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爱是疯魔纯粹》作者:青笳

初秋。
  
  下午一点。
  
  蒲城监狱。
  
  “吱呀——”
  
  沉重的铁门被缓慢的推开,清冷的阳光伴随着男人的步伐照射在他的头顶,短短的发茬反射出凌厉的光芒。
  
  他抬起头,过分白皙的皮肤、漆黑沉寂的眼神,殷红到艳丽的嘴唇,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
  
  “0149,出去之后老实点,别再回来了。”
  
  阳光剧烈,天空呈现深蓝的颜色,风带着一股炎热的气息一阵阵吹来,拂过男人的衣角。
  
  周围空荡荡的,他记得来的时候这里两边种着一排白杨树。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风一吹,越显得孤寂。
  
  他眯起眼,阳光刺眼,多年沉寂在黑暗里的习惯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记得来的时候,这里是挤满了记者,闪光灯和女人尖锐的谩骂声铺天盖地的向他席卷而来。
  
  如今,他走出来,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唇角勾起,眼梢轻抬,过分苍白的脸在日光下显出几分病态。
  
  五年了。
  
  多情未忘,恨意难平。
  
  他终于自由。
  
  -
  这是最后一堂课,学生们收拾书本回家,禾菁站在讲台上整理讲义,几个同学上来腼腆的问她是否身体不好,禾菁笑着温声说:“没事,谢谢你们关心,快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等学生们都结伴走了。禾菁去办公室简单收拾一下走出学校。
  
  禾菁走得慢,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七点,放下手包,洗手准备做饭,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已经不剩什么了,禾菁疲惫的叹了口气,拿上钥匙,出门买菜。
  
  这个时候的菜已经不新鲜,禾菁只买了今晚的分量便拎着塑料袋回去,路上人很少,大多已经回家吃饭,一路上晚风徐徐,吹动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明明是寂静的小路,但禾菁却越走越快,耳边像是幻觉又像是真实,跟随她节奏的脚步声以及男性特有的、强有力的呼吸声以及听不真切的嗤笑,裹挟在夜风中飘荡而来。
  
  马路上的微弱的路灯时不时的暗下又亮起,有不知来路的野猫懒懒的叫,在黑夜中显得几分凄凉。
  
  脊背上似乎有冰冷的生物游走,一阵恶寒直冲头顶,禾菁走的越来越快,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她紧咬牙,正要加速——
  
  “啊——”她急促的喊了一声,手指上的塑料袋落在地上。
  
  那人动作太过敏捷,禾菁甚至没感觉他的过分接近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抓住胳膊扯进了小巷子,同时也闻到了他身上清冽的酒气。
  
  她又要叫,紧接着被那人的按在墙面,捂住嘴,禾菁惊恐的望向身边的人,或许是夜色太浓,或许是他太高,黑暗中她只看到他浸在阴影中高挺的鼻梁和殷红的嘴唇。
  
  他应该是醉了,醉眼微醺,带着一丝吊儿郎当的阴狠邪气,唇角要笑不笑的勾着,像是嘲笑又像是逗弄。
  
  只这一个部分,所有回忆一瞬间冲上头顶,她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只能双手用力扒住墙面。
  
  “你——”她喉咙像是被掐住,或者她是真的被眼前这个已经称得上男人的有力的手掐住脖颈,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她在极度的恐惧中已经分不清了。
  
  她只听到,黑暗里他低沉喑哑的声音恍若从地狱深层传进她的耳朵——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明明该是缠绵的话语,可从他唇齿中辗转听来却是十足的危险和阴冷。
  
  他的手用了力,骨节泛白狠狠禁锢在她的脖颈,禾菁的眼睛充血,或者是冷风灌进眼睛,或者是她无知觉的流了泪,她双手扒住那双手,却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温热落在手背。
  
  风吹过,带走那抹最后的余温,化作尖锐冰刺扎进心尖,禾菁倏地瞪大眼睛,最后拼死挣扎大喊:“傅景——”
  
  他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手指骤然松开,禾菁颓然倒在肮脏地面大口喘息。
  
  附近的人家似乎听到了声响,二楼的灯光打开,从窗户里透出的光线斜斜照在他身上。
  
  禾菁仰头去看他,他已经不是五年前少年的模样,现在的傅景,比那时更多了几分阴鸷和不可忽视的压迫感。
  
  他戴着鸭舌帽,帽檐拉得很低,她只能看到他苍白的脸和暗夜里如同饮血的嘴唇。
  
  即使看不到他的眼睛,禾菁也能清晰感觉到他眉眼中的煞气。
  
  他恨她。
  
  数千个日日夜夜的折磨,她终于崩溃,声音嘶哑:“你恨我”
  
  长时间的静默,只有这座城市遥远的喧嚣声传来。
  
  他终于嗤笑一声,笑得越发厉害。
  
  眼睛干涩发疼,用力的闭眼再睁开,却不是这死沉压抑的黑夜小巷,而是那年初雪夜,他望着漫天大雪,想着他们曾经的约定,耳边缠绕不去的是冷漠至极的声音——
  
  “不,我不恨你”
  
  “我只是看不得你挡我的路。”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