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技术派侧福晋》作者:枸杞黑乌龙

毕竟宋氏是四爷的第一个女人,许是对他有些不同的意义,待得二阿哥安好后,他连着三日都宿在宋氏那里,给足了她脸面。
  
  宋氏温柔如水的伺候着,脸色一日比一日好,连去膳房提膳的梁成脑袋都抬起来不少。
  小太监一口一个梁哥哥叫着,让梁成三步里有两步都在飘。
  
  膳房这边向来是拜高踩低的地方,他们不会在饮食中动手脚,却依然有法子敷衍那些不受宠的。
  历来每个府里油水最足的莫过于膳房和各个门上的太监。
  只这油水也有些能赚,有些却拿不准主意该不该赚。
  
  “干爹,那兰柏轩就伺候过一回,都半个月了也没见爷再去,咱们就这么让许福那小子顺顺溜溜把膳提走?今天梁成可是阴阳怪气在门口说了半天。”负责迎来送往的小太监站在刘总管身后替他捶着背,一边还不忘试探。
  刘总管眼睛半阖,不冷不热地回答:“他算个鸟,骨头没有二两重的玩意儿。左不过就是几顿饭,你眼皮子还能再浅点儿不?”
  
  小太监嘿嘿笑,手上更殷勤了些:“儿子这不是年纪小嘛,干爹教教儿子呗?”
  
  刘总管睁开眼猛拍了他脑袋一巴掌:“这些日子你见爷进后院几回?你怎么就知道爷不会想起那位来?咱们这儿的油水里赏赐是大头。只要这人没被一棍子打死,你这嘴脸就不能冷的太快,不然以后谁还给膳房赏儿?要知道风水总会轮流转,你小子学着点儿。”
  
  小太监摸摸后脑勺,明白了几分:“儿子记住了,明儿个许福那小子再来我多送他一碟子绿豆糕。”
  刘总管又阖上了眼,膳房地位一向不低,除了正院和扶香院,其他地方还真不用上赶着讨好。
  
  可他也知道这小子最近两天听了那梁成的撺掇没少为难许福,且由着他去就是。
  还是那句话,膳房是中立的地儿,除了正儿八经的主子爷和福晋说话,谁来都不好使。
  
  许福提着晚膳麻溜蹿进兰柏轩时天都黑了,一进门看见茯苓就是满面笑容:“茯苓姐姐,今日有新做的芙蓉糕,我给主子要来一碟儿,这是你和丁香姐姐的,你们尝尝鲜。”
  茯苓捏着香甜的芙蓉糕,围着许福转了几圈眼神惊讶:“你们小太监和小太监就是好沟通,刘小宝那孙子每回见着我都不好好说话。”
  
  许福:“……”
  脑子不好使这事儿就不必拿出来讲了吧?我也不好回你不是?
  
  将膳食给摆在外间后,许福禀了丁香,将宋琉璃请出来用膳。
  她刚坐下,筷子都还没动呢,外头苏宝生就进来了:“哟,小宋格格还没用膳呢?”
  
  宋琉璃:“……”这不是废话吗?
  苏宝生打了千儿只躬着身子笑:“爷请格格过去伺候呢,您看……”
  
  宋琉璃有些惊讶:“可否容我用完膳再过去?”
  苏宝生脸上笑眯眯的,话却说得明白:“这……让主子爷等着怕是不妥。”
  
  宋琉璃深深叹了口气,没办法,地位太低就是这个不好。
  那就去呗,说不定还能有些点心用。
  
  可去了外院后,宋琉璃才发现,四爷不用等着,估计早就用完了膳,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闲情逸致,摆了一壶酒正在独酌。
  “婢妾给爷请安。”宋琉璃蹲下身行礼。
  
  “过来陪爷喝两杯。”四爷也没多说,心情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宋琉璃:“……”
  干喝酒不吃菜这是耍流氓你造吗?
  
  可她也不敢说自己没用晚膳,谁叫这位爷给她留了个翻脸无情的印象呢,她可还是还有着太后梦的女人,绝不能折戟在起点。
  于是她从善如流坐下来,苏培盛奉上一个白玉酒盅,还很贴心替她满上了。
  
  “可喝过酒?”四爷举起杯斜睨了她一眼,因她微微低着头,这么看过去……似乎比上次要好看些。
  这几日总算是把粮草的事情忙完,他也松了口气,不知怎的就想要跟妻妾同饮几杯。
  可福晋太端庄,宋氏太木讷,李氏那里还有孩子太闹腾,武氏和伊氏包括侍妾他根本就没考虑,这才想起半个月前的妙不可言,突然起了兴致让人将宋琉璃喊了过来。
  
  宋琉璃赶紧拿着杯子低低跟四爷碰过后一饮而尽,咂巴两下嘴儿乖乖点头:“喝过。”
  四爷嘴角抽了抽:“你到还真是能吃能喝。”
  
  宋琉璃沉默,这貌似不是爷们儿夸后宅女人的常规词汇。
  四爷看她娇艳的嘴唇微微撅起来,倒是笑了笑,来了兴致:“可识字?”
  
  “略识几个。”
  “琴棋书画呢?”
  “不会。”
  “会什么?”
  宋琉璃继续沉默,不问这么犀利的问题还能做朋友。
  
  其实作为一个家庭条件不错的美术狗,她还真是什么都会点。
  琴不会,可她会吹树叶子,围棋不会,象棋杀伐一把好手,书……课本算吗?画就不用说了,精通。
  
  可她的身份是什么?小妾!小妾不需要会这么多,床上三十六计玩儿的溜会养孩子就可以。
  她不是个勤快的人,更不是个爱动脑子的人,多余的技能点她并不想点亮。
  
  四爷从沉默中得到了答案,觉得有些无趣,可他想了想,这妾室会太多也不现实,他惦记的不就是那点子销魂滋味儿吗?
  他将杯中酒饮尽:“歇了吧。”
  
  宋琉璃默默站起身跟上,心疼了自己几秒,将要被吃的自己都没能吃上一口饭,还有比她更可怜的吗?
  都说女子只有第一次疼,第二次和第一百次没什么区别。
  
  可张着嘴嗓子都要哑了的宋琉璃觉得这特么都是屁话,跟这样一个没节制的男人睡睡看!
  许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她觉得胃里火烧火燎,哦不,是到处都跟被点着了似的难受到快要死过去,可四爷却兴致高昂。
  
  一直折腾到二更天他才停,这会儿宋琉璃除了眼珠子能动,其他地方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她眼巴巴看着四爷,丁香还在外头伺候着,叫水的时候丁香能进来伺候她洗漱吧?或者歇会儿她自己……勉强也可以?
  
  她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能想到的就是四爷到底有多渣。
  “苏培盛,安排轿子送她回去。”
  
  看着宋琉璃那妩媚的眸子水汪汪盯着他,四爷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再来一次。
  让他引以为傲的克制力在这女人的酥软嗓音里都见了鬼。
  他一来是不想折腾宋琉璃太过,二来是时辰不早也实在是不能再折腾下去了,索性让人送她回去。
  
  苏培盛再门外轻声应下:“喳!”
  
  宋琉璃都呆了,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这个禽兽说了什么,这是睡完就赶她走???
  卧槽!这特么比现代社会白票还恶劣吧?
  
  外院的丫鬟进来扶着她进了软轿,坐在晃晃悠悠的轿子里,宋琉璃还有些恍惚。
  这样的男人……她还有往上爬的希望吗?
  
  回到兰柏轩,宋琉璃累得连点心都没力气吃,只热水泡了泡就沉沉睡了过去。
  梦里全都是四爷拔吊无情的冷漠声音:“拉出去砍了!”
  
  这导致她第二日起身后,还有些头脑昏沉,看起来颇有几分低沉。
  可今日是去正院请安的日子,没时间给她瞎想,丁香和茯苓过了五更天就将她挖起来收拾。
  
  这天儿越发冷了,估摸着又快要下雪,她们离正院又远,可不能出门太迟。
  就在宋琉璃无精打采眯着眼睛坐在梳妆台前让茯苓给她梳头时,突然后腰处就烫了一下。
  
  宋琉璃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随身带着解食符,还没吃饭怎么就警示了呢?
  丁香刚替她将香包别在夹袄内侧,见宋琉璃突然轻哼出声吓了一跳。
  
  “格格,怎么了?”
  茯苓也赶紧停下手:“可是奴婢用的力道大了?”
  
  宋琉璃思索着将目光定位在刚系身上的香包上,她捏起荷包凑近后腰。
  嘶……要烫熟了!
  
  她赶紧拿开:“许福!”
  许福掀开帘子搓着手进门:“奴才在。”
  
  宋琉璃眉头紧皱:“你去查查这香包内都有什么。”
  许福表情一凛,当即小心翼翼接过香包:“奴才这就去找相熟的嬷嬷。”
  
  丁香有些着急:“可是香包被人做了手脚?”
  宋琉璃开始动手解扣子:“来不及了,赶紧替我换一身衣服,快点!先去正院请完安再说。”
  
  茯苓和丁香不安的对视一眼,赶紧替她从头到脚都换了一身。
  因这顿折腾,她早膳都来不及用,就带着丁香匆匆去了正院。
  
  她们到时,虽还未过请安的时辰,可人都已经到齐了,连李氏都已经坐在了侧面上首。
  
  “哼!这才侍寝几回,就学会恃宠而骄了?你怎么不来的再晚一些。”李氏看着踏着时间出来的福晋,声音不大不小的讽刺道。
  宋琉璃看着出来的福晋,利落忍着肌肉酸痛跪在了地上:“求福晋责罚,婢妾出门的时候崴了脚,回去换了双鞋耽误了。”
  
  乌拉那拉氏脸色淡淡的,语气却很温和:“无碍,起来吧。”
  “多谢福晋宽恕。”宋琉璃起身后,又跟着众人重新蹲下去,腿部肌肉之酸爽差点没让她叫出声儿来。
  
  她死死咬着牙,好悬才忍住了。
  “啊——”
  
  诶?难不成她没忍住?
  宋琉璃楞了一下,才发现是蹲在自己前头的伊氏捂着肚子叫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还不快扶你们格格起来!”乌拉那拉氏赶紧起身,“快去叫府医!”
  
  看着躺在软榻上呻吟不停的伊氏,宋琉璃心一直在下沉,想起早上那一出,她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