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作者:柯小聂

此刻楚婉滢人在香车之中,如坠云端。当然她若拉开了马车车帘,便能看到朵朵白云从眼前飘过。跟她从前坐飞机不一样,她也不必隔着挡风玻璃。
  
  嗯,现在她在高海拔低气压环境下飞行,看似怯弱弱的身躯却也是没有半点不适。
  
  听花眠提及,这个世界修士伴随修为精进,皆会开五识,结内丹。一旦顺利结丹,修为顿会上一个档次,与那些普通修士已然不能同日而语。这个世界,结丹修士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修士顺利结丹后,就开始拼命修炼,争取开五识。
  
  所谓五识,便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
  
  开的越多,就代表这个人修为越高深。
  
  就好像眼前的花眠,她不但顺利结丹,而且已然开了身识、眼识,故而有移形迅捷之体,分辨微末之眼。
  
  楚婉滢听花眠一解释,就了解,看来花眠混得还不错。
  
  楚婉滢都能想象这个世界一堆修士聚在一起怎么唠嗑。
  
  先是结了丹的举手,没结丹的退出聊天室。结丹的修士,也要分开没开五识,开了几道。
  
  以花眠的等级,显然能跟人聊天聊得很愉快。
  
  听到了楚婉滢的称赞,花眠面露得意之色,却也尚有几分谦逊。
  
  花眠道:“人外有人,修行一途,自然也是永无止尽。我不过开了两识,虽是结丹修士中的佼佼者,可也不必自我感觉太良好。这世上,亦有人五识全开,如此一来,便能试着聚气生花。一旦头顶三花,便是传说中仙人之像,冲入半仙之境了。”
  
  “我等世界,半仙之境修士屈指可数,皆是一方大能。”
  
  说到了这儿,花眠刻意顿了顿,卖了个关子,然后才一副我给你说个惊喜的口气说道:“你当年以身挡剑,替宁子虚挨了那一剑,沉睡多年。如今他已然是玄府之主,各大仙门推出的仙首,修为更踏入半仙之境。”
  
  楚婉滢早知晓这个变态渣男位高权重,没想到对方还是所谓的半仙之体。当初看文时候,楚婉滢也对什么世界背景功法体系全无兴趣,通通跳了过去。如今花眠跟她科普,详详细细描述了宁子虚是如何的牛逼。
  
  楚婉滢:心塞塞,丧得要死。
  
  花眠早已知晓她本性高贵,淡薄名利,却没想到楚婉滢心性坚毅如斯,听闻老公已然是仙门之首,竟提不起半点劲儿来。使得花眠不觉心生羡慕,唉,这便是她一辈子也不会有的淡然心性吧。唉,一切不过区区尘埃,什么仙首夫人身份不过是浮云而已,尘埃罢了。
  
  不知怎的,花眠觉得楚婉滢似乎有那么点儿,不高兴?
  
  说了会儿话,一股子倦意就如此用来,使得楚婉滢生出了困意。
  
  说到底,她聚魂重生,身躯本来孱弱。最初时候,一天十二个时辰里,倒有大半用以睡觉,宛如初生婴儿一般。
  
  而花眠叹了口气,也并未打搅。
  
  楚婉滢这具身躯以菩提灯重塑,虽蕴神力,却也极是微弱。此刻楚婉滢腹内无丹,神魂孱弱,连个普通弟子都不如。遥想当年,楚婉滢何尝不适天姿出色,光芒耀眼,也不比宁子虚逊色。若不是当年楚婉滢以身挡剑,受此重创,说不准也已然踏入半神之境。
  
  这么想一想,花眠感觉逻辑顺了,难怪小姐方才有点儿不开心。
  
  楚婉滢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却被花眠晃醒。
  
  一不小心就到地方了,比做飞机还要快。
  
  她轻轻的拉开了帘子,海水一片碧蓝,夹杂瑰丽的青色,一块块浮冰好想小山一样浮在水面上,在阳光折射下瑰丽万千。无妄城就像海水中一颗明珠,这样子晶莹闪烁。
  
  楚婉滢瞧得目瞪口呆,眼前巨大的海中城池,让她犹如置身于魔幻电影,还是特效一流烧过钱的那种。
  
  要是她能开个直播,包管打赏刷爆直播间。
  
  天空中刷刷刷飞来若干身影,皆是御器而行的无妄城修士。大家列为两行,个个以手比肩,微微倾身,做出欢迎的姿态。楚婉滢虽不大明白,却也瞧得出来,这是这个世界某种表示恭敬尊重的礼仪。
  
  毕竟千年前,这抹神魂的主人,乃是道魔之战中的大英雄。
  
  眼前这些帅气的小哥哥小姐姐,自然心怀热切,以此表达对楚婉滢的尊敬。
  
  谁又能想得到,书中的楚婉滢以后人设崩塌,曾经粉丝纷纷转黑,就算没有回踩,也以粉过楚婉滢为耻。
  
  楚婉滢内心唏嘘了一番。
  
  她自然不可能瞧见,底下人群之中的楚玉薇。
  
  楚玉薇凝视着天空,瞧着高高在上宛如王者归来一般的楚婉滢。一股子淡淡的酸意和不甘,顿时涌上了楚玉薇的心头。当然这股不甘,并非冲着楚婉滢去的。
  
  楚婉滢是楚家先祖,周身更散发传奇的光芒。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楚玉薇目眩神迷,哪里敢生出嫉妒的心思。
  
  说到底,一个人的嫉妒,一多半冲着身边的人,或者是以为彼此差不多的人。
  
  如若距离相差太遥远,那是连嫉妒都不会有,也不敢有。
  
  此刻楚玉薇也只是不甘心,为什么自己不能参予飞天迎接楚婉滢的队伍。
  
  那些飞天列队欢迎的修士,皆是无妄城的神侍,平常人还没这份资格。
  
  楚玉薇本是楚凌霜的亲传弟子,资质出色,又十分优秀,本来也是无妄城的神侍。她本也可以和上面的男男女女遇御剑而飞,迎接东海的女英雄楚婉滢的回归。不过她运气不大好,临时被宁清荷踢了出来,取消参予列队欢迎的资格。
  
  她本是个旁支孤女,当年撞了好大的运气,竟成为城主的徒儿。如此一来,自然不免惹人嫉妒。如今楚玉薇被宁清荷踢出神侍队伍,自然不免也会遭人落井下石,说些尖酸讽刺的言语。甚至,有人暗暗猜测,楚玉薇好端端的怎么又离开玄府,灰溜溜回东海。莫不是,她在玄府也惹了什么事。
  
  别的话儿也还罢了,旁人提及玄府时候,楚玉薇却顿时心虚脸红。
  
  她脑海里浮起了宁子虚那双温润的眸子,如春风般温润,可落在自己身上时候,却也化为了难以言喻的霸道。这一切,使得楚玉薇身躯阵阵发软。
  
  还有,就是李玉英和她说的那个话儿。仿佛捅破了窗户纸,戳破了什么隐秘似的,使得楚玉薇面红耳赤,竟十分的尴尬难受。她难以忍耐这般压力,故而,她只能逃。那一刻她狼狈如斯,就只能落荒而逃。最后楚玉薇徒留一片心伤,独自回味自己内心酸楚。
  
  也因为这样子,楚玉薇往日单纯无垢双眸终于也蒙上了一层悲伤的情绪,沾染了淡淡的忧郁。她原本既善良又乐观,可如今心境也不能恢复如初。
  
  就连她的师尊楚凌霜也瞧出来了,还十分关切,嘘寒问暖。可惜,楚玉薇又如何能说得出口。
  
  这么想着,楚玉薇蓦然轻轻的咬了一下唇瓣。
  
  再者师尊如今,为楚婉滢的归来忙着,哪里有心思理会自己这个小弟子。
  
  楚玉薇不敢计较,心里却终添了几分失落。
  
  她轻轻的抬起头,自己混迹于人群中,是那么的不起眼,就好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说到底,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而鸾车中的楚婉滢,却在天上,在云端,是高高在上的仙子。
  
  也对,人家是东海公主,楚家千金,还是仙首之妻,好似自己这般大时候已然是魁都六灵主之一。
  
  如今人家沉睡千年,王者归来,周身萦绕着传奇色彩。
  
  自己哪配和人家比,一比也是比到了尘埃里去。
  
  楚婉滢不觉自怜自伤,一阵子心灰意冷。
  
  此刻这些无妄城的神侍对楚婉滢列队欢迎,楚婉滢这位东海公主也不能毫无表示。故而众目睽睽之下,楚婉滢也拉开了车帘,朝着这些神侍还礼。
  
  群众八卦的热情是炽热的,在场东海百姓亦是如此。
  
  修士界重塑身躯屡见不鲜,可是尘封千年出炉的却也不多。更不必说楚婉滢还身负种种传奇,自然不免令人好奇万分。
  
  大家也不过想看看,这位故事里人物生什么模样。
  
  结果楚婉滢一露面,众人热情更涨到了空前高度!
  
  “真不愧是东海第一美人儿,竟生这么一副花容月貌,当真是绝世之姿!”
  
  此刻楚婉滢脸苍白了些,颜值却相当能打。
  
  她一头发丝如雪,更不免令人联想到她曾为宁子虚所经历的种种苦楚,使得人既怜且敬。
  
  楚婉滢美强惨三字占尽,又是东海第一白富美,人设滤镜加持,就算是中上之姿也能变为大美女。更不必说,她皮囊本来颇美。如今落在围观群众眼中,顿时成为绝世天仙,魅力无穷。
  
  楚玉薇一时也目眩神迷,只觉得楚婉滢是自己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存在。
  
  她既惭愧,又心酸,内心自我厌恶更浓,更觉得自己曾经那点儿心思极为不堪。
  
  楚玉薇正自头晕目眩时候,耳边却听到轻轻一声冷哼,有人将话儿轻轻吹去楚玉薇的耳边:“楚婉滢算什么?”
  
  楚玉薇愕然回头,可巧便窥见一张俊秀讨喜的少年脸庞。贺兰青平素面色是极可亲的,也是那等十分招人喜欢的性情。他呆在楚玉薇身边,总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显得既活泼,又单纯。可这一切,也不过是贺兰青这个身负妖族之血少年的伪装。
  
  在贺兰青心里面,楚玉薇才是天上的明月,是他最最重要的人。而其他之人,皆不过是泥土,是路边的石子。此时此刻,旁人皆狂热推崇的楚婉滢,在贺兰青眼里不过是个贱人。
  
  他面容微冷,精致眉宇间尽数是对楚婉滢的厌恶。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