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爱妃们为何那样》作者:楼不危

朕最近心情不大好,太医给朕把脉说朕是肝火旺盛,火急攻心,然后又巴拉巴拉的结合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说了一大套朕也没太听懂,最后朕赏了太医一顿板子,心情就舒服多了。
  
  洛嫔说朕是更年期了,朕那时虽然离得远,但还是把这话听得清清楚楚,至于这更年期到底是什么,朕翻阅古籍,问了翰林院的各位大臣,始终没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后来朕实在忍不住好奇,就去问洛嫔了,结果洛嫔说是朕听错了,她当时是说朕更年轻了,年轻人火气旺盛,似乎没什么不对的。
  
  七月份的天气热得跟下了锅子似的,朕就是锅子里面的那脑花,还有人拿着热油往朕的头上浇。
  
  朕今年本来是打算避暑上庄避暑的,结果那些奴才们告诉朕前些日子下了一场暴雨,避暑山庄塌了一半,今年是去不了的。
  
  避暑山庄是朕父皇当年拨款修建的,用的还是他私库里的银子,花了好几百万,没想到最后就建成这么个玩意儿。
  
  按照洛嫔说的,那就是个豆腐渣工程,朕很生气,一生气朕就脑袋热,脑袋一热朕就想杀人,朕把当年监造避暑山庄的几十名官员全抓起来,审问一番后砍了十多个脑袋,朕的心里就舒坦多了。
  
  钱虽然拿到手了,可是现在江南大旱,朕能在这个时候大兴土木吗?那肯定不能啊,那就忍着吧。
  
  毕竟朕平日里召见大臣的养心殿里,还有朕父皇留下的笔墨。
  
  “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
  
  这话朕的父皇活着的时候就经常对我们说,不过朕觉得当年父皇对我们说这话的时候,那“们”里可能没有包括朕。
  
  朕其实没想当个皇帝,当年朕的兄弟们争皇位的时候,朕就没想过最后会是朕坐上正大光明殿里的那张龙椅上的。
  
  可谁让朕的兄弟们命不好呢,好不容易熬死了父皇最喜欢的太子,结果他们自己又斗得稀巴烂,一个接着一个去见阎王了,等到毒皇病重的时候,成年的皇子就剩下了朕一个,剩下的除了九弟,全是些两三岁路都走不稳的。
  九弟胆子又小,不敢做皇帝,最后就便宜了朕。
  
  可见运气到了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父皇死的时候,还拉着朕的手,一声一声叫着太子殿下的名字,听得朕心都要碎了,朕看父皇实在可怜,就悄悄跟父皇说:“太子殿下在下面等着您了。”
  
  父皇果然很想念朕的太子哥哥,一听朕这话,立马就咽气了,痛快极了。
  
  朕为父皇对太子的父子情深深深打动,忍了好久才忍下心里那股想要鼓掌的冲动。
  
  再过几日是朕生母的忌日,她生前是个宫女,死后也没有个正经名分,生了朕以后,没过多久就归天了,朕便被父皇送给了谦妃抚养。
  
  今天天气好啊,朕身边的孙和德孙公公就跟朕提议说:“陛下,您要不去荣华宫看看?杨妃娘娘今天做了点好东西,想让你去尝尝。”
  
  朕转头看了孙和德一眼,这老奴才,不知道又收了杨妃什么好处,不过朕今天心情不错,去看看也行。
  
  从御书房走出去,今天天气是不错,晴空万里,烈日炎炎,朕这条腿是怎么也迈不动了。
  
  好在孙和德十分有眼力见儿的给朕撑起伞:“老奴给你打伞。”
  
  朕走了两步又后悔,朕其实应该乘肩舆过去的,但现在已经走了,再回去未免显得朕太娇贵。
  
  说起来,朕原本是想当个木匠的,还考虑过做一个可以超级大的轿子,十六个人抬,可以在上面吃饭、如厕、办公务,还要带几个小太监在一旁伺候。
  
  朕也不是在吹牛,当年朕的木活儿,连朕的五皇叔都夸朕,不过其他人好像都认为他是在讽刺朕。
  
  皇叔已经作古了,是不是讽刺朕也追究了。
  
  经过御花园的时候,朕观池里面的锦鲤长得挺肥,不免看得久了一些,孙和德问朕是不是要往池里再放几条锦鲤,朕想了想,对孙和德说:“通知御膳房,晚上添一道糖醋鱼。”
  
  孙和德的表情似乎有些一言难尽,朕也没有理会,带着他沿着树荫底下继续往荣华宫走,走了没两步,孙和德叫住朕。
  
  “皇上,您看?”孙和德指着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小宫女对朕说。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常见了,不少话本里那些个奸宦就是这么一指,接着皇帝就看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也不管那美人是个什么身份,一定要纳入后宫,从此爱美人不爱江山,说被人推翻了就被人推翻。
  
  孙和德啊孙和德,你这是要让朕变成一个昏君啊,这要是让杨妃知道,还不剥了你的皮。
  
  不不不,杨妃心地善良,肯定不会这么对你的。
  
  不过朕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顺着孙和德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朕这一看不要紧啊,差点吓得心脏都骤停了,倒不是说这个小宫女长相丑陋,相反,长得很漂亮,眉眼都十分精致,也很有味道。
  
  但问题就出在这个小宫女实在是太有味道了,太有司徒大将军的味道了,朕看了一眼吓得魂儿差点掉了。
  
  要说起朕与大将军间的恩怨,那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不能提,不能提,一提起来,朕脑袋瓜就疼,肝也疼。
  
  生气会变丑,这是前些日子新进宫的洛嫔对朕说的。
  
  孙和德看朕盯着那个小宫女发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对朕说:“陛下,杨妃娘娘还等着您呢?”
  
  朕也不想盯着女版司徒大将军看这么长时间,简直是要了老命了,小宫女此时也察觉到朕的目光,她转头向朕的方向看过来,朕连忙移开视线,若无其事地向着前方继续走去。
  
  可朕走了没几步,忍不住回头又看了那个小宫女一眼,料想着大将军扮起女装来,说不定也是这副模样,
  
  这是一个明君应该想的吗?
  
  孙和德见朕似乎对那个小宫女念念不忘的,他提议说:“要不奴才把那个小丫头给调到御书房里伺候?”
  
  朕转头看向孙和德,如果朕的眼睛里能够射出刀子的话,孙和德现在恐怕已经是命丧当场了。
  
  这一路上朕始终忘不了刚才在御花园里见到的那个小宫女,完了完了,朕今天晚上恐怕就得做噩梦。
  
  这一切都怪孙和德,要不是他朕也不会发现宫里还有个大将军,朕咬咬牙,最终还是没忍住,对着孙和德的屁股踹了一脚,孙和德摔在地上,揉着屁股,瞪着两只湿漉漉大眼睛地望着朕,问朕他做错了什么,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到了荣华宫后,杨妃穿着一身红色流仙裙走了出来,头顶上带了一堆叮铃咣当的东西,袅袅婷婷地福身:“给皇上请安。”
  
  “免礼平身。”
  
  杨妃随朕一起走进,说起杨妃来,与朕的司徒大将军还有一点亲戚关系,不过两个人长得可没半点相似的地方,杨妃姿态雍容,天姿国色,而大将军却是凶神恶煞,半夜走在路上都能把小孩吓哭。
  
  “朕听说你今天做了点好东西。”
  
  杨妃叫来宫女:“皇上尝尝臣妾今儿个做的雪团子。”
  
  杨妃解释说:“这雪团子啊外皮是用糯米粉做的,里面的夹心是冰镇过的羊奶,臣妾呢又往里面加了些糖和水果,吃起来不会太甜腻。”
  
  “爱妃心思精巧。”
  
  朕尝了一个,雪团子的味道确实不错,朕平日里不太喜欢吃甜食,此时都忍不住伸手又拿了一个。
  
  司徒风就爱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朕一直想不太明白,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爱吃这种东西,当初在皇宫读书的时候因为父皇每天都会特意给他准备好一盘小糕点,为这事他没少被嘲笑。谁笑他,他就揍谁,除了太子,朕的这些个兄弟没有一个没被他揍过的
  
  这么看来,朕的司徒大将军真的是做到了一视同仁。
  
  所以朕现在一提起司徒风的名字,还觉得后背有些疼,别看司徒风的个头不高,力气是真大啊。
  
  朕吃了两块便让杨妃把这东西拿下去了,杨妃挥手让宫女们把雪团子端了下去,然后在朕的身边坐下来,双手搂住朕的胳膊。
  
  这大夏天的,朕自己都热得快喘不上气了,她还往身边靠,是想要热死朕吗。
  
  杨妃跟朕的感情一直不错,朕觉得朕在她面前说话不需要整那些弯弯绕绕的,所以就直接同她说:“太热了,你坐那边去。”
  
  杨妃的表情一僵,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这杨妃走了朕也没觉得凉快多少,朕皱眉看着一旁打扇的宫女:“风再扇大点。”
  
  另一边的杨妃拉了拉朕的袖子,问朕:“陛下,您看我就没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朕转头看她,左看右看,硬是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朕琢磨了一阵儿,开口问她:“爱妃你昨天晚上没休息好,眼睛下面怎么都有黑眼圈了?”
  
  朕好像是说错话了,因为朕在说完这句话后,杨妃的笑容忽然变得很勉强,朕又仔细将杨妃那可人的小脸端详了一遍。
  
  果然这一回让朕发现了问题所在,朕自信道:“爱妃,你这儿怎么长了个痘,这几日肯定是吃辣椒上火了,你今年有二十三了吧,这大夏天的,得注重一下身体啊。”
  
  杨妃的笑容更加勉强了,她对朕说:“多谢陛下关心。”
  
  朕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她说:“这几天天气比较燥热,让太医给你瞧瞧,记得多喝点水。”
  
  杨妃既然生了病,朕也不好一直在这儿打扰她,稍坐了片刻就带着孙和德走了。
  
  从荣华宫出来的时候,孙和德提醒朕说:“陛下,杨妃娘娘今天额头上的花钿是荷花,娘娘平日里画的都是梅花。”
  
  朕回忆了一下刚才杨妃的妆容,发现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什么荷花梅花的,有能吃的吗,朕指着他说:“你一个太监懂什么女人!”
  
  孙和德:“是是是,奴才不懂,奴才不懂。”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