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技术派侧福晋》作者:枸杞黑乌龙

福晋说完后半句话,宋琉璃心里就被俩字刷了屏——卧槽!
  
  她不是小宋氏吗?
  宋氏会怎么想?
  现在该先抬头还是该先跪下?
  
  灵魂三连问下,宋琉璃瞬间脑海中闪过各种诸如无措、仓惶、娇羞等表情,只她刚抬起个脑门儿,就终结于四爷毫无感情的拒绝。
  “不必了,都起来,传膳吧。”
  
  乌拉那拉氏不动声色看了缓缓站起身依然低着头的宋琉璃一眼,冲着正院的大太监邱顺语气不变地吩咐:“传膳吧。”
  
  白费了这小宋氏一副勾人的好皮相,乌拉那拉氏本是准备给她些脸面让四爷高看她一眼的。
  既能分薄日渐嚣张的李氏恩宠,又因着宋琉璃身份尴尬,不怕她得宠后蹦跶太过,如此一举两得的好事儿,毁在是块扶不上墙的泥巴,可惜了。
  
  李氏自然知道福晋是何心思,不然她也不至于两个孩子傍身还要为难一个刚入府无甚根基的小格格。
  她垂着眸子眼神嘲讽,轻轻推了把挨着自己的大格格。
  
  刚七岁的大格格知道额娘什么意思,赶紧带着濡慕的小眼神凑到四爷跟前。
  大阿哥弘晖收拾好了被四爷考校的功课后,也很快来到厅里,连同话还说不利落的弘昀,满屋子的女人看着这父慈子孝的场景都各有各的算计。
  
  宋琉璃虽低着头,可眼观六路之下,看见宋氏脸色的不虞,想到四爷刚才的反应,也开始算计。
  别人大概是算计着如何承宠生孩子。
  小宋格格算计的是……自己还能画些什么符才能不让自己在这后院儿里被磋磨死。
  
  这顿晚膳吃得宋琉璃透心的凉。
  侍妾没资格参加家宴,她入府最晚,自是坐在末位。
  
  深秋的晚上并不暖和,进进出出的奴才掀起帘子后,那冷风总能准确扑到她后背上。
  其他人敬四爷酒,四爷都给面子的喝了,宋琉璃从大流起身给四爷敬酒,他只沾了沾唇就放下了。
  
  不算屋里的大小主子们,单说伺候的下人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等不到明天,四爷府就都知道她宋琉璃不讨四爷喜欢了,可想而知接下来会是什么日子等着她……
  端到宋琉璃面前的汤难得还是热的,可喝下去却越发让她心里拔凉拔凉的。
  
  果不其然,四爷府的奴才见风转舵的眼力和魄力比她想的还要高,第二日一早提到兰柏轩的早膳就变了样子。
  茯苓满心不平:“他们也太过分了些!我明明看见炉子上还煨着粥呢,却给我们这隔夜的冷粥,咸菜都……”
  丁香赶紧推了推她,不让她多说。
  
  宋琉璃看着咸菜上那可疑的毛绒物体,眉头皱得死紧,一点用早膳的胃口都无。
  “丁香你看看我还有多少银子,用银子买吧,不然怕是要饿着了。”她叹了口气,倒是不心疼银子,就只怕银子不够。
  
  她虽然出身在汉军旗从三品大员家中,可她并非嫡女,额娘早就没了恩宠,全靠着她两辈子来的小技巧哄着没有女儿只得两个儿子的嫡母喜欢,又因她能选秀,才能衣食无忧。
  可也就这样了,进四爷府前她阿玛给了她一千两银票,额娘又塞给她两百量碎银子。
  
  嫡母有言在先,宋家女儿出嫁都是这个标准,以后就得靠自己,毕竟府里的一切以后都是两个嫡子的。
  “可……要现在就开始用银子,咱们冬日可怎么是好啊?”茯苓还是有些愁得慌。
  
  丁香虽是内务府出身,可她是个孤女。茯苓一家子都被买进四爷府,但她老子娘都在庄子上也没什么依靠,二人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宋琉璃并不担心这个,她现在画符输出稳定着呢,只要吃喝不愁,保命妥妥的。
  
  好在这两个丫鬟经过这几个月看下来还是忠心的,这才是宋琉璃觉得可以苟一波艰难求生的底气。
  单凭她一个人,铁定是没戏。
  要说她为什么不想着凭借哄嫡母的计俩去博宠,宋琉璃不是不想,而是不想找死。
  
  她虽说是十五岁,可她是腊月的生日,满打满算也不到十四。
  现在跟四爷酱酱酿酿先不说她受不受得住,要是不小心揣个崽儿,就凭后院这些资深宅斗选手,她能母子平安的几率几乎为零。
  
  她本来是想着要是四爷真兽性那啥,她就当被人打了,忍一忍先混个不冷不热还能苟下去的位置熬上两年再开大。
  可她想太多了。
  
  叹着气喝了一肚子茶水,总算是清醒些,她赶紧去房里继续画符,这可是决定她往后生存的大事儿。
  午膳是丁香去提的,给小太监塞了块半两的碎银角,才得了些还能用的简单饭菜。
  
  没等她提进兰柏轩,合英院就得到了消息。
  宋氏搅了搅温暖香甜的雪梨羹,面上一派温婉柔和,声音更是慢条斯理:“让她买,看看她一个庶女,是先熬干了荷包,还是先熬得花开见月明。”
  
  她的贴身丫头银杏讨巧道:“瞧格格说的,这花儿且得精细养着才能开得好,她哪儿有那个福分呢!”
  宋氏脸色愉快地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一抹算计:“明日待爷大朝回来后,让人将我绣好的荷包给爷送过去。”
  
  昨晚四爷歇在福晋那里,今日必定是歇在李氏那儿,那明日就该轮到她了。
  想起排在她前头的李氏,宋氏眼神中闪过不甘,对孩子的渴望更深了些。
  银杏也跟着笑起来:“奴婢记下了,一会儿就去吩咐小路子,今晚奴婢就给您准备香汤。”
  
  拿银子去膳房提了几次膳,没受到任何为难不说,提回来的膳食也比以前好,果然钱能让鬼推磨,也能小鬼儿做人。
  没有比较就没有幸福感,总算是能沾几筷子荤的宋琉璃吃饱了饭,画符的动力就更足了。
  
  短短两天时间,她画成了十几张取暖符。
  先用上了一张取暖符,感觉到西厢房外间暖意融融的温度,宋琉璃舒心的吐着气,坐在软榻上美滋滋喝着茶吃着花银子买来的点心,又开心又为自己骄傲。
  她小宋格格可是个知足常乐的人儿呢。
  
  “格格!格格!爷来了!”茯苓喘着粗气一路跑进屋里,气都没喘匀就嚷嚷道。
  “咳咳咳……”小宋格格乐极生悲被点心卡住了嗓子。
  
  丁香赶紧给她拍了几下,让她喝了几口茶这才缓过来。
  宋琉璃顾不得自己被呛得眼泪汪汪的狼狈样子,扭过头问茯苓:“你说谁?”
  
  茯苓提着八角食盒一路狂奔进来累得不轻,这会儿还有些轻喘:“奴婢提膳回来,刚到门口远远就看见爷带着苏公公过来了,这边就咱们兰柏轩住了人,您快点准备准备迎着吧。”
  不等宋琉璃继续问,门口就传来了许福给四爷请安的声音。
  
  这小太监见天儿看不着人,这会儿到底打哪儿蹦出来的?
  还有四爷不是不喜欢她吗?
  怎么突然来兰柏轩了呢?
  
  宋琉璃带着无数疑惑蹲在了地上,一看见藏蓝色的袍角儿就赶紧开口:“婢妾给爷请安,爷万福金安。”
  “起来吧。”四爷脸色冷淡地说着,脚步不停直接坐在了软榻上。
  
  宋琉璃扶着丁香的手站起身,仍然微微低着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跟四爷说什么。
  四爷只看到宋琉璃脑袋顶和弧度优美的小下巴,冷哼出声:“不知道规矩?还不给爷上茶?”
  
  茯苓这时候还是靠谱的,宋琉璃一转身就看见她端着木盘站在身后。
  宋琉璃赶紧端过茶,小心谨慎给四爷放在了手边的矮桌上:“爷请喝茶。”
  
  她的声音跟样貌很撘,软乎乎还带着几分娇媚,四爷听着她那小嗓子不自觉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个小宋氏又跟在家宴上似的勾引他。
  “抬起头来。”他声音更冷了些。
  
  宋琉璃这回不搞慢动作了,赶紧抬起头含羞带怯看四爷一眼,随后挺胸抬头垂眸站定,等着这位爷检阅。
  太妖媚!这是四爷看清宋琉璃样貌后的第一印象。
  
  如宋氏那般身材姣好面容温婉的他喜欢,如李氏那般小意温柔长相明艳的他也喜欢,甚至福晋端庄清秀那一挂的他也不讨厌。
  他就是不喜欢这种妖媚过度,偏偏身材却不丰满的女人。
  
  前日家宴他并未注意宋琉璃的容貌,只听着她那声儿就不喜,这会儿见到了当即就想走。
  可想起今日大朝后康熙对他的叮嘱,四爷皱了皱眉还是沉住气端起茶……闻了闻。
  连茶水都这般难以下咽!
  
  宋琉璃感受到气压越来越冷,余光扫到四爷皱起的眉头和对茶水的嫌弃,忍住了撇嘴的冲动。
  一个不受宠的妾室能有什么好茶?没点AC数儿吗?
  
  不喜欢还非过来找不自在,是嫌府里下人对她还不够刻薄吗?
  简直是有毛病!
  
  四爷不知她内心在想什么,最终脸色恢复平静对着苏培盛吩咐道:“传膳。”
  嗯?这个可以有,心怀不满的宋琉璃眸子亮了亮,不管四爷因为什么在她这里用膳,今天这一顿能搞到好的了!
  
  她内心阴云密布的小人儿瞬间喜笑颜开。
  膳房刘总管听到苏培盛小徒弟的话后,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是说宋格格?”
  苏宝生只嘿嘿笑:“是兰柏轩的小宋格格,您没听错。”
  刘总管:“……”
  
  不是传说小宋格格不得四爷喜欢吗?要不他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底下人赚银子啊!
  这可真是……主子爷的心海底的针,针针特么扎奴才的心啊!
  
  宋琉璃并不知道膳房还在纠结是不是要把银子给还回来,这顿饭虽然对着张冰块脸,却是她入府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没有之一!
  要不是丁香疯狂给宋琉璃使眼色,四爷都忍不住拿眼神瞟她,她是真想盛第三碗饭。
  
  她还在长身体呀!
  
  带着微微的遗憾和非常非常深的满足感,宋琉璃比四爷刚来时放松了许多,喝着消食茶微微有些困倦,好悬忍住了哈欠,就等着送这位爷走了。
  她准备早早睡觉,好在梦里把没能吃的那碗饭给补上!
  
  四爷看见宋琉璃眯着一双微微上挑的杏眸,像是餍足的小狐狸似的,心里的抵触不知不觉散了大半,他清了下嗓子开口道:“歇了吧。”
  宋琉璃听见他声音后条件反射就起身要下蹲,随即听见他说了什么,愣住了。
  
  她知道吃了早晚是要还的,可……这么快就不做个人,不大好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