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造业哟》作者:红酒杯里装狗血

陆十心陪老板站在大太阳底下等着,心里敢怒不敢言,老板汗珠子往下哗哗地滚,大脸通红地跟她说:“大师都有讲究,再等会儿啊。”陆十心脸上假笑,心里想狗屁大师!江湖骗子还差不多!要不是在这儿做得还算开心,钱也不少,她才不会陪老板犯这个傻。
  
  街上远远走过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和尚常穿的黄色衣服,样子朴素又怪异,路上不少人侧目。
  
  真光头嘿!陆十心咋舌,这大师还真入戏!
  
  老板两眼放光赶紧迎过去,双手合十恭敬道:“师父好。”
  
  陆十心跟在后头随便拱了拱手,抬头打量这大师,嗯,挺年轻。
  
  大师看她一眼,别说,那眼神还真和普通人不一样,陆十心赶紧别开眼。
  
  大师说:“进去吧。”
  
  老板前头开路,大师走在中间,陆十心落在最后头,趁机看大师的后脑勺。
  
  圆润光滑,一滴汗都没有,陆十心有点羡慕了。
  
  三人上了十八楼,这一层都是陆十心老板的,今天为了迎接大师,全体员工都放假回家,她因为被老板“看重”,特地把她留下来,一起挽救公司与水火之间,顺便瞻仰大师风采。
  
  大师一进门也不说话,就到处转,到处看。
  
  陆十心跟在他后头心里发毛,刚刚晒出来的一身汗都干了,老板缩着脖子,矮了半截儿,也不敢开口,一个劲儿地抹脸,可怜巴巴地望着大师。
  
  大师转完了,停在了老板办公室门口。
  
  陆十心起鸡皮疙瘩了。
  
  大师说:“开门。”
  
  老板哆哆嗦嗦摸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迅速地站到了最后面。
  
  屋里还和平常一样,陆十心却不敢看,她低头盯着大师的衣角,心里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都是被这大师给吓得!
  
  大师也不往里走,就站在门口盯着,跟看见了什么他们看不见的东西似的。
  
  “好了。”
  
  陆十心一愣,这么快就好了。
  
  大师示意他们把门关上,然后就往外走。
  
  老板终于敢开口说话,他问:“大师,您看我这儿有什么问题啊?”
  
  大师说:“没什么问题。”
  
  陆十心没作声两眼快翻瘸了!骗子啊!这红果果的骗子啊!
  
  老板也傻了,他还想说些什么,大师又开口了,“不过你要换个地方。”
  
  老板紧张了,这果然有问题啊,他连忙问:“换什么地方?你说一个,我立刻搬!”
  
  大师说:“这个你可以找人去看,但是这里是不能待了。”
  
  换地方自己岂不是又要搬家!
  
  陆十心壮着胆子插了句嘴,“可这栋楼这么多公司都没事啊·······”
  
  大师看她一眼,说:“这东西是被人引来的,本来无碍,可天时地利人和,它看见你们了,所以近来才频频作祟。”
  
  陆十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大师嘴里说得是什么玩意儿她不敢细想,她这个人画面感太强!想了今晚肯定睡不着觉了。
  
  老板听了也是一脸煞白,被吓得,不过他还是抓住了重点了,问:“大师,您刚才说是被人引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啊?有人要害我?”
  
  大师声音平缓,有安定人心之效,道:“有因才有果,你若没有造因,别人想引也引不过来。”
  
  老板脸更白了。
  
  这是心虚了啊!
  
  陆十心腹诽不停,这做生意的都有点儿说不清的门道,肯定多多少少都做了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大师言下之意分明是这玩意儿是他自己做了亏心事招来的!
  
  大师说完这句话就要走人,老板连忙让陆十心送送。
  
  “小陆你开车,送大师回去!快!”
  
  陆十心不情不愿地赶上去,殷勤道:“大师,我送您吧。”
  
  她猜这大师肯定不会要她送的,他自己腿着来的,理所当然自己腿着回去,有什么好送的。
  
  没想到大师一转身,说:“好。”
  
  陆十心梗下一口气,只好带着大师去车库了。
  
  这大楼的地下车库特别黑,平时陆十心从来没觉得哪儿不对,今天身边儿走了个大师,反而觉得后脖子发麻,大师目不斜视,一路向前,跟知道车停在哪儿一样。
  
  二人上了车,大师忽然开口,吓了她一跳。
  
  “施主近来还是少开车的比较好。”
  
  陆十心赶紧道:“大师叫我小陆就好,为什么不能开车啊?”
  
  大师道:“这车不是施主吧。”
  
  陆十心又是一激灵,这车还真不是她的,是她老板的,算半个公用车。
  
  “这车有问题?”她边问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头空空的车座。
  
  妈的,越看越吓人怎么回事儿!
  
  大师说:“施主少开为好。”
  
  陆十心连连点头,“不开不开,绝对不开了。”这车以后她摸都不摸了。
  
  大师不再开口了。
  
  陆十心按着大师给的地址总算开到了目的地,她都不知道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有这么个小庙,不过也不能看人家地方小就不当回事儿,能被她老板找来,肯定还是有点儿本事吧。
  
  陆十心本来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终于被这大师这一顿神神叨叨,不,被他神秘的风采和淡定的气场,给吓得有点儿立场不坚定了。
  
  大师跟她道谢,陆十心忙说,“别,大师别,是我们谢谢您。”
  
  大师没说什么,下了车进了庙,也没再嘱咐她两句。
  
  他一走陆十心就觉得这车上阴嗖嗖的,赶紧把音响打开,开始放相声。
  
  国粹啊,真有啥总能镇住点儿吧。
  
  陆十心一路胆颤心惊,终于把车开到了公司楼下,死活不敢开去车库了,让保安给她开进去,然后打电话给老板,说要请假,她这回受了一顿好吓,得好好回去歇个三五天!
  
  老板二话不说给批了,他自己也吓得不轻,还安慰了陆十心两句。
  
  陆十心叹气,有时候她都希望老板混蛋点儿,老这么通情达理的,搞的她连辞职都不好意思提。
  
  回到家陆十心把电视,电脑,电灯,有啥开啥,反正要亮堂堂的,要热闹闹的。
  
  她一个人住了这么多年都没这么疑神疑鬼过,这一遭被吓得一个人在屋里时不时来个猛回头,屋里要是真有啥,也不知道他俩谁吓谁。
  
  当晚陆十心开着灯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照镜子,黑眼圈堪比国宝。
  
  睡眠果然是人类疗愈身心的最佳方式,陆十心自觉是好多了,起码猛回头这事儿她不再干了。
  
  刷了牙洗了脸,陆十心拿起手机刚准备叫个外卖电话就来了,一看,老板打的。
  
  她接起来问:“大佬,还有什么事儿啊?”
  
  老板说:“昨天太匆忙,忘了结账。”
  
  “什么账?”
  
  “大师的钱没给啊!”
  
  陆十心大惊,“他的钱你也敢欠!”
  
  老板急了,“我忘了啊!”
  
  陆十心问:“那现在怎么办?”
  
  她就不该问!
  
  陆十心站在庙门口斜眼瞅着。
  
  这庙门口,说实话,有点儿寒酸,人家都摆个石狮子啥的,它就门上两幅对联,其余啥的没有。
  
  不过里头人还不少,都一脸虔诚手里拿着一把香,目标明确的奔着各个菩萨去了,其中不乏穿一身西装,跟她老板一个调调的资本家,没想到这大师名气还挺大啊?
  
  陆十心拉住一个和尚问,“你好,我找····”她还不知道大师叫啥呢?
  
  和尚问:“找谁?”
  
  陆十心只好道:“找大师。”
  
  看来这庙里大师只有一位,和尚根本没问她大师是谁,直接把她往后带。
  
  后面有一排房子,陆十心跟着走进其中一间,大师正坐在里面看书呢。
  
  陆十心有点儿失望,还以为大师肯定天天打坐呢。
  
  大师抬头看见她,一点儿也不吃惊。
  
  陆十心道:“打扰大师了。”
  
  大师说:“施主来有什么事。”
  
  陆十心都怀疑这大师不记得她了。
  
  她说:“大师叫我小陆就行,我是来给您送钱的。”
  
  这话说得!太俗了!陆十心想抽自己两嘴巴。
  
  大师很淡定。
  
  陆十心走近,掏出手机,说:“大师,我扫你还是你扫我?支某宝行吗?”
  
  大师手里还拿着书,她瞥一眼,经书,看不懂。
  
  大师没动,开口道:“我没有手机。”
  
  陆十心有点儿肃然起敬了,这年头不用手机的都是能人啊。
  
  不过没手机怎么给钱啊,她为难,这难道还要去取现金?
  
  大师显然不是第一次碰见她这种不懂规矩的,他对外面喊了一声,“通宝。”
  
  一个和尚跑进来,就是刚刚带她进来的那个,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光光的头皮上冲出了不少发茬儿,该剃头了小伙子!陆十心不由地想到一个词,愣头青。
  
  大师对愣头青说了两个字,“手机。”
  
  愣头青秒懂,掏出手机,打开软件,出示收款码,一气呵成。
  
  陆十心扫码付钱,肉疼了一秒,这大师一单赶上她一年了。
  
  愣头青收了钱合掌一拜就走了,陆十心也不好意思再打扰,说:“大师您忙,我先告辞了。”
  
  她发现自己一见到这大师就忍不住紧张的,告辞这么文邹邹的词儿都用上了。
  
  大师客气道:“施主不如留下吃顿素斋,饭还是要按时吃的。”
  
  陆十心中午外卖都没点就跑来了,这会儿肚子正饿呢,大师这么一说,她就迈不动脚,又想起刚刚出了钱,心一横,反正这顿饭她不是白吃的!吃!
  
  大师让人带着她去了饭堂。
  
  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儿了,饭堂里都没人,陆十心一个人坐一桌,面前摆着一碗粥,两个馒头,还有一碟小菜,她尝一口,味道还行,平时外头重油重盐的吃多了,就当清肠胃了。
  
  陆十心吃得挺舒服,吃完本来打算直接走,可又一想,还是该去给大师道个谢,于是又拐到了后头那一排房子那儿去了。
  
  屋里大师还在原处坐着看经书,一点儿没挪地方。
  
  “大师”,陆十心不自觉放轻声音,她又觉得自己就该走了算了,这又跑来打扰人家,大师肯定要烦她了。
  
  大师抬头看她,“你吃完了。”
  
  陆十心自觉理解为,你吃完了怎么还不走?
  
  她忙说:“我来谢谢大师的斋饭,这就走!您忙!不打扰您!”
  
  大师居然站起来了,说:“我送你。”
  
  陆十心受宠若惊,连连摆手拒绝,“不用不用!我认识路!”
  
  大师没理她,走到前头去了。
  
  陆十心赶紧跟上。
  
  大师的背影也和常人不一样啊,就看着特别·····特别有安全感!对!大师整个人就是大写的安全感,像····像河!不是那种湍急的河,而是家门口那种平平流淌的河!可以游泳洗衣服,周围还有田野的河!
  
  可能这就是出家人特有的风采!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陆十心小声唱起来,盯着大师的后背笑眯了眼。
  
  “施主?”大师给她送到门口,转身看她。
  
  陆十心:“啊?啊,到了到了!大师请回吧!”
  
  大师说:“施主如何回家。”
  
  陆十心是坐车来,她掏出手机,“我打的回家。”
  
  大师连手机都没有,估计网约车这个更不懂了。
  
  大师说:“那我在此陪施主等一等。”
  
  现在大师都这么体贴吗?
  
  陆十心很拘谨,觉得自己在浪费大师的宝贵时间。
  
  她说:“要不····您先进去,我这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到。”
  
  大师一派自若,就俩字,“无妨。”
  
  太太太罪过了!陆十心心里哀嚎,没必要!真没必要啊大师!
  
  “施主信佛吗。”
  
  大师可能是看她太不自在,主动开口,想缓解一下她的精神压力。
  
  陆十心是个无信仰的无产阶级者,啥都不信,她老老实实道:“不信。”说完又往回找补,“不过大师您我信!”
  
  大师估计听多了这种话,一点儿都不为所动,道:“我看施主与佛有缘。”
  
  陆十心大惊,怀疑大师下一句就是要劝她出家。
  
  大师说:“万物皆有缘法,施主若是日后有什么困惑,不妨去佛理中找找因由。”
  
  陆十心听得半懂不懂,不过大师说得肯定都对,先答应了再说!
  
  “谢谢大师!”
  
  车终于来了,陆十心上了车,对大师挥手再见,大师注视着她,合掌回礼,微微垂首。
  
  司机师傅探头往外一看,说:“哟!这师父看着有点儿像样!”
  
  陆十心道:“怎么叫有点像样!人家是真大师!”
  
  司机一哂,发动了车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