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瑶姬》作者:姑苏小桥

“丹山西即巫山者也。又帝女居焉。宋玉所谓天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台。精魂为草,实为灵芝,所谓巫山之女,高唐之姬。旦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
  
  巫山神女参加瑶池蟠桃大会的时候得罪了玉帝的七仙女,如今在三界这八卦已是传开了。
  
  话说巫山神女如何得罪七仙女,却是神女轻狂,盛装出席,艳压了玉帝的小女儿。
  
  神仙也有三分脾气,七仙女乃玉帝幺女,自小受宠,刚刚飞升成仙,很有几分傲气,少有女仙愿撄其锋芒,却不想首当其冲的是如今封为巫山女神的瑶姬。
  
  这一桩,虽不过是女仙斗艳的微末小事,但对于无聊寂寞的天庭生涯,却也算是个适合说嘴的八卦。
  
  说起来,那巫山神女身上的八卦却不止这一件。凡间曾有帝王说是曾梦会巫山神女,醒来之后念念不忘,便着臣下写诗感念。那位臣下颇通文墨,在盛赞了神女美貌的同时将这一桩逸事写的沉博绝丽扣人心弦,笔下仿佛能生出桃花来,这也使此事传的沸沸扬扬,天下皆知,如今这算是三界有名的桃色传闻了。当然,于此同时神女的美貌也是被传的“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算是大大扬名了一番。
  
  此时有仙家便想起了这一桩八卦,神色便也颇有些“懂得”的微妙,这位神女的貌美是三界皆知,于斗艳一事上想来不会落了下风。
  
  当然,更有资历的仙家想起的是巫山神女的出身。这位神女乃是上古南方天帝炎帝之女,名唤瑶姬,说起来也是位公主,然而红颜命薄,未嫁而亡,后葬于巫山。昊天大帝在位时,瑶姬因缘际会恢复神格,得封巫山神女。
  
  炎帝是三皇之一,乃远古大神,他虽已陨落,却依然受凡间世代供奉,他的臣属火神祝融、巨人刑天,俱都是一等一厉害的尊神。
  
  在当年,这位公主想来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得很。
  
  但那都是从前,如今的三界之主是玉帝张百忍,七仙女随父飞升,自然是不把父亲已死的落魄神女放在眼里的。
  
  如今瑶姬却也尴尬得很。蟠桃大会是她义母西王母操办的三界盛会,此番是她恢复神格后第一次出席蟠桃会,她为示尊重,盛装出席,不想就这样得罪了人。
  
  “我这身衣裳,难道真的过了?”瑶姬摸了摸鼻子,问身边的宓妃。宓妃是三皇之首伏羲的女儿,如今被封为洛神,居于洛水。她从前就和瑶姬关系好,现在神位相当,平日有来有往,这段情谊便也得以延续。
  
  “没有的事,这样很好。”宓妃闻言看了看她,安抚道。
  
  瑶姬今日着了绯衣,在一众素净淡雅的女仙里,确实格外惹眼。
  
  “要论艳压群芳,怎么也轮不上我啊。”瑶姬抿了抿唇,目光转向瑶池边翩然起舞的嫦娥。
  
  嫦娥长得好极,乃天庭一等一的绝色。可惜出身略有不足,更兼之有当年偷药飞升之事,天庭诸神并不十分推崇。天庭大宴常被招来跳舞助兴,身份颇有些尴尬。
  
  “你可不要妄自菲薄。”宓妃笑了笑。瑶姬知她对嫦娥一向无甚好感,便不说嫦娥只盯着她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宓妃姐姐比我好看许多,怎么她反而惦记上了我?”
  
  宓妃的容貌是天上地下少有能跟嫦娥媲美的。瑶姬此话,虽是自谦,但亦是真心话。瑶姬因未曾出嫁,一直作的是少女未嫁装扮,而宓妃嫦娥发髻高挽,神情端庄,便更显出高贵不可侵犯的女神仪态。
  
  “你看你损不损,编排到我头上不说,还埋怨她不来针对我。难道要七仙女记恨上我你才满意?”宓妃瞥了瑶姬一眼,笑诘道。
  
  “宓妃姐姐这话真是把我绕进去了,我哪里有这个意思。”宓妃见瑶姬要再辩,忙岔开话头问道:“你真不知如何得罪的她?”
  
  “真不知,还请姐姐指教。”
  
  “听说之前祝融见到你,称了你公主。”
  
  瑶姬抬头想了想,道:“我道是什么事,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便是承认确有其事了。
  
  祝融乃炎帝旧臣,从前见她便称公主,如今玉帝当权,自然有新的公主。她区区一个巫山神女,如何当得起火神这一句尊称。
  
  下次记得要祝融改称呼了。瑶姬手上转着酒杯这样想着。
  
  宓妃见她若有所思,便也不再说话,只顾看向瑶池边的歌舞。
  
  然而却有不少神仙的目光往这处看过来。瑶姬和宓妃俱都是貌美而高贵的女神,又都是上古神祗,难得齐聚瑶池,众仙又怎会不瞻仰一二。
  
  可惜她二人一个目不斜视看歌舞,一个低头看着酒杯,都不曾注意他人的目光。
  
  歌舞不歇,觥筹交错,蟠桃宴正是最热闹和谐之时,却传来一阵喧哗。
  
  “是蚩尤将军平乱归来。”有小仙童匆匆来报。
  
  瑶姬眉头一动,抬起头来。便见身着玄色铠甲的神将持剑进了瑶池,为首一人格外高大,行走之间便有极强的气势威压而来。
  
  瑶池刚才还一片和乐融融,如今因着战神携兵器入宴而止了歌舞声乐,而刚自战场归来的神将连甲胄上都激荡着肃杀之气,一众人目不斜视穿过众仙,直至西王母座下才止步行礼。
  
  见了西王母,为首之人单膝点地道:“蚩尤幸不辱命,平了赤水之乱,顺道斩了兴风作浪的九婴。”说着,一旁的副将应龙便呈上了一柄宝剑并一具软鞭。
  
  九婴是有着九个头颅的巨蛇,能吞吐水火,是人间凶兽。
  
  “这是末将用九婴骨肉炼出来的兵器,能辟水火,特献给娘娘。”九婴是凶兽,魔性重,难以驯服炼化,如今却被蚩尤炼成兵器,实在难得。
  
  张百忍来天庭当那玉皇大帝不久,西王母虽久居昆仑山,但她统领天下女仙,又是太古第一大神盘古的女儿,无论是从资历还是法力来说,都是这仙界实至名归的第一人。
  
  故而蚩尤炼出神兵首先呈给西王母,也无不妥。
  
  “确实是好东西。玄女,这九婴鞭你可喜欢?”
  
  玄女乃青鸟化身,是西王母座下弟子,平日里便是她向三界传递西王母的旨意,颇得西王母之心,也算是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此番也确如外界传闻一般,西王母看了两件神兵一眼,便挑了软鞭给玄女。
  
  玄女却道:“回禀娘娘,玄女更为中意这九婴剑。”
  
  瑶姬眨了眨眼,与宓妃相视一笑,继续看戏。
  
  西王母道:“蚩尤将军好不容易炼出来的宝剑,哪能让你说得去就得去?”
  
  那软鞭明显更适合女子使用,故而被用来呈给西王母,既已献了九婴鞭,想来蚩尤也不便私藏九婴剑,便将两件兵器一道呈过来。然而西王母只挑了九婴鞭,也是打算把剑留给蚩尤自己的。却偏偏玄女看中的是九婴剑。
  
  “末将既已把剑献给娘娘,自然全凭娘娘定夺。”
  
  西王母看了看九婴剑,对玄女道:“怕是你压不下这柄剑。”
  
  玄女执拗,执礼道:“弟子愿意一试。”
  
  瑶姬一乐,想着这届蟠桃大会居然还有这样的乐子可瞧,不枉她得罪人赶这一趟热闹。
  
  玄女虽然算得上是西王母座下颇有脸面的弟子,但却并不是个能战的仙女。只见她捏了诀拿起那柄剑,正待好好鉴赏,那剑却似乎有了生命般自己动了起来。玄女身不由己,勉强握着剑身体却随着剑而去。
  
  九婴剑铮然上天,玄女便随它上天,九婴剑忽而坠地,玄女便随它入地。九婴剑绕着瑶池飞了一圈,剑锋带翻了几张小几,几上的蟠桃便滚落下来。
  
  瑶姬见了可惜,便使了法术让蟠桃到了自己怀里。恰此时九婴剑灵挣扎最激烈之时,那玄女被剑带着自朝着瑶姬门面而来,而瑶姬抱着蟠桃,看着越来越近的剑锋,竟似吓呆了一般。
  
  然那把剑近在咫尺,却忽然便停了下来,堪堪停在她眉睫寸厘之地。宓妃最先回过神来,拉了瑶姬一把,把她拉退一步,离开那剑芒所指之处。
  
  “这剑如此凶厉,怕不是什么神兵。”宓妃看了眼到了蚩尤手上的剑,面有不豫。
  
  “世上的宝剑大抵是有些性格的,只是这九婴剑怎么不冲着别人去,怎么只冲着瑶姬姐姐去。”一旁的七仙女俏声道。
  
  “你……”宓妃眉头蹙起,待要来辩,却被瑶姬拉住了手。只见瑶姬施施然上前一步道:“我也奇怪,不知这宝剑为何冲我而来。不知七仙女可否替我解答?”说着怯怯拍了拍心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瑶姬自小嘴皮子上的功夫就没落下过,从来不在人前输了阵仗,故而有此反问。左右她是受害者,众目睽睽下受惊吓的也是她,此时不柔弱一番,背后柔弱起来就没人看了。
  
  七仙女见她唱作俱佳,宓妃神色冷寂带有薄怒,撇了撇嘴,知道此情此景自己无论如何是占不了上风的。
  
  “瑶姬,到母亲这儿来。”西王母发话,瑶姬便十分乖觉的走到了她身边。西王母握住她的手,缓缓道:“有没有受伤?”
  
  “受伤倒是不曾。”瑶姬不敢在西王母面前卖弄,摇了摇头道。
  
  西王母见她没有受伤,便转头对宴上诸人道:“九婴剑太过难驯,寻常仙家难以驾驭,既然是蚩尤将军所炼,自然该蚩尤将军所得。至于这九婴鞭,方才瑶姬受九婴剑所惊,这九婴鞭便给瑶姬压惊。”
  
  西王母这话却也不失公允,谁让玄女看不上九婴鞭却又驾驭不了九婴剑,如今两者皆失,也怨不得别人。
  
  说着西王母拿起鞭子,手使了个诀,眼见着那黑黝黝的鞭身闪过一道青光,青光过后,整个鞭身变成了暗青色,手柄处镶了青玉,前身却是个豹子头模样,整个鞭身便被含在那豹口之中。施法完毕,西王母便把九婴鞭递给瑶姬。
  
  “你虽不爱打打杀杀,但多一件武器防身也是好的。这鞭子经本宫施了法,除了能防身御敌,还能赶山驱水,适合女儿家玩耍。”
  
  平白得了个法器,这一趟热闹赶的确实很值。瑶姬忙俯身谢过西王母。
  
  “蚩尤将军刚平乱归来,还请就坐歇息,享用些蟠桃美酒。”
  
  一场风波尘埃落定,乐师继续奏乐,仙娥继续跳舞,一派歌舞升平的模样。瑶姬玩耍了一会儿九婴鞭,便收了起来,抬眼见到对面的祝融在看她,便举了酒杯,遥遥敬了一敬。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