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待圆时》作者:怀愫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7日16:34:14 评论 1,849 次浏览

凉月如眉挂柳湾,
  越中山色镜中看。
  兰溪三日桃花雨,
  半夜鲤鱼来上滩。
  
  这说的是原来的兰溪村,年景好的时候家家种稻户户织蚕,有柳树有桃花,河里鱼儿捕不尽,田间九月稻花香,可那是蝗灾之前的事。
  
  这一年开头就不是一个好年景,春天蚕僵没能结茧,村里头倒还能撑得住,巴望着秋日里有收成,大伙儿勒紧了裤带过年,哪知道夏天起就少雨,到了秋日一天比一天的旱。
  
  兰溪里的水早就干了,山上倒还有个出水泉,尽日汩汩流个不停,井掏干了就往山上担去,水从一股变成一线,又自一线变成零落落的几滴,天还没亮,就有人家去山上接水,能接得一点,除了要喝,还要浇地。
  
  大旱天星子都不亮,只一颗挂在天边,亮的红眼,村里老人说这是火星,就是因为它出来了,才得旱上一年。
  
  地里留下这点粮食不容易,哪知道干旱还没过,蝗灾又来了,遮天蔽日的飞过来,见着东西就啃,地里的麦子已经结穗了,叫啃了个精光。
  
  不独粮食,柳树桃树榆树,见着什么就啃什么,树皮都啃秃了,浅塘里本就没水,落得密密麻麻的一片,这些蝗虫有的会飞有的只会跳,村里人拿火烧过,一团团上来压着那个火球,后头的蝗虫就踩着前面的,水沟淹死了一层层,活的踩着死的,依旧张着嘴什么都啃。
  
  闹蝗的时候是出不了门的,一片土墙都挡不住它,家里捉着的就扔到火堆里,饿得发急还有人吃蝗虫的,石桂也吃过,往火里一扔避啪作响,咬在嘴里一股糊味,总算有垫肚子的东西,可这许多,飞来都不见了日月,哪里吃得过来。
  
  窗户上有破洞的,那些虫子就直往铜里钻,点了火也没用,又怕烧着房子,拿家里盖锅子用的木盖子钉在窗上挡住。
  
  点不起蜡烛油灯,大人出去打蝗捉蝗了,家里就只有石桂带着喜子,喜子才四岁大,这两天嗓子也哭哑了,就挨在石桂身上,姐弟两个缩在墙角。
  
  石桂自个儿干咽唾沫,拿个布轻轻沾一点水抹在喜子的嘴唇上,他赶紧抿抿嘴,喉咙口冒烟,却半点也不哭闹,小拳头塞在石桂腋窝下,原来又亮又圆的眼睛木呆呆盯住石桂衣襟上磨旧了的水纹,半个手指头含在嘴里,石桂伸了手给他梳头。
  
  屋里没人说话,地下铺了一片干草,干草上卧着黑牛,才来蝗的时候没把它牵进来,棚子只盖了顶,它被蝗虫咬得直叫唤,从来最温顺不过的,那会儿头顶着柱子就撞,是石桂把它牵进来的。
  
  家里可不能少了这么个劳力,今岁是不成了,明年还得种地,不种地拿什么交租子?交了租子还有一家的嚼口,还得留稻种,石桂越想越是心慌,抱了喜子,把他放到小板凳上,起身去掏了床底下的破瓮儿,从里头倒出些钱来。
  
  石桂数了一回又一回,一百三十五个钱,家里里里外外加起来,也就只有这一百三十五个钱了,她对着破瓮发会呆,又把钱全放进去,走到喜子身边,手一伸,喜子就自己挨过来了。
  
  外头蝗虫拍翅膀的声音扑天盖地,好像落了大雨,才来的时候也确叫村人高兴,都当是要下雨了,还有人爬到屋顶上去,举着桶等老天爷发慈悲。
  
  可天老爷没发慈悲,落下来的不是雨点,是这些个长了翅膀的瘟神,石桂算得半个劳力,寻常都是跟着出去打蝗的,可东户徐家窗没关严,放在悠车里的婴儿叫啃了耳朵,家里也不敢把喜子一个人放着,就叫石桂看着他,家里只要捉着,就赶紧踩死。
  
  天上不落雨,河里土开裂,到得秋末,能啃的都啃完了,庄稼也没救下一点来,来的时候跟走的时候一样,跳了屋顶过去,一日一夜走的干干净净,偶尔有一两只还在跳的,捉着叫拆了翅膀活活烧死。
  
  蝗虫走了,县太爷才派了治蝗的来,堆了稻草,全烧成了灰,说是叶子里头藏着虫卵,这些要是不烧了去,来年还得再犯,烧得一天火光,到全烧完了,天上落下雨来。
  
  这年冬天倒是下雪了,厚厚积了三尺多,兰溪村的人想着明岁能有个好年景,可是今年的年又怎么挨过去。
  
  腊八那天该吃粥的,家里却凑不出八样米果来,熬了黄米粥,说是粥,比汤还稀些,石桂喜子一人一碗,到秋娘跟石头这里,那汤更淡,连黄色儿都没了。
  
  于婆子眼见得石桂这碗稠些,骂了两三声赔钱货,伸手就要拍在秋娘身上,叫石头一把拦住了:“桂花还小,她挨不住。”
  
  石桂只当听不见,把自个儿碗里的粥捞出干的来,搅在喜子碗里,这一年他生生瘦下去,原来白胖胖的面颊都凹了进去,家里的大黑牛卖了,攒着钱想到春天换一只小羊崽子,喂大了也能换钱。
  
  打蝗的时候石头从房顶上摔下来,伤了腰腿,看不了大夫,就贴着膏药,一冬天了还没好,石桂替他拿热毛巾敷,才端了木盆到门边,就听见里头长吁短叹,秋娘一声声的哭。
  
  第二年春天还没春分,村门口来了青布小车,里里外外就都知道,这是陈娘子来了。叫她一声娘子,实则是个牙婆,她去岁夏天就来了一回,冬天又来一回,买了好几个姑娘小子去,如今春天又来了,一回是掐着点过年,一回是掐着点等播种。
  
  她惯常走的就是这几个村,这天景除了卖儿卖女,还有什么旁的活法,她的小车一停,就先去找了白婆子,说要买上几个小姑娘。
  
  家家都没米下锅了,她带来了一车稻种来,哪一家子有姑娘的,除了银子还有稻种,石桂在家里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给自己梳了头发,衣裳努力拍打过,擦干净手脸,一路往村头白家去。
  
  白大娘那儿有好些个拖着儿子带了女儿来的,她能骂的都骂了回去,但凡家里还能过的,她都不肯引荐。
  
  满屋子人,原来托人说情叫要带些东西,这会儿甚个东西都无,哭声一片,白婆子倒赔了许多水去,却没收下几个来,不是年纪大了,就是不肯卖断,白大娘好声劝出去,回来就叹气。
  
  等人都走尽了,石桂才从门外头闪进来,白大娘见着是她脸上松一松:“是桂花啊。”说着给她倒了一杯水,觑着无人,还从屋里拿了一角糖出来。
  
  这糖就是陈娘子带来的,白大娘跟陈娘子有亲,弯了十七八个弯的亲戚,可却依旧是亲戚,到了兰溪村总要给她捎上些吃的。
  
  石桂没伸手,这年月,家里有点吃的都不容易,更不必说是零嘴了,她不肯要,白大娘必要给她吃,敲下点零碎来,沾沾甜味儿。
  
  白大娘喜欢她,是因为她是白大娘捡来的,捡到她的时候,耳间带血,脐带未断,也不知道是哪里生了孩子,就这么扔到地头里,要不是白大娘抱着满月的女儿打娘家回来走了夜路,一夜怎么也冻死了。
  
  八月里桂花香的时候捡到她的,抱回来就叫她桂花,给她喂粥汤吃,还把女儿小时候的衣裳拿了给她穿,一点点的孩子不哭不闹,转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着看她。
  
  石头这对老实夫妻,成了婚就没孩子,白大娘家添了个女娃娃的事儿叫他们知道了,买了半斤糖上门,说要养下她来。
  
  白大娘自家有儿有女,再多一个也看顾不过来,知道夫妻两个实诚能干,这才把女娃儿交托了,桂花就姓了石,一养就是八年。
  
  养了她三年多,秋娘就怀上了,都说是她们积了德,送子娘娘才开眼,果真生了个儿子下来,石桂打小就会看孩子会干活,自来不叫石头夫妻操心,倒是当真把她当女儿养活的。
  
  这些事少有人提,村里人厚道,可石桂却知道的清清楚楚,她还记得她睡在田埂里,听见白大娘说话,上辈子还在脑里纷纷转转,一语落地似如梦初醒,扯着嗓子哭起来。
  
  白大娘看看石桂,她舔舔唇冲着白大娘跪下来,就像过年拜年似的,她年年过年都要来,石家夫妻没告诉她为甚,只说小时候白大娘救过她的命,叫她一年来磕一回头。
  
  她又给白大娘磕了个头,直起身子问:“大娘,我能值多少钱?”白大娘一时语塞,石头打蝗的时候伤着了,可便是不伤,城里也不缺那许多短工。
  
  家里的破瓮儿见了底,请不起大夫就先买了膏药贴着,这个哪里得用,伤了一个劳力,一个女人要怎么支撑家里,秋娘愁的合不上眼,偏这当口上,喜子又病了。
  
  石桂想了许久,村里也有来买童养媳的,可那日子绝不好过,倒还不如出去做工,求了白大娘,自卖自身,就跟村里刘家的女儿一样,卖出去当丫头,家里富馀了,再赎她出来。
  
  “大娘,我想好了,不签死契,就签活契,我签十年。”村里头少有买卖人的,可既有就能打听出来,有签三年的那是短工,签五年十年的才是长工,当丫头的,短了别个也不要她,八年十年,给的钱不比卖断了的多,可有了这些钱就能挨过来。
  
  白大娘眼圈都红了,看她一个人上门就知道家里且不知,摸了她的头:“桂花啊,知道你孝顺,可这外头再不比村子里,卖出去那许多,就回来一个刘家的,日子不好过。”
  
  石桂咬了唇:“我省得。”再不好过也得过,眼前这坎过不下去,秋娘也快支撑不住了,家一倒
  她也一样流离失所。
  
  陈娘子碰巧来问,一眼看见石桂,倒多看了她一眼,兰溪村出来的姑娘一个个都皮子雪白,光这一样就顶好些个,眼前这个丫头身量小人又瘦,头发还泛黄,可只要养好了,就是个美人胚。
  
  白大娘一把打在她身上:“这一个你不许往那地方带,你挑户大方和善的人家,把她夹在里头当丫环,签个十年,她还出来。”一面说一面眼圈就红了。
  
  石桂给陈娘子也磕了个头,这时候不软什么时候软,她自个儿想按手印的,陈娘子却不肯:“乖乖,这个生意可作不得,哪有当丫头签长契的,你才几岁大,一半儿养着你,好容易能做活了,倒要放出去的了,谁肯做这样的赔本买卖。”
  
  石桂怔住了,她知道村里有人打长短工,十年八年是长工,三月五月是短工,却没想丫头的算法不一样,她张了几回口没能吐出一个字来,把心一横咬牙道:“就签死契。”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