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作者:打僵尸

因为节目不是直播而是录播,迅速低头止血的梅男神还是不那么紧张的。毕竟不会有直播镜头时时刻刻对着他,让他的任何小动作都逃不过镜头。
  
  这会儿节目的几个跟拍镜头都跟着那六十六个年轻学员,拍摄他们抽中表演片段时候的表情,两位主持人也随机挑选了几个学员让他们说一说挑中以后的心情。所以,等主持人笑着询问四位导师有没有准备好、镜头切过来的时候,用无比熟练的技术止血的梅如玉已经面带微笑恢复了完美男神的模样。
  
  看起来就像是鼻血从来没来过似的。
  
  如果坐在他身后不远的第一排几个如意粉没有无比兴奋地小声逼逼,那就更真实了。
  
  “天呐,刚刚你看到没有?司空影帝和咱们如意在说话,好像如意又流鼻血啦哈哈哈哈!”
  
  “看见了看见了!虽然我并没有看见鼻血,但是如意他低头捂鼻子了!我还拍下来啦!等节目播出以后就能当独家素材贴出来嘿嘿嘿!”
  
  “果然如意顶不住大司空的帝王美颜呐~双担颜狗看到他们互动的画面就满足嘿嘿嘿。”
  
  梅如玉当然没听到身后如意粉的小声逼逼,但还是有点儿莫名地往后看了一眼,总觉得好像有人在说他流鼻血?结果看到的是对着他笑得十分灿烂的自家粉丝,梅如玉就回以灿烂的微笑扭回了头。
  
  嗯,可能是错觉吧,毕竟他动作那么快,鼻血都没来得及全流下来呢。
  
  四位导师对着镜头都表示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学员们的表演了,然后场内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一号男生学员留在舞台上,两位主持人和男女学员们分别从舞台左右阶梯离开,坐在了旁边的观演席上。
  
  一号男学员张斌第一个表演,节目组就给了他比较充足的准备时间。
  
  舞台东边的四位导师看着他静静站在舞台中间闭眼安定情绪的样子,倒是小声地交谈了起来。
  
  “这个小伙子心理素质还不错啊。”周日升笑了笑:“第一个上场也不慌,挺稳。”
  
  石清也点点头:“小伙子长得也不错,虽然那张脸并像某个人特别惊艳,但这样的脸型才更好塑造各种不同气质和身份的形象,更适合这个圈子的。”
  
  司空寂听到这里轻笑了一声,没说话却赞同点头。
  
  梅如玉就伸出脑袋隔着司空寂看石清:“清姐,你这样说就扎我心了啊,长得好看是我的错吗?而且,别说我啊,寂哥也是惊天动地的大帅哥啊?”
  
  石清就笑起来:“那可能是你的气质没能压过你的长相?”说着她伸出食指,“快看,他准备好了。”
  
  张斌此时已经调整好了状态,抬起头睁开了眼睛。
  
  他对着对面的拍摄导演点点头,比出一个OK的手势。
  
  梅如玉笑了:“这小子肯定不是生手,看看他演技怎么样。”
  
  很快张斌身后的大屏幕就打出了他要表演的片段内容——
  
  【1号表演者张斌,表演片段:回家的悲伤。】
  
  石清开口:“哎呀,这个片段不算简单哦。”
  
  周日升点头:“通常能回家都是一件让人觉得喜悦的事情,但要求的是回家表现悲伤。演不好的话就会显得比较假,演过了就容易变成回家的愤怒,呵呵,看看这个张斌要怎么表现吧?”
  
  梅如玉也在旁边点头,余光看到司空寂那坐直了身体认真欣赏的表情,纠结来回扫了他好几眼之后还是郁闷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司空影帝的气质果然压过了他的长相,看他现在的样子就莫名没有要跟他说话的想法了。
  
  哎,还是看表演吧。
  
  此时表演大厅已经全黑,只留下舞台上的灯光。而随着导演喊开始,屏幕后的三分钟倒计时和张斌的表演就一起开始了。
  
  张斌竟然露出了一个非常喜悦的表情。
  
  他双手托在眼前,像是捧着什么东西似的狠狠亲了两口。然后他做出吃力的拎着大包小包的样子,兴冲冲地往前走,中间他的身体左摇右摆、偶尔还会推搡一下,就像是在人很多的地方。
  
  石清肯定点头:“火车站,买票回家。”
  
  司空寂和梅如玉、周日升也都点头。这段表演展现的非常清晰,台下的观众们都已经猜到他是在火车站背着背包回家了。
  
  不过比起观众们不是专业的猜测,四位导师看得更多。
  
  “肢体平衡不错,吊威亚应该还行。”
  
  “面部微表情也过关,比我想象中的好。”
  
  石清和周日升小声交流了一句,石清就看向司空寂,司空寂轻轻笑笑给了回答:“还算稳。”
  
  石清再看梅如玉,梅如玉撑着下巴看表演没看到她。
  
  此时,台上的张斌已经表演到下了火车的时候,他仿佛是走在一条上山回村的路上。因为他没走几步,都要稍稍地停留一下伸手抹一把汗,随着他抬头看向前方的目光越来越频繁、仿佛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他脸上喜悦的表情却越来越淡。
  
  直到最后他停下脚步坐在了路边,脸上的表情已经由最初的喜悦变为了几分麻木和胆怯。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确定了没有人之后才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宝贝的小包。
  
  然后观众们看着他把那不存在的小包打开,才数了五下,就停下了动作。然后他又重新数了一下,依然是五次就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的表情已经露出了难以言说的悲伤和难过,他紧紧的抿着嘴唇,像是紧张一般的擦了擦手又重新去数钱。数了两遍之后他又在自己身上其他的口袋里掏了掏,似乎是想要从其他的地方再找出一点钱来,可这个动作在最后被他给自己停下来了。
  
  时间此时已经只剩下十秒的时间,而在这三分钟内,张斌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他最后重新坐到地上,那是一种仿佛认了命的、垂头丧气的坐下,他又开始数钱。
  
  在最后的那一秒,他沙哑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我可真没用。”
  
  那一句话,让场内不少男人的心里都一瞬间的发堵,而不少共情能力强的女生却是突然红了眼眶。等张斌站起来的时候,场内就想起了热烈的掌声,四位导师也不吝啬的给予肯定,周日升这位有家庭重担的中年顶梁柱更是频频点头,显然很满意张斌的表演。
  
  然后就到了导师点评和打分的时候。
  
  周日升最先开口:“小伙子表演的不错,整个表演都非常符合‘回家的悲伤’的题目,没有跑题。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句话,点睛之笔。一下子就把气氛给拉上来了。中途表演的时候也没有停顿和硬伤,挺好挺好。”
  
  周日升说完就直接按下了他评委台之前的三个按钮之一,大屏幕显示出结果,观众们有不少都激动的欢呼了起来。
  
  那是演技之星节目里的第一个“一等”。
  
  张斌原本紧抿着的唇,也在看到这个一等之后稍稍放松了一些。他深深地对着周日升鞠了个躬,并在这个时候压下了那积攒了许久的酸涩沉重的情绪。再抬头的时候,他已经是看上去只有一点点激动地情况了。
  
  梅如玉看到这样的张斌,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的眯了眯,只不过是一个一等而已,这小子也有点太激动了吧?
  
  别以为他没看见他紧握的双拳和绷直的脊背。
  
  石清此时也在肯定声中给了张斌一个“一等”的成绩:“如果你能够一直这样表现下去、并且还能继续进步。我想我会期待你的未来。”
  
  张斌又对着石清鞠了个躬,然后才略有点紧张的看向司空寂。
  
  司空寂不愧是气质压过了长相的大佬,挺干脆地给了张斌一个“一等”,然后才道:“虽然反差取巧,不过还算不错。继续努力。”
  
  张斌听到“反差取巧”四个字的时候身体又紧绷了一瞬,然后才松了口气的对着司空寂鞠躬。他确实是为了凸显“悲伤”在开头是用了“喜悦”的情绪来反衬,他知道这或许会让导师又或观众在想到这里的时候认为他有心机,但这个机会是他倾尽所有努力才得来的,如果他不抓住这一次机会,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能站在舞台上的机会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抓住这次机会,他要走到最后!
  
  此时已经稳定晋级的张斌把目光投向了梅如玉,投向了这个只比他大两岁却已经光彩夺目、让自己的星光闪耀于人前的青年,等着他已经可有可无的打分。
  
  梅如玉按了按钮。
  
  大屏幕上显示的同样是“一等”的成绩。
  
  四位导师竟然全部都给了张斌“一等”的表演成绩,这让场内的气氛一下火热起来。除了观众们的欢呼和惊讶之外,镜头还扫过在旁边观演台的那六十五位学员,号码排第二、第三的两个新人演员一个拍脸感叹张斌好强,另一个直呼“压力山大了”。
  
  而这个时候,还没给评语的梅如玉开口了,他的语调虽然漫不经心,但却瞬间让张斌瞪大了眼睛。
  
  “你演过很多群演龙套吗?”
  
  张斌看向梅如玉的眼神惊讶无比,不知道梅如玉是怎么看出来的。
  
  梅如玉弯起桃花眼,修长的手撑着下巴看向张斌:“你的站位有点让我别扭。虽然单独表演的时候不太显,但在二十四强晋级赛PK表演的时候,这点就会显现出来了。”
  
  “可能你一直没演过主演,但主演和龙套的站位、要表演出的气势都是不同的,回头多看看?”
  
  张斌的脸上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就恢复了正常,不过他看向梅如玉的眼神却比之前要恭敬认真了许多。他对着梅如玉鞠了一躬,抬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分似乎是不好意思的笑:“我确实是当过群演的,之后就想要亲身的感受一下拍摄现场的情况。那应该和学校里的表演场不一样,而且我也学了很多。”
  
  “梅导师你的眼光真厉害。”
  
  梅如玉看着他脸上的笑也笑了笑,摆手:“那是,我的如意粉们总说我有一双鉴婊达人般的美丽慧眼。跟着我有肉吃哦。”
  
  场内顿时爆发出大笑声,周日升在那边敲桌子:“你小子不地道啊,怎么能在这时候就挖角呢?你才多大,跟着你能有跟着我有肉吃吗?”
  
  梅如玉就嘿嘿乐呵:“那是,我还有免费的海鲜大餐呢。”
  
  被暗暗cue到的丰云伸手隔空点他,然后一号张斌下台,二号宋悠扬上场了。
  
  不过,在张斌下台的时候,梅如玉都一直双手撑着下巴看他。那样子倒是让司空寂在旁边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很看好他?”
  
  梅如玉看了一眼司空寂的脖子。
  
  “我只是很想知道他背后的狗血故事而已。”
  
  “总觉得是美强惨奋斗记?”
  
  “你没看出来吗?他最后的那句‘我可真没用’,就是真真实实的在说他自己呢。”
  
  “如果他真的挺惨的话,我就……”
  
  司空寂扬眉:“就什么?”
  
  梅如玉理直气壮:“就准备种树。”
  
  司空寂:“……什么?”
  
  梅如玉就没回话了,“看表演看表演。这个二号宋悠扬要表演‘重逢的愤怒’来着。我还挺期待的?”
  
  司空寂看着这人嘴角勾起双眼带笑的模样,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想要算计的白毛狐狸。眼尾撇到他一翘一翘的脚尖,就更像了。
  
  而白毛狐狸·如玉,此时在心里想,春天我种下一棵张斌,秋天我就能收获一棵摇钱树啦。
  
  当然,得看张斌是不是真的美强惨,是不是真有拉他一把的必要。
  
  宋悠扬的表演显然不如张斌。虽然她也学习张斌用了最初“高兴”、重逢后“愤怒”的反差方法,但她表演的重逢后见到欠钱的朋友这个剧情用力过度,在她表演仿佛抓着一个人使劲打的表演的时候,四位导师的表情都有点儿无语了。
  
  周日升微微摇头,石清笑容僵硬,司空寂完全没有表情,而梅如玉则是感叹一句:
  
  “我觉得那个欠债的被她这么揍,最后一个子儿都不会还她。”
  
  “这年头,欠债的是大爷啊。”
  
  石清周日升没忍住笑了,司空影帝演技精湛,只是极细微地弯了弯嘴角。
  
  二号宋悠扬最后的得分,除了石清给了她一个二等,周日升、司空寂和梅如玉全都是三等。
  
  《演技之星》开始表演前两个人,就出现了“四个一等”和“三个三等”的巨大反差。
  
  总导演看着拍摄画面搓了搓手:“嘿嘿,这波稳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