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作者:别寒

南山脚下有一个小村落,距离城镇有些偏远。
  这里的村民要去集市买点东西得从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出发,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然而这地方虽四面环山,山路崎岖交通不便,却相较于外头要安全许多。
  一般妖兽都挑人多的地方闹事,像秋林村这样的小村落别说是妖兽了,就连外人也鲜少知晓。
  
  地方虽偏僻了些,但对绥汐来说也算自在悠闲。
  
  不过这样的感叹一般只会在粮食足够的情况下发出。
  每当米缸里的米见底了之后,绥汐便开始抱怨起了这山高水远的穷乡僻壤。
  
  绥汐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在高考前夕出了车祸。
  等到清醒睁开眼后便发现自己穿到了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身上,比自己原本要小了两岁。
  
  按理说没死还年轻了两岁她应该很高兴才对,可当绥汐醒来看到破的一阵风都能吹翻的茅草屋,还有在角落里窜的老鼠的时候。
  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如果说只是穷的话她还能接受,可惜她不仅穷,还多了一个拖油瓶。
  
  绥汐刚开始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穿到了一本书里,等到得知了自己所处的地方,以及小老弟的名字,结合自己父母双亡的遭遇后。
  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
  
  这本书是绥汐在高考前几天为了放松下找室友随便借的,她只粗略的翻看了前面一部分。
  
  绥汐看到了一个恶毒男配出场,对女主爱而不得起了龌龊心思想要玷污女主的时候。还没得手事情便已经败露,被男主和反派做成了人棍。
  
  这男配有些天赋,出身却不怎么好,这点也是他的痛处。
  谁要是敢说他是从一个小村子里出来的,他必将恼羞成怒。
  
  也正因为这是他的痛处,反派和男主在将其做成了人棍之后,把他扔回了那个村子。
  
  而这个村子,便是秋林。
  那个恶毒男配,便名绥沉。
  
  绥汐每每想到这里就头疼得厉害,不为别的。
  她此时穿的这句身体,便是绥沉早死的姐姐,也是他如今唯一的亲人。
  
  绥汐知晓,自己能够重生多半是因为原主本人身死她这缕魂魄才算得了机会,寄宿在了她的身体里。
  
  不过这样虽能苟活,可原主的身子依旧虚弱,她时常都觉得头晕目眩,使不上力气来。
  
  “阿姐,你是不是头晕的毛病又犯了?”
  绥沉刚把昨夜被风吹落一地的叶子清扫干净,他一推门进来便看到了绥汐手扶着米缸边缘,以为她的头疼又犯了。
  
  绥沉比绥汐要小上八岁,今年刚满八岁。
  不愧是日后能修仙的料,不说别的,光从样貌来看他便要比秋林村其他的孩子要生的白皙好看。
  他长得唇红齿白,要不是身上穿着的是粗布衣服,说是王城的贵公子也是有人信的。
  
  绥沉连忙将手中的扫帚依靠在门边,快步走到了绥汐身边扶着她的手臂。
  
  “你如果身体不舒服就去榻上坐着吧,打扫屋子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他拍了拍胸脯,尽管身高才到绥沉的腰间,说起话来却很是让人安心。
  
  从穿到这里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年时间了,要不是绥汐知道些剧情,她打死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么乖巧懂事的小老弟最后会落得这个下场。
  
  “我没头晕,就是走了点儿神。家里的米快吃完了 ,我想着明日上山去砍点柴采点草药去隔壁王大叔家里换点粮食。”
  
  绥沉一愣,踮起脚伸着脖子往米缸里瞧。
  里面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米铺着,煮个稀粥也顶多撑到后天。
  
  小少年没说话,他咬着下嘴唇,少有的沉默。
  
  “怎么了?林家小子又欺负你说你小白脸了?”
  
  “没。”
  他摇了摇头,闷闷地开口。
  绥沉手搅着衣角,过了一会儿这才继续说道。
  “……阿姐,明日你上山能不能带上我?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听狗蛋说最近山上好像有熊,前几日他阿爹上山去打猎回来远远瞧见,吓得他赶紧跑回来了。”
  
  “有熊?可如今这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啊。”
  绥汐听后有些懵,虽然近来并没有下雪,可周围的温度却骗不了人。
  
  秋林山比起之前的深山的冬日要暖和许多,山里的草药种类繁多,耐寒耐暑的,一年四季都有。
  
  冬天的粮食她其实屯了一些在后山的仓库,只不过如今还没到冷的出不了门的时候,她能力有限屯的不多。
  绥汐担心粮食不够,便想着这个月再辛苦一点去山上捡柴采药来换米。
  
  “那你告诉阿姐,那狗蛋他爹是真真看到了那熊吗?他一般猎些兔子傍晚时候才下山,那时候天色昏暗没准看错了也说不定。”
  
  绥汐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几乎每隔几日便会上山。
  去年入冬时候也照去不误,别说是熊了,连个野猪都没见到过。
  
  “……应当是瞧见了。狗蛋给我说他爹看到树丛里有个黑影,比成人还大三四倍。这不是熊还能是什么?”
  
  “也可能是影子,夕阳拉长了些映照在周围也能这么大。”
  
  绥沉听后还想要说些什么来反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鼓着腮帮,急红了脸。
  
  “不行!万一真是熊怎么办?我不许阿姐你去!要去也要带上我!”
  
  “那成,如果真是熊带上你去又如何?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能打过熊吗?”
  绥汐少有见到绥沉这般急切的样子,她笑了笑,抬起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我,我能当诱饵!我比阿姐小,生的细嫩,它肯定更喜欢吃我!到时候有危险阿姐尽管逃便是!”
  
  绥汐揉着小少年脑袋的手顿住了,她垂眸看着他红彤彤的小脸,还有眼里焦急不作伪的情绪。
  她心下一动,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说什么呢,臭弟弟。”
  少女曲着手指弹了下他的脑门儿,然后从门背后将一张符纸拿了出来。
  
  土黄色的符纸上头用红色的墨水写着什么,鬼画符一样,看不明白。
  
  “你姐姐天资聪颖,老爹留的那本术法我已经参透了大半。如果我遇到了什么危险,这张瞬身符纸便能让我立刻瞬移到家。”
  
  “所以,你就放心吧。”
  绥汐语气轻松地这么说道,然后当着小少年的面将这符纸折好塞进了衣袖地内袋里。
  
  绥沉知道绥汐在术法上很有天赋,至少比他老爹强。
  老爹一生都钻研修仙得道,却几次都在青霄凌云选拔弟子的初试时候落选。
  
  而绥汐只用了短短一年便学会了画符纸,用符纸生火,御风,这些都不在话下。
  只不过绥汐只告诉了绥沉一人,其他的村民并不知晓她有这般能力。
  
  绥沉听她这么说了之后,这才稍微放心了些。
  
  “可我还是想与阿姐一同上山……”
  
  “不成,你还小,山路崎岖你根本没法走。我一个人上去都够呛,到时候可背不动你。”
  绥汐想也没想便拒绝了对方。
  
  小少年有些失落地低着头,也没说什么,闷闷地拿着扫帚继续出去扫叶子。
  
  外头的叶子刚扫干净,又被风吹落了一些。
  
  绥汐看着绥沉闹别扭的样子,清丽的脸上带了点儿笑意。
  她的眉梢,还有唇角,都如春日暖阳般和煦。
  
  “不过你明日傍晚可以来山脚接我。记得提上油灯。”
  “长路漫漫,阿姐怕黑。”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