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轮替》作者:盲凝

凉,很凉。
  风卷着细细的雨丝打在身上,使右小臂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左手大拇指摩挲着拿在手上的一小沓A4纸,熟悉的触感使人安心不少。
  扫一眼纸上的字,正准备开口……
  “轰!”
  
  ……
  
  冷菁猛地睁开眼。
  入眼是灰白色的天花板,一盏黑色的镂空锥形吊灯静静挂在上面。她侧过头,一一扫过床头柜、懒人沙发、梳妆台,飘窗上还放着她上周在欧洲拍摄时买来的小犀牛公仔,没拉满的窗帘透出了一线阳光,正打在犀牛圆滚滚的肚子上。
  冷菁缓了几秒钟,得出结论:自己又做噩梦了。
  为什么是又?她答不上来。虽然完全记不起噩梦的内容,但隐隐约约觉得最近老是睡不安稳。此刻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都好似重组了一般,浑身上下的肌肉没有一处不是酸胀的,尤其是头钝钝地疼,脑袋里一阵阵地爬过痛意。
  冷菁扶着头坐起身,慢慢下床。一只拖鞋被踢到了床底下,她伸着左腿够了半天,终于穿好拖鞋,走到飘窗边拉开了窗帘。霎时间,温暖又不过于热烈的阳光挤进了整个房间。
  总算感觉舒服了一些。她又做了几套拉伸动作,舒展着略微僵硬的身体。
  昨天刚结束在欧洲的工作——连轴转的五天四夜,出席红毯、参加典礼、拍摄杂志、洽谈广告,冷菁匆匆赶着属于一线女星的繁忙日程。由于延误,凌晨两点飞机才落地祖国,赶回家里已经近三点了。快速洗漱完毕后,她倒头在床上补觉,但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今早要去试镜新电影。
  唉。冷菁在心底叹了口气。她站在洗漱台旁呆呆地刷着牙,右手不时将水杯递到嘴边,电动牙刷嗞嗞的震动声混合着橘子味的牙膏泡沫,随着咕噜噜的水声一并消失在出水口那渐渐缩小的漩涡里。
  累,太累了。将洗完脸的毛巾整齐搭在架子上,冷菁转身到厨房打开咖啡机,顺便取出几片吐司,准备应付下早餐。嚼起来没滋没味,她打开冰箱发现并没有培根火腿类的快捷食材,毕竟出国一趟嘛。想了想,她放下手中的咖啡,又踮起脚在柜子里翻找不知道缩在哪个角落吃灰的面包机。
  衣角随着她上下左右寻找的身姿晃来晃去,终于扫翻了桌子边缘的马克杯。刺耳的破碎声响起,咖啡洒得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片也溅在地上。
  真烦。冷菁皱眉蹲下身捡起碎片,又拿起抹布和拖把将桌面和地板清洁干净,最后将弄脏的衣服脱下来泡在水池里。
  这下更加没胃口吃早餐,她干脆直接走去衣帽间,挑了件显气质的白色衬衣,搭配利落的黑色西裤,又去镜子前化了个精致的淡妆。她记得自己试镜的角色是位年轻的生物学教授,这样大概符合角色形象。
  冷菁拿上包,环顾周围,检查是否带齐必备物品,便换好鞋子出门了。
  
  楼下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助理小瑚正靠着窗打盹。看到冷菁出现,立马要跳下车帮她开门。
  冷菁摆摆手,自己快步走上前拉开车门,迅速滑进副驾驶,关门、升窗、调座椅,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上百次似的。
  冷菁也愣住了。小瑚笑嘻嘻地点火:“冷姐,您动作真迅速,不过现在还早,不用急。”
  大概是被无数场紧赶慢赶的通告逼出来的吧。冷菁躺在放平了的座椅上,眯了眯眼,懒得去想。
  车窗外的景象平稳向后飞去,路上行人来来往往,间或有三四辆自行车驶过。街道两边悄然喧闹而不失生机,有的店铺还没开门,有的店铺前已排起了长队,人们各自迎接着新的一天。
  冷菁眼皮打架,昏昏沉沉,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看着高楼大厦变低矮平房,车流和人流都越来越稀疏,她将座椅调高一点,半倚着靠背,撑起眼睛扫视窗外。
  小瑚注意到她的动作,开口说:“冷姐,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您要是累还是多休息会儿吧。试镜地点是实地场景,在郊外,远着呢。”
  冷菁并未开口,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不管小瑚有没有看见。而小瑚早已习惯了这种场景,自顾自地继续说:“尤导这部剧也够神秘的,到现在也没放出一点选角的风声。还不知道这次去竞选女主的演员名单,不过以您的演技和资质,一定可以胜出的。”
  “倒也不一定,毕竟人外有人。”冷菁懒懒地开口,清冷的声音更衬出她自身淡漠的气场。
  太阳光线越来越刺眼了,小瑚将冷菁那边的遮光板放下来,顺嘴说:“不过,听说这次同去试镜的有位姓温的新生演员,我特意查了资料,虽然出道不久,拍的作品却部部精品,备受合作过的导演和前辈称赞。尤其是那张脸啊,真真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
  姓温?冷菁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确定想不起有这么一位同行。但听着小瑚越来越激动的形容,她不由觉得好笑,转过头来轻轻打断了小瑚的滔滔不绝:“这么喜欢人家,干脆你就跳槽过去吧,今年整体行业不景气,我正有裁员的打算呢……”
  “不不不!”小瑚立马解释三连,“冷姐!我万万没有跳槽的心呐,我对您一片赤诚,此情天地可证日月可鉴!这不是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才搜集了那温演员的资料,绝无二心!”
  “你成语运用得还挺熟练。”冷菁浅浅笑了。
  小瑚自她出道就跟着她了,虽然平常咋咋呼呼的,做事情也毛手毛脚,但总体没在什么大事上出过差错。何况她总是开开心心的,待人待物都保有三分天真,跟她相处让人放松不少。这个圈子里从来不缺有能力有手段的人,可能够一直保持单纯赤诚的又有几个呢?于是虽然自己后来越走越高越走越远,也一直没换掉这个小助理。
  她从来没说过什么,小瑚也没表示过什么,但她知道小瑚心存感激,小瑚也知道老板明白自己的心意。相伴而行的感情自在其间,不必多谈赏识或报答,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刻意提起,只愈发默契相处。
  
  随着视野变得愈发开阔,冷菁知道目的地快到了。
  远处是个十字路口,正对面的江上搭着两座桥,左边那条宽大,车来车往;右边那条较窄,没什么流量。两桥中间竖起一块蓝色指示牌,写着“xx工业园”,右边还画了个直行箭头。等靠近些,她看清了上面的字:新峰工业园。
  有点耳熟的名字。
  看着那道箭头,小瑚将车拐向右边那座小桥,冷菁总觉得不安,车载导航适时提醒:“距离目的地还有500米,过桥时请放缓车速,谨慎驾驶。”
  上了桥,两人才发现为什么这边没几辆车:这桥只堪堪够一辆半宽度的车通过,也就是说这座桥是单行道,那块指示牌上的箭头应该也是说明这个。两人哭笑不得,但好在方向没错——别是逆行就好。这边车少,倒也方便快速通过。
  眼看着就要到达对岸了,前方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小瑚赶紧踩下刹车,两人随着惯性猛地冲向前,又被安全带拖着重重摔向椅背。
  冷菁着实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在心里骂了前车司机一遍。小瑚也心有余悸,先是拉上手刹,问冷菁有没有受伤,得到否定回答后,下车前去交涉。
  不久小瑚就回来了,苦恼地解释:“前面那辆车突然抛锚了,已经叫了拖车,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试镜就快开始了,这可怎么办?”
  就这么倒霉?但也没办法,冷菁只好安抚她:“还能怎么办,看能不能倒回去吧,好在这座桥上车不多。”
  小瑚看着后视镜,小心翼翼地倒车。幸运的是身后只有零星两三辆车,车主们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这倒车的反常举动不耐烦地狂按喇叭。了解原因后,骂骂咧咧地陆续退回马路。
  轮到冷菁这辆车时,身后马路车来车往,愣是没找到空隙倒进去。冷菁正要皱眉,右后方一辆银色小车稳稳停了下来。
  随着银色小车这一停,马路上那条车道的车都被挡在它身后了。小瑚抓住机会右打方向盘倒车,还降下车窗感激地朝银色小车喊了声谢谢。
  冷菁也瞥了一眼银色小车的驾驶室,因着倒车带来的视野平移,只来得及看到一抹红色。
  接着小瑚驱车进入了最开始那座左边的大桥。通过后视镜,冷菁发现银色小车在小瑚倒车成功后便继续发动了,又跟着拐上大桥,一前一后行驶着。
  她默默注视着银色小车的动态。过桥后再开一段路就到了试镜地点,那小车也很快向前去了。
  小瑚转来转去也没找到停车场,冷菁收回视线,让她去停车,自己先下车朝着试镜片场走去。

1 2 3 4 5 6 7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