会待自己好。
  
  她每说一句,贺兰青的心里面就呸了一声。在他眼里,楚凌霜根本是个无耻虚伪的伪君子,不配得到楚玉薇的敬重。
  
  “好姐姐,你可别替你那位师尊说话儿了。那个宁清荷将你逐出神侍,害你被人奚落,他也没如何。”
  
  眼见楚玉薇流露出难过的样子,贺兰青赶紧打住,也没再说。
  
  此刻楚婉滢的香车已然拉入了城中,围观群众也准备凑过去看热闹,人流方向指向了内城。
  
  楚玉薇失魂落魄,也是随波逐流。
  
  而贺兰青则忠心耿耿的做好他的护花使者,不动声色将别人推开,保证楚玉薇的安然无恙。
  
  他一直就是这样子守护楚玉薇的,为了楚玉薇什么都肯干。因为楚玉薇是第一个真正对他好的人,她知晓了自己肮脏的身世,却愿意信任自己接纳自己。
  
  既然这个世界已然将自己抛弃,那么他何不对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好呢。
  
  贺兰青善于伪装,又极为心狠,为了楚玉薇,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他也不是第一次替楚玉薇出气了,就好像他之前接触的那位无妄城女弟子丁柔。
  
  贺兰青帅气的样貌和迷人的笑容蛊惑了这个女弟子,使得丁柔卸下了心防。
  
  然后贺兰骗她出海,趁机暗算。他明知丁柔不会水,却故意封住丁柔修为,将其扔入了海中。
  
  丁柔闲谈时曾经提及,说她小时候被捉弄溺水,从此心生惧意。直到她长大了,学会了法术修行,方才再不惧滔滔海浪。他偏要丁柔尝一尝过去的噩梦,看着这个女人恐惧无比跌入海水之中,看着那冷冰冰的海水灌入了丁柔的大嘴。
  
  因为丁柔这张嘴,爱寻楚玉薇的晦气。丁柔尖酸刻薄,对他的玉薇姐姐大加嘲讽。那些言语作践楚玉薇的弟子中,就属丁柔说得最起劲儿了。那么这个女人,就不过是个死臭虫。活该她死前嘴里灌入又凉又咸的海水。
  
  想到自己做过的狠毒勾当,贺兰青唇角也不觉透出了欢愉的笑容。他手腕轻轻一晃,缠在手腕上的铃铛顿时也是叮叮当当的响。那铃铛声清清脆脆,煞是悦耳。
  
  不过想到楚婉滢,想到那高贵无比的东海公主,他的笑容也不觉僵了僵。
  
  以楚婉滢的名声、家世、地位,这个狡诈的少年郎也不觉生出了挫败感。他修邪术,年纪轻轻一身好本事。可这点儿能耐,拿在楚婉滢身上,似乎也不够看。这使得少年看似天真面容上,硬生生挤出一丝阴郁。
  
  旋即,他笑笑。等着瞧吧,东海公主又怎么样。他处心积虑,总会寻到楚婉滢的破绽,将她那张高高在上的脸撕得粉碎。
  
  贺兰青年纪轻,他笑时候,面颊还有几分少年气。这么一个既漂亮,又可爱的少年郎,谁也不知晓他心里打着这样子恶毒的主意。连他最心爱的玉薇姐姐,也并不了然贺兰青是什么样人。
  
  这时候,无妄城又下起雪来,雪也是下得不大。那一颗颗的雪珠子这样儿飘下来,因沾染了人群里的热乎气,就化为一点点的雨水。
  
  楚玉薇那尖尖的小皮靴,就轻轻的踩到了地上,踏着地上的尚未融化坚冰与新积的湿水。
  
  贺兰青盯着她婀娜的身影,心底蓦然升起了一抹暖意。他凑过去,张口道:“玉薇姐姐,要不,我背你回去吧。”
  
  眼前俊秀的少年,那戏谑之中也是不觉添了三分的认真。
  
  楚玉薇轻轻回头,嫣然一笑:“用不着,这区区风雪,又算得了什么。”
  
  除开善良,楚玉薇也是个坚强的人,那姣好面容之上浮起了一股子的倔强。就是这份淡淡隐忍的倔强,十分惹人怜。贺兰青心头一热,恨不得将心中的女神囚于心底,好好护着,不让旁人伤及一丝一毫。
  
  香车上的楚婉滢却浑然不觉,她此刻面对列队欢迎的小哥哥小姐姐,流露出感动、真诚、含蓄的笑容。这样子的神色,绝对符合楚婉滢如今的人设。眼前目光所及,是一张张激动的面容,既敬且畏。不过时间一久,楚玉薇脸上肌肉也保持得有些酸了。
  
  好在此刻,她已经踏入了内城。大鸟拉的香车盘旋而下,向着大殿前的广场落下去。
  
  那两只大大的鸾鸟,一落地,顿时有专人照拂,引去温暖的鸟房休息。
  
  两只鸾鸟十分温顺,不过眼珠子眯起时候,表情看着却有些傲娇。
  
  如今无妄城玉殿前的广场虽然不似外边那般人山人海,却也有约莫百来人。而这百来人,应该就是无妄城的高层。
  
  这些修士个个衣衫翩飞,容貌俊美,男女皆有一副好皮相。加之他们各色仙器佩戴于身,宝光冲天,俨然似有仙人之姿。使得楚婉滢一瞬间竟有几分被闪瞎眼的感觉,恍若置身于神话剧。
  
  楚婉滢眼珠子逡巡了一圈,嗯,在场女修个个皆是美若天仙,气质出尘啊。至于哪一位是亲娘宁清荷,楚婉滢也是瞧不出来。
  
  她眼眶微微一红,面颊动情,似近乡情怯。楚婉滢眼珠子一闭,泪水珠子不要钱的哗啦啦落下,却没大声哭,而遇到哽噎:“母亲,母亲——”
  
  想到自己沦落异乡,舍弃公司,面对宁子虚那样子的渣男主。楚婉滢那点儿泪水也多了几分真情实感,面颊伤心也添了几分真诚。
  
  她想,如果再来一次,她一定投资拍《仙宠》,将文字版变成影视版,知道人长什么样儿。她还要给女配加戏,改人设改剧本,给女配一个好结局。
  
  然后一双手,就轻轻按上了楚婉滢的肩头,耳边听到女子急切呼吸,对方嗓音轻颤:“阿滢,你回来了。”
  
  楚婉滢睁开双眼,面颊透出了激动。她唇瓣轻轻的颤抖,似要说什么话儿,却没说出口。
  
  刚穿越时候晕了头,楚婉滢也唾弃自己之前闹的乌龙。
  
  如今楚婉滢已然渐渐适应这个世界,恢复了生意人的精明,行事也谨慎了许多。
  
  还是搞清楚再说,万一现在扑过来的是大姨妈呢?当众将妈认错了,那就比较尴尬了。
  
  对方却不知晓眼前便宜女儿内心之中的弯弯道道,她的手轻轻擦去了楚婉滢面颊上泪水,说不出的温柔。这样子动作,更尽显对方慈爱之情。
  
  “乖女儿,娘许久没瞧见你了。”
  
  楚婉滢心里一定,这才仔细瞧看原著女配的金手指,她的那个娘宁清荷。
  
  宁清荷姿容清丽,五官姣好,也是个出尘美貌的女子。正因为她基因优良,所以才生出楚婉滢这么一张漂亮脸。楚婉滢感慨,这美人儿娘亲和自己看不出年龄差啊。若不是宁清荷挽发做妇人发髻,也瞧不出她嫁过人。
  
  宁清荷:“我的儿,你瘦了。”
  
  回来无妄城,女儿要多吃点儿补补。
  
  楚婉滢大窘,内心深处却不觉有些愧疚。宁清荷一片慈母真诚,而她却是套路。
  
  其实她纵然承认自己不记得了,也没什么打紧。花眠都和她说过了,因为她异界历练,丢失了记忆也属正常。
  
  她相信,宁清荷虽会失望,可也会理解。
  
  可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一点儿也不记得了。那样岂不是告诉别人自己好欺负?到时候随便编个话儿骗骗自己,她也闹不清楚。
  
  那样子,会让楚婉滢很没安全感的。
  
  说她心思多也好,楚婉滢只想要好好保护自己。
  
  然后楚婉滢又见到了自家大哥,无妄城城主楚凌霜。
  
  嗯,又高又帅,还是高冷禁欲款。要是她开娱乐公司,一定会签他。
  
  楚凌霜看着她,似有困惑,眼神却有几分意味深长。
  
  楚婉滢懂他的,原著他还想楚玉薇代替承欢膝下,弥补宁清荷的丧女之憾呢。也不知道这便宜大哥,现在是不是很失落。
  
  楚婉滢戏精上身,内心吐槽,正混得如鱼得水时候。忽而间,一股莫名的寒意如此涌来,使得楚婉滢汗毛倒竖。一口寒气滴溜溜的吹入了心窍,使得楚婉滢打了个寒颤。
  
  两根手指头,按住了她的背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