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人不高兴/神棍的娱乐生活》作者:西淅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9月3日14:56:59 评论 702 次浏览

第一章
时值七月,已经是一年最热的时候。
逐渐高升的太阳让山间晨雾褪去,青山绿水间,一百多栋木楼依山而建,从河边一直蔓延到山腰。
沾了露水的青石板小道上,有斑斑点点的青苔。早去上山采药苗女已经回来了,挽起裤脚趟水过河,身上的银饰叮叮当当的响。
背着包走下来的宋宛央在河边驻足,笑着和姑娘们打招呼。
浆洗衣服的阿婆抬起头,问:“阿央你要出寨?村长昨天不是说要等下个月你才去上大学吗?”
昨天宋宛央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山寨就一百来户,能考上大学的年轻人不多,大家都很高兴。
师徒俩不是苗寨人,但是十几年的相处和睦,寨民也不把他们当外人了。
宋宛央:“阿婆,我有事得提前走。”
阿婆问:“那你师傅回来了吗?”
“还没呢。”
“都半年了吧,以前也没见他出门这么久,阿央你这次出门,去大城市要一路小心,有什么困难就打电话回来,阿婆和村长会帮你想办法的。”
宋宛央微微一笑:“我会的,谢谢阿婆,你也多注意身体。”
宋宛央跟着师傅在苗寨长大,她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她的养父母住在十几公里外的古镇上。
这两年旅游开发,古镇来了不少游客,少了几分神秘,日渐繁华。
据养父母说,宋宛央是多年前,他们去地务工的时候,在路边捡回来的。
两个人没孩子,把襁褓里的婴儿带了回来。
等把小女孩养到五岁,夫妻俩就发现不对劲了。
简而言之就是宋宛央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会经常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夫妻俩害怕,火急火燎的请了苗寨里的道士过来看。
那道士来了几次,就提出了收宋宛央当徒弟,还说如果自己不收徒,小姑娘怕是难长大。
道长名声在外,解决了几件大事,算颇有威望,他既然都这么说了,夫妻俩惊骇之余也就同意了。
宋宛央那年不过五岁,对拜师学道没概念,她就想着自己容易招惹鬼魂,学了以后遇事不用请别人帮忙,这样便懵懂入了行。
宋宛央跟着师傅学习没两年,养父母那边就传来消息,多年无子的养母怀了孩子,还是一对双胞胎。
她能明显感觉到,有了自己孩子后的养父母态度变化。不过也没有玻璃心,不觉得失望,毕竟是自己的骨血。
她那时候跟着师傅生活,本来和养父母也来往不多,没有什么落差感。
只是此后渐渐的宋宛央和养父母淡了,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走动,至于亲生父母更是杳无音讯,
宋宛央问过养父母几次,关于捡到自己时候的情况,每次对方都吱呜说不出所有然来,她只能作罢。
把刚生的孩子扔在路边,亲生父母不要她,这说明缘分已尽,她也就没有执念。
今天是宋宛央是第一次出远门,她要去省城一趟。
因为昨天她收到了两封信。
第一封是省城南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第二封信是她师傅寄来了,简单的报平安后,让她去接任一个门派的掌门人。
想到这里,宋宛央觉得头疼,那老头儿说得容易,几句话就让她去当掌门。
关键现在自己联系不到人,连着回绝的机会都没有!
她师父说了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会干扰自身磁场,妨碍修行,一直不肯用。
要不是这么古板,对方现在也不会变成了失踪人口。
而第二封信,更不会推迟了四个月才到了她手里!
山寨离着小镇脚程快也得往返花四个小时,邮递员每周会来一次。
半年前她在县城中学备战高考,邮递员就把那封信给了村长,让对方转交给她。
村长年纪大了,记性不好,随手放到抽屉里就忘了这件事。
毕竟这个年代很少有人寄书信,就是苗寨里的人,基本也人人有手机了。
直到昨天,村长给她送大学通知书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这茬。
可这都过去四个月了。
更奇怪的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也没有人催她,或另外的其他方式通知。
所以这是已经另外物色了人选,还是有没有掌门,其实都没区别?
宋宛央昨天已经联系过信里留下的号码她也告诉对方,自己今天会晚上八点到省城。
那边的人虽然语气冷淡,也说了会准点到站,迎接新掌门。
宋宛央决定暂时把的疑问放一放,等过去了再看情况,老头儿平时挺靠谱,既然让她去就有一定道理,她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
火车站人头攒动,自从当地政府开发旅游产业后,这个少数民族聚集地迎来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暑假是客流的高峰期,游客里年轻的面孔居多。
宋宛央拿起从安检仪出来的包准备走,下一秒就被工作人员拦住了。
安保一脸谨慎的问:“不好意思,你有带管制刀具吗?麻烦到旁边开包检查。”
宋宛央点了下头,“好。”
走山路拖行李箱不方便,她背了黑色的登山包,里面是衣服和一些必备品。
宋宛央走到旁边拉开包的拉链,把手伸进包里。
安保和旁人都退后了两步,谨慎的看着人,想到最近的恶性新闻,害怕人掏出什么凶器……
宋宛央终于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剑,然后递给安保,“我的江应该对人够不成伤害。”
她这是法器,可不是凶器。
安检和旁人看过去,这是一把铜钱做成的剑,用红线绑在一起,大约30厘米,有几分古朴之气。
这样的剑自然是伤不了人,连着刃都没有。
说真的,有些像是电影里的道具……
安保检查无误后放行,旁人也松了口气,真是吓死人,这小姑娘的爱好有些离奇啊。
———
何佳佳和几个朋友来古镇旅游,这边山清水秀,群山环绕隔绝了暑气,是个天然氧吧。
习惯性了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来了这个小镇玩上几天,离别之际她有些不想走了。
几个同行朋友都玩得很开心,除了身体不太舒服的姚暮。
何佳佳叹了口气,姚暮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这次大约是水土不服,最近几天对方都在房间休息,没什么精神。
同行其他几个人都已经上了火车,她是突然想喝饮料跑去买,这才落后人一步。
何佳佳回头看了眼人拿出铜剑的人,转头快步的往前。
这次来玩的五个大学生,在同一个卧铺隔间,六个床位,就剩下的右边上铺的人还没有来。
何佳佳的运气不错,左边的下铺,下面空间要大很多,相对要舒服些。
而姚暮刚好在她对面下铺,依然没什么精神,躺了床上睁着眼睛听人聊天,也没睡觉,整个人奄奄的。
何佳佳放下包,边分零食边说:“你们刚才走在前面没看到,有个女的被安检拦下开包检查,她居然带着把铜钱做的剑,看着渗人。”
“古钱剑?我听说能辟邪,不过这个年代还有人搞封建迷信啊?”
“我来的时候查过很多攻略,根本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神秘,这一路不是挺正常。随身带着铜钱剑也太奇葩了,现代社会这些糟粕应该舍弃的嘛。”
宋宛央走进来,刚好听见了这几句。
她摸了下鼻子……这应该说得是自己

何佳佳刚准备开口,抬头就看到走进来的人,话卡在了喉咙。
是刚才安检站在自己前面的人,背后议论被当事人撞破她觉得有些尴尬。
其他人不明所以,只是听到脚步声也都看了过去。
来的是位年轻姑娘,个子高,青衣白裤,长发挽了起来,头上插了一只木钗,胸前戴着把锁。
这样的打扮倒有几分脱俗的味道,倒也不突兀,最近几年这种追求极简的穿衣风格颇为流行,叫什么‘森林系’,只是很少有人穿得这么好看。
周天觉得自己被种草了这个风格!
她很想问对方衣服的牌子或者淘宝链接。
这次同行的是个年轻人,几个人还挺开心。
如果遇到了老人或者是带孩子的妇女,被要求床位挺为难,毕竟不换不太好,换了委屈自己。
“你也是去宁市的吗?”周天笑着和人搭话
宋宛央点头:“是啊。”
“那可真是巧了,我们是宁市的大学生,来这边旅游的,你是本地人吗?”周天又问。
她性格活泼,有些自来熟,和谁都能聊上几句。
“对的。”
宋宛央把包放到行李架,就准备上床休息。
现在是中午12点,八个小时后才到宁市,她决定睡一会儿。
宋宛央昨天没合眼,急急忙忙的要走,连夜收拾了行李,而且短时间内自己和师父都不会回去,所以要做些准备。
何佳佳见人爬到了上铺,松了口气,这才压低声音说:“这就是我刚才说得随身带着剑的人。”
“啊?不太像啊!”
“不会吧……”
几个人皆是一脸诧异,当事人都在这儿,再说什么不太好了,他们换了个话题。
姚暮最近一个多星期都睡得不安稳。
只要闭上眼睛就觉得喘不过气,而且睡醒了比入睡之前还累,因为这样,这段时间他都强撑着尽量避免睡觉。
耳边的说话声渐渐模糊,睡意袭来,姚暮撑不住闭上了眼睛。
睡梦里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
宋宛央睁开眼,不对劲!
她一只手扶着围栏跳了下来。
正在打牌的几个人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的高难度动作,就看到宋宛央上前,一把拽住了躺在床上姚暮的手腕。
下一秒,粗暴把对方拽了起来。
何佳佳一脸震惊,高声问:“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
难道是因为刚才几个人的话,所以生气想追究?
周天:“姑娘,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被拽着从床上坐起来的姚暮,突然睁开了眼睛。
宋宛央逼近人,问:“你最近一直睡不好。”
姚暮怔了下,点头:“是啊。”
等等,这个人怎么知道的?
姚暮深呼吸了口气,刚才他从那种难受的状态里,一下抽离了出来。
梦里面身上压着的东西突然消失了。
宋宛央目光停留在对方右边小臂上,找到了症结,就是这里萦绕着黑气。
这才吸引了那些东西。
刚才那东西已经走了,大约是附近的游魂。
姚暮右边手臂上有刺青,从图案上看是某种小众的文字。
宋宛央放开手,又问:“你回想一下,是不是刺青后就开始不太对。”
经过人提醒,姚暮反应过来了,还真是从刺青店出来后,才开始有的不对劲!
对啊,自己是出门旅游前就开始不舒服,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根本不是水土不服!
而且他一直是那种心里没有负担的人,平时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
他被人点破,心里有些冷,也察觉到绝对有问题!
姚暮问:“这个刺青不对劲吗”
宋宛央仔细的看了看,说:“这好像是梵文,你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我不知道啊,我朋友帮我选的图案,说有个性,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刺青?”
想到自己最近像是熬鹰一样不敢睡觉,姚暮顿时怒火中烧。
宋宛央点头,确定了自己的最初猜想。
刺青又叫作‘涅’,很多年轻人喜欢,但却不能随便纹图案。
‘纹龙不过肩,纹虎不下山,观音闭眼不救世,关羽睁眼必杀人!’这都是有讲究的,如果出错很容易招来祸端。
宋宛央转身,把行李架上的包拿了下来,手伸进去摸索东西。
几个人对视了眼,难道是要拿出那把剑?
宋宛央摸出了一个叠成三角形的护身符,然后递给已经从床上站起来的姚暮:“我这里有护身符卖,五百一张,能保你平安,你回去尽快把这图案洗掉。”
这是什么发展,几个人都怔住了,刚才两个人说得话云里雾里他们不懂,现在看出来了,原来是推销东西。
何佳佳语气不善的开口:“我就说了不太对,这是想骗谁呢?”
那么多人刺青,大家都没事情,明显就是夸大其词。
姚暮却伸手接了过来,他仔细端详了两秒,抬头说:“好,我要了。”
在几个人的注视下,他拿出钱包,数了五张一百爽快的递给人。
别人不知道,姚暮身为当事人,却深有体会,刚才这个人拽住自己,让他从那种可怕的状态抽离出来。
这么多天,这是最轻松的一刻。
而且接过护身符的那一刹那,周围的注视感,突然都消失了。
姚暮相信自己遇到了高人,他把护身符放在自己的钱包里,谨慎的又问:“所以我洗掉刺青就没事了吗,对了我是听说你带了一把剑……”
宋宛央说:“这种程度不用拿剑。”
姚暮:“……这样啊。”
何佳佳有些不忿,他们可都是大学生啊,这也太扯了吧,说出去别人把他们当冤大头!
不过姚暮钱都给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心想难道是看对方长得漂亮?这也太没原则了。
“姚暮你到底怎么呢?”旁边有人问。
姚暮:“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我。”
何佳佳:“这不可能,你一直在客栈休息,都一个人在房间,怎么可能有人盯着你。”
宋宛央微微一笑:“谁告诉你们,盯着他的一定是人?”
这句话说完,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姚暮有些恐惧,其他几个人也都呆住了。
包厢里像是突然降了几度。
宋宛央不懂刺青上的意思,但隐约能猜得出来,应该是可以吸引附近鬼魂的记号。
这个人开始会精神出问题,时间久了会彻底失了心智,如果是碰到厉鬼,怕是性命不保。
不过现在有了护身符,那些东西不敢近身,把刺青去掉就应该无碍了。
开张卖出去了一张符,宋宛央准备接着去睡觉。
看着人爬上床,有人又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今天的事情和他们一直以来的认知,相差太大。
宋宛央:“我啊?我是封建社会的残余、传统糟粕的继承者。”
这可是这几位刚才对自己的评价。
几个人:“……”
———
火车到站,宋宛央背着包走出来。
她在出站口四处眺望,那边说了会有人来接她站。
宋宛央初次到这里,对状况也不清楚,还真分不清道路和方向。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周围灯火阑珊,和偏远小县城相比,这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宋宛央谢绝两个热情拉客住宿的老板,转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一个小孩举着个纸做得牌子,上面写着‘宋汪洋’。
昨天她在电话里告诉了自己名字,虽然有些微的区别,但是应该是她没错了?
至少发音差不多?
不过,为什么让一个小孩来接自己?
这小孩子晚上一个在嘈杂火车站多危险,难道门派没其他的人吗?
宋宛央一肚子疑惑的朝人走去。

《七情碗》作者:夜凰 灵异神怪

《七情碗》作者:夜凰

文案 据闻曾有圣人取黄泉之水,幽冥之土,炼狱之火捏成一碗,其中封神兽之魂,碗名七情。后七情碗流入凡尘,在世间辗转,直至落入唐苏苏手中。神兽坐在碗里,颐指气使,“每天要给本神兽上三炷香,非龙涎香不可。”...
《我有死神光环》作者:浮生九回 灵异神怪

《我有死神光环》作者:浮生九回

文案 姜甜车祸当场去世,身披黑袍手持镰刀的死神降临在她身边,将一枚骨戒带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姜甜奇迹复活,也同时拥有了死神光环。 失踪多年的阿姨,夭折的儿时玩伴,过劳死的当红女明星等等,纷纷深夜排队蹲她...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作者:怀愫 灵异神怪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作者:怀愫

文案 【非古言,非快穿,不恐怖】 阿娇在丰都当鬼许多年 眼看熟人来来回回 只有她不能投胎再生 孟婆告诉她关窍:你有一夙愿,未能得偿 阿娇恍然大悟,刘彻这厮还欠她金屋一栋 偿我金屋,我要投胎! 阿娇本来...
《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灵异神怪

《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文案 地产集团总裁vs殡葬铺女老板 让生者安居——为逝者送行 唐起不由想起当年,秦禾逼近的冷眼,和一双血手,捏着他的脸颊,用力的像一把铁钳,警告他:“小朋友,你没见过我,也不认识我,听见没有!”唐起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