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偶天成》作者:红酒杯里装狗血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9月10日15:01:52 评论 4,942 次浏览

魏岚隐约觉得不对劲是从婆婆葛宝茹叫他们生孩子起。
  
  她和邢嘉文结婚快四年了,按理说是该要个孩子了,不光葛宝茹这么想,魏岚自己的父母也在她面前提过,他们说有了孩子之后,她和邢嘉文会过得更好,这是句没有因果关系,却不能反驳的话,不是因为无法反驳,只是出于压力和怕麻烦她懒得反驳,但魏岚并非不愿意给邢嘉文生孩子,她爱邢嘉文,虽然说出来会遭到嘲笑,事实上邢嘉文是她主动追来的,很费了一番功夫,也丢了不少脸,到现在依然有不少人在背后说她是“倒贴”。
  
  不过扪心自问,邢嘉文这样条件的男人,好像值得“倒贴”,舍下面子,换后半辈子安稳,女人靠婚姻改变命运的例子并不少,邢嘉文就是项最稳妥的投资,因此这群人虽然一边暗地里看不起魏岚,一边又认为,她是有眼光,有手段的女人,说她人不可貌相。要是魏岚说她当初根本没考虑这么多,只是因为爱邢嘉才会追求他,他们大概不会信。
  
  结婚之后魏岚倒是比谈恋爱时矜持了许多,越来越少提起爱这个字,“我爱你”这句话谈恋爱时她时常说,抱着邢嘉文的时候,牵着他手的时候,她喜欢看着他的眼睛,她要记住他对她每次表白的回应,虽然他们只谈了四个月的恋爱,但魏岚觉得那四个月比他们结婚后的一年过得都快乐,她时常一个人翻出来回味,那时候的邢嘉文和现在其实没什么区别,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更怀念那时候的他,虽然他对她一直体贴关切,感情并没有冷淡,也并未升温,邢嘉文这样的性格,魏岚倒没有想过要让他多么火热,她也从没见过他那一面,她想象了一下,也认为那种样子不适合邢嘉文,夫妻俩人中她扮演外露活泼的那个角色,邢嘉文只需做他自己,她从没想过要改变邢嘉文,或是驯服他,她要的是什么,却没法诚实地说出口。
  
  邢嘉文和她结婚之后就和大学同学陈先良一起创业了,结婚的时候连蜜月都忙得没有时间度,魏岚体谅他,并不在乎,邢嘉文承诺,等一切稳定下来就补偿她。
  
  孩子的事他也用了一样的理由。
  
  “太忙了,现在不适合要孩子。”饭桌上他这么对葛宝茹说,并没有看魏岚。
  
  葛宝茹看向魏岚,魏岚低头去夹菜,她也不知道邢嘉文到底是怎么想的?孩子的事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聊过?魏岚不敢确定,她记得他们恋爱时说了很多话,描绘了各种各样的未来,她喜欢女儿,邢嘉文呢?她不知道,魏岚慌张起来,佯作自然地端起碗,起身去了厨房,她决定暂时躲一躲。
  
  她刚进厨房,背后就传来了葛宝茹的声音,魏岚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
  
  魏岚听着外面的说话声停了才出去,葛宝茹神色自若,似是刚才的尴尬没有发生,邢嘉文同样脸色平淡,这么一看,他们母子俩在某些方面还是有相同之处的。魏岚一直认为葛宝茹是个好相处的婆婆,她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也不指导他们俩怎么过日子,只是偶尔来家里吃顿饭,频率大概是一个月两次,朋友们听说都很羡慕,说魏岚运气好,不光找了个好老公,婆婆也省事儿。
  
  结婚前,魏岚只见过葛宝茹一回,一见面她就知道了邢嘉文长得像谁了,她该感谢葛宝茹,把邢嘉文生的那么符合她审美,简直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佳偶。葛宝茹告诉她,邢嘉文从来没带过任何女孩子给她看,魏岚因为这句话认为葛宝茹是个好人,那时候葛宝茹刚从外面旅游回来,顺手送了魏岚一条珍珠项链,说希望她和邢嘉文一直好好的。
  
  邢嘉文很少谈起自己的家庭,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离婚了,之后邢父很快再找,又生了一个儿子,现在也有十六七岁了,看见邢嘉文也是叫哥哥,邢嘉文和邢父一直有联系,逢年过节,邢父也叫他过去吃饭,虽然邢嘉文被判给了葛宝茹,但是在魏岚看来,他对葛宝茹似乎更生分些,也不像有什么矛盾,就是不太亲热。
  
  魏岚她妈李晓燕女士说:“能亲热才怪!”李晓燕对这个亲家母很是不理解,常在魏岚面前说,“各人各命,你婆婆这辈子算是没操过心没吃过苦。”她语气可不是羡慕,魏岚知道她的意思,李晓燕对葛宝茹有种暗暗的警惕,总担心魏岚会吃亏。葛宝茹因为很早离了婚,身边总有一些传闻,李晓燕就说:“现在这样她谁也不能怨。”魏岚倒没觉得葛宝如哪儿怨了,而且葛宝如现在过得也不差,只不过这话她不敢在李晓燕面前说。
  
  葛宝茹不会做饭,邢嘉文小时候都是跟着邢父在单位食堂吃,这导致他长大后对在家吃饭这事儿有执念,魏岚厨艺一般,偶有失手,但即使这样邢嘉文依然不肯外食,这算是一个优点,魏岚为了弥补他的儿时遗憾,和他一起后便认真钻研起了厨艺。她在家也是独生女,基本不进厨房,李晓燕以前总说到时候就会了,根本不用学,可魏岚结了婚也没有突然顿悟,只好承认自己没天赋,其实她心里觉得做饭麻烦,洗碗更麻烦,要不是邢嘉文,她才不会做这些,不过邢嘉文说一句好吃,她就有动力,能继续忍受麻烦。
  
  葛宝茹提起孩子的孩子的时候,桌上摆着她做的一盘黄瓜炒火腿,一盘盐焗鸡翅,一盘黑木耳炒肉,还有一个平菇豆腐粉丝汤,邢嘉文每样菜都夹了一口,在葛宝茹开口前,他一直没有说话,魏岚观察他的神情,想得到一点反馈。说起来惭愧,邢嘉文最爱吃什么,她还没搞清楚,他这个人好像是天生的好恶不明显,自控又自制,魏岚和他恰恰相反,她常觉得,他们是非常互补的,不过是拿邢嘉文的优点,来补她的缺点,她的优点对他而言,作用不大。
  
  魏岚对邢嘉文是一见钟情,她去他们学校看樱花,结果花没赏着了赏着了他,如果是在电视剧里,为了表现她的沦陷,天上会出现道闪电,直劈她脑门儿上,还会飞出来个小人儿停在她耳边,边扑扑地扇翅膀边说,是他,是他,就是他!
  
  就是他,魏岚没有丝毫怀疑,她遇见邢嘉文之前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她是说,这么严重的动过心,她当时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把她急得热泪盈眶,生怕一眨眼邢嘉文就不见了,当机立断的上去搭讪,要到了他的手机号。
  
  这是她第一次搭讪,也是最成功的一次搭讪,后来想想,她都佩服自己,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她会爱邢嘉文一辈子,她从来没怀疑过,即使他对葛宝茹说,他觉得他们现在不适合要孩子。说实话,这句话有点伤她的心,女人总是这样,虽然魏岚目前自己也没想过孩子的事,可邢嘉文这么一说,她心里还是不太好受,或者他可以委婉一点,把不适合换成···换成···换成什么呢?好像换成什么都会让她胡思乱想,不得安宁。
  
  葛宝茹走后魏岚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好邢嘉文当时先搪塞一下葛宝茹,拿怕是假意答应,过后再和她单独谈,他私下和她说她绝不会难受。魏岚想起邢嘉文说完那句话之后葛宝茹看她的眼神,心头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痒却又挠不到,没法儿缓解,只好忍着。
  
  魏岚还在回溯着桌上的谈话,那边邢嘉文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刚接到了老陈的电话,即刻就要出门赴约,魏岚听到老陈的大嗓门儿从手机里头飘出来,在那儿喊,不准带家属去!
  
  魏岚忍着没冲邢嘉文那边翻白眼,想到老陈那张阴阳怪气的脸她就不舒服,她才不想看见他呢!
  
  老陈大名叫陈启明,是邢嘉文的大学室友,邢嘉文身边的朋友大部分都是他的大学同学,要不就是高中同学,高中同学魏岚倒不怕,大学同学的话···不单是老陈,所有人她都不是很想见了。那群人都认识她,当年连邢嘉文的几个任课老师都认得她,她现在想想,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和那么厚的脸皮,有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些话米娜涌上来,她都恨不得钻床底,不过看一眼身边躺着的“奖励”,她又觉得,嗯!还是值得的!
  
  邢嘉文不爱忆当年,也不知道她睡觉前爱想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临出门前他告诉魏岚,晚上不用等他回来吃饭。
  
  邢嘉文走后魏岚一个人在家,先把碗洗了,又把衣服洗了晾了,接着看了会电视,睡意上来,便进了卧室打算睡个午觉,她把窗帘闭紧,枕在邢嘉文的枕头上,躺在他常睡的位置,被他的味道包围,很快沉入了睡眠中。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