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作者:一丛音

离人峰。
  倒春寒,梨花满树。
  
  沈顾容一身青衫曳地,玉缎束腰,盘腿坐在一棵参天菩提树下,一袭白发白锻似的委顿于地,交织缠在探出水中的莲瓣上。
  
  他气质恍如谪仙,此时却只想跳湖。
  
  菩提树不远处,有个蓝衫小弟子跪在地上,泫然欲泣。
  “拜见师尊!”
  “星河求师尊救牧谪一命!”
  
  沈顾容面无表情,心说别喊了,你师尊死了。
  
  回溏城花灯节有庙会,沈家二公子心灵手巧,亲手给妹妹做了个精致的兔子花灯,正欢喜着牵着妹妹去逛庙会。
  庙会千人云集,明灯万盏,沈顾容仰着头兴致勃勃地猜灯谜,突然感觉牵着妹妹的手一松。
  
  再低头,他已经坐在这儿了。
  
  他枯坐了一个时辰,拼命说服自己只是在做梦。
  大腿都掐紫了,还是没能醒。
  
  最后,他终于从外面孩子口中的“星河”“牧谪”,确定了自己所在何处。
  
  星河,牧谪。
  谪。
  
  沈顾容饱读闲书,自小到大看过的话本都得论斤算,还很少看到有人用“谪”这个字作为名——唯一一次见到,好像是在一本杂书上。
  
  那本书的名字不太记得了,只记得里面有个一己之力拯救三界苍生的人,名唤牧谪。
  
  牧谪左脸天生疫鬼胎记,生逢瘟疫横行,村落城池尸横遍野,周遭百姓全觉得他就是瘟疫源头,要将他烧死示众。
  
  火烧疫鬼,十里八村的百姓都来围观驱邪。
  火都架上了,却被一爱管闲事的修道仙人相救,拜师离人峰。
  
  牧谪以凡人之躯,修炼入道,年纪轻轻便突破元婴,最后手刃反派,拯救苍生。
  
  而在外面哭天喊地的星河……
  如果沈顾容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就是书中所言,未来会被魔族蛊惑入魔、虐杀师尊沈奉雪、造成三界大乱的反派——虞星河。
  
  沈顾容深吸一口气,小腿肚子有点疼。
  
  这些都只是猜想,或许只是巧合,让沈顾容最终确认自己真的身处那本杂书中的原因,是他现在这具壳子。
  
  青衣白发,冰绡覆目,腕间一串木槵红珠,十六颗珠子隐约刻着“奉雪”二字。
  离人峰圣君,沈奉雪。
  
  想起书中师尊被小畜生虞星河囚禁数年,最后在牧谪相救之前被虞星河残忍虐杀的下场,沈顾容有点慌。
  
  书中师尊的结局只有一句话——
  「离人灯长明,他死在一场风雪中。」
  
  最厌烦雪天的沈顾容说:“呸。”
  
  外面的小反派还在呜呜嗷嗷:“师尊!求师尊救命!”
  对沈顾容来说,小反派的声声师尊,却像是来自阴间的催魂声。
  
  沈顾容心说:我也想有人救我一命呢,两个时辰我喊了百声救命,你看谁理我了吗?
  
  许是虞星河太吵,在莲花湖中小憩的白鹤展翅飞到岸边,落地后转瞬化为一个衣着白鹤翅羽的纤瘦少年。
  
  少年朝他单膝点地,算是行礼,恭敬地说:“圣君,要我为您赶走他吗?”
  沈顾容:“……”
  
  沈顾容被这副鹤变活人的场景吓得差点没崩住,死死抿着唇,端着那副冷然离俗的神态,一言不发。
  ——他怕自己一张口,嘴中就会吐出一团坠着小辫子的魂魄,化为一缕青烟就没了。
  
  沈顾容心里喊救命啊救命!
  没人救他。
  
  白鹤少年见沈顾容一言不发,面若冷霜,以为他是不喜,微微颔首,展开纤细的手臂骤然化为白鹤,翩然飞至小反派身前。
  
  沈顾容:“……”
  嘶!又变了又变了!
  爹娘兄长救命救命!
  
  白鹤口吐人言:“掌教有令,闲杂人等不得叨扰圣君。虞星河,速速离去。”
  
  沈顾容好不容易缓过来,奄奄一息时骤然听到这句话,差点又抽过去。
  那小团子虽然看着人畜无害,但未来可是为祸三界的大反派,那只鹤就这么想变成红烧鹤吗?!
  
  小反派霍然抬头,粉雕玉琢似的小脸越过白鹤看向沈顾容,眸中盈满的泪水倏地落了下来。
  
  “星河打扰师尊罪该万死,救下牧谪必向您请罪,任您责罚!”虞星河重重磕头,额角瞬间发红,“求师尊救救牧谪!”
  
  白鹤鹤脸冷漠,完全不为所动,它低头啄了虞星河一下,说:“退下。”
  小反派立刻抱住了头,被啄疼了还是咬牙不肯离开,一边呜咽一边喊:“师尊,呜,求师尊……”
  沈顾容:“……”
  
  沈顾容终于回神了,他立刻道:“住手。”
  不对,是不是应该说住口?
  
  啄虞星河的白鹤住了口,偏头看向沈顾容。
  
  沈顾容将狂抖的手指缩到宽袖里,尽量保持冷静:“你先下去。”
  
  书中,离人峰圣君沈奉雪疏冷孤僻,对俗世凡尘没有丝毫牵恋,平生最大爱好便是闭关和寻人交手。
  他座下虽有许多弟子,但对其都极其漠然,只收入门冠了个离人峰弟子称号便直接放养了,有的几年都不过问半句。
  
  白鹤少年似乎有些疑惑,却没有违抗他的话,微微颔首,展翅飞回了莲花湖。
  
  虞星河似乎抓住了希望,忙屈膝而行,跪至沈顾容身旁,怯怯道:“师尊……”
  
  沈顾容知晓书中沈奉雪的清冷性子,一边都一边惜字如金道:“说。”
  虞星河又磕了个头,哽咽道:“星河……星河同牧谪一同下山随师兄买朱砂,行至半途,被人瞧见了牧谪脸上胎记,那些人就非要吵着说牧谪是疫鬼夺舍,定要烧了他才能祛除瘟疫。”
  
  沈顾容:“……”
  被夺舍了就要烧死?你们修道之人都这般残忍吗?
  
  沈顾容腿肚子抖得酸疼,回想一下自己占了别人壳子,应当也算作夺舍。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沈奉雪的清冷性子,冷淡道:“是何人?”
  
  虞星河讷讷道:“星河不知,他们穿着衣裳上有字,星、星河不认得……”
  
  沈顾容垂眸看了一眼,现在这小反派也才五六岁的模样,不认字也是自然。
  
  仔细一看,那跪在地上的小反派虽然表面强装镇定,但手脚已经在微微发抖,这么冷的天脸上的冷汗竟然簌簌往下掉。
  
  沈顾容在小反派眼中,“师尊”二字和“吃人”应当是划等号的。
  
  虞星河抖得脚腕的金铃都在微微作响,沈顾容也和他一起悄无声息地抖,手腕上的木槵串子都在相撞。
  师徒俩对着抖。
  
  最后还是沈顾容深吸一口气,怕这孩子抖出个好歹来,开口道:“别哭,带我去。”
  
  虞星河一愣,接着又是一喜,眼泪差点流下来。
  
  他不敢牵沈顾容的手,只好爬起来抬起胖乎乎的手指着前方,期待沈顾容随他去。
  
  书中牧谪正是击败欺师灭祖反派虞星河的人,沈顾容作为师尊,不可能不救。
  而未来的大反派虞星河……
  
  沈顾容扫了一眼只到他腰间的小矮墩,心想这矮团子暂时也没什么好怕的,师尊给你时间成长。
  
  沈顾容正要起身,双腿骤然一阵酸麻,关节经脉处好似有万千银针一穿而过似的,让他一踉跄,差点摔回去。
  坐太久,腿麻了。
  
  虞星河正着急得要死,看到他师尊晃了一下,歪头茫然地说:“师尊?”
  
  沈顾容强行绷着表情,尝试着再动,那股酸麻却瞬间蔓延全身,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不耐疼,差点叫出声,又怕被小弟子看出,强行忍着。
  
  虞星河大概看出问题所在,小心翼翼地问:“师尊,您……是腿麻了吗?”
  
  沈顾容:“……”
  胡说八道。
  师尊没有。
  你听为师狡辩。
  
  就在这时,白鹤再次飞近,用着鹤形口吐人言。
  
  “圣君不便离开离人峰,若有急事,可由分神傀儡代为处理。”
  白鹤语气依然恭敬,说完衔着一株莲花递给虞星河。
  
  沈顾容成功解围,端着清冷师尊的做派:“正是如此。”
  
  虞星河对沈顾容的能力有种盲目的崇拜,闻言也不管刚才师尊是不是真的腿麻了这件事,又跪下来磕了个头,擦干眼泪抱着师尊的“分神傀儡”莲花欢天喜地跑了。
  
  沈顾容留在原地,开始沉吟。
  分神怎么分来着?
  
  等到沈顾容终于在沈奉雪那零零碎碎的记忆中寻到了如何分神,天都要黑了。
  
  他随着本能掐了个繁琐的决,纤细的五指骨节分明,宛如莲花瓣,微微一抚。
  神魂微转,再有意识时,沈顾容眼前一阵眩晕。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没分好,眩晕了半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捧在掌心快步疾行。
  
  他将视线微微上移,就扫见小反派那张满是汗的脸。
  
  虞星河抱着莲花飞快在田间小路飞掠而去,气喘吁吁,小脸上全是汗水往下滴。
  
  沈顾容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自己果真是没把分神分好。
  此时的他只是一团小小的虚幻分神,整个人缩小数倍,还没巴掌大小,站在莲花瓣中竟然还有空余。
  
  沈顾容:“……”
  不好,糟了,要坏。
  
  虞星河根本没瞧见莲花瓣中满脸呆滞的小人,一边跑一边朝着不远处喊:“离索师兄!我把师尊请来了!”
  沈顾容从莲花瓣中看去,就瞧见不远处有两拨人正在厮斗。
  
  那两拨人因一方人衣着红衣,一方衣着黄衫,时不时混战一起,场面活像是一盘凡世人人都爱吃的红果炒鸡蛋。
  沈顾容……沈顾容突然有些饿了。
  
  穿着黄衫的弟子远远听到虞星河的话,赞道:“好师弟!你叫了谁师尊?”
  虞星河把莲花高举,扬声道:“我师尊!”
  
  那位唤作离索的师兄本来牵着个孩子往虞星河的方向跑,闻言吓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到地上。
  他骇然道:“奉雪圣君?!”
  
  虞星河:“嗯嗯!我们有救啦!”
  离索满脸惊恐,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不要命了?!”
  虞星河:“你看,这是师尊的分神,他答应来救我们了!”
  
  离索忙牵着那个孩子跑到了虞星河身边,小心翼翼地看着虞星河手中的莲花,眼中不知道因何而来的恐惧。
  
  沈顾容比他还惊恐,要是让人知道堂堂离人峰圣君连分神都能分错,丢人是一回事,被人发现自己是夺舍却是最要命的。
  
  不过很快,沈顾容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离索把莲花里里外外看了半天,才疑惑道:“这真是圣君的分神?”
  虞星河:“是啊,上面还有圣君的灵力呢。”
  
  沈顾容悄无声息松了一口气,小手拍了拍胸口,看来所有人都瞧不见自己,他也不用担心被人烧死了。
  
  他正庆幸着,一偏头,突然直直对上了一双琉璃似的眸子。
  沈顾容一愣。
  
  刚才被离索牵着跑的孩子微微喘着气,小脸面无表情地看着莲花,半张脸上有着一片好像被刻出来的红色胎记,张牙舞爪的,显得清秀的小脸十分骇人。
  是小主角,牧谪。
  
  沈顾容看了他一会,发现他的眼神好像是落在自己身上的。
  
  沈顾容尝试着往旁边挪了挪,两只小手扒着莲花瓣微微一挡。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那孩子的眼神追随着他的身形动了动,紧紧盯着他。
  
  沈顾容:“……”
  被、被发现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