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作者:柯小聂

东海,无妄城。
  
  楚凌霜踏上偏殿台阶时候,脑海里则浮起了楚玉薇那坚强隐忍的神色。
  
  今年东海雪来得早,女孩儿俏生生脸颊也冻得微微发白,眼眶也是红红的。瞧上去,就好似白雪中一抹红梅。只不过楚玉薇素来体贴、倔强。她纵然受了委屈,也不肯让眼里面浮起了泪水花。
  
  楚凌霜心里叹了口气,玉薇这孩子,一直便是这样子懂事。她宁可苦了自己,也不愿意别人不开心。可自己纵然是她师尊,又是如今无妄城城主,此刻却也只能委屈了她。毕竟,将楚玉薇逐出神侍之列的,乃是他的母亲宁清荷。
  
  父亲早逝,小时候母亲忙于政务,母子间交流也不是很多。他对宁清荷亲近不足,却敬重有加。
  
  他以为以母亲刚毅的性子,原本是不会有那些庸俗女子才有的计较。
  
  宁清荷这般待玉薇,是为了妹妹吧。
  
  毕竟当年,自己收楚玉薇为徒,也是宁清荷的提议。
  
  楚玉薇是楚家族女,虽是旁支,却也可以称自己一声楚家老祖。
  
  修行之人性情淡漠,楚凌霜那时目光扫过一堆紧张兮兮的楚家少年族丁,也并没有多看谁一眼。
  
  这些少年男女,大都十三四岁,皆有楚家血脉。他们中若有谁能拜入本宗大修门下,则必定能一飞冲天。
  
  宁清荷目光逡巡,挑了又挑,最后就挑中了一个女孩子。
  
  后来母亲就推了个小姑娘到自己跟前,要自己收为徒儿。那个女孩儿,就是楚玉薇。
  
  千年前道魔大战结束,楚凌霜内心寒冰却未消散。故而,他不愿意跟人有什么亲近些的关系。原本,楚凌霜是不愿意收徒儿的。
  
  可宁清荷说,可以像待死去妹妹一般养个徒儿,也能消去几分遗憾。
  
  这个小女孩儿跟楚婉滢像吗?他可瞧不出来。楚凌霜虽和妹妹相处日子不多,怎么也不至于忘记亲妹妹生什么样儿。
  
  那时候宁清荷说不是样儿像,而是期望自己再接纳一个“妹妹”。
  
  母亲这么说时候,眼中也染了泪意,他自然也不能拒绝。
  
  可如今,妹妹神魂苏醒,母亲却要打发楚玉薇走。
  
  楚玉薇是个好孩子,既温柔,又善良,也很懂事。他本不过是应母亲之托,照拂楚玉薇。相处过程中,他倒是真喜欢上这个善良的孩子了。
  
  雪花轻轻的吹拂在楚凌霜轮廓分明的脸上,他有着漆黑双眸,挺直的鼻梁,英朗中带着三分的俊意。雪花冰冷,碰到人的肌肤时候本该化为潮润。可楚凌霜已然敛息自如,雪触肌肤却也不化。六角冰晶顺着他尖尖下巴,落在了衣襟,再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然后,他踏入了偏殿。
  
  殿中明珠生辉,映照一口晶莹玉棺。棺中尸首已然化为虚无,只留一套整整齐齐的华美衣衫。
  
  棺材边盈盈站着一名宫装美妇,正是宁清荷。
  
  当年楚婉滢替宁子虚挡了那一剑,受伤颇重,纵然身躯尚存,神识却已毁。
  
  是以大梵音寺镇寺宝器菩提灯为引,以玄府异宝昙珠燃灯,使得楚婉滢不死不活,以此灯为引召唤魂片,好聚魂重生。
  
  楚凌霜也不以为意,一开始他心中悲愤,确实也抱有希望。不过日子一久,他也渐渐冷静下来。内心深处,他其实已然接受亲妹妹已经死了。千年光阴,那菩提灯也没有动静,只能说天地间已然没有妹妹魂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菩提灯自然也召唤不来。
  
  这些话,他也曾隐晦的和宁清荷提过。宁清荷不以为意,她仍有一丝希望。那就是女儿的碎魂跌入异界,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如此一来,菩提灯召唤的时间自然也会长一些。
  
  功夫不负有心人,想不到月前,这菩提灯果有异动。
  
  此灯招来异界之魂,菩提灯连带灯中昙珠化飞而去。棺中原本的身躯,历经千年之后,顿时也化为飞灰。
  
  菩提灯会替招来之魂重塑身躯,缔造一个全新的楚婉滢。
  
  而东海飞骑更追随菩提灯飞去的方向,寻觅重获新生的楚婉滢。
  
  然后则是半月前,从前服侍楚婉滢的花眠已然觅得楚婉滢,暂且将刚出炉的楚婉滢安置在清风观中。
  
  宁清荷已然打扫了女儿以前居所,纵然尽力克制,可她脸上也忍不住透出了喜不自胜之色。
  
  相较宁清荷,楚凌霜这个哥哥就没那么高兴了。
  
  菩提灯的感应自然不会有错,可是那片碎魂在异界已然转世为人,不记得前尘往事。既然如此,召唤来的碎魂,当真是自己妹妹吗?而且,也不知晓其人品心性,究竟是怎么样为人。他不过担心,宁清荷空欢喜一场。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比起这个归来的妹妹,近在眼前温柔善良的楚玉薇才更值得珍惜。
  
  可惜,玉薇那么好,母亲却视而不见。她在意的,终究是亲女儿。
  
  楚凌霜微微苦笑,知晓也不好勉强。他忍了忍,终于禁不住开口:“母亲,她,虽然被菩提灯召唤,可未必能通得过楚家神魂之试。”
  
  此时楚凌霜只以她为代称,可不想叫她妹妹。
  
  所谓神魂之试,便是拿楚家祖宗魂魄威能之信物,看是否能与之感应。
  
  俗世凡人测探亲缘,以血脉是否相似为主。不过对于动不动重塑身躯的修士而言,身躯血脉也没什么参考价值。大家的亲戚关系,主要靠神魂属性。
  
  楚凌霜这么提,只是怕宁清荷希望落空,到时候更加失望。
  
  宁清荷不以为意,笃定说道:“母女连心,我心中隐隐有所感觉,我的阿滢,如今定然是回来了。”
  
  楚凌霜不觉愕然,只觉得以往通透豁达的母亲,如今也变得不可理喻了。
  
  本来楚凌霜还想说说楚玉薇的事情,此刻也将话咽回肚里去。
  
  如此瞧来,至多自己私底下对楚玉薇大加补偿。正因如此,楚凌霜内心对楚玉薇的怜惜不觉更增几分。
  
  清风观中,楚婉滢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
  
  自己如今这副身躯乃是聚魂重铸,自然是全新货,唯独心口处居然莫名有一道浅浅的红痕,与那个梦遥遥呼应。
  
  一开始,楚婉滢这个穿越者还想装傻含糊过去,假装自己是原装货。毕竟大家也是为了生存——
  
  谁想这个世界不安牌出牌,别的魂穿穿越女不怕滴血验亲,可这个世界居然是验魂。
  
  果然是修士世界套路多。
  
  搞得如今楚婉滢自己个儿都糊涂了,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误入,还是真正楚婉滢飞去异界的碎魂,是货真价实的楚婉滢2.0。
  
  她只知道,如今自己所待的清风观老观主,被人鸠占鹊巢,整日里霸占上房堂皇之吃吃喝喝。
  
  吃的还是老观主多年珍藏,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那点灵芝丹药。
  
  此刻噩梦醒来,楚婉滢只觉得身子发虚,顿时拿起摆在自个儿面前的极品金灵芝,咬了一口。
  
  没办法,她心血供不上,啃口灵药补补血。
  
  啊,真是美味可口,灵芝入口即化,满口皆是清甜。
  
  没错,那个鸠占鹊巢的恶霸,就是她自己。
  
  半月前,花眠带着自己来了此处,从此占山为王,开始白吃白喝。大家都是文明人,本来她还以为花眠会付账。没想到这恶婢白眼一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万剑盟的九品客卿,带楚婉滢来这儿吃灵药是清风观的荣幸。
  
  沦为吃白食,楚总心里苦。楚婉滢凄苦无限,惆怅的再啃一口灵芝。没办法,她身子虚,该补还是要补。
  
  待楚婉滢招来清风观观主,对方看着已然被楚婉滢啃得残缺不全的大灵芝,脸上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一下。
  
  只不过眼前的女郎玉容凝定,俨然是上品仙门的风姿,加之其婢甚恶,使得清风观观主不好发作。
  
  楚婉滢叹息一声,不觉开口:“观主,多日叨扰,妾身心中也甚是不安。我等并非不讲理的人,只不过沦落至此,一时窘迫,不免很是无礼了。”
  
  说到了这儿,楚婉滢就将自己早准备好的欠条拿出来。
  
  楚婉滢厚着脸皮:“他日容我手中宽裕,必然会偿还。”
  
  楚总纵横商场,还是有几分气度的。如今的她,显得淡然、高贵、从容,充满了有格调居上位者的骄傲和矜贵。所谓,欠债也是一门艺术。楚婉滢也一副我以后定然还得起的架势!
  
  那清风观老观主面色数变,最后摸着山羊胡子:“女施主也不必忧切,我观施主气运非凡,纵然一时不济,日后必得福泽。”
  
  老观主一边这么说,一边麻利将欠条收在袖里。
  
  那恶婢修为不俗,身佩万剑盟金印,腰缠金青双剑,好生轻狂,使得清风观众人不敢与她相争。算了,打也打不过,手里捏个欠条,聊胜于无。
  
  楚婉滢就当自己欠的,万一自己不是2.0呢,人家老观主拿条子去无妄城,账也不会批。
  
  她想得开,若自己不能回归无妄城,那也不错。远离男女主,不走剧情线,好好在异界混,打工还医药费。这么一想,楚婉滢也心态很稳了。
  
  正在这时候,两人耳边传来一声冷笑。
  
  来的正是老观主内心反复唾骂的恶婢花眠。
  
  女郎容色微冷,一身青衫,反倒腰间双剑颜色鲜艳,使其周身染上一层肃杀之意。她眉心隐隐有剑意萦绕,周身似笼罩一层淡淡烟雾,朦朦胧胧。
  
  老观主也不敢多留,随口告辞,溜得飞快。
  
  书里面,花眠这个恶婢也有些戏份。她本是侍候楚婉滢的婢女,出身寒微,脾气古怪,性子十分要强。若无楚婉滢的提拔,只怕花眠永无出头之日。故而花眠对楚婉滢可谓忠心耿耿,十分维护。楚婉滢当年重伤昏迷,更是宁清荷一封荐书,送花眠去万剑盟,使得如今花眠成为万剑盟的九品客卿,身份超然尊贵。
  
  原著中,楚婉滢虚伪伪善,许多为难女主的事,都由花眠这个狗腿出面。
  
  也因如此,惹恼了女主楚玉薇一位爱慕者贺兰青。
  
  楚玉薇温柔善良,纵然被人欺辱,小白花也隐忍不语,泪水往肚里咽。可楚玉薇身为佛系女主,自己宽容大度不计较,却有旁人为他不平。她除了男主宁子虚,还有好几位颇具能耐的爱慕者。其中之一,便是这位妖族的病娇少年贺兰青。
  
  贺兰青善于作伪,他在女主楚玉薇面前总是卖好撒娇,亲切得好似邻家弟弟。可一转眼,他在旁人面前,却是一副极阴狠的性情。连载期间,贺兰青人气也颇高。花眠既如此欺辱楚玉薇,贺兰青又如何能容?他寻了个由头,私下将花眠虐杀,四肢都生生砍下来,使得这个恶婢死得极痛楚。
  
  原著虐渣虐得很到位,时常有一些比较黑暗的描写。女主圣母善良,皎洁如月光。可这皎洁明润的月光下,却有着一个个心理变态男,或男主或男配。他们守护着女主,让那些胆敢伤害女主的人万劫不复。
  
  不过此刻,楚婉滢怀疑自己穿了个假书。
  
  说好的工具人呢?说好的忠心耿耿超级狗腿呢?
  
  花眠待她并不恭顺,也不怎么客气,也没有帮楚婉滢付医药费的意思。当然她如今已经出人头地,并不是楚婉滢下人。
  
  楚婉滢本想拉她唠嗑唠嗑,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小花却一副我没空我很忙,不要打搅我的样子。
  
  楚婉滢倒也不至于生恼,人家千里迢迢捞自己放道观安置,算不错了。难道因为花眠如今已然出人头地,自尊心强,介意自己是她老东家,因而产生点情绪什么的?毕竟这个世界,为人奴婢也算一桩黑历史。
  
  如今花眠将她瞅瞅,眼神微深,自顾自倒了杯茶,缓缓一品。
  
  这么些天,小花终于主动寻她说话了:“小姐,你就笃定自己一定能回楚家,这样不着急。”
  
  她似笑非笑,眼底却透出了探寻之色。
  
  “也是,你这楚家女身份要是被认,一回无妄城,你就是东海公主了。到时候,我这个万剑盟的九品客卿算什么,在你面前还不是个丫鬟,下人一个。”
  
  她毕竟出生寒微,如今虽然名利双收且修为高深。可花眠一张口说话,就透出一股子酸味。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