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之恋》作者:D4C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9月7日15:30:19 评论 3,694 次浏览

外面是八月份的大太阳,陶陶坐在爸爸的车里擦防晒,她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地擦着,细细按摩至吸收。
  
  质地再水润的防晒霜擦上去还是黏糊糊的,可她能忍受。
  
  陶爸爸从后视镜瞥了一眼,“陶陶,你出门前不是擦过防晒了吗?怎么又擦?”
  
  “爸,你懂什么,这是补涂,光擦一层哪里够啊,紫外线无孔不入,你这车窗玻璃也挡不住,紫外线会害我变老变黑变丑,再说从校门口走进教室,有一段很长的路。”陶陶连手指缝都不放过,拿出气垫bb,照了照脖子,确定每一寸裸|露出来的皮肤都擦好防晒了。
  
  陶爸爸是个标准的直男,对女儿近乎偏执的爱美摇摇头,她每个月花在护肤保养上的钱就好几千,防晒霜跟吃的一样,幸好他负担的起。
  
  “啪”的一声,陶陶盖上气垫,打开车门的同时,撑开遮阳伞,“爸,我走了。”
  
  陶爸爸看她走进校门,奥迪车便开走了。
  
  天气炎热,陶陶走进教学楼,收起遮阳伞,同学们正凑在公示栏前看分班信息。
  
  高三文理分科,她选了化学作为加一科目。
  
  几个女生见分在一个班,高兴地抱在一起。
  
  幼稚。
  
  陶陶心里冷嗤了下,她在学校里风头很盛,每年都在同学间被评为校花,但她不走亲民路线,更不走网红路线,她也不会去主动和老师们搞好关系,没必要。
  
  她独来独往,从不参加校内的活动,在学校里有两三个能说上话的人便可以了,高中同学,以后分崩离析,谁还记得谁啊。
  
  现在感情好有什么用,陶陶凉薄地想到。
  
  站在不远处,她看清了自己的班级,连同座位号,迈开腿就走了。
  
  陶陶走进教室,教室里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一下,就那一秒的时间,很快又热络起来,她瞥了眼座位号,放下书包,坐下。
  
  班主任很快进来,他自我介绍了下,然后说了段鼓励同学高考的话,让同学们想想清楚高三要怎么过。
  
  陶陶撑着下巴,她清楚的很,高三,无论是脑子还是颜值,她都要想办法提升。
  
  老师发了表格下来,陶陶从前桌那接过纸张,往后传,她体温偏低,大夏天也不会觉得太热,微凉指尖触碰到了温热的手,她回头看了一眼后桌。
  
  有些意外。
  
  谢泽从陶陶进来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准确点说,她的到来,每个人都注意到了,明明是大夏天,她穿了件黑色高腰T恤,掐着细腰,牛仔裤衬得她双腿笔直修长,一双vans板鞋,很普通的打扮却很考验身材。
  
  她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他看着她一步步走近他,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往上飙,他表面是依旧是面无表情的。
  
  当她坐到他前面的那一刻,谢泽有一股眩晕感,他努力抑制着那股激动。
  
  他盯着她的背影,出神了。
  
  她身材太好了,高挑修长,不是那种干瘦身材,发育得很好的胸部,撑出美妙的弧度,身材比例完美,该肉的地方肉,手臂却纤细,皮肤特别白皙,脸蛋清新脱俗,转过来的那一刻,谢泽感觉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慢动作。
  
  后桌竟然是个帅哥,陶陶万万没想到,他抿着薄唇,相貌清隽,干净清爽,坐姿端正,宛如紧绷的弓。
  
  陶陶朝他露出一个清丽的笑容,这是对帅哥的优待。
  
  “你好,我叫陶陶,你的名字是……”陶陶趁着传纸的空隙,向他搭话。
  
  “谢泽。”谢泽垂下眼眸。
  
  他很出名,在学校里是有名的大学霸,按道理说,学霸早就被保送到知名大学了,陶陶也听到点八卦,谢泽本来要保送进本市的理科top高校,但名额被另一个人占了,谁叫那人家里有关系。
  
  人家早就跑到国外去放飞青春,谢泽还得坐在这,和广大的悻悻学子一样,苦读高三。
  
  陶陶在心里哀叹下他的时运不济,转过身,又打起了小算盘。
  
  学霸坐在她后座,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白白放过。
  
  教室里很安静,学生们正在低头看高三的课程表和学习计划,班主任在讲台前低着头。
  
  墙壁上的电扇发出嗡嗡的噪音,窗外是阳光明媚,蝉声鸣叫着,陶陶回头看了谢泽一眼,两人视线对到了,空中仿佛有电流,一滴汗顺着他光洁的额头往下。
  
  他很紧张,他从没这么紧张过。
  
  近距离看她,她脸上毫无瑕疵,五官精致,一双漂亮眼睛很有灵气。
  
  在这个燥热的夏天,谢泽对她一见钟情。
  
  陶陶默不作声地转过头,她心里得意,刚刚试探了下,他眼神发直,他果然也被她的外表吸引了,她美而自知,因为她知道外貌很重要,天生丽质不说,平时也细细养护着。
  
  但女孩子光有外貌可不行,脑子一定要有,否则男孩子觉得女孩很好忽悠,一丁点甜头就能骗到女孩。
  
  班会结束后,上午的课程开始了。
  
  天气太热,学生们没什么心情交流,陶陶一上午都没再转过头去,课间就出去了,谢泽心里有些失落。
  
  陶陶每节课下课都会出去走动走动,一节课40分钟,一直坐着,臀部坐扁了怎么办?她可不想屁|股|蛋上有两个凹陷,太丑了。
  
  课间稍微放松下,等体育课的时候,她会好好练keep上的健身运动。
  
  课间休息总是见不到陶陶的影子,谢泽怀疑她可能去找认识的同学玩,或者聊天。
  
  因为这个猜测,他的心情有点不好。
  
  放学前,数学老师发了套卷子下来,陶陶转身传卷子,谢泽没什么表情地接过来,其实他心里很高兴,只有那几秒的时间,他能贪婪且光明正大地看她。
  
  令他意外的是,陶陶又转过头来,她朝他露出个笑容,很自然地说道:“谢泽,你数学很好吧,好多次都是满分,能不能加下我的微信,我要是有不懂的就来请教你?”
  
  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期待和恳求,闪闪发亮。
  
  “……好。”谢泽听到自己不争气的声音。
  
  陶陶拿出手机,她的是最新款的iphone,推到他那边,让谢泽搜他的微信号。
  
  莹白修长的手指点了几下,陶陶垂着眼眸看他的手,很好看,他输入好了,递还给她。
  
  “我发了加好友的信息,你通过下。”她爽朗地说道。
  
  谢泽拿出他的手机,很普通的手机,点了确认。
  
  陶陶朝他笑了笑,“加好了,不要嫌我烦啊。”
  
  他怎么会嫌她烦呢,一天的郁结在此刻都烟消云散,他的心又活了起来。
  
  放学了,高三的走读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校门口,陶陶一下就跨进爸爸的车。
  
  “今天怎么样?”
  
  “就这样呗,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我要考重本大学。”她狡黠地笑了下,她都找到一个能帮她学习进步的人了。
  
  “有这个心是好的,但是别太逼自己……”陶爸爸絮絮叨叨地说着。
  
  “恩恩。”陶陶三心两意地听着,不管如何,她是铁了心一定要考上名校的。
  
  她一定好好学习,并且多读书!
  
  手指点了两三下,点开谢泽的朋友圈,没几条,有他参加全国数学竞赛的照片,有督促自己学习的书单打卡,有严谨的时间计划表,学习状况争分夺秒。
  
  她仔仔细细地看着,不放过任何一条。
  
  车子驶过公交车站,谢泽身材如青竹般修长,他鹤立鸡群地站在一堆低头族里。
  
  陶陶确定了,他就是个普通人里刻苦用功的男孩,他的穿衣打扮很朴素,手机用的是普通价位的国产款式,没有追逐潮流,不虚荣,朋友圈里连家里照片都没有,观察不出他的家境,但他上下学搭乘公交,看来是比较普通的那类。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