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阿南》作者:Twentine

一辆火车行驶在山间铁路上。

天气情况很不好,不止是这里,全国的天气情况都不好。今年最强寒流席卷全国,北京一场大雪,今早所有航班都停飞了。

Z54,直达特快列车,从昆明到北京要三十几个小时。

在列车停在第一站曲靖的时候,成芸有些疑惑——这是一种处在漫长的旅程中,可有可无、消耗时间的疑惑。

为什么直达列车中途会停下?
她转过头,问旁边的一位乘客
“你到哪里?”

她身边坐着一个抱小孩的男人,再旁边是他的妻子,两个人都是普通的乡下打扮,在成芸问话的时候,男人正在拿一根叫不出名的小食品条逗小孩,听见有人问话,他侧过头。

一个多小时的旅途中,男人曾经很多次地偷偷看成芸。
这是硬座车厢,虽然从始发站上车,车还算干净,但是很快,这辆车就会变得无比肮脏,乱成一团。
他觉得这个女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个人看起来跟他们不太一样,她没有行李,只有一个小包,放在身侧。
她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穿了一件灰色的短款毛衫,紧身裤,脚上是长筒皮靴。她头发半长,披在肩头,发质看着比一般女人要干一点,硬一点。

成芸看着男人,笑了笑,说:“你到哪里?”

男人说:“到湘潭。”只有三个字,但是浓郁的乡音已经盖不住了。
成芸点点头,说:“这条线,要停多少站。”
“不知道。”男人转头问了问妻子,妻子也说不知道。
刚好一个列车员推车走过,成芸叫住他,问了同样的话。列车员业务熟练,回答道:“本趟列车一共二十站。”
“……”
成芸问:“多少站?”
“二十站。”
“那为什么叫直达列车。”
列车员似乎被这个复杂的问题震住了,成芸摇摇头,“算了,我买瓶水。”
列车员马上抽出一瓶矿泉水来。

火车重新开动,成芸从包里拿出烟。
她站起身,身材匀称高挑,风衣直垂至膝。

“借过。”
那对夫妇连忙让开,成芸从旁边走过去。

来到车厢交节处,两个男人靠在那正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看见成芸,不自觉地停下。
成芸靠在另外一面墙上,手指一拨,叮地一声,把烟灰器打开。
她点了一根烟,抽完一口,看向窗外。

旁边两个男人重新聊了起来。

外面还是阴沉沉的,山野间也没什么高树,杂草丛生。

一根烟很快抽完,成芸又抽出一根来。

这回点了烟,她没有再看回外面,而是转头对那两个男人说话。
“你们去哪里?”
男人一愣,相互看了一眼,一个人回答她说:“去安顺。”
成芸点点头,又说:“回家?”
“不是,上班的。”另一个男人看着成芸,说:“你呢,去哪?”
“北京。”
“呀,终点站啊。”那男人打量了成芸一下,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车厢里面,说:“没买到卧铺票?”
“嗯。”成芸说:“买得太晚了,没有卧铺了。”

成芸皮肤很好,没化什么妆,单单描了眉,显得眉目更浓,面容更白。

男人总喜欢跟美人交谈,他们紧着帮她出主意。
“你找列车员问一问,现在刚过一站,卧铺应该是有空的,先调一下,等人上来再让呗。”
成芸笑笑,“好,等下我问问。”

那两个男人看起来还想找些话题聊聊,成芸的手机震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转到一侧接听。

“李总。”
“小芸啊。”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哪呢,刚才打电话怎么不接?”
“没听到,我在火车上,信号不好。”成芸吐了一口烟,说。
“火车?”男人的声音有些疑惑,“怎么坐火车了?”
“今天北京下那么大的雪,飞机停飞了。”
男人了然,又说:“那也别坐火车啊,多遭罪,多住一天,买明天的机票。”
成芸往前走了一步,高高的鞋跟踩在车厢地面,清脆地声响被轰隆隆的火车行进声盖住了。

“我这边出差的事基本办完了,多呆一天也没什么意思。”成芸说,“你那事情麻烦么。”
男人笑了笑,“放心好了,没事。”
成芸也不多问,“那就好。”
“你火车几点到北京,我去接你。”
“明晚九点半,我自己回去就行。”
“可别,你没带什么行李吧,一件单衣就过去了,北京现在可冷坏了,你别折腾。”
成芸停了一下,说:“那好,我明天快到了给你电话。”
“成。”

放下电话,成芸不想再抽烟了,一转头,那两个男的还在看她,她冲他们笑笑,抽出两根烟递给他们。
“试试?”
两人接过烟,闻了闻。
成芸说:“劲不大的,抽着玩玩。”
“好细啊,这还真没抽过。”
成芸手插兜,开玩笑似地说:“女人烟,抽的时候别让人看见笑话了。”

回到车厢,成芸对面的位置上来一个新乘客,看起来大学生模样的一个女孩子。坐下之后就一直跟那对小夫妻聊天。

“哎呀好可爱的孩子,多大了?”
“一岁四个月了。”
“这给他喂的什么啊。”
“带的吃的,孩子饿,他可能吃了。”小孩妈妈说。

女孩看着那包小食品,眉头一紧,就开始细数这种垃圾食品的危害,小夫妻听着频频点头,说以后是得少吃一点。

成芸一语不发,闭上眼睛,在纷乱的聊天声渐渐入眠。

她睡着很快,但不是深睡,她的觉很浅,就好像把周围的声音蒙上一层布一样。

混沌之中,时间过得极快,车上的人来回走动,列车员推着食品车已经走了好多趟。

手机在衣兜里又震了,嗡嗡地两声。
成芸瞬间清醒,睁开眼睛。

车窗外已经黑了。
旁边的小夫妻还有对面的大学生都在打瞌睡,她拿出手机。

李云崇。

成芸站起来,朝车厢外面走。

还是刚刚抽烟的地方,此时正空着,头顶的灯已经亮了。
成芸靠站着,从旁边的玻璃上看到自己反光的影子。

“小芸。”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的原因,李云崇的声音比几个小时前听起来深沉了一点。
“李总。”
“到哪了?”
成芸一觉睡过来,还真不知道到哪了,旁边也没有抽烟的人,她前后看了看,车厢指示灯在另外一端。
李云崇也没等她回话,说:“小芸,晚点再回来吧。”
“嗯?”
“找个地方玩一玩,过段时间再回来。”
成芸安静两秒,然后说:“查得紧?”
李云崇长舒一口气,成芸能想象到他的状态。此时的李云崇应该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屋里没有别人,他整个人都陷在里面,只要他想,一分钟就睡着了。

“是啊,来了一个记者。”成芸听到电话里打火机的声音,李云崇点了一根烟。
“哪来的。”
“有备而来的。”
“哦?”
李云崇哼笑一声,不知是想到什么,懒洋洋道:“放心,轱辘断了轴,他玩不转的。”
“我要离开几天?”
李云崇语气又轻松了,“几天都行,正好放个假,我知道你不喜欢跟媒体打交道,这阵我就顶着,铺平了你再回来。”
“那我等下就下车了,这车快熏死我了。”
“我就说你别坐火车,遭什么罪呢。”
成芸拍拍自己的衣服,说:“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恩,你好好玩,钱带够了吧,卡揣着没?”
成芸咯咯地笑,“别逗我。”
李云崇听见她笑,自己也笑了,“好好休息,别多想。”
“好。”

成芸放下手机,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她转过头,刚好在车窗上看到自己的脸。
脚下的车厢一阵一阵地晃动,成芸转动了一下脖子,听到关节嘎嘣嘎嘣地响。

这时,列车广播响起——
“各位旅客朋友,列车前方到站——贵阳站,正点到达贵阳站时间为十八点四十九分,停车时间二十分钟。有在贵阳站下车的旅客请带好您的车票及行李物品到车厢两端等候……”

成芸向车窗外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市区,外面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

她转身回车厢,拿起包。
贵阳算中途大站,下车的人多,成芸拿个包的功夫车厢里就排了好多人。
她在队伍里等着,高挑的个子,分外惹眼。

火车停靠贵阳,车门一开,冷风就吹了进来,成芸跟着人流下了车,并没有很快离开。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在站台上站了一会,火车已经开走了。

贵阳下着毛毛细雨,雨非常小,小得几乎感受不到,淅淅沥沥地落在成芸的头发上,肩膀上。
已经是晚上了,贵阳气温不高,但也称不上冷,或许是下雨的缘故,比北京潮湿很多。
成芸把风衣扣系上,走出车站。

出站口挤了一堆司机和拉客的旅馆人员,成芸好不容易挤出去,广场又是人头攒动,现在是客运高峰期。
成芸连连拒绝拉活的司机,走到外面。

全国各地的火车站都差不多,人多,商贩也多。贵阳站门口的街道上全是小吃摊,成芸路过一个摊位,低头看了看。
卖东西的摊主问话,声音低沉,带着一点口音。
“吃什么?”
成芸伸出手,指了指热炉上摆着的东西,“这是烤土豆?”
“三块钱一个。”摊主说着就要拿袋子装。
“不不不。”成芸摆摆手,“我不要。”
摊主手一拐,就要去装旁边的烤地瓜。
“不,我也不要烤地瓜。”
那只手又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装什么。
成芸打消他的念头,“我什么都不要。”
摊主把塑料袋又放回去了。

成芸转首,环视一圈。
她坐车坐得很累,又被毛毛雨淋得浑身不舒服,想尽快找个地方洗澡休息。

火车站旁像样的酒店不多,成芸抬手看了看时间,心想今天就凑合吧。

1 2 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