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技术派侧福晋》作者:枸杞黑乌龙

深秋时节,枝丫光了一大半,还没换上冬装的奴才们只能紧走几步,少挨点子寒气。
  兰柏轩外,一个身穿青碧色厚外褂,内搭水色碎花纹便服的小丫头提着八角食盒脸色难看的快步进了门。
  
  “又排在常姑娘后头?”丁香在门口廊子上就着天光做绣活儿,听见动静头都不抬地问。
  茯苓点点头,提着食盒站在门口低声抱怨:“总排在一个侍妾后头真叫人下气!你是没瞧见春翠那小蹄子的得意劲儿,好像咱们格格是打秋风的破落户似的。”
  
  丁香咬断线头将绣活儿笸箩收拾好,起身去点炉子。
  每回轮到她们格格提膳,回来指定一点热乎气都无,这天儿越来越冷,总不能让格格吃冷食。
  
  见茯苓还是一脸不忿,丁香平和地笑了笑:“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春翠是李格格派给常姑娘的,扶香院的丫头趾高气扬很正常。”
  茯苓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儿,扶香院李格格虽然殁了个孩子,可还有两个孩子傍身呢,在府里的威信比福晋也差不了多少了。
  
  格格身份尴尬,一进府就被不声不响晾着,说苛待吧?毕竟是贵妃主子指给爷的,也没人敢太过分。
  可就是这样才让人憋气,冷遇都在润物细无声的地方,府中伺候的人最是会看碟子下菜,没少给她们气受。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茯苓才抬起头看了眼半开的窗户:“格格还在画画?”
  “嗯。”丁香点着炉子从食盒中取出一荤两素三盘子摆相还可以的菜,分别放入瓷罐子里加热。
  
  茯苓坐在一旁替她看火:“你说格格是不是破罐子破摔了?我刚开始见她画画还以为是想法子博宠呢。可这都三个多月了,见天儿的画,每回进去收拾就是一堆纸灰,连点子花草都没看见过,格格到底在画什么呀?”
  丁香拿筷子敲了茯苓脑袋一下:“主子的事情也是可以拿来议论的?去请格格用晚膳。”
  
  茯苓捂着脑袋噘着嘴起身。
  这活儿本来该是她们院儿里的太监许福的,可人家自认为福气不在格格这里,日日出去钻营,轻易见不着面儿,不然就连提膳也不该是她一个贴身丫头的活计。
  
  “格格,该用晚膳了。”茯苓清脆的声音隔着半开的窗户传进宋琉璃耳中。
  她放下笔,看着似是而非的鬼画符,叹着气点着放进炭火盆中:“这就来。”
  
  摆在宋琉璃面前的晚膳,卖相就没那么好了。
  回过炉的醋溜白菜太软,素什锦太干,溜肉段油腻腻的,米饭也是糙米煮的,有脸面些的下人都不吃这样的饭菜。
  
  她忍住内心叹息,只将醋溜白菜和米饭放在自己面前:“我就吃这个,其他的你们分了吧。”
  丁香有些担忧:“格格,您这不沾荤腥,日子久了怕是身子受不住。”
  
  宋琉璃抬起头笑笑,浅浅的酒窝冲淡了她过分妩媚的容貌:“我这段时间礼佛,无妨。”
  丁香和茯苓没法子,只能将其他菜原样端了下去。
  
  宋琉璃只用了小半碗米饭就食不下咽地放下了筷子,多喝了两杯茶也算是混个水饱,不管两个丫头怎么收拾,她又转身回房继续画画。
  回到西厢房外间的书桌前,她没忍住郁闷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说什么礼佛那都是屁话,她宋琉璃是个唯物主义者,那么说不过是因为她看着油腻腻的菜,实在没勇气下嘴。
  上辈子她出生在小康之家,自个儿争气,大学毕业后,工作第三年就混成了活动公司设计总监,衣食住行自然是标准比较高的。
  
  这辈子她投胎技术还不错,生在从三品太仆寺卿之家,不说大富大贵山珍海味,起码丰衣足食不成问题。
  她虽然姓宋,可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进四爷的后院,毕竟那位小说里被穿烂了的宋格格三十一年就跟了四爷,也没听说四爷有第二个姓宋的妾室啊!
  
  她很清楚进入皇子内院的可怕之处,能选秀固然是好事,可落选也是保命知识点之一。
  在选秀的时候,她特意塞了银子给嬷嬷,只为了让自己更不起眼一些。
  
  那些嬷嬷估计还没见过这样的主儿,倒是很配合她,而她在殿选时的绣活儿也刻意绣了简单的青竹荷包,还绣得水平特别一般。
  就技术性骚操作来说,她感觉自己凭家世和容貌过复选,后凭借自己的低调和平平无奇落选是十拿九稳的,她额娘都已经开始张罗着要给她说亲了。
  
  谁曾想意外比现实更强横,佟佳贵妃轻飘飘一句留,外加一顶青轿,在康熙四十年的初夏,断送了她所有的规划。
  两辈子舒舒服服活了四十多年,竟然成了浅滩困兽小宋格格,宋琉璃不能不沮丧。
  
  好在——她还有个不算金手指的金手指,虽然时而灵时而不灵。
  她深吸一口气,展开裁好的生宣纸,拿起毛笔继续画符。
  
  别误会,她并不是道士,也不是小仙女儿,她就是个从小学画的美术狗。
  大学采风那段时间,她突然对符篆的画法感兴趣,走南闯北的跑了许多道观。
  正儿八经的符篆她是学不到的,可钱塞到位,一些乱七八糟的生活类杂符还是可以教的。她对画之一艺很有天赋,学习水平让教她的道长都想忽悠她去做道姑。
  
  她来到四爷府后,福晋态度暧昧不明,宋格格和李格格都因为她容貌姣好看她不顺眼,私底下吩咐了人为难她。
  自六月初入府到现在,宋琉璃几乎坐了三个多月的冷板凳。
  
  她实在是太无聊了,索性在房里画画解闷儿。
  
  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她就画了个驱蚊符,本来她只是画在宣纸上,既没有黄表纸又没有朱砂,就算发生神奇事件,也缺少必要条件,可老天爷既然能让她穿越,当然也能开一把大——
  那张驱蚊符竟然金光一闪成了正经符篆!
  
  她前后共画成了三枚驱蚊符,一月一张,到现在为止兰柏轩厢房内一只蚊子都没见到过!
  这可算是天无绝人之路了,她一开始高兴地不得了,前前后后试了不知道多少杂符,谁知道成功的寥寥无几。
  
  眼看着寒冬就要来临,她已画了小半个月,却连一张取暖符都没画出来。
  明眼人都看得出,兰柏轩的份例不管是以次充好还是李代桃僵,现在之所以还按照规格都给她,是因为四爷跟着万岁爷巡幸塞外还没回来。
  
  谁知道凭这位小宋格格的好容貌会不会得宠呢?没人愿意把事情做绝,等真的确定不得宠再落井下石也不晚。
  宋琉璃担心的就是这个。
  
  宋格格是四爷的第一个女人,也生育过四爷的第一个孩子,虽然她不算太受宠,可在四爷那里也很有几分体面。
  最重要的是宋格格是德妃赐给四爷的人事宫女,而她宋琉璃则是佟佳贵妃赐过来的。
  
  别人不知道,在现代看过那么多电视剧和小说的宋琉璃还能不知道?
  德妃最介意别人拿她替孝懿仁皇后生孩子上位说嘴,平时也因四爷被孝懿仁皇后养过对他不冷不热。
  
  现如今四爷与佟佳一族并不亲近,可佟佳贵妃这突如其来的一笔,很难不叫德妃甚至是四爷多想。
  那身为一个工具人的宋琉璃到底什么命运就很难说了,可有一点能肯定,四爷必定不会给她多少脸面,毕竟孝字能压死人。
  
  那……取暖符就很重要啊!!!
  
  为什么就是不成功呢?宋琉璃看着重新画出来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的取暖符有些抓狂。
  她已经画得很完美了,金光你到底去哪里了?
  
  宋琉璃趴在画上深深叹了口气,没等她趴下歇会儿,金光从她胳膊下一闪而逝。
  宋琉璃愣住了,她刚才做了什么?
  
  叹了口气?
  
  这就有点意思了,难不成还得悲情画符才能成功?
  她赶紧重新拿过一张纸画了张取暖符,然后狠狠叹气——没反应。
  
  轻轻叹气?沮丧叹气?不轻不重叹气?
  艹!到底什么姿势叹气才对?
  
  快叹到抑郁的宋琉璃想起姿势,赶紧趴在画上叹气——成了!
  她有了几分感悟,重新又画了个符后吹了口气,美丽的金光一闪而逝。
  
  宋琉璃乐了,感情她的金手指不是画符,而是吹气成符?
  她没忍住画了个元宝吹气——好吧,有金手指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呢。
  
  高高兴兴收起两张取暖符后,宋琉璃还没来得及继续画符,门外就有人激动地敲响了她的房门,是许久不见人影儿的许福。
  “格格,福晋遣人来吩咐,说爷明日回府,让格格明日早些起身去正院。”
  
  宋琉璃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
  正主儿可算是回来了,她有些可怜自己,怎么就不会画运财符或者饱腹符呢?
  
  第二日刚过寅时宋琉璃就被丁香给挖起来,照样是不算出挑地打扮好,主仆二人就匆匆去了正院。
  正院难得如此早就热闹至极,千娇百媚的女人们也没甚心思勾心斗角,大家很快在福晋的带领下站到了府门口,此时天才刚蒙蒙亮。
  
  这一站就是一个半时辰,脚后跟都疼没知觉了的宋琉璃不明白,平日里这些女眷们不都是娇弱潺潺吗?
  娇呢?弱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