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个个是皇帝》作者:元月月半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20日18:29:00 评论 1,968 次浏览

“使劲…使劲啊,良娣,良娣,良娣不能睡,醒醒,醒醒……”

史瑶感觉身体在晃动,睁开眼,看到一个神色焦急,头发花白,五十来岁的女人,满眼困惑:“您是?”

“谢天谢地,良娣终于醒了。”老妇人没有回答史瑶的问题,转身爬到史瑶的脚的方向,“良娣第一次生孩子,不知该如何使劲,听婢子的,婢子提醒良娣使劲,良娣再使劲。婢子已经看到皇孙的头发了。”说话间低头看一眼,确定她没看错。

史瑶十分不解:“我——啊!痛,痛…痛……啊……”

下腹一阵钻心的痛,打断了史瑶的话,也导致她更加疑惑。

“良娣,先别说话。”老妇人这辈子给太多太多女人接生过,什么样的孕妇都见过,像史瑶这种生孩子的时候突然累昏过去,在她看来实属正常。以致于老妇人潜意识认为史瑶想问她怎么昏过去了,或者孩子有没有出来。

老妇人怕史瑶再问七问八,独独使不上劲,“良娣昏睡过去的时候,陛下差人传话,一旦两个皇孙平平安安出生,就封良娣为太子妃。”

“两个?!”高高耸起的肚子,下腹一阵一阵痛,让史瑶深刻认识到她此时此刻正在生孩子,可没等她理清母胎单身二十八年,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的她怎么会生孩子,一听还是两个,满脸错愕。

史瑶张嘴想问,陛下是谁?太子妃又是什么?满腹疑惑全变成痛呼,下意识咬紧下唇,史瑶嘴里多出一团布。

“良娣,忍着点。”

史瑶想扭头看看是谁往她嘴里塞布,可她一动,身体像被车碾过一般,情不自禁地打几个哆嗦,耳边再次传来急切的呼唤:“使劲,良娣,皇孙再不出来,良娣和皇孙都危险!”

危险?

史瑶心中一凛,忙不迭说:“好好,我听你的。”可她一张口,意识到嘴里被塞一团布,口不能言,上半身包括手都被绑着,连忙点点头,无声地说:“生,必须生,生出来再说。”

史瑶生于一九九零年,有个弟弟,父母恩爱,家中也小有资产。按理说这样的四口之家应该幸福和睦。其实并不是。

史瑶上初中时,她父母一边送她上各种补习班,一边提醒她父母赚钱不容易,她从小到大用了多少多少钱。

如果只是这些话,中国百分之八十的父母都讲过,史瑶不会觉得她父母烦。但她父母每次说这些话的时候都会加一句,将来她工作了,要把工资交给父母,留着给她弟弟买房、结婚。

小时候史瑶觉得她父母很怪,她弟弟又不是她儿子,赡养父母是她当女儿的应该做的,养她弟弟算怎么回事?史瑶把此事说给她朋友听,史瑶的朋友告诉史瑶,她父母重男轻女,认为女儿是外姓人,她弟弟是自家人,才叫她上交工资。

史瑶不信。后来她母亲再次提到钱,史瑶就问她母亲,她和弟弟都是母亲生的孩子,她将来赚到钱也是给父母,为什么要给她弟弟。

史瑶的母亲想也没想,就说,史瑶长大了是别人家的,又不能照顾父母。他们指望她弟弟照顾,她当然得多帮帮她弟弟。

史瑶开始觉得以后考上最高学府,年薪百万也是到她弟弟手里。打那以后史瑶的成绩一天比一天差。

临近高三,史瑶偶尔听到她父母说,考不上大学就出去打工,史瑶想的是打工就打工。史瑶的班主任坐不住了,就找史瑶谈话,得知史瑶是被她父母刺激的,班主任就对史瑶说,好好学习,赚了钱走得远远的,她父母想找她要钱也找不到。

史瑶那时成绩很差,连大专也考不上。班主任给她分析一下,建议史瑶报考艺术类院校。史瑶学过多年绘画,后来凭美术特长考进一所离家将近两千公里,位于东北的重点大学。由于不想再听到父母提钱,大一新生军训结束,史瑶就到处打听兼职的事。

史瑶有几个室友见她一有空就到处找兼职赚钱,以为她家里很穷。怕伤了史瑶的自尊心,不敢多问,经常以自己的名义打听兼职信息,再不动声色地推给史瑶。

在几个室友的帮助下,第一学期结束,史瑶就攒够第二学期的生活费。毕业后,她去一个当红女明星工作室里工作,而这份工作也是一个室友的表姐的老公帮她找的。那时史瑶才意识到她的室友帮她很多。

史瑶一直认为她是个很不幸的人,从没想过,也没敢想,大学四年,一直有几个人默默帮助她……那时史瑶觉得她很幸运,也很感激帮助她的人,更珍惜这份工作。

在当红女明星工作室里,史瑶做的工作很简单,P个图,编辑一段文字发给明星的助理,对方好发到社交账号上面。

工作虽然简单,工资可观,公司包住,年底还有奖金。偶尔还能收到广告商送的礼物,和经纪人给的红包。唯一要求,守口如瓶。

“守口如瓶”对想赚很多很多很多钱的史瑶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正因为史瑶平时沉默寡言,经纪人觉得她老实本分,甚至有些木讷,在女明星陷入低谷,扒高踩低的助理跳槽去别家,经纪人把史瑶调到女明星身边当生活助理。

起初史瑶不大乐意,经纪人告诉史瑶,刷碗洗衣服,收拾房间这些事都不需要她做。她就帮女明星发个动态,提醒一下对方接下来的行程,帮女明星准备些衣服,陪她参加个饭局什么的。最重要一点,工资比现在多一倍。

跟着女明星吃吃喝喝,连饭钱都省了?史瑶心动了。直到接下这份工作,她才知道助理根本不是人做的。

女明星工作到半夜饿了,外面没有卖吃的,她得想法子给女明星弄点吃的。女明星因为工作需要突然暴瘦,礼服不合身,她就得掏出针线盒,把衣服修合身……在女明星身边呆两年,史瑶愣是从一个只会叫外卖的人,变成能缝衣服能做饭,会修电脑会开车,十八般武艺俱全的全能助理。

好在付出也有回报。史瑶在女明星身边呆的第三年,女明星翻身了,年底就送史瑶一辆代步车。年后女明星连上映两部电影,叫好又叫座,二次爆红。第二部电影刚下线,女明星就送陪她到处飞的史瑶一套房子。

史瑶刚收到钥匙的时候很惊讶,以为是送给她住的。即便这样史瑶也挺开心。直到看到房产证上写着她的名字,史瑶才敢相信房子真是她的。

那时史瑶就暗暗发誓,只要女明星不辞退她,她就给女明星当一辈子助理。哪怕这几年她也积攒不少人脉,足够她自己带新人,当经纪人。

正当史瑶打算利用她积攒的人脉帮女明星更上一层楼时,女明星谈恋爱了,还说史瑶年龄不小,也该找对象了。

父母重男轻女,史瑶从小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她就想找个不重男轻女,踏实上进的男人,生两个娃娃,组成一个家温暖的家。

以前女明星工作忙,史瑶跟着忙,没时间考虑这一点。如今女明星一提醒,史瑶想起来了,当真开始留意身边的单身男士。可是还没容她找到,女明星遇到麻烦了。

早先女明星的事业陷入低谷不是没原因,因为她前男友吸/毒,又是在她家里被抓,大家就认为她也吸了。
其实当时女明星在外地拍戏。即便这样,除了女明星身边的人,没人相信她从未碰过毒。也就没人敢用她,怕被她连累。后来还是一个比较了解女明星的导演确信她没碰过毒,就找她拍戏,她就是凭那部戏翻身。

女明星的前男友也是演员,从拘留所出来后没人找他拍戏,等以前赚的钱挥霍的差不多了,就找女明星要钱。

女明星不给他,两人就吵起来,吵得正凶的时候,对方突然拿出一个针管。女明星吓得花容失色,史瑶也意识到针管里的东西是什么,想也没想就让她的明星老板先走,她拦着对方。男人的目的是女明星,史瑶上去拦他,他一把推开史瑶。

史瑶的脑袋撞到门上,顿时懵了。一看到男人拉住她老板,史瑶瞬间清醒过来,脱掉高跟鞋就砸。一下子把男人砸怒了,也不追女明星,转身逮住史瑶暴揍。

史瑶知道她打不过对方,也不会跟他对打。可她又得给她老板争取时间,不能往外面跑,便搁屋里打转。

下边一阵撕裂般的痛让史瑶想到,她被那个混账男人推到窗户边,从十层高的楼上跌下来的一瞬间,身上也像现在这般痛得浑身冒冷汗。

“大皇孙出来了!良娣,再使点劲,还有一个。”

耳边传来惊呼声,史瑶条件反射般想起身看一下,一看到胸前的布条,万分无语。为了尽快搞清眼前一切,史瑶只能听稳婆的话,先把在她肚子里,折腾的她死去活来的孩子生出来。

朱红色大门外,身着黑色直裾袍,约有八尺之高,剑眉星目,瘦长脸型,十六七岁的少年郎来回踱步。

年约四十岁,身高七尺八寸,鼻梁高挺,四方脸,身形微胖,头戴通天冠,气度不凡的男子眉头紧锁:“别走了,太子,你走的朕头晕。”

“父皇——”

“啊!”

屋里传来一声惨叫,少年郎抬手推开门,就往屋里跑。

“不可,太子!”

少年胳膊上出现一双宽大的手,扭头看去:“舅父……”

“殿下?”满头大汗的稳婆出现在门口,打断了少年郎的话,没注意到自己失仪,也顾不上行礼,忙不迭说道,“殿下,良娣怀的不是两个!”

少年郎楞了一下:“不是两个?”下意识转向气度不凡的男子,“父皇?”

“不是两个的意思是一个?”皇帝心里一紧,盯着稳婆问。

稳婆的身体不自在地缩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啪嗒”一声滴在木板上,低着头道:“禀告陛下,是三个。”

“三个?!”少年郎万分震惊。

误认为两个孙子变成一个的皇帝好生失望,一听是三个,张口结舌,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三个,都,都出来了?”

稳婆点点头:“……三皇孙有点小。”

“多重?”少年郎忙问。

稳婆下意识看皇帝一眼,见他没吭声,小心翼翼说道:“像猫儿那般大。”

“怎么才……”少年郎扭头就喊,“太医,太医呢?”

先前阻拦少年郎的男子提醒他:“太医进去了。”转向稳婆,“我问你,我们一直没听到皇孙的哭声,三个,三个皇孙是不是……”转向旁边的皇帝,皇帝微微颔首,男子继续说,“是不是不会哭?”

稳婆忙说:“不是。婢子拍一下皇孙的脚心,皇孙吭吭两声。婢子又拍皇孙两下,皇孙看婢子一眼,就,就闭上眼睡了。”

“看你一眼,睡了?”第一次当父亲的少年郎再次转向皇帝,“父皇?”这又是什么情况?

每年七八月份,皇帝刘彻都会到离长安城一百多里的甘泉宫避暑。昨日上午皇帝刘彻收到皇后着内侍从城里送来的信,太子刘据的良娣要生了。

今日上午,刘彻问侍者太子刘据的良娣生了没。侍者回禀,还没有。生了一天一夜还没生出来,刘彻也急了。

刘彻的祖父汉文帝刘恒四十六岁病逝,他父亲汉景帝刘启也一样。今年已四十四岁的刘彻总觉得他也活不到五十岁,就盼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孙儿出生。

正因如此,皇帝刘彻早早为太子刘据选一位鲁地礼仪之乡的大家闺秀,先为良娣。之所以没封其为太子妃,是怕其表里不一,善妒,阴毒,还无法生育。

汉朝皇位传承遵从周制——立嫡立长。太子妃若无法生育,或者能生育,却不能善待其他皇孙,那注定被废黜。这样一来,未免太过麻烦。

话说回来,刘彻希望太子的良娣一举得男,也没抱有什么期望。刘彻的母亲是先开花后结果,他的皇后也是,皇帝刘彻就觉得太子的良娣生女的可能性比较大。

自从听太医令禀告,太子的良娣怀了两个,皇帝刘彻这才算上心。哪怕两个都是女娃,刘彻一想到两个一摸一样的小孙女,就发自内心地笑了。

担心两个孩子,刘彻今日上午就从甘泉宫赶回来。刘彻回到宫里,得知太子的良娣还没生,也不命侍者来回打听了,亲自过来。到产房门口,看到皇后困得不行,就令皇后回椒房殿歇息。

皇后昨晚歇在产房旁边的房里,一夜没怎么合眼,她想回去歇一会儿,怕太子年少,出点什么事慌得六神无主,没敢回去。皇帝过来坐镇,皇后就回去了。

以前皇后生产时,皇帝刘彻也在门口等过,那时候也就一个多时辰,他的长子,如今的太子就出生了。
今天等了两个时辰,孩子还没出来,刘彻有些烦躁。然而,等到快三个时辰,太子的良娣生三个……还没完全消化他有三个孙子,又看到太子问他,刘彻也被问住了:“也许,可能三个孩子和别人生一个的不一样。等等,是,是三个小子?”

“启禀陛下,是三位皇孙。”太医从里面出来,“三皇孙比大皇孙和二皇孙小很多,好在三皇孙身体无恙。”

刘彻情不自禁捋一下胡子,不由自主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无恙就好,无恙就好。对了,太子的良娣呢?”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穿越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初见一吊,请多指教   夜静,无声。   一弯孤月斜悬于某处高楼的檐角,将一抹冷白淡薄的光,遥映在窄巷斑驳的灰青矮墙上。   矮墙下有人在奔跑,披着一头月色,远望去如乌发早霜。   脚步声啪啪...
《人类饲养指南》作者:黄山山山山山 穿越

《人类饲养指南》作者:黄山山山山山

文案 问:被猫猫狗狗包围的日子如何。答:天堂!*罗梓文穿越了,穿越到一个由猫狗主宰的兽人异星球,开始了被猫猫狗狗包围的‘天堂’生活。————作为一只宠物。*罗梓文:这些猫猫狗狗好可爱啊,有杜宾犬、金毛...
《古代群穿生活》作者:寒小期 穿越

《古代群穿生活》作者:寒小期

文案 【全家穿越到古代,勤劳致富奔小康】穿越到古代后,赵桂枝才意识到,自己从一个全能王变成了公认的废材。还来不及哀悼自己的人生,她就发现全家都跟着穿来啦! 多年后,赵桂枝不止一次的想,幸好她不是一个人...
《我在三国说评书》作者:离机 穿越

《我在三国说评书》作者:离机

文案 穿越东汉末年,跟在师父身边继承了千篇小说的姚珞为了生存,决定还是干回老本行。身在济南城还有个曹老板,那必然束发换衣,伪声说书抱大腿。“只听咱济南相大喝一声,你贪赃枉法残害乡里,还想求活?砍你十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