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霸总家装机器人的日子》作者:殊星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19日18:45:28 评论 1,863 次浏览

程安安被困在玻璃罩里已经快三个小时了,空间狭小,连伸个懒腰都做不到。她艰难地翻个身,小幅度活动着麻木到酸软的腿脚,眼睛骨碌碌地打量着目之所及的地方。

这是间客厅,云灰色的壁布,深咖色的皮质沙发,短绒地毯铺在茶几下,靠餐厅的墙边竖着个酒柜,里面整齐地排列着各种红酒,她眯着眼睛打量了会儿,一个也没认出来,觉得没趣,又翻到另一侧,这边正对着露台,玻璃幕墙外,天色渐渐暗了,正是黄昏,火烧云染红半边天空,像是中世纪的油画。

咔嗒一声,不远的房门忽然有了动静。
有人回来了。
程安安一惊,忙平躺回原处,闭上眼睛。

皮鞋踩过木质地板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哎呀,”有人说话,“瞧我这脑子,这么久了还在里头,闷坏了怎么办?”
“闷坏?”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像是平静的池子忽然被丢进石子,荡起层叠的涟漪。

程安安忍不住睁开眼。
黑色西装,浅蓝色衬衣配酒红丝绸宽领带,下巴坚毅,鼻梁挺直,细长的眼尾淡淡下垂,正一脸考究地盯着她。
哦,是他。
好像是那牛什么公司的总裁何……

她皱眉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
不过他旁边站着的男人,她知道。
叫何西就。
她弟实验室的投资人。
就是他出馊主意叫她来扮演那个叫A36的机器人。

上周五,她因为弄坏了程柏林的绝版变形金刚,特地炖了四个小时的排骨汤去给亲爱的弟弟送午饭,当时她到了大楼前,正要给程柏林打电话,结果一个不留神就跟这个男人撞了个正着,饭盒摔碎在地上,汤汁洒了男人一鞋子,本来这男人很有些不耐烦,一抬眼看见她的脸,刹时顿住,跟见鬼了一样眼睛死死盯在她脸上。
“对……对不起。”程安安忐忑地道歉,“先生,您没事吧?”
男人回过神来,劈头就问,“你跟程柏林什么关系?”
咦?
他怎么知道自己跟程柏林认识?

但见那人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程安安还是老实说了,“程柏林是我弟弟。”
男人若有所思地看她,忽地一笑,说,“方才我还在实验室见到了程博士,你是来找他的吧?我带你去找他。”
“啊?真的吗?”程安安惊讶,“可这里不是不让外人进的吗?”

程柏林博士还没毕业时就在一家公司的投资下,与校友设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因为是高科技机密项目,公司安保措施做得极其严密,没有门卡是连大门都进不去的,而且是一人一卡,多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每次程安安来找程柏林,都是快到时给他电话。
两人在公司外会面。
这男人说能带她进去?不是骗她的吧?

程安安将信将疑地跟着他往大楼走去,没想到到了门口,站在门口的保安真的没阻拦,甚至还恭敬地弓腰,边把大门打开边恭敬地对男人喊道,“何总好。”
何总?
注意到她疑惑的视线,男人笑着从兜里陶出张名片,“何西就。小姐贵姓?”
“程安安,平安的安。”

程安安边说边看一眼名片。
Newway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西就。

很大很白,有点像太空舱。
这是程安安进了实验室后的第一印象,许是到了中午,里头没什么人,只见程柏林和一个背对着门坐在凳子上的女人。
他戴一副银框眼镜,手里正拿着平板电脑,边说话边记录着什么。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
视线顿住,“安安?你怎么来了?”

程安安用力挥了挥手,讨好地冲他笑:“我本来要给你送饭,结果在楼下撞到何先生,知道我要找你,就带我上来了。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工作了啊?”
程柏林眉头拧起,似乎是不太高兴,程安安心里七上八下,正要再说些什么。
旁边的何西就笑吟吟接口,“怎么会,刚好程博士实验遇到了难题,你过来了正好给他带点灵感。”他双手插在裤袋,意味深长地看向程柏林,“你说是吧,程博士?”

听了这话后,程柏林脸色更难看,他站起身,将平板放到办公桌上。
“何总,我记得公司有规定,无关人士禁止出入实验室,您一声招呼不打,就这么带人过来怕是不妥当。”
说着,他径直朝程安安走去,“安安,我们走。”

何西就笑嘻嘻拦住两人去路,“程博士说得可就不对了,既然A36是依照程小姐为原型制作的,那怎么能叫无关人士呢?按理来说,公司还需要向程小姐付一笔肖像权使用费呢。”

以她为原型?
肖像权使用费?
程安安一头雾水。
她茫然地转过头,只见程柏林下颚紧绷,面色不郁地看着何西就,“你到底想做什么?”

何西就冲他挤了下眼,“别装了,亏我还担心了老半天,原来现成的救星早就在你家藏着呢。我就说你怎么一点都不急,哎,你还别说,这一招真的绝,绝……”
程柏林冷冷打断他,“我没这个打算。”
何西就脸上的笑霎时凝住,“什么意思?没这个打算?那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打算?”
程柏林抿着唇,不说话。

何西就看着他神情,明白过来,忍不住气上心头,恼了。
“程柏林,我得提醒你一句,只有项目成功,A36的所有权才会归你,我想我说得可能还不够清楚,如果,明天不能叫我哥满意,这项目算是玩了,到时候,这个顶着你姐姐脸的玩意儿,就会被哪个肥宅买下,然后锁在家里……”他凑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没日没夜地被人……”

砰的一声,程柏林扬手砸了何西就一拳。

何西就措不及防,被他打得一个趔趄,骂道,“程柏林你有病啊,妈的老子在你身上花了几十亿,最后连个屁都没有,老子没抽你就够意思了,你还有脸抽老子,你他妈有本事就把这破机器修好啊,拿老子出什么气……老子哪句话说错了,要是你不能把这破烂儿给收拾好了,实验室明天就会关门,到时候你就哭去吧……”

他一甩手,背对着程柏林呼哧呼哧喘气。
程柏林铁青着脸,站在原地。

程安安站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拉了拉程柏林的袖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实验室为什么要关门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程柏林稳了稳神,对她安抚地笑笑,“没有,跟你没关系……”

“怎么没有!”何西就又气得跳起来,他一伸手把凳子上的女人扭过身子,“这要还叫没关系,我把头扭下来给你们当球踢。”
程安安一看清女人的脸,愣了。

圆脸杏眼,肉肉的脸颊带着令人烦恼的婴儿肥。
分明就是她的样子。
程安安瞪大眼睛,忍不住上前近距离打量,左看右看,都觉得是一模一样。她偏头去看女人的右耳,那里也生着颗红色的浅痣。
“这……”

程安安缓慢地眨了眨眼,脑子里掠过方才何西就的话。
——既然A36是依照程小姐为原型制作的,那怎么能叫无关人士……
她猛地看向程柏林,“林林,你竟然造了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程柏林不自在地撇开眼,“只是方便。”
骗鬼呢。
程安安明显不信,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转向何西就,“你刚说的实验室关门是什么意思?”

何西就说:“明天我哥……嗯,也就是集团总裁会过来视察,如果A36不能叫他满意的话,就会停止拨款,暂停项目。”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叫我扮演这个A36?”
何西就斜一眼程柏林,点头,又补充,“当然我也不会叫你白来一趟,事成后我会给你三万块的酬劳。”
既能帮到程柏林,又有钱拿,傻子才不干。
程安安立马就拍桌子定板,“好,我同……”
“安安!”程柏林皱眉,“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倒是。

程安安转脸问何西就,“你确定能行得通?”
“绝对没问题。”
何西就拍胸脯保证。

事实证明,何西就这话简直跟放屁似的。

第二天,程安安穿上A36身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躺到实验室里的一个充电玻璃罩里,还没等到何西就把罩子打开,假装程序启动,不远处就砰的一声巨响,保安队长领着一群人冲进了实验室,大喊道,“总裁,起火了!”
程安安吓了一跳,忙睁开眼睛,玻璃罩镀着防窥膜,她能从里头看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清楚里头。

只见门口狼烟滚滚,所有人围成一团,掩着中间梳着大背头的男人往门外走,看样子,应该就是何西就嘴里的那个总裁。
室内人仰马翻,根本没人记得来管她。
这么下去,自己不会要被烧死吧?

这么一想,她慌了,忙用力去拍玻璃罩,“救命啊……”
“不要急,我这就带你出去。”一个阴影笼下来,程柏林冷静的声音响在耳边。
程安安长舒口气,还好,还好。
正要转头对他做个鬼脸。

室内遽然一静。
门口处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停住了脚步,眼睛遥遥看向这边。
低沉嗓音穿破重重烟雾。

“把A36带到我家。”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