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作者:柯小聂

《仙宠》一文基本是女主视角,以女主楚玉薇的经历为线索进行描写。作者良心好不注水,也没写写女配日常,楚婉滢不知道原著两人是不是塑料花主仆情。
  
  此刻楚婉滢听出花眠在酸,应付起来却也游刃有余。当领导谁不会灌几桶鸡汤,鼓舞一下士气。
  
  “做公主也好,做一个普通人也罢。我仍然是我,个人本质是不会变的。只要守住本心,想来天大地大,总有我起舞之地。小花,你既是万剑盟九品客卿,一切皆是自己努力所得,倒也不必再记挂过去,误了自己。”
  
  花眠听了微微侧头,不置可否:“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叫我小花。小姐,你以前也是这么唤我的。”
  
  她忽而微微一笑:“也罢,你什么也不记得,不如我给你说一说,我以前的故事。我出身寒微不假,为人也很小气,自然能省则省嘛。像我这样穷人家出生的女孩子,自然不会像你们千金小姐那么大方讲道理。小时候,我连双鞋都没有,光着脚到处跑。像我这样子的贫家女,那时候最大的乐子,就是街上白看热闹,一文钱也不用花。有一天,我看到街头聚了好多人,大家都瞧得津津有味,围成了一圈儿。这一次挨打的是我爹,他是个铁匠,一条街上最有力气了。可是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修士,轻轻一根手指头拂过去,他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楚婉滢一时不知如何应答,她虽不知晓花眠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倾述悲惨的童年往事,却也对花眠颇为同情。
  
  小孩子看到亲爹被揍,必定有心理阴影吧。
  
  外加麻木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人人将花眠亲爹受辱当乐子看,自是显得格外讽刺。
  
  虽然大约没什么用,楚婉滢也准备张口安慰几句。
  
  花眠已然继续说道:“我瞧得兴高采烈,不知道多高兴。我爹在家里好厉害,谁惹他不高兴,便赏两个大耳光子,把我老娘打得要死要活。他往街上一走,谁也不敢惹。没想到人家一根手指头,他就不能动。那天我瞧在眼里,也顿时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一意修行绝不动摇。修行若不是为了为所欲为,那又有什么意思。唉,我的大小姐,你理会那老头子做什么?我不是说了,咱们吃他的住他的,也是给他面子。”
  
  楚婉滢:……
  
  楚婉滢:等等,我好像误会了什么,告辞。
  
  花眠还委屈上了:“我对小姐真情一片,你可别误会,我也不是抠。”
  
  楚婉滢呵呵,她只觉得自己一番同情心喂了狗。
  
  楚婉滢苦口婆心:“小花,你这就不对了。嗯,你一身修为,纵然没兴趣做做好事,那也可以独善其身。可是仗势欺人,占人便宜,那是绝不可取的。”
  
  你欺负个山羊胡子的老观主是轻轻松松呐,可出来混的就一定要还。做人一不小心遇到硬茬子,好似女主那样儿的,分分钟被削成光棍。
  
  她也知晓自己说一说,花眠不见得听得进去。
  
  “你瞧我,如若神魂有异,回不去楚家,照样自食其力,也是能活下去得。纵然日子平淡了些,也没什么不好。”
  
  说不准,以后咱们就不大能见面了,小花姑娘还是好好保重才是。
  
  花眠一扬眉,似有怒色,旋即轻轻说道:“就你能将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小姐,你从小什么都有,身份又尊贵。所以,你才能这样子的超凡脱俗。我若能有你那样子出身,要我折寿十年也愿意。你还是好好养伤,别想那么多。”
  
  说罢,她微微一笑:“你自然是无妄城独一无二的公主,待你回去无妄城,更是尊贵无比。我呀,还盼着攀你这个高枝儿呢,你可别说丧气话。”
  
  楚婉滢无语凝噎,姑娘你还是真是真性情。
  
  对了,折寿十年也愿意什么的,修士界十年很长吗?
  
  花眠显得相当的狡诈。
  
  花眠离开了房间,却眉头轻拢。
  
  老观主没走远,一旁探头探脑,顿时也是被花眠抓了包。
  
  花眠容色漠然中透出了几分的肉疼:“拿着吧。”
  
  一片小小的金叶,从花眠手中飞出,落入了老观主的手中。
  
  老观主是个识货之人,顿露惊喜。
  
  此枚金叶,乃是万剑盟灵石仙药兑换券,可是价值不菲,弥补这段日子观内损失绰绰有余。纵然花眠已然离开万剑盟了,可这兑换券也不是实名制,消费是没问题的。
  
  说到底,花眠不是给不起,而是不乐意给。这是做人的面子问题——
  
  老观主知机,双手将楚婉滢写的欠条奉上,态度大改:“花剑主能来观中安歇,也是我等幸事。”
  
  花眠眉头也没抬,手指轻轻一动,顿时将那欠条搅得粉碎。
  
  她冷笑:“观主早认出我等身份,却故作不知。莫不是,怕我二人白吃白喝,又为了面子杀人灭口。”
  
  观主面色也很真诚,睁着眼说瞎话:“绝无此念,二位都是体面人。”
  
  花眠:“我怕什么,我还怕别人知道,我还用杀人灭口?”
  
  念及此女出了名的贪财抠门,无耻吝啬,老观主一时也觉得自己可能误会她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人家怕过人逼逼吗?
  
  花眠幽幽叹了口气,不觉又流露出肉疼之色:“可小姐冰清玉洁,尊贵之极,唉,这么多年,我都快忘了她是什么样人了。是呀,我也不怕人议论,可怎容旁人说她。观主,你只需记得,我家小姐是个极好的人,任何人都不能说她伤她。她的名声,可是干干净净的,不能损及分毫。”
  
  老观主也不觉流露出震惊之色,毕竟楚婉滢当年心口受了一剑,从此销声匿迹,那也是千年前的事情了。
  
  这么些年,偶尔也听闻无妄城想要救活这位东海公主,可谁也没放在心上。
  
  “那位,当真是东海公主,她,她聚魂重生?怕已然是有千年光阴了吧。无妄城,已然是认了她?”
  
  老观主难掩面颊震惊之色。
  
  花眠唇角浮起了酸酸的,讥讽的笑容,漫不经心的说道:“楚家怎么想,我可不知晓。我心里已然认定,她是小姐了。除了她,世间还有谁,能如斯淡然,看淡名利。”
  
  说到底,花眠对于楚家别的人并没有太多感情。对于如今的无妄城城主楚凌霜更是不熟,也不知道楚凌霜有何居心,是否真心想小姐回去。听闻楚凌霜独宠他那个女徒楚玉薇,而那个楚玉薇,据闻楚凌霜是把徒弟当妹妹养。楚家内部有什么权力斗争,她一概不知,也没半点兴趣。只不过,与其相信无妄城的验魂之术,花眠倒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心。
  
  这样子想着时候,花眠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眼底更透出一缕细细的幽光。
  
  她手指轻轻绕着剑穗:“仙首之妻,东海公主,魁都灵主,随便哪一个身份,都是许多人求而不得的。只要她被认定是楚家神魂,这些可不就是唾手可得。换做谁,都要绞尽脑汁,花费心思。就她,纵然记忆不全,也能淡然处之。如此之人,世上罕见。我认定她就是楚婉滢,就是当年的小姐。”
  
  房内,楚婉滢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身子抖抖,总觉得被人背后议论一番。
  
  却不知自己一不小心,就草了个淡泊名利,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世清高人设。
  
  倘若楚婉滢知晓花眠内心戏,一定会晃晃她肩,喊小花醒醒。
  
  此刻楚婉滢在房中轻轻叹了口气,滚去无妄城当个白富美固然也不错,可惜渣男太凶残,女主那朵小白花又有神级运气。纵然金山银山,也比不得自己活命要紧。
  
  思来想去,楚婉滢一时不觉祈祷,自己千万别顺利认祖归宗。
  
  此刻自己身份存疑,想来楚家也不会随便放自己跑路。倘若自己认证失败,或许才能顺利脱身。
  
  屋外老观主听足了八卦,心满意足,一溜烟儿跑个没影。
  
  徒留花眠一人,四下无人,花眠忽而眼眶微红。
  
  她唇瓣蓦然,轻轻的,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花眠心底一个声音轻轻叫:你回来了,小姐,过了这么久,你终于回来了。
  
  待楚婉滢再休息小半月,将那一颗大灵芝啃得差不多时,无妄城人马终于来了。
  
  香车以两只巨大的鸾鸟拉来,随行侍从皆以法宝御行,如此缓缓从天而降。
  
  楚婉滢表面淡然,其实内心颇为震撼。
  
  此时此刻,她方才真正体会到,自己穿到了一个仙侠世界。也许曾经过去种种,自己为之奋斗的事业,以及现代社会一切,皆要离自己而去了。这一刻,楚婉滢内心中浮起了一股子强烈的孤独感。
  
  不过她终究是心性坚毅的人,也是那种无论身处何地,都会好好活下去的女人。
  
  所以楚婉滢不过稍稍恍惚,很快亦是恢复如常。
  
  她心性自负,认定自己无论处于哪种环境,一定能比很多人要优秀。
  
  香车在鸾鸟的拉动下,盘旋着缓缓飞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一片手掌轻轻的拉开了帘子,露出了一张成熟美丽的面容。
  
  从马车上下来的中年美妇面容娟秀,风姿雍容,气度非凡。楚婉滢从前纵横商场,也会点儿观气之术。这位中年美妇显然长期居于上位,有着领导气质,周围侍从也无不恭顺非常。
  
  看来,对方就是故事中女配的亲娘宁清荷了。对方爱女成痴,十分爱惜女儿。原著中,楚婉滢纵然做出种种糊涂事,这个亲娘也是对女儿不离不弃百般爱护。也算是,作者对重要女配设下的金手指,用以增加通关难度。
  
  美妇手中轻轻捧着一枚碧玉盒,此刻那碧玉盒忽而打开,一抹金光顿时也飞出,宛如饿鬼投胎似的扑向了楚婉滢。
  
  光芒没入了楚婉滢的心口,消失殆尽,似与楚婉滢融为一体。
  
  楚婉滢一瞬间,也莫名生出一股子隐隐约约的熟悉之感。
  
  那美妇面色也变了,一扫之前含蓄的漠然,流转了几分急切:“果真是我楚家正统神魂,竟让魂媒如此的急切!”
  
  在场无妄城弟子亦纷纷跪拜行礼,流露出狂喜之色。
  
  毕竟楚婉滢这个老祖宗,可是楚家传奇,她有精彩的人生,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楚婉滢身上笼罩一层神秘的光彩。
  
  楚婉滢全程懵逼,一时居然没反应过来,就,就这样被认证成功了。
  
  我去,要不要这么随便。咱能不能有点仪式感?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