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进化论》作者:碧落浅妆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9月6日12:55:17 评论 2,551 次浏览

亲爱的炎:
  
  第一眼见到你,你便已经深深刻进我的脑海里;
  
  我对你的爱意,就像深冬的雪花,
  
  静悄悄飘落在雪地里……
  
  我渴望被你滚烫的双手抚摸!
  
  我渴望被你火热的体温融化!
  
  而你却无情地转身离去,留给我一个落寞的背影;
  
  让我忍不住想要——
  
  拥抱你!
  
  亲吻你!
  
  【未完】。
  
  以上选段,出自长篇抒情诗《致·锦炎》。
  
  周妊妊左手捏着一封陈旧的书信,右手还捏着一大叠类似的书信,整个人笑得前俯后仰,半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淑女气质,眼泪都快笑出来:
  
  “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二妞,你就是用这种档次的情书把我哥骗到手的?这简直就是我哥的黑历史啊!不行,不行我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
  
  “丫头,我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小名。”宁妩眉头紧蹙,眼神不善地盯着对面大笑不止的女孩,从对方手中抢过那封情书,几下撕碎,她好脾气地解释道:“丫头你也别急着笑,我读书的那个年代还没现在这么开放,也没有约P专用的摇一摇,若是在学校有看对眼了的,写封信表达一下爱意很正常,再说我跟你哥当年也是和平分手的——是他甩的我,甩了我就找别人了,这事儿全校都知道。”
  
  “你看对眼了的可真多哦。”
  
  周妊妊敲了敲手中一大叠厚重的“抒情诗”,止住笑,用看人渣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女人,数落道:“你是不知道,我哥当年跟你分手后,茶不思饭不想,回到家就跟丢了魂儿一样,还偷偷躲厕所哭过好几次,我这个当妹妹的看了都心疼,他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这女人好狠的心,也不怕他寻短见……”
  
  “我那时候敢接电话吗?”听到此,宁妩沉痛地一抹脸,表情灰溜溜跟只丧家犬一样,看起来也是心酸,苦涩道:“周大小姐,你们家在A市财大势大,我惹不起躲得起,可你大哥当年放出话要砍死我全家啊!我连夜带着家里的一猫一狗挤上火车跑路才躲过一劫。”
  
  宁妩端庄不过三秒,想起悲苦的往事,开始接连爆粗口:“他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连猫狗都不放过——”她一边安抚地摸了摸怀里的大猫,继续跟周妊妊讲道理:“丫头,算姐求你了,给姐姐一条生路好不好?你要看姐姐的笑话也看了,咱无冤无仇的,你放我一马,别跟你哥说你见过我好不好?”
  
  周妊妊居高临下睨着她,皱眉嫌弃地说了句:“你这么怕死?瞧你这邋里邋遢的怂样,也不知我哥当初看上了你哪点。”
  
  宁妩死鱼眼一翻:“我咋个晓得?他眼睛瞎了呗。”
  
  “你咒谁呢死二妞!”周妊妊做势要掐她,却被宁妩身边的一猫一狗给吓了回来,最后被这死女人气得差点把高跟鞋给跺碎,恨恨道:“你有种别跑!等我哥来了收拾你!”
  
  气哼哼掏手机打电话。
  
  真是个作死的小冤家。
  
  不跑?
  
  当姐姐跟你一样傻白甜呢!
  
  宁妩一听那丫头手机通了就开始告状,顿时浑身汗毛倒竖,动作那叫一个快如闪电:她左手一把提起那条重达十几斤的中华土狗,右手将灰扑扑在怀中睡觉的猫咪往口袋一塞,整个人开足马力,哐当撞开了门口两个黑衣保镖,嗖嗖跑进了外面的寒风中……
  
  周妊妊还在电话里义愤填膺:“对的大哥!就是那个甩了你的死二妞!她狗胆包天地回来了——”
  
  声讨完才发现“猎物”跑了,周妊妊大骂保镖:“你们都是死的吗?连个女人都看不住!我哥高薪养你们有个屁用!”
  
  骂完瞪眼:“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保镖们这才开始狂追,临行前还来了句:“二小姐,老板的命令是保护您的人身安全,非法绑架是有罪的。”
  
  周妊妊简直气得吐血,狠狠踹了说话的保镖好几脚。
  
  最后当然是没追到。
  
  狡兔三窟,宁妩别的没有,就是窝多,甩掉追兵之后,她带着直喘气的一双猫狗,回到了城东一间破烂小公寓,终于缓了口气儿。
  
  先伺候完猫爷狗爷的吃喝洗漱,她才脱了身上十元一件的地摊T恤,拿了另一件干净的地摊T恤,进了浴室洗澡,洗完澡之后出来,床上的老古董翻盖手机响了,宁妩拿起手机一看,顿时眉眼弯弯,整个人都亮了,心花怒放。
  
  来电显示:
  
  #亲亲老公财神爷#
  
  “喂?”开了免提,宁妩抱着蠢狗在硬板床上跳华尔兹,声音娇滴滴道:“Alen,咱们好久没见面了呢,这几天想你想得受不了,只能孤零零抱着你的照片入睡,你什么时候来陪我啊,亲爱的?”
  
  “抱歉小妩,最近拍戏有点忙。”男人的声音显得很疲倦,看来确实是忙。
  
  “没有关系的呢。”宁妩抱着蠢狗呼啦转了个圈,吓得狗爷瞪大了一双漆黑的狗眼,气势汹汹地朝她龇牙,她笑眯眯亲了狗爷性感的额头一口,温柔地对手机说道:“工作要紧,但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希望下个月见面的时候,小妩能见到一个棒棒的帅气Alen呢!么么哒我爱你……”
  
  “我也爱你。”手机里,传来微沉的笑声,男人声音柔软了很多:“我也很想念小妩。对了,回国钱够用吗?”
  
  宁妩抱着狗爷的双手一僵,整张脸都变得纠结起来,咬着唇尴尬地说:“Alen给的钱都是够用的呢,就是最近,最近……”
  
  说着说着竟然带上了哭腔。
  
  “出什么事了?”男人在电话里问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宁妩为难地说:“就是我前天下飞机的时候,在机场外遇见一个老人,老人家被车撞了,躺在路边奄奄一息,肇事司机逃逸,我就将他送去医院,替他给了九、九万块的医药费……”
  
  “什么?你平白给人九万块!”
  
  “不止呢,”宁妩讷讷地说:“还预付了一周的住院费,老人家孤身一人,没有亲人了呢。”
  
  遥远的大洋彼岸,原本还很淡定的男人没法儿淡定了,口中咬着的烟都掉到了地上,声音止不住抬高:“小妩,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了?你上个月给一个讨饭的小孩几万块,上上个月又把我给你的生活费拿去资助白血病患者,半年前还把我们的定情信物变卖了捐给灾区……你这样单纯得跟白纸一样,别人随便使点什么招就把你的钱骗了,今后还怎么在复杂的社会上生存!”
  
  宁妩沉默了好久。
  
  这令电话那头的男人觉得她是被自己吓住了,忍不住又开始习惯性犯贱,吸了口气问道:“你又在悄悄抹眼泪?”
  
  “我没有呢。”宁妩瓮声瓮气地在电话里说,欲盖弥彰地很明显。
  
  “你就是在哭。”
  
  男人语气笃定地说,带着愤懑,带着不悦。
  
  宁妩抱着香喷喷的狗爷,身子一躺倒在了床上,硬板床嗑得她后背一疼,这下真出了点鳄鱼泪了,连忙利用起来,她抽噎着对着电话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说最喜欢我的单纯和善良,可是现在你又,你又……”
  
  她这么一说,那头男人竟然无言以对。
  
  “好好好,刚刚吼你是我不对,你别委屈了。”男人一遍遍在心中咒骂日了狗了,嘴上却不得不安慰女朋友的水晶玻璃心,言不由衷道:“我这不是担心你被人欺骗嘛。”
  
  “嗯!我就知道Alen是爱我的!”宁妩立刻顺着台阶下,振作地吸了一口气,勇敢地说,“你不用再给我钱,我自己会想办法去赚的,只是阿福这两天有点水土不服,我明天得带它去兽医那里看看——”
  
  “行了,钱你不用操心,我会再让助理打到你卡上。”男人的声音再次变得温和:“狗狗生病了哪能拖,明天取了钱先带它去看医生。”
  
  “嗯!”
  
  宁妩热泪盈眶,狠狠亲了身边打瞌睡的蠢狗一口,又在电话里么么哒肉麻缠绵了一翻。
  
  半个多小时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咚咚咚!”
  
  门口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
  
  宁妩心中警铃大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一手提狗一手提猫,问道:“谁、谁啊?”
  
  “送快递的。”
  
  敲门的人回答。
  
  宁妩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快递?她这种穷逼还敢冒充剁手党网购?这特么分明是仇家找上门来了!
  
  果然周家在A市的手段不是盖的。
  
  敲门声更加激烈,接近粗暴,她那扇破门就快抵挡不住了。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宁妩徒劳地大喊,慌乱之中丢掉猫狗开始穿裤子。
  
  她刚将裤子提上,轰隆一声,门被大力撞开了,一群黑衣大汉冲进来。
  
  “抓住她!”为首的那个大喊。
  
  “救命啊!入室抢劫啊!阿福阿美快护驾!”
  
  “汪汪汪汪汪!”
  
  “喵喵喵喵!”
  
  噼里啪啦稀里哗啦。
  
  室内乱成一团。
  
  最终,垂死挣扎只维持了五分钟,宁妩被两名尽职的保镖反手死死按在了床上,她的左边,俩保镖按着狗爷,右边,两保镖按着猫爷。
  
  猫爷狗爷还在拼命抵抗,试图冲破敌方的禁锢,但是它们的反击并没有什么卵用。
  
  室内静了下来。
  
  那场面,那姿势,岂止一个‘羞耻尴尬’所能形容。
  
  宁妩悲壮地大喊:“你们回去告诉周锦炎,有什么仇就冲着我来!欺负我的猫狗算什么男人!我呸!姓周的不要脸的贱货,甩了姑奶奶还不够,这么多年还满世界对姑奶奶纠缠不休——”
  
  “少废话!”靠她最近的大汉被喷了满脸口水,反问道:“哪个周锦炎?你这女人少耍花招!”
  
  宁妩:“……”
  
  等等,剧本好像哪里不对劲?!
  
  宁妩警惕地瞪着大汉:“叫你们来捉我的人,不是姓周?”
  
  大汉嗤之以鼻:“放你娘的屁,俺老板姓凌。”
  
  姓凌啊……
  
  宁妩迅速在脑袋中开始对号,然后脸色陡然一变!
  
  卧槽要不要这么巧!
  
  还真就有这么巧。
  
  三秒钟后,今天的会心一击终于降临:
  
  逆着光,在她惊恐瞪向门口的大眼中,缓缓倒映出一个修长优雅的身影来,那身影周身气息冷冽,脚步厚重地朝她靠近,每逼近一步,宁妩就更能看清对方那如同天使一般勾人的精致五官,熟悉又动人,以及那双漂亮阴沉的桃花眼中,压抑数年都不得熄的怒火。
  
  最终,站定在她面前,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灰溜溜的下巴,如同毒蛇一样的目光紧紧缠绕着她,眸中潋滟毒火能将她烧成灰烬般激烈,声音却怒极反轻,吩咐保镖道:“都给我听着,她要是再敢跑,给我就地打断腿拖回去,留口气就行。”
  
  保镖们齐声回答:“是!”
  
  敌众我寡,猫爷狗爷彻底恹了,惊吓过度地缩在主人怀里,瑟瑟发抖。
  
  此男性不是别人,正是宁妩众多“旧爱”之一,凌希。
  
  #################################
  
  你的眼,
  
  像是炽热的火烛,
  
  烧得我浑身滚烫;
  
  你的唇,
  
  像是春日里的花瓣,
  
  令我渴望变成你身上的露珠,一遍遍亲吻你美丽的容颜;
  
  你的手,
  
  哦!
  
  你的手,
  
  我还没有牵过你柔软而温暖的手……
  
  ####################################
  
  宁妩想起曾经,浪漫美好的青葱岁月里,自己这一封感人肺腑的《咏·凌希》,终于在这一刻流下了忏悔的泪水。
  
  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又有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流来流去流成仇。
  
  天妒红颜!
  
  苍天灭我!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