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画棠》作者:栖晚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25日14:38:17 评论 2,246 次浏览

正是三月里的好时节,大地回暖,万物流芳,新燕衔绿,满园春归。
  
  后花园里杨柳正堪堪抽出新叶,迎着春风柔柔摇摆得婀娜多姿。园中姹紫嫣红,花团锦簇,各色花儿都正开得正好,浓烈烂漫地在园子里争奇斗艳。后湖里的湖水在经过一整个冬日的沉寂之后开始脉脉流动,湖里锦鲤踊跃描秀,几只绿颈花羽鸭相互嘎嘎追逐着,搅动这一湖春水,渲染着浓浓春意。
  
  只是空气里还残存着一丝冬日里的冷气,似有若无地笼在这层层春色之上,给暖暖春情无形中涂上了一抹肃凉。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穿着苏绣月华锦衫,浅红撒花百褶裙站在一株杏花树下,涂着鲜红蔻丹的白嫩指尖随意折下一枝迎春花枝。少女虽身量未成,但相貌生得却浓秀艳丽,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点翠红宝石步摇轻轻摇曳,倒是映衬了这富贵花繁华梦的好春色。
  
  她举起那枝迎春花,柔柔婉转地转动美目同身后的丫鬟说:“你看这迎春花开得多好,若是折回去,插在爹爹刚送与我的那只彩琅白玉瓶里,岂不是满室都灌满了浓浓春意了。”
  
  她身后的那两个丫鬟生得很是机灵,那个名叫荷香的丫鬟立马接口道:“这等新意绝妙的法子,也只有我家姑娘这等妙人儿才能想的到了。”
  
  那少女垂首,拿着锦帕掩嘴一笑,浅浅的粉晕自她脸侧晕染开来,另一个丫鬟红苓忙又赞叹道:“姑娘真是越来越美了。”
  
  这少女正是沈府的四姑娘沈画盈,平素里只爱脂粉与珠宝,虽胸并无半点墨水,却最爱摆弄些花花草草装点门面。听得丫鬟如此夸赞,她面上虽然不显,但心中骄纵之意更浓,刚想在丫鬟面前谦逊两句,就听得一声略带讥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四姐姐莫不是不懂赏花之道,竟要将迎春花插放到屋里,引得满堂黄澄澄的俗气。不过这迎春本就生得俗耐,倒是与四姐姐很是相配了。”
  
  刚走过来的少女穿着碧霞孔雀纹锦衣,桃红绣金襦裙,外面罩着云锦累珠披风,端的甚是贵气。她看起来比沈画盈小了两岁,容貌和沈画盈相比却要逊色不少,却胜在生得玉白娇嫩,勉强倒也称得上是秀丽。此时她正满脸冷诮地撇着沈画盈,丝毫不掩嘴角尚挂着的那丝嘲讽。
  
  沈画盈一向自诩清高才气,生平最忌讳别人说她俗,但看着眼前的少女她却不敢发怒,露出一张笑脸好似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讥讽般:“六妹妹也出来闲逛啊?”
  
  沈画蕊见她不接话,眼中的厌恶之色更重:“怎么,只准四姐姐逛的,不准我逛得了?这天儿还这般寒,四姐姐已经穿得这般敞凉了,真是急不可耐。”
  
  沈画盈听着她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厌恶,心中怒意也盛了起来:“六妹妹这般口无遮拦,也不怕折了我沈家的颜面。”
  
  “能折沈家颜面的恐怕不是我吧,”沈画蕊毫不退让地继续讥嘲,“也不知晓是谁,每日对着那小厮下人都有抛不完的媚眼,和你那没脸皮的亲娘简直一样。”
  
  饶是沈画盈一向隐忍,此时也再也忍耐不住:“六妹妹不要太过分了!”
  
  “呦,四姐姐也知道羞啊,”沈画蕊故意掩嘴一笑,“我还道四姐姐已经练得一副金刚不坏的脸皮了呢。”
  
  “沈画蕊!你这般口无遮拦,羞辱亲姐,有本事现在就跟我爹爹面前说理去!”沈画盈终于忍不住朝沈画蕊吼道。
  
  “爹爹事务繁忙,岂是你说扰就能扰的,你不过就仗着你和你那狐媚子姨娘在爹爹面前有几分脸,才这般嫡庶不分没皮没脸!”沈画蕊一把扯过沈画盈说,“你现在就跟我到母亲面前去,我非要母亲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不知体统的丫头!”
  
  *
  
  此时的香榭轩东阁里却是一派安宁,香炉里燃着淡淡清爽的熏香,沈家七姑娘沈画棠坐在黄梨木雕花椅上,靠坐在一个小小的银色暖炉前,低着头专心绣着手中的绣品。
  
  突然外面一阵喧闹声传来,沈画棠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她膝上一个小东西却像是惊着了一般轻轻一动,随即揉着眼睛抬起头来。
  
  “我这又是偎着姐姐睡着了么?昨晚看书太晚了些,又让姐姐受累了。”男孩仰起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笑得看起来甚是单纯。
  
  沈画棠动动酸痛的双膝,不由得在心里撇了撇嘴,鬼才会信他的话!
  
  三年前她穿到这个沈家七小姐的身子上,还不明不白地捡了这么个便宜弟弟。据说她很小的时候姨娘就去世了,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便一直很依赖她,这身子的原主也一向对这个弟弟很好。
  
  身子的原主生了场大病一命呜呼了,她刚懵懵懂懂地在这个身子上醒来便看到一只小包子正在自己跟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吓得她心里一咯噔,直以为自己捡了个便宜儿子。
  
  沈明川很是依恋地又往姐姐身上蹭了蹭,讨好地说:“先生昨日私底下夸我了呢。”
  
  沈画棠忍不住叮嘱说:“你能用功读书很好,只是别太显露锋芒了,不然太太和徐姨娘那边都会想方设法地为难你的。”
  
  “姐姐的话,我都省得了,”沈明川抬起小脸看着沈画棠,“先生也知道我家的情况,一般当着众人的面也不会夸我的。”
  
  “这便好。”沈画棠轻轻叹了一口气,若是搁在现代,沈明川得是多么惹人喜爱的一个孩子,可偏偏托生在了这么一个封建社会,“你若以后能有本事,咱们的娘泉下有知也能心安了。”
  
  其实沈画棠说这话不过做做样子,毕竟她也从来没见过这身子的亲娘到底长什么样子,谁知竟引来了明川小兄弟的伤感,他一改刚才懵懂孩童的模样,一脸郑重地朝沈画棠说:“姐姐放心,我以后一定挣得功名,好好孝顺姐姐!”
  
  沈画棠鄙夷地看向明川小兄弟,感情你以为我不用嫁人你不用娶媳妇?还是他觉得,自己嫁不出去?
  
  沈明川虽然才九岁,但却已经十分机灵,看着姐姐郁闷的神色立即明白了姐姐的心中所想,忙说道:“太太虽身份贵重,却为人刻薄,到时候一定许不了姐姐什么好亲事。姐姐还不如等我成年了养着姐姐,定能保姐姐一生安乐顺遂。”
  
  沈画棠放下绣品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面前这小子,不由得深深怀疑到底他是穿来的还是自己是穿来的。还有,他这是,恋姐僻?
  
  正说话间,棉布珠帘被轻轻挑开,一身量高挑的丫鬟走了进来,将手中茶点放在桌案上,嘴里似乎是不经意地说道:“那边四姑娘和六姑娘又闹腾起来了,刚才我过来时,正看见六姑娘气势汹汹地扯着四姑娘往太太那边去呢。”
  
  沈画棠叹了一口气:“这些事咱们少理,不过估计又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那个名叫妙语的高挑丫鬟也微微皱起了眉:“太太最近正烦闷着想拿徐姨娘开刀,怎么四姑娘就这么自个儿撞上来了。”
  
  “六姐姐一向不待见四姐姐,父亲又愈发地偏疼徐姨娘和她的两个孩子,想必是六姐姐看不下去故意挑事儿吧。”沈画棠说道。
  
  “可那四姑娘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妙语不由得有点怨念,“不过就是仗着自个有姨娘,每回在咱们面前都显得高人一等似的。”
  
  “随她去吧,”沈画棠却看起来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掂起一块点心吃起来,“在嫡出的姑娘面前她又不敢,也就在我和三姐面前找找优越感了。”
  
  沈明川却好似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拦下沈画棠的手:“姐,你就吃这个啊?”
  
  妙语神情又是一怒,刚想说什么却又强自忍了下去。
  
  “他们这也太欺负人了,”沈明川一脸愤懑道,“这等粗糙的点心明明是往下人那边分的,居然拿来糊弄姐姐。”
  
  “我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他们自然要寻软处来捏,”沈画棠安抚地拍拍弟弟,“没关系的,平日里的吃穿用度他们也不太敢克扣的。”
  
  沈画棠和沈明川虽然一母所生,但沈明川终究是家里的男儿便格外得以看重。自从两人的亲娘去世以后,虽然主母刘氏几次流露出要收养沈明川的意思,但家里的老太太还是不放心坚持将沈明川领去了她那里养着。刘氏虽因拿捏不住庶子很是不满,但老太太的意思她也不敢顶撞,因而沈明川这些年过得还一直都还算是顺遂的。

《闺宁》作者:意迟迟 宅斗

《闺宁》作者:意迟迟

文案 谢姝宁死了。 同幼子一道死在了阳春三月里。 可是眼一睁,她却回到了随母初次入京之时。天上细雪纷飞,路上白雪皑皑。年幼的她白白胖胖像只馒头,被前世郁郁而终的母亲和早夭的兄长,一左一右护在中间。 身...
《善终/檀香》作者:玖拾陆 宅斗

《善终/檀香》作者:玖拾陆

楔子   檀香浓郁。   没有开窗,这味道就一直萦绕在佛堂里。   除了捻动佛珠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   跪在佛前的老人头发花白,她的嘴一张一合,无声诵经。   从日出诵到日落。   她已经习惯了...
《良陈美锦》作者:沉香灰烬 宅斗

《良陈美锦》作者:沉香灰烬

文案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缠身, 死的时候儿子正在娶亲。 锦朝觉得这一生再无眷恋, 谁知醒来正当年少, 风华正茂。 当年我痴心不改; 如今我冷硬如刀。 书评查看 正文 时值隆冬,才下过一场大雪。 锦朝坐在...
《世子妃生存手册》作者:江南梅萼 宅斗

《世子妃生存手册》作者:江南梅萼

文案 琅琊王世子妃朱赢每日三省己身:公婆妯娌搞定了吧?表妹下人镇压了吧?钱挣到了吧?一切正常?嗯,还好还好,看来宅斗技能基本get。 琅琊王世子李延龄每日三省己身:缅州平安否?夫人受宠否?旁人知道夫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