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孤星》作者:西西特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19日21:05:16 评论 1,944 次浏览

苏家长女苏夏是荆城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她从小学习舞蹈,主攻古典舞,后研修现代舞,身段,气质,仪态都是极佳的,往那儿一站,就是一幅画。

那样一个意韵精致,高傲清雅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甘愿做她的裙下臣。

而就在前不久,她嫁人了。

嫁给了一个傻子。

这件事在整个荆城传的沸沸扬扬。

男人们心碎,羡慕傻子沈肆,说他占着茅坑不拉屎。

女人们妒忌苏夏,说她的运气太好了。

即便天之骄子成了傻子又如何,沈家大少奶奶的头衔可是由名利组合而成的,多少女人挤破头都想挤进沈家的门槛。

绿茵山庄

舞蹈室里,一个女人在跳舞。

黑色舞蹈服紧裹着高挑的身材,乌黑的长发挽起,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天鹅一样美丽动人。

她的四肢修长,腰线挺直,身子的线条绷紧,点地,旋转,下腰,伸展,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自信,优美。

舞蹈室外,急促的敲门声后是慌乱的声音,“大少奶奶,不好了——”

脚尖轻盈地划过地面,苏夏拿毛巾擦脖子里的细汗,呼吸轻喘,“吴妈,怎么了?”

吴妈说话都哆嗦,吓的不轻,“大少爷爬到树上去了!”

脸色一沉,苏夏扔掉毛巾,快步走出舞蹈室,对着那些下人和保镖训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大群人都看不住一个……”

傻子两个字堵在嗓子里,强行咽下去,苏夏的口气很冷,“都杵着干什么,还不带我去?”

众人低着头,一声不敢出。

穿过一片灌木,苏夏站在一棵树底下,她仰头,斑驳的阳光照到她的脸上,刺的眼睛疼。

正是炎夏,烈日当空。

苏夏顶着热风,浑身都是汗,她眯眼看树上的男人。

山庄里的这些人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男人虽然智力有问题,但毕竟是沈家长子,过去又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狠绝色,谁都不想惹祸上身,就把她推出去。

“你给我下来。”

“我不。”男人五官刚毅如刀刻,言行却幼稚到和孩子无异,“虫子,我要抓虫子!”

伸手撩起一缕汗湿的发丝,别到耳后,苏夏耐着性子,“沈肆,树上不好玩,还有蚂蚁,会咬人的,你下来吧。”

沈肆突然动了一下,大树左右摇晃,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摘掉脸上的一片树叶,苏夏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哄,“你下来,我给你虫子。”

沈肆的眼睛一亮,“真的?”

苏夏点头,“真的。”

她见过许多条件优秀的男人,唯独这个男人无可挑剔。

去年一次偶遇,连她都被对方那身强大的气场震慑,如今只有傻气。

苏夏走神的短暂时间,沈肆已然跳下来,稳稳的落地,他的个子非常高,站在苏夏面前,显得她很弱小。

“要虫子。”

“先回去。”

苏夏被沈肆推了一下,“骗我!苏夏坏!”

男人身形健壮,T恤下的每块肌|肉张弛有力,阳刚之气浓烈,而他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发起脾气,不依不饶。

那一下猝不及防,力道又大,苏夏被推倒在地,碎小的石头子磕到手心,疼的她吸一口气,泛着血色的眼睛瞪过去。

她的脸本就白,衬的眼眶更加红了。

沈肆吓到了。

他抿着嘴,脸上的表情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

好像自己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抽了抽嘴,苏夏从地上起来,无奈道,“要虫子是吧,我现在就给你找。”

沈肆亦步亦趋的跟着。

在四周走了一会儿,苏夏从树上扒下来几个蝉蜕给沈肆,“拿去。”

蝉蜕半透明,有光泽,很漂亮,沈肆高兴的捧着玩去了。

众人见状,均都松口气,没事了。

下人这边窃窃私语。

“大少奶奶真厉害,有法子管大少爷。”

“是啊,自从大少爷醒来以后,性情就大变样了,连程小姐都不待见了,只有大少奶奶的话有些作用。”

“哎,不知道大少爷还能不能好起来?”

“当然能啊!”

“就是,大少爷可是沈家长子,老爷夫人一定会想办法让他恢复的。”

吴妈望着立在树底下的年轻女人,说来也奇怪,大少爷不近女色,唯一有来往的就是程家小姐了。

他们两家是故交,从小就认识,关系不错是正常的。

但也只是普通朋友,并不过分亲近。

大少爷出事后,一句话都不说了,他常发脾气,无理取闹,砸东西,老爷夫人,二少爷全被他赶走了,程小姐来过多次,每次都是失望的离开。

没有人敢靠近大少爷。

可这个苏夏进沈家当天,大少爷就张口说话了,往她身边凑,很喜欢她。

不知道有什么能耐,那么快就坐稳了大少奶奶的位子。

苏夏侧头,吴妈和她撞了个正着,脸上有一丝慌张,随后摆出笑容,干巴巴的。

沈家的下人都很古怪,苏夏也回了个微笑,各怀鬼胎。

蝉蜕背脊的小翅膀全被沈肆掰下来了装玻璃瓶里,他捧着送给苏夏。

苏夏嫌弃道,“拿开。”

沈肆傻笑,露出一口白牙,“翅膀,好看!”

苏夏喝了口水,“那你自己留着吧。”

“不要。”沈肆摇头,固执道,“给你!”

苏夏自嘲,跟个傻子叫什么劲。

她随手把玻璃瓶搁书架上,“我要睡会儿,你自己玩去。”

沈肆杵着不走。

苏夏瞪他,“你听不听话?”

沈肆看着苏夏。

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眸里不再是凌厉和冰冷,而是单纯的执拗。

苏夏板着脸,“你不听话,我不会再跳舞给你看了。”

这句话就像是施了什么咒语,一说就灵。

“要看。”沈肆垮下肩膀,“我听话。”

苏夏把他最爱的熊宝宝放他怀里,推他出去。

耳根子清净了。

摔在床上,苏夏看着天花板,目前的情况也许是好的。

假如沈肆还是那个让人畏惧的沈肆,她还真想象不出,和一块冰山怎么同处一个屋檐下。

手机发出震动,苏夏伸长胳膊去拿,“爸。”

那头是苏长洺的声音,“小夏,怎么回事,打你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

苏夏淡淡道,“山里信号不好。”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苏长洺问,“他呢?在旁边吗?”

意味不明的,苏夏反问,“谁?”

苏长洺点名道姓,略带不自然,“沈肆。”

苏夏单手扣着指甲,该剪了,“不在。”

“爸知道你心里不愿意,埋怨我们逼你。”苏长洺的话锋一转,“但不管怎么样,沈肆即便是残了废了,他都是沈峰的儿子,你是沈家大少奶奶,这个位置可以为你,为我们苏家带来……”

说了一大堆话,没听女儿有半点回应,苏长洺知道她不乐意听,就没往下说,“不要胡思乱想,好好跟沈肆过日子,别让我跟你阿姨操心。”

将耳边的手机拿开,苏夏翻身,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左边胳膊很沉,压了块大石板,睁开眼睛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

男人靠在她的肩头,长手长脚蜷缩着,呼吸悠长。

睡着了。

眉目硬朗,轮廓清晰利落,这张脸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心跳加速,怦然心动。

苏夏试图把酸麻的胳膊拿出来,男人刀削的眉皱了一下,长腿一抬,压上她。

“沈肆。”苏夏推他,“把腿拿开。”

男人不满的嘟囔,“要抱抱。”

苏夏面红耳赤。

她左右看看,把丢弃在一边的熊宝宝拽过来,塞给他。

抱着熊宝宝,男人的眉头舒展。

苏夏趁机把他的头推开。

揉|捏着酸|痛的肌胳膊,苏夏坐在床边,眼角朝下,落在沉睡的男人身上。

“沈肆,你为什么要选我?”

“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还被人害成这样?”

“谁害的……”

苏夏自言自语,她活动了几下胳膊,欲要起身,一条结实的手臂搭上她的腰,稍一用力。

她直接骑到了沈肆身上。

这个姿势格外调|情,苏夏浑身的血都在顷刻间直往上涌去,她的脸红的滴血。

沈肆睁开眼睛,兴奋的说,“玩游戏!”

玩个屁,苏夏飞快地从他身上离开。

脸上有微凉的触感,伴随男人的声音,“烫,苏夏,你好烫。”

苏夏拿开沈肆的手,“不用你管。”

跟着苏夏下床,沈肆盯着她背后左右甩动的发尾,一把捉住了。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