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技术派侧福晋》作者:枸杞黑乌龙

等四爷下朝回府的时候,伊氏已经在自己的越漪苑小产,掉下来的是个成了型的男胎,伊氏当场大喊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在这种时候福晋也不好追究伊氏隐瞒有孕一事,只让人绑了伊氏院子里的下人严加拷问。
  
  “这分明就是冲着府中的子嗣去的!”李氏坐在福晋侧面,一脸愤慨,声音都有些尖锐起来。
  福晋捏着额角面色疲惫:“那李妹妹倒是说说看,你觉得会是谁?”
  
  李氏轻哼一声:“姐姐这话岂不是叫妹妹得罪人?府内眼下可还有两个小阿哥呢!眼下是伊妹妹着了道,下次可就未必了。”
  “胡说八道!谁纵得你什么都敢胡沁?”四爷大跨步进了越漪苑,冷着声儿冲李氏训斥。
  
  众女都赶紧起身给四爷行礼。
  
  “爷,婢妾也是母亲,又怎愿意无缘无故诅咒自己的孩子呢?”干脆跪在地上的李氏带着哭腔轻喊,“婢妾实在是不放心小阿哥的安全!”
  四爷面无表情坐在软榻上叫了起,冲还拿着帕子流泪的李氏道:“你想说什么?”
  
  李氏擦了擦粉腮旁侧的泪珠儿,抬起头扫了屋内众女一眼,眼神锐利张扬:“婢妾觉得该是搜搜府内所有的院子,说不准那心狠之人就露了原形!”
  宋琉璃闻言蹙了蹙眉,她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儿,那荷包许福是带走了,可……既然都能在她贴身的香包内动手,谁有说得准兰柏轩是否干净呢?
  
  宋氏低着头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武氏倒是笑着上前附和李氏:“婢妾也觉得李姐姐说的有道理,到底是搜搜比较安心。”
  乌拉那拉氏有些为难的环视一周,只带着几分愧疚看着四爷:“都怪臣妾不好,是臣妾监管不力,爷您看……”
  
  “那就搜。”四爷表情淡淡的,只眼神中的怒气谁都看得出来。
  “苏培盛,你带人去搜。”
  
  苏培盛赶紧躬身应诺下来,留下苏宝生带着人搜这里,自个儿带着剩下的两个小徒弟扭身就出了越漪苑。
  过了大概一个多时辰,眼看着都要到用午膳的时候了,众女都站不住,纷纷坐在了屋内各处。
  
  伊氏也醒过来了,四爷并没有进去看她,只有福晋进去安慰了几句,眼下并不敢大声哭,可抽泣的声儿一直未停。
  苏培盛再午时前回了越漪苑,进门后他就往宋琉璃的方向看了一眼,彻底让宋琉璃的心沉到了谷底。
  
  苏培盛跪在地上回话:“回爷的话,在越漪苑并未查到有任何不对,可在怡乐轩和兰柏轩都查到了有夹竹桃粉的痕迹,怡乐轩是在侍女的房中搜到的,兰柏轩则是在西厢房旁边的桐树下搜到的。”
  他话一说完,宋琉璃都没来得及反应,武氏就猛地站起身叫出声儿来:“不可能!”
  
  怡乐轩正是武氏的院子,她喊完就赶紧跪在了地上,宋琉璃慢了一拍,忍着腿部肌肉酸痛默默跪在了地上。
  “求爷和福晋明鉴,若真是婢妾做的,婢妾怎么可能大张旗鼓同意搜院子呢?婢妾真的不知情!”武氏满脸苍白,她长得并不算好看,可眼下梨花带雨的样子也自带着一股可怜劲儿。
  
  “宋氏你可有话说?”四爷并不理会她,只冷眼看着宋琉璃问道。
  一旁宋氏听见他说话,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赶紧往后站了站。
  
  宋琉璃深吸了口气,叩头在地上:“回爷的话,众位姐姐都知道,今日婢妾因为鞋不舒服到的晚。婢妾虽不懂药理,可越漪苑没有夹竹桃粉,婢妾身上无夹竹桃粉,也不曾跟伊姐姐多接触,婢妾没有下手的条件。”
  
  武氏突然扭过头恶狠狠指着宋琉璃:“你胡说!你从入府开始每次请安都到的早,怎么今日突然就崴了脚,你这分明是提前躲开!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宋琉璃:“……”
  艹,我定罪了吗你就指着我喊?同为嫌疑犯你嘚瑟什么?
  
  福晋意味不明看了宋琉璃一眼,才柔和地冲着四爷说情:“小宋妹妹自入府开始除了请安和侍寝,从未出过兰柏轩,确实可能性不大。武妹妹院子虽与这里近了些,可她与伊妹妹也并无多来往,想来……”
  “嘭!”四爷一巴掌拍在了矮几上,打断了福晋的话。
  
  这下子所有的女眷都跪在了地上。
  
  “福晋你身为后院之主,却管不好后院,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四爷带着怒气的声音让乌拉那拉氏脸色难堪了几分。
  “是臣妾的错,请爷责罚!”
  
  “还有你们!当爷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在爷面前一副嘴脸,背后又是一副嘴脸,看来是爷太纵着你们才给你们纵出了恶毒心思!”
  地图炮一开,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李氏撇了撇嘴冲着宋氏方向看了一眼,没再说话。
  
  “福晋,爷给你三日时间,给爷查,若是查不出来,管家一事也就不用你操心了!”
  乌拉那拉氏心下一凛,低着头应诺:“是,臣妾定尽快给爷一个交代!”
  
  “武氏和小宋氏各自禁足院中三月闭门思过!”四爷对着武氏和宋琉璃冷声道。
  “是!”二人都低着头应下来。
  
  “行了,都回去!”四爷稳稳坐着没动,他还没有狠心到连为他孕育子嗣的女人都不安慰一下,只不过是不想当着众人的面说话罢了。
  宋琉璃摇晃着站起身来,还不等她卖不出去,眼前突然就是一黑。
  
  “格格!”丁香赶紧扶住踉跄了一下的宋琉璃。
  福晋等人都停下了脚步。
  
  四爷皱眉,看着宋琉璃主仆俩略压抑住火气问道:“怎么了?”
  宋琉璃脸色有些苍白,眼前一阵阵发黑:“我看不见了。”
  
  她估计是……
  
  “太医呢?过来给她诊诊脉!你先坐下。”四爷想起半个多月前的折腾,又想到自己昨日的折腾,眼神中说不出是期待还是担忧,怒色散了些,扬声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福晋和众女脸色有惊讶也有嫉恨,首当其中就是武氏。
  她内心是三字经都要出来了,若宋琉璃真是怀孕了,那岂不是让她逃过一劫?
  
  在卧房内的伊氏也是咬着牙说不出的恨,她辛辛苦苦瞒了五个多月的身孕一朝落空,却让宋琉璃在她院内诊断出有孕,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就在所有人复杂的眼神中,太医跪在地上开始替宋琉璃把脉。
  皱着眉怎么都没把出喜脉,一点滑脉的感觉都没有,倒像是……
  
  “回四贝勒的话,这位格格无甚大事,倒像是饿的,血气有些不稳,才会有头晕目黑的症状。”
  众女:“……”
  四爷:“……”
  
  听完了太医的话,他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先生气还是先觉得好笑。
  堂堂四贝勒府的格格差点儿被饿晕,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就不用要了。
  
  乌拉那拉氏有些着急,赶忙蹲下身子:“回爷的话,臣妾日常都有敲打膳房,他们绝不敢克扣主子膳食!”
  “你先起来。”四爷感觉自家福晋可能是给某个饭桶背了黑锅。
  
  毕竟宋琉璃还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一顿饭吃慢慢两大碗米饭和不知道多少菜的女人,饿着……也不是不可能。
  他唇角抽了抽,先前的怒气也接不上了,只挥挥手:“行了你们都散了,小宋氏坐软轿回去。”
  
  武氏这会子除了内心忐忑,看宋琉璃目光倒是没那般恶狠狠的了,如此没出息的女人,多看一眼她都嫌掉份儿。
  宋琉璃被送回兰柏轩后,也顾不得许福早早就等着,只对着丁香吩咐:“先给我拿一碟子点心过来。”
  
  许福赶紧端着两碟子点心给她摆上:“您还没回来,刘总管就拍人给送了午膳过来,点心都多送了好几碟子,都是今日刚出炉的,您快吃着。”
  这可真是福祸相依了,刚知道格格被禁足,他还担心刘小宝那厮肯定要为难兰柏轩呢,没想到格格这一出正是时候。
  
  刘总管一听人都要饿晕了,还差点儿晕到主子爷前头,他估计想晕的心都有了。
  眼见的就算格格禁足半年估摸着膳房都不敢短了兰柏轩的膳食,万一爷问起来可不是小事儿。
  
  宋琉璃:“……”
  人都丢完了,还能怎么办?吃呗!
  
  她从昨日午膳后道现在都十二个时辰没吃一点东西了,能不低血糖吗?
  足足吃了一整盘子绿豆糕,她才停下。
  
  “香包内是夹竹桃粉?”宋琉璃看着许福问,见他点点头,心里大概有些数了。
  “都有谁能进我卧房?”
  
  茯苓赶紧回答:“除了奴婢和丁香姐姐,再就是院子里的粗使丫头芍药能进来洒扫,没别人了。”
  宋琉璃点点头:“嗯,我知道了,叫芍药进来,你们两个先去吃饭吧。”
  
  见二人出门,她眼神特别复杂地盯着二人背影儿好一会儿才垂下眸子。
  许福见她如此表情,聪明如他心里也有些猜测。
  
  “芍药给格格请安!”一个还扎着双环鬓的小丫头俩色惨白进了门,一进门就噗通跪在了地上。
  宋琉璃起身,特别和气地将芍药扶起来,拉着她的胳膊没放手:“你跟我说说,你可动过我房内的香包?”
  
  芍药脸色更白了些,整个人都开始哆嗦着差点又跪下去:“奴婢……奴婢不敢!丁香姐姐吩咐过,决不允许奴婢动房内的物件儿!”
  
  宋琉璃感受到掌心毫无变化的温度,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难过。
  “我知道了,你出去干活儿吧。”
  
  许福等芍药走远了以后,看见宋琉璃掌心中毫无变化的八卦形符篆,内心叹了口气。
  
  这当奴才的,可以拜高踩低,毕竟同患难不是谁都能做到。
  可背叛……一开始就是拿命在开玩笑,何必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