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俞先生的心头宝》作者:花之星宝

001,初遇,立交桥救人

  时值秋天,锦城的天一片萧瑟。灰蒙蒙的天空,瞬时间,乌沉沉的,乌云密布,狂风吹着云涌动,但黑压压的云层却越压越低。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宋秋竹。

  这个女乘客很安静,白瓷般的皮肤,巴掌大的瓜子脸,一双水眸让人望一眼即失神,却平静无波,犹如秋水。

  她上了车之后,就没怎么说话。

  饶是司机多么能说会道,都冷场了。

  所以,他干脆放弃了攀谈的打算,安安静静开着车。

  宋秋竹闭目养神,昨天晚上连夜从外地赶回来,家里的老太太一通电话,她立即从南方的Z市赶往锦城,从夏天瞬间进入秋天。

  眉眼间的疲惫仍然不掩她艳丽姿容,无怪司机大叔一直想攀谈。

  突然,前方传来剧烈的撞击声,然后,司机一个急刹车,宋秋竹出于惯性,头往前倾,撞到副驾驶的车座,白皙的额前,瞬间变成绯红,有一些绮丽。

  司机回头一怔,有点歉意,下意识压低了嗓门,生怕惊到美人似的。

  “姑娘,前面发生了车祸,过不去了。麻烦你再等一等。”

  “没关系。等吧。”娇软的声音,却生生透着淡淡的冷意和疏离感。

  此时豆大的雨点突然落下,密集的降落起来,啪嗒啪嗒落在车顶上,车窗玻璃上。

  宋秋竹随意抬头一看,然后一怔。

  他们这辆车离事故地点最近,还没待司机反应过来,宋秋竹突地推开了车门,然后向前跑去。

  “哎,你干嘛去~!”

  司机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宋秋竹已跑没了身影。

  要赶上,要赶上,一定来得及,来得及的……

  宋秋竹只有这个想法,这个念头。

  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一直靠坐在桥头马路边的中年女人,却是纵身一跃,向下跳去。

  下面就是立交桥地面,车来车往,人这样跳下去,不死也要被车给撞死。

  看到这一幕的人眼眸一缩,心一紧,一时间心脏都缩成一团,人却像是被点了穴一般,呆在原地,没法反应。

  电闪雷鸣之际,却见一道清丽的身影,犹如箭一般,生生伸出细白藕臂,弯下腰去,将女人的手腕握住了。

  闪电劈下,雨势渐大,但却在模糊中,照亮了那一道场景。

  本就一心求死的女人,神智像是突然清明,怔怔抬头望向宋秋竹。眼前的女孩子年轻貌美,容貌清丽,那一双眼睛却像是没有焦距一般,神情透着焦灼与关切。她跟她素昧平生,她怎么对自己这么关切,还算准了,她有求死之意?

  女人怔怔的,脑子里像是过了很多念头,其实不过是数秒间。她看着立交桥下车来车往,求死的心思退去,心生惧意。

  她,原来还是不想死的么?

  握不住了,谁来,谁来帮帮她,谁来救救妈妈……

  宋秋竹精神一时恍惚,好像牵着的是妈妈的手,她不能松手,松手之后,妈妈就会死了。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属于男人的强壮手臂握住了女人的另一只手,使力,挣扎,将女人给硬生生拉了上来。

  反应过来的交警和众人都冲上来帮忙,将求死的女人团团围住。

  见人已脱险,宋秋竹却静静往旁边让了让,转身毫不留恋的往自己乘坐的出租车走去。她手腕好像脱臼了。

  虽然有了衣服的阻挡,胳膊却是火辣辣的疼,应该有大片的擦伤。

  她衣衫单薄,在南方海滨城市四年未归,已忘记锦城已是凉凉秋意。

  她跟帮她的男人目光相对,礼貌点了点头。如果没有这个男人,这女人她有可能救不下来。

  有人发出惊呼声,好险。

  这样电石火光之间,离宋秋竹最近的人,居然还来得及用手机录下了这一幕。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上,训练有素的方平恭敬上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先生,刚刚人已救下。”

  男人一双狭长的凤目深邃锐利,却极其凉薄,薄唇紧抿,唇瓣没有丝毫弧度。

  闻言,他也只是冷淡地嗯了一声。

  “先生,交警已经过来了,前方估摸着两分钟之后就能通路。跟正航集团老总的会面,不会耽搁。”

  男人低低的应了一声,一双狭长的内双的眸子,不经意撇头,看到刚刚救人的女生。

  刚刚宋秋竹冲出去搭那一把手,若是冲击力再大一点,自己也会被拽下去了。

  他似又想到什么,交待道:“给她递一把伞。”

  方平一怔,先生向来不是慈悲心肠,反倒是阴晴不定,今天却对一个女生频频破例。一是让他下去帮忙,一起将人救了回来,二是要为这位小姐送伞挡雨。

  他刚应下,男人像是想起什么,起身,撑开伞,说:“我下去看看。”

  “先生,雨太大。”他们先生刚刚病愈,若是再着了凉回去,他怎么交待。

  “嗯?”男人一个简单的嗯字,回过头,极其凉薄的眼神,偏偏透着一股子邪魅。

  他嘴角轻勾,微微的笑容却透着一股子威压,让人不敢直视:“我做事,还需要你来教?”

  方平立即垂首肃立。先生说一不二,他怎么忘记了,先生的决定向来不容置喙。

  雨势颇大,带来森森寒意。

  许是察觉到什么,宋秋竹蓦然回头,透过层层雨雾,男人撑伞而立,其实五官看得不是很真切,惊鸿一瞥,只觉得他的气势如泰山压顶,还未靠近,一股威压感传来。

  还未细看,司机已经将车开过来了,朝她按喇叭:“姑娘,已经通车了,快上车。”

  宋秋竹带着一身湿意上了车。

  额前的头发淋湿了,湿嗒嗒的垂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一边的手臂不自然的下垂着。

  这样狼狈的她,却仍然出尘得像是不染一丝尘埃,高洁得如一朵白莲,带着世家大小姐才有的气度与从容。

  司机从后视镜打量了几眼,半晌才开口:“你怎么知道她要跳下去?”

  关键是,她还赶上了。

  这社会,越来越淡薄,见义勇为的人,反倒是被当作傻子。

  而且,扪心自论,司机大叔觉得宋秋竹并不是那种热心肠的人。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有点淡淡的距离感。

  刚刚那一幕却让他刮目相看。

  听到司机的问话,宋秋竹放在腿上的手倏然握紧成拳。指甲掐进肉里,她的眼里一时有一些茫然。她耳边似乎回响起妈妈的话语。

  “秋竹啊,妈妈觉得快熬不下去了。秋竹啊,你是妈妈的好孩子,就要好好活下去,活出个人样来,不要被人给瞧不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