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技术派侧福晋》作者:枸杞黑乌龙

四爷下朝回府后也不清闲,广东一带的连山瑶民常常出来扰害老百姓,总兵刘虎摔部队围剿失败,副将林芳被杀一事,在朝中引起了些波澜。
  直郡王胤褆想挂帅发兵广东进行围剿,太子一脉的臣子忙着阻拦,朝堂上乌烟瘴气的,让万岁爷极为不喜。
  
  眼下谁带着八旗先锋兵和红衣大炮南下还未定,可总不过就是几个月内的事情,粮草是一定要先行的。
  四爷添在户部挂职,眼下需要忙着整理往年奏章,捋清粮草南下路线。
  
  这一忙就过了申时才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给小宋氏的赏赐送去了?”揉着有些疲累的手腕儿,四爷像是随口问了一句。
  
  苏培盛却知道,自家爷这看着漫不经心,其实是有些上心。
  他自不会表错了意,只笑眯眯地躬身回答:“回爷的话,一大早奴才就让宝生给兰柏轩送过去了,照着格格位分,挑今年门下贡上来的好东西送过去的。”
  
  四爷听罢点点头,要说他现在有多上心,那还真没有。
  他审美没变,还是觉得宋琉璃不符合他审美,问这一句无非也就是对昏黄帐子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些食髓知味罢了。
  
  “让人去跟宋氏说一声,今天爷过去陪她用膳。”四爷直接换了个话题。
  苏培盛知道主子爷这是想起昨日那个荷包,要给宋格格脸面,当即笑着地躬身出去安排。
  
  宋氏这头得了信儿,说不出是高兴还是讽刺,这可真真是排在了宋琉璃后头。
  她的贴身丫鬟银镯小心翼翼上前问:“格格,今日可还要准备香汤?”
  
  宋氏捏在手中的棋子顿了顿才冷着脸回答:“不必,用些桂花油就是。”
  香汤泡多了味道重,四爷并不喜欢。她都是提前一天泡了第二日承宠,眼下泡也来不及了,索性就只用点精油在热水中,也能带着点子清浅香气。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宋氏提前吃了几块点心,好让自己在四爷面前能少吃些,然后才去沐浴更衣,又换了月白色旗装,妥帖温柔的早早在软榻上准备着迎接四爷。
  只这等来等去就等到了傍晚,过了酉时还不见四爷过来,宋氏脸色黑的比天色还快。
  
  没过多会儿,梁成缩着身子悄悄进了屋,进门就跪在了地上:“格格,爷派人来说,说是二阿哥有些发热,喊着要阿玛,四爷去了……扶香院。”
  “嘭!”今日刚买回来的紫砂茶壶又碎了,宋氏胸膛起伏,脸色一瞬间扭曲的吓人。
  
  可很快她就喘着气平复下来,眼神中带着点疯狂:“一个个都跟本格格作对,先是宋琉璃,后是李瑶,都是贱人!”
  银镯和梁成脑袋叩在冰凉的地面上一动不动,耳朵这会儿只能是个摆设。
  
  宋氏闭上眼睛好半天才重新端起凉了的茶一饮而尽:“明日让银秋不动声色出府一趟,去宋府替我传个信儿。就说我原来不要的东西,现在又想要了,让他们想办法给我送进来。”
  银镯哆嗦了一下,低低应声:“是!”
  
  四爷因子嗣原因被兄弟们嘲笑过多次,连康熙都时不时过问,他对府中唯二的宝贝疙瘩是非常在意的。
  听到弘昀病了,他心里清楚大约又李氏争宠的手段,可一想到弘昀想见阿玛,他也没想着拒绝。
  
  当夜自然是歇在了扶香院,秋风浮动,暗室生香,水流潺潺伴随着的是李氏意得志满的笑容。
  
  跟她一样笑得欢快的还有宋琉璃。
  她实在是忍不住笑意,没哈哈笑出声来已经算她矜持了。
  
  入府以来,她就没吃过几顿原样的热饭热菜。现如今不但吃得好,一荤二素三个菜单这一天就花样百出。
  要知道同样是一荤两素,这荤是溜肉段还是红烧肉,这素是凉拌菜还是鲜炒时蔬那差别可就大了。
  
  深秋时节里想吃口新鲜蔬菜可不算太容易,就更别说每餐都有两碟子精致又可口的点心了。
  除了早上因为身体不舒服没多吃,午膳和晚膳宋琉璃都吃得坐在软榻上好半晌都站不起来。
  
  茯苓和丁香都忍不住偷笑,只有许福在门外有些担忧。
  他虽然没几分同患难的情谊,可他并不是个愚笨的,单说现在那后花园魏管事还给他留着差事就知道,论心眼儿他一个比屋里那主仆仨加起来都要多。
  
  眼看着宋琉璃有几分要得宠的样子,他也就不想走了。
  于是他不骄不躁在门外候着,只等晚膳过后宋琉璃要洗漱前,他才拉住端着热水进门的茯苓到一旁闲话。
  
  茯苓是兰柏轩最不喜欢他的,可相比而言茯苓又比丁香好说话,许福把握的很准。
  本来茯苓还很不耐烦听他说话,可他三言两语的,茯苓就真听了进去,过后还给了他个赞赏的眼光才匆匆进了门。
  
  “格格,奴婢有话要说。”茯苓进门时,宋琉璃已经泡在了水桶里。
  她也不着急问:“给我添点热水。”
  
  进府以来,她还是头一回想要多少热水有多少热水,怎么能不好好洗洗呢?
  昨日被四爷揉搓了那么久,她都担心搓出泥球儿来,提心吊胆的滋味儿让疼痛都增加了几分。
  
  茯苓赶紧将热水添进去,拿着葫芦瓤轻轻给宋琉璃擦着,凑到她耳边轻声说话:“格格,您说膳房那边既然能听宋格格和李格格的话为难咱们,现如今您受宠了,她们会不会让膳房在饮食里动手脚?”
  宋琉璃阖着的妩媚眸子微睁:“应该不会,膳房能为难咱们,但肯定不会同意在膳食内下手,不然稍微有点事情膳房所有奴才的命都保不住。”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膳房没那个胆子,万一被有心人做了手脚伤着皇家子嗣,九族都要完蛋。
  茯苓一想也是:“还不是许福,净吓唬奴婢了。”
  
  许福就在窗户边上听着,当即轻敲了几下窗户才开口:“奴才不是这个意思,这食物相生相克也是有的……”
  嗯?宋琉璃睁开眼扫了眼窗户,这小太监倒是说到了点子上。
  
  她仔细想了想,本来还想着泡完澡就去睡呢,眼下倒是有了主意。
  道家的生活杂符里有一种符篆叫解食符,就是防范病从口入这一点的。
  
  比如吃了夹生的豆角或者发了芽的土豆,带着解食符,那符篆会发烫,随后将新符煎水去除沉淀物后,饮下剩余明水便可解毒。
  当然这只是教她符篆的道长讲的,她倒是没见过谁用。可被当做逗趣儿附赠的驱蚊符都管用了,那……
  
  还是得站起来撸!可惜了她洗得浑身发软能直接入睡这舒服劲儿了。
  见许福还站在窗户边低着头等着,宋琉璃很欣赏这个小太监。
  
  “许福,一会儿我收拾好了,你进来说话。”
  许福唇角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喳!奴才就在这儿候着。”
  
  等丁香和茯苓给她烘干了头发,宋琉璃让两女出去守着,只将许福一人叫了进来。
  许福打了个千儿就利落垂着头站在了宋琉璃跟前儿,一点不见紧张。
  
  宋琉璃有些好奇:“你今年多大了?”
  许福恭敬回答:“回格格的话,奴才今年十五。”
  
  真牛批,宋琉璃想了想自己十五岁的时候,那群小男生都在干啥呢?
  貌似是惹小姑娘哭,忙着犯中二病,顺便跟家长闹着要自由?
  
  她忍不住低下头扫了某个地方一眼,难不成少个物件儿这么管用吗?
  许福察觉到自家格格的目光没忍住紧了紧腿,他有点方,格格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他去了势?
  
  宋琉璃不管他脑子如何转悠,开门见山道:“虽然我承宠了,可我也不能保证会受宠,你这会儿忙着投诚,是不是早了点儿?”
  许福思忖着宋琉璃的话,咬着后槽牙稳稳当当跪在地上:“格格恕罪,所以奴才现在也还给后花园的魏总管上着供,一口一个干爹喊着呢。”
  
  宋琉璃没忍住笑了出来,这许福实在是聪明到让人不想错过。
  她也不着急让许福起来,只笑眯眯地问:“想要换得你的忠心,我需要做什么?”
  
  许福给她磕了个头:“奴才在内务府呆了三年,跟着干爹在府中呆了四年,干爹死后,奴才用所有的银子换了格格这儿的差事,一开始就知道格格未必会受宠。”
  宋琉璃挑眉:“你继续说。”
  
  “奴才只有一个要求,格格若答应绝不会拿奴才的命做儿戏,不会遇事便让奴才出去顶缸,奴才发誓此生追随格格,绝不背叛!”许福头都不抬斩钉截铁道。
  嗯……听起来故事不少啊,宋琉璃明白这个初中小学鸡年岁的聪明太监要什么了。
  
  她上前扶起许福:“我答应你,只要你不背主,哪怕我出了事儿,也绝不会无故让你们死在我前头。”
  见许福也不说相信,只定定看着地面,她笑了笑进内室取出了三张符。
  
  “这是测谎符,你可以试一试,先说一句真话,然后说一句假话会是如何。”宋琉璃递给他两个叠成八卦的符篆,自己捏着一个。
  
  “我们都用这符篆说话你放心我也踏实。”
  合同工毕竟还是要稳妥一些嘛!
  
  许福认真说了两句话后,看着在自己手中燃尽的符篆,抬起头看着宋琉璃满眼震惊:“格格日日在房中作画,画的就是这符篆?”
  宋琉璃微笑:“在我们还没达成统一意见之前,你确认你想知道?”
  
  许福了然,他能活到现在凭借的可不是耍小聪明,他当即拿着符篆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随即宋琉璃也做了相同的事情后,才冲着他笑道:“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就够了,懂吗?”
  
  许福点头,瞅了眼门外,由衷产生了一种对比后的幸福感:“奴才懂,闷声发财才是生存之道。”
  “很好,那以后提膳的事儿就交给你了!”宋琉璃点点头,心满意足下有些犯困。
  
  她挣扎了好半天,也没能下定去画符的决心,到底还是决定睡醒后再努力。
  毕竟就算是相生相克的食物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事儿,做得太明显怕不是把太医当傻子?
  
  她以为自己把后院女子都高估了不少,可实际上,她却还是低估了某些人。
  
  三日后的晚间——
  “让那丫头将一部分花粉洒在兰柏轩树下,再将剩余花粉放在宋琉璃的荷包内,其他的就不用她管了。”清浅柔和的女声吩咐。
  
  旁侧的丫鬟低低应下来,夜色中水蓝丫鬟便袍一闪而逝,带起了深秋的微风。
  冷风吹过后好一会儿,才有灰蓝色的袍角追着风的方向寂静无声而去。
  
  第一场雪,好似就快来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