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脑中有本生死簿》作者:呜喵呜喵二货君

叶瑾宁是为了替嫡女长姐挡灾而死的。
  
  上辈子的她是个带发修行的小尼姑,她有记忆的时候,人就在尼姑庵里了,十岁那年才被侯府接了回去,成了侯府庶出的五小姐。
  在侯府好吃好喝的供了三年,十三岁那年,高贵的嫡女长姐从宫里被接了回来,叶瑾宁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像是看到了一条冰冷的蛇,浑身透着股阴森的劲,很是危险。
  
  长姐出生时便引得百鸟朝凤,天生异象,整整三日才散,京中便流出了传言,说长姐命格特殊,日后必能为雍朝带来百年繁荣,是母仪天下之相。
  长至六岁她就被选为公主陪读,这才常年生活在宫里。
  
  叶瑾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长姐之后,整个人就觉得不太得劲,所以她一直避着她。
  一直到长姐病发那天晚上,她亲眼看到长姐浑身渗血,在地上直抽搐,把她吓了好大一跳,当天晚上来了一群和尚为她作法,还来了位眉毛很长却全白了的老和尚进了她那位父亲的屋子。
  
  后半夜,她守在长姐屋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死了。
  
  死后,侯府为她立了长生牌,受全族的香火供奉。
  她的魂魄就飘在长生牌上边,看了侯府几十年的光景。
  
  这一看,才知道她这一生是怎样的悲剧。
  长姐是注定的皇后命,只是命格迥异,她那天晚上见到的老和尚,乃是崇阳寺的得道高僧,高僧算准了长姐十七岁那年会有一道生死劫,必须拿府里的某位血亲,还必须是与长姐命格相合的人的一条命为她挡灾,才能保下长姐。
  
  只是长姐会欠那个人一命,下一世必须偿还这份恩情,否则两人将纠缠一生成为孽报。
  
  为了保住全族的荣华富贵,府里经过精密的计算,算准了她的八字与长姐相合之后,这才让母亲有了她。
  又怕她在俗世生活太久会生出贪念,魂魄不够精纯引不去长姐的死劫,这才将刚出生不久的她送去尼姑庵。
  
  叶瑾宁懵懵懂懂地看着祠堂里的人来来去去,看到长姐顺利成了皇后回来祭拜,又看到她顺利生下皇太子,小小个的皇太子畏惧地站在祠堂看她的牌位。
  叶瑾宁看到小太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惊奇的,她在小太子的身上,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生平事迹。
  
  小太子生于崇光十年八月,崇光二十年三月,崇光帝病重崩逝,年仅十岁的他登基为帝,史称景阳帝,在位期间一直生活在母亲,也就是她长姐的垂帘听政下,大权始终牢牢掌握在皇太后手里,这也导致了他终身抑郁不得志,郁结于心,终是逝世于景阳年间二十三年一月,死时不过三十三岁。
  
  叶瑾宁觉得很神奇,后来凡是来祭拜她的人,她也都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他们的生平。
  看得多了,她就麻木了,也不知道寄生在牌位上多久,她看着侯府曾经的故人一个一个去世,又冒出了很多新的小萝卜面孔,再看着这群小萝卜长大成人,再到长姐过世,曾经害死她的人一个个的离开人世后,叶瑾宁对他们的怨怼才消失了个干净。
  
  终于在她去世后的第七十年,崇阳寺的另一位高僧路过侯府,看到她时很是吃惊,直说她前十年在佛祖底下潜心修佛,才修成了一颗圣洁的佛心,又受了侯府全族上下几十年的香火练就了一双慧眼,能看透尘世中人的命数。
  又说她不该生生世世受困于此,于是长袖一挥,她就如那云雾,浑身轻飘飘地散去了。
  
  ……
  三月初,正是桃花开得旺盛之时,各处的少男少女随着春天的到来,似乎也起了躁动的心思,成群结队的相约春游、扑蝶、放风筝、骑马。
  
  就在盛京这几日,发生了一件大事,靖安侯府的小公子骑马时撞到了翰林院学士府的庶女,小公子摔伤了手,扬言要学士府把害他的人交出来,否则他就闹得学士府鸡犬不宁,而学士府的庶女则伤到了脑袋,昏迷了三天没醒。
  
  学士府乱做了一团,倒不是因为庶女的死活,而是怕庶女从此醒不来,一命呜呼去了,拿不出人去跟靖安侯府交代。
  叶瑾宁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得身边有女人在压抑地哭着,还有一道听着就刻薄的女声一直在数落哭着的人。
  
  “我说妹妹,瑾丫头为了在小侯爷跟前露脸,真真是把全府都给连累了,她倒好两眼一闭不知外界世事,就当不知道了事,醒来时难保这场祸事就过了,倒苦了我们宣丫头,成日被老夫人和太太调去问当日的事。”
  “这事跟我们宣姐儿一点干系也没有,都是瑾丫头闹出来的,就算她醒不来,人抬着也得抬去小侯爷跟前认罪,想拿我们宣姐儿开罪,我第一个不答应。”
  
  “我说妹妹你就认了吧,反正瑾丫头也不大好了,趁着人还有口气,赶紧给小侯爷送去,免得平白牵连到你。”
  
  叶瑾宁听得脑壳疼,耳朵里就像有只苍蝇在飞一样嗡嗡地响,她忍无可忍地出了声,“闭、嘴。”
  声音沙哑,叶瑾宁听着只觉得像是喉咙被烫过后所发出的声音,难听得很。
  
  却成功让耳边的嗡嗡声消失了个干净。
  
  叶瑾宁这才觉得开心了一些,身子就被人死死抓住,疼得她皱着眉头地睁开眼。
  
  “瑾丫头,你可算是醒了,再不醒来,府里就要被小侯爷给掀翻天了。”
  
  叶瑾宁首先看到的不是她那张脸,而是她的命数。
  方氏,生于绥和八年,锠郡人士,早年间曾是扬州瘦马,被翰林院学士叶元狩看中,抬为第三房姨娘,育有一子一女,儿子早夭,绥和四十年三月十日猝死,享年三十二岁。
  
  叶瑾宁直勾勾地盯着那句绥和四十年三月十日猝死那行字,再看了看方氏那张瘦得偏向刻薄相的脸,眼睛就是火辣辣地刺痛。
  她闭了闭眼,面无表情地看向身边哭得梨花带雨,想碰她又不敢碰的女人,问道:“现在是绥和多少年几月几日了?”
  
  柳氏被叶瑾宁一问,这才止了眼泪,愣愣地应道:“四十年三月十日了,姐儿怎么把年号都给忘了?都怪姨娘不好,没看好你,让你受了这份罪。”
  
  叶瑾宁听到柳氏的回答,回头再看方氏,怎么看就是一张短命相,她头更疼了,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喊道:“快来人把她拉走,我看不得这么晦气的一张脸在我眼前晃,人都要死了还要跑我跟前,真真晦气,污我眼睛。”
  
  “什么?”方氏气得脸色铁青,“小贱蹄子你说谁晦气?谁要死了?”
  方氏气得就要动手打叶瑾宁,柳氏扑了上去死死地护住她。
  “不准打我女儿,你敢碰我女儿一下,我跟你拼了。”
  
  方氏打了两下都落在了柳氏身上,柳氏生生受着,还要担心地捧着叶瑾宁的脸小心问着。
  “姐儿,可是哪里不舒服?”
  
  叶瑾宁揉了揉眼睛,说道:“眼睛疼。”
  
  柳氏轻轻吹了吹,哄道:“不疼不疼,姨娘吹吹就不疼了。”
  叶瑾宁点了点头,忽视不了旁边那道想吃了她的视线,也不管她说的话会不会得罪人,直白得不带拐弯的,“您再看我也没用,看我也改变不了您将死的命数,您活不过今天了,还不如早些回去看看有哪些心愿未了。”
  
  “小贱蹄子,你敢咒我死?看我今日不打死你,也省得你在这世上祸害人了。”
  方氏发了狠地推开柳氏,柳氏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叶瑾宁有些动怒了。
  
  她瞪向方氏,方氏也不知怎么的,平白无故就摔倒在了地上,膝盖疼得她嗷嗷直叫,把门外的嬷嬷给嚎叫了进来。
  “哎哟,姨娘这是怎么了呀?”
  
  方氏疼得龇牙咧嘴,被嬷嬷扶着出去了,临走前还对着叶瑾宁说狠话,“你等着,我去告诉老爷,看柳氏教养出来的好女儿是怎么咒骂姨娘的,你就等着被老爷扒层皮送去给小侯爷生吞活剥吧!”
  
  叶瑾宁也不管她,反而看向被人扶起来的柳氏。
  柳氏看着叶瑾宁巴掌大的小脸因昏迷折腾得活生生瘦了一圈,醒来又遭了方氏一阵痛骂,眼眶就热了起来。
  然而她女儿下一句话,成功让她止住了眼泪。
  
  “您别哭了,本来就已经是短命之相,没多少年可活了,死之前还让自己瞎了一双眼,这命数比刻薄脸还不如呢!”
  柳氏:“……”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