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杀证道》作者:海派蜡烛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7日12:02:14 评论 3,869 次浏览

第一章
北海剑宗登门的消息传来时,阿恬正在啃鸡腿。
一秒前还笑眯眯的劝她多吃的白夫人在听到通报的瞬间扔掉筷子跳了起来,激动的直拍身旁白老爷的背,成功的让白府当家人一口热汤没咽下去,直接呛到喷出来。
“哎呀,老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白夫人一边帮咳嗽不断的白老爷顺气,一边递上了手帕,脸上还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咳的快断气的白老爷默默翻了个白眼。
白夫人没有注意到丈夫的小动作,她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前来通报的小厮身上,“还不赶快把仙长请进来!”
小厮一听就苦了脸,“回夫人,仙长就在门口呆了一会儿,说是还要忙升仙大典的事,然后他就走了啊!”
“啊!”
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白夫人闻言坐回了椅子上,眉头皱了起来。
慢条斯理的吃完了碗中的鸡腿,阿恬想了想,还是没有伸出筷子夹第二根,现在绝对不是引起白夫人注意力的好时机。
“怎么就这这么走了呢?”白夫人嘟囔道,“我还打算好好问问心离的情况呢。”
“得了吧,人家摆明就是不想跟咱们有瓜葛,”终于顺过气的白老爷倒是很看得开,“进了北海剑宗的门,那个臭小子就跟咱们没关系啦,再怎么惦记也没用,再说咱们不是还有阿恬吗?”
听到“阿恬”两个字,原本面露不悦的白夫人瞬间就欢喜了起来,她转过头看向安安静静的女孩,伸手握住了少女的手,语调哀伤的说道:“阿恬,娘就只有你了。”
阿恬闻言精神一震,知道还能不能吃一根鸡腿在此一举,于是她的眼眶立即被蔓延的泪水充盈,语调百转千回的喊了一声“娘”。
白老爷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倒是白夫人十分满意的又给她夹了一根鸡腿,觉得这个童养媳简直不能更贴心。
是的,童养媳。
白老爷和白夫人并不是阿恬的父母,而他们三个之所以能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饭,唯一的原因就是阿恬是白家的儿媳妇,名义上的。
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到惹得白夫人情绪波动的北海剑宗和“臭小子”白心离了。
作为齐夏国的一个普通商贾之家,就算知道这世上有一群人追求长生不老,有通天彻地之能,白家夫妇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惊天的馅饼能落到自家头上。
成仙,是话本里才有的故事。
仙长,是碰触不到的世外高人。
话虽如此,其实在整个元光大陆都数一数二的顶尖仙宗——北海剑宗就坐落在齐夏国内,每十五年就广开山门割一茬韭菜,就连白家身处这种偏远小镇,也能听到升仙大典的消息。
而白家的独子白心离五岁的时候就正巧赶上了升仙大典开启。
一心把儿子往科举路上培养的白家老爷原本是不打算凑这个热闹的,这世间有修行资质的人万中无一,自家祖祖辈辈都是普通人,他可不打算做白日梦,可架不住亲戚朋友都对那捞什子升仙大典万分向往,不惜倾家荡产也要送自己家的孩子去碰碰运气。
白老爷琢磨了一下,在这种狂热气氛下,自己家一心培养读书人的想法简直特立独行,万一被人传出什么蔑视仙长的谣言可不是要遭?况且白心离从小就不合群,万一将来同龄人凑在一起回忆升仙过往,就他一声不吭,岂不是更不合群?
别怀疑,互相吹嘘自己当年升仙大典进了第几关可是齐夏国经久不衰的寒暄话题。
脑补了自家儿子被同僚排挤只能在家偷偷哭的悲惨场景的白老爷在与夫人商议之后,决定也带着儿子参加一回升仙大典,反正自家不差钱,坚决不能给孩子的童年留下任何遗憾。
于是,白老爷带着自家年仅五岁的儿子踏上了旅途,而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不仅是被北海剑宗的修士送回来的,手里牵着的儿子也变成了一个年纪更小的小姑娘。
白心离拜入了北海剑宗,正式踏上了仙途,而白老爷带回来的小姑娘,就是阿恬。
据白老爷所说,阿恬是父子二人在北海剑宗周围捡到的孤女。
“咱家那个臭小子,看到人家小姑娘连眼珠子都不转了,”白老爷一边喝酒一边向夫人诉苦,“我想着要是他喜欢,带回来当童养媳也不是不行,可谁知道!他竟然被选上了啊!”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想着,走这一趟,赔了儿子,怎么也不能净亏啊!就把儿媳妇给带回来了。”
白夫人被自家老爷的神逻辑给惊到了,恨不得上前挠花他的老脸,好在她理智尚存,知道这件事完全不关人家小姑娘的事,这才没有迁怒到无辜的阿恬身上。
一旦被仙门选中,弟子就要斩断俗缘,也就意味着父母彻底在白心离的生命里退场,对于他本人而言,这是一场滔天仙缘,然而对于白家夫妇而言,却很难说是幸事。
好在,就像白老爷所说的,没了儿子还有儿媳妇,夫妻二人还真就把阿恬当女儿养了,一养就是十五年,由于白夫人在这些年里再未怀孕,他们甚至做好了给阿恬招婿的念头。
儿媳妇眼看就要变成干女儿,三人也算过的美滋滋。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白老爷和白夫人就忘了自己还有个亲生儿子,北海剑宗会定期派遣专人来查看这些弟子亲眷的情况,而这就是他们得到白心离消息的唯一机会。
这也是刚才白夫人会这么激动的原因。
“又到了升仙大典的时间,”白夫人放下了筷子,“转眼十五年过去了啊。”
她没再提起之前的话题,就好像只是单纯的在讨论这个十五年一度的盛事。
在元光大陆,修仙者并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撇开北海剑宗不谈,就算是斗升小民也知道还有另外三家与它齐名的仙门,至于其他的零散门派,更是数不胜数,只不过影响力就很不够看了,大多只有当地人才清楚他们的名字。
仅凭开山收徒就能震动整个大陆,这是四大仙门才能拥有的殊荣,每一门派的收徒时间各不相同,只不过对于齐夏国的人来说,其他三大仙门太过遥远,北海剑宗自然就是首选了。
“阿恬想不想去参加升仙大典?”她笑眯眯的问道,“这可是一辈子只能参加一次的大事,过了二十岁可就没有机会了。”
“是啊,是啊,”白老爷帮腔道,“反正咱家有钱,就当是去见见世面了。”
于是两双眼睛一齐望向不发一言的女孩,就等她的一个回答。
不能给孩子的童年留下遗憾,哪怕有了儿子当前车之鉴,白氏夫妇还是坚持自己的育儿经,哪怕以阿恬的年纪实在很难再称之为“童年”。
阿恬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她生的眉目秀丽,一颦一笑自有一股动人的风韵,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和纤细的腰肢,几乎镇子上所有年轻男子都干过趴在白家院墙上偷看她的傻事。
然后,他们就被偷看的美人揍了个屁滚尿流。
白恬,年芳十八,貌美如花,脚踢镇北周衙役,拳打城南张屠户,横扫全镇无敌手,就连镇上第一纨绔见了这位姑奶奶也要绕道走。
白夫人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将阿恬教导成大家闺秀,虽然成果有待商榷,但早已练就了四平八稳的大将之风,对于自家童养媳不可思议的武力值也解释的风轻云淡,“大概是随她亲生父母吧。”
此言一出,白夫人就成为了其他夫人争相模仿的精神偶像。
平心而论,白夫人说要带阿恬去参加升仙大典,还真的不是随口说说,而是打从心底认为,自家童养媳说不定真有几分希望能被选中,倘若她真的能一步登天,也算成全了十五年的陪伴之情,若是不成功,她就当自己从没生过儿子,从此把阿恬当亲闺女。
正巧,白老爷也是这么想的。
饱受瞩目的阿恬顶着两位长辈期盼的目光,羞涩的低下头,正是一派闺秀风范,完全看不出昨天才刚踹断了隔壁王老五的两根肋骨。
“阿爹阿娘莫拿女儿开玩笑,”她的声音如潺潺溪流,听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升仙大典召开在即,咱们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的。”
夫妻二人闻言对视一眼,顿时有泄气,北海剑宗的名字里既然有“北海”二字,地点简直昭然若揭,与白家生活的广开镇可谓是齐夏国的一南一北,以普通人的脚力,怎么也要花上一两个月。
白夫人的心血来潮被打散,自觉有些对不住阿恬,当初送白心离的时候,他们可是从半年前就开始打算,哪怕阿恬对此并不知情,也不妨碍她为自己的厚此薄彼而羞愧。
白老爷看出了夫人的心思,张嘴就要打圆场,可还没说出第一个字,就被闯进来的小厮给打断了。
只见那小厮冲进门来,愣头青似的大喊:
“老爷!夫人!那仙长又、又回来了!”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作者:暮兰舟 修真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作者:暮兰舟

文案 师尊,是修真界最危险的身份。不是被徒弟杀,就是被徒弟强制爱。丹穴派女师尊凤离:“我们不一样,我只想把徒弟阿秋搞到手。”阿秋一叹,拿出补心丹?:“师尊,你又忘记吃药了。”阿秋听说师尊凤离曾经是修真...
《借剑》作者:御井烹香 修真

《借剑》作者:御井烹香

岁逢庚戌,宋国大旱,千里尽焦土,江河无涌流。    不过,众人并不引以为异,毕竟,宋国已经七百年没有下雨了,岁逢何年,都是一样大旱。    “娘娘是这么说的?那……太子殿下又有何吩咐?”    “殿下...
《成为病弱女修后》作者:青莲乐府 修真

《成为病弱女修后》作者:青莲乐府

文案 修仙前他们都说我活不过十六,修仙后他们都等我死在炼气初。小小病弱女修,起先只想活命,而后还要活得更好,踏着敌人森森白骨,步步通往九天之上! 书评查看 正文 “十四?超龄了。”  &nb...
《咸鱼飞升》作者:重关暗度 修真

《咸鱼飞升》作者:重关暗度

文案 宋潜机一生都在拼命奔跑。前半辈子凡人俗胎,机关算尽,为自己求一寸仙道机缘,却亲友离散,孤家寡人。后半辈子熬成大能,呕心沥血,为人族求一线存续生机,却不敌天命,遗恨千秋。死后他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