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七天七夜》作者:春风遥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堂课,是班主任的。
  
  上课铃声刚响不久,隐约有些窃窃私语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收住。班主任放下粉笔转过身,严厉的视线一扫而过,几个交头接耳的学生立马识相闭嘴。
  
  “苏尔。”祝芸压低声音:“别写了。”
  
  正在奋笔疾书赶假期作业的同桌笔尖一顿,想着就差最后一句,还是决定迅速收尾。
  
  有风扑面而来。
  
  多个人挡在面前,空气流速都不同,苏尔不大想抬头,因为已经预料到会看到怎样的景象。
  
  一只手伸过来:“拿上来。”
  
  苏尔在同桌怜悯的眼神下把刚新鲜出炉的作业放上桌子。
  
  班主任瞥了他一眼:“写什么呢?”
  
  苏尔如实回答:“还差一篇新学期计划没写完。”
  
  班主任眼睛一眯,一个字决定他的命运:“念。”
  
  苏尔无奈,照着潦草的字迹开始读下去:“新的一学期,我要好好学习,坚决不做与课堂无关的事情……”
  
  一阵哄笑声响起。
  
  祝芸别过头,肩膀不停抖动,就连班主任也是哭笑不得。原本想训斥两句,看见少年的黑眼圈又不大忍心……这是班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孩子,据说因为父母遭遇意外精神受创,整整休学了两年,校长特地嘱咐过要多照顾。
  
  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班主任没收了那篇新学期计划,再次强调道:“高三很重要。”
  
  苏尔点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耽误了一会儿功夫,一节课很快过去。班主任离开教室后,祝芸调侃:“都叫你别写了。”
  
  苏尔无聊地转着笔:“什么年代了,还要写新学期计划。”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走廊里有几个学生聚在一起,他们的位置靠近门口,很容易听见零星的交谈。祝芸找出护手霜抹了抹手:“书都封了,还在讨论。”
  
  苏尔:“什么书?”
  
  “《七天七夜》。”祝芸说:“尺度超级大,而且内容暗黑恐怖。听说有人看了后自杀,现在遭到全网封禁。”
  
  苏尔挑眉:“想不到你还对这些有涉猎。”
  
  祝芸嘁了声:“我也是听人说的。”
  
  苏尔:“谁说的?”
  
  祝芸正欲张口,突然又噎住了,一时也想不起来。
  
  苏尔用胳膊肘轻轻撞了她一下:“无中生友?”
  
  “我真没看过。”祝芸见解释不通,懒得和他说话,埋头趴在桌子上补觉。
  
  苏尔脸上的笑容却是逐渐消失。《七天七夜》真正开始流行实在半年前,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但又没看过。猎奇心谁都有,他曾经试着在网上搜索过资源,可惜一无所获。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封禁的彻底,只要有耐心,总能在网上找到。但这本书不同,不是网页404,就是假资源骗点击。
  
  摇了摇头,开始感叹自己的疑心太重。扯下来一张信笺纸,不得已开始重新写:新的一学期,我要好好学习,合理利用琐碎的时间,哪怕是在课间,也要积极复习下一堂课的内……
  
  ‘容’字刚写了一笔,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落入祝芸耳中,她露出半截脸:“是不是还在怀疑那件事?”
  
  苏尔笔尖一顿:“你也觉得我中二?”
  
  他的多疑精神并不仅仅体现在一本小说上。假期朋友聚会大家偷喝了些酒,苏尔醉后发酒疯叫嚷着怀疑自己的身世,甚至觉得身边的亲人都是虚假的存在,使得几位同学一度怀疑他的精神状态。
  
  祝芸轻喃:“也许是真的呢。”
  
  苏尔猛地看向她。
  
  “你父母去世留下一大笔赔偿金,身边的亲戚却没一个主动亲近。”祝芸撇了撇嘴:“我爸年前中了一次彩票,门槛都快被踩破了。”
  
  闻言 苏尔倒吸一口冷气:“好有道理!”
  
  没有证据的猜测谁都会做,平静的生活仍然在继续。转眼半个学期过去,苏尔所谓的新学期计划果然一个都没做到,眼看就要到期中考试,不得不强行打起精神复习。
  
  咚咚咚。
  
  夜晚,敲门的声音过大,几乎像是在撞门。
  
  苏尔放下书本,皱了皱眉,拎了把剪刀从猫眼望过去。楼道里是一张慌张惨白的面颊,他一怔,连忙打开门:“祝芸?”
  
  朝她身后探望,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收好!”祝芸声音沙哑,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型电击器硬塞进他手里:“任何人问起都别提起,拿去保命。”
  
  啥玩意?
  
  祝芸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转身飞奔离开。
  
  苏尔连忙追了上去。
  
  他的体测成绩一向很好,运动会八百米破过全校记录,然而就是在这种前提下,居然把人追丢了。站在幽深的巷子口,摸了下口袋,触碰到手机金属壳时松了口气,还好带了。
  
  响了许久也没等到祝芸接电话,苏尔迟疑一瞬,准备报警。祝芸是个很理智的人,如果不是遇到特殊状况,不会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他不知道的是,祝芸的父亲先一步报了警。祝父晚上叫女儿吃饭,没听到回答便推门进去,房间内空空如也,只是桌子上多了一封信。里面写了她学习压力太大,想要出去散散心,归期不定,请父母勿念。
  
  警察找苏尔录了口供,省去了电击器这个环节,苏尔表明祝芸当时的状态很不对劲。折腾一番已经是半夜,警察开车送他到楼下,并叮嘱了几句。
  
  苏尔心情有些沉重,坐在转椅上再也没有看书的心情。深夜外面下起倾盆大雨,半梦半醒间桌上的手机突然开始疯狂震动,苏尔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
  
  “是我。”那头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苏尔心中有不少疑问,比方说她在用谁的手机打电话,人在哪里等等,还没等抛出一个问题,祝芸先一步打断开口:“还记得《七天七夜》么?”
  
  “大尺度被封禁的情|色文学?”
  
  对方被他的回答惊了一下,终归没解释而是抓紧时间道:“现在是被凌晨三点四十二分,你将会在三分钟后进入那本小说……”
  
  说话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记得随身携带电击器……”
  
  通话戛然而止。
  
  苏尔皱着眉头想要回拨过去,电话那头响起一阵忙音。
  
  条件反射拿起桌上的电击器拨弄,方才在警察局他下意识没有提及这个。除去祝芸的叮嘱,更因为自己有精神受创的前例,一五一十说出来说不准还会被误会他利用这个对祝芸做了什么。
  
  明明没按电源,激烈的电流却直冲体内。
  
  半边身体瞬间陷入麻木,苏尔艰难地动了动手指想要叫救护车,身体却犹如被澎湃的海浪疯狂压下来,容不得动作,便强行将他卷入漩涡当中。
  
  漏电了!
  
  这是陷入黑暗前最后一个念头。
  
  再次睁开眼是在一片灰蒙蒙的世界。苏尔狠狠闭了闭眼,重新睁开,看到身边有几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这是哪里?”有人帮他问出了心底里的疑问。
  
  诚然,无人知晓。
  
  “那里有人!”一个女生突然指向前面某处。
  
  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前方摆着好几个小桌子,瞧着像招生现场。
  
  说话的女生按捺不住跑过去,其他人连忙跟上。苏尔也在队伍当中,不紧不慢地跟着,余光留意着周围,加上自己在内一共是四个人。
  
  跑到离得最近的一个桌子前,女生气喘吁吁就要开始提问。
  
  “闭麦!”翘着二郎腿坐着的男人狠狠拍了下桌子,女生吓得后退一步。
  
  倒是对面另外一个桌子上的女士比较温柔:“桌子上有前辈们总结出的宣传手册,你们可以自己看。”
  
  苏尔和另一名男子是反应最快的,手同时触到边缘。
  
  “你先。”成年人主动做出让步,横竖堆得一厚沓,不存在争抢问题。
  
  自苏尔开始,每人依次拿了一本。
  
  “这波不错嘛。”翘着二郎腿的男人夸人的语气仿佛都带着嘲讽:“不像上次的一个蠢货,非要被打到半死才接受现实。”
  
  他说话的时候,苏尔已经翻开第一页。
  
  标题写着七天七夜几个大字,目录层次分明:
  
  摘要 ………………………………1
  1 组织 ……………………………2
  1.1各大组织………………………2
  1.2新成员招收要求………………3
  2 魑魅魍魉
  2.1对付方式………………………4
  ……
  
  苏尔低头看册子的时候,狠狠咬了一下唇瓣,直至能品出血沫的味道,才佯装无意舔了舔伤口。
  
  疼,有创口,做梦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现在穿书的产业链这么完善了么?提前有人通知,来了还有宣传册介绍世界观。
  
  “就快要开始了。”苏尔听力好,捕捉到‘招生办’其中一人的自言自语。
  
  同一时间,远处升起一块巨大的水幕。
  
  翘着二郎腿的男人面色有些严肃:“长话短说,都给我记好了。新手场的表现会被水幕记录公放,各大组织会据此招人。”
  
  公放?
  
  苏尔皱眉,翻到对应目录,看到只有第一次参加时的表现被公布时,轻轻松了口气。
  
  男人注意到他的行为,嗤笑一声:“要是每场都被透露出细节,岂不是没了秘密?”
  
  而想要在这个世界中存活,每个人都必须有秘密,又或者说保命的筹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