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春花将与萧母商定的前后事宜捏了个仙诀,传了信给北辰。但她觉得这事多半还是萧母自作主张,若是萧淳知道,一定反弹得厉害。想了半天,终究还是觉得不够妥当,于是带上孟极,往萧家去了。
  刚到萧家门口,便听见里头号啕大哭,吵嚷不休。
  柴门半开,春花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了。
  只见萧母盘腿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哭喊咒骂,大意是说萧淳如何不孝,专找了一个没有良心的女子来气她。萧淳站在院中,拉着一个红衣的清丽女子,那女子要甩脱他,又不忍心下重手,两人便拉拉扯扯扭来扭去,不成样子。
  那女子叹道:“萧郎,你拦我也是无用,我今日非走不可。”
  萧淳苍白着脸,全没有素日文质彬彬的样子:“甘华,我一直信任你,你总说家中有要事,来来去去,我何曾阻止过你?可是……明日是你我成亲的日子,你就这样走了,当真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萧郎,有些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保证一定会处理好的,待我解决完了,我就回来和你成亲。”
  她腰间有一道泅染的痕迹,较他处颜色更深,大约是刚刚受过伤的,只因穿着红衣,并不明显。
  声音清冷,容貌端丽,身姿高挑。不是甘华公主,还有何人?
  “青衣镇上谁不知道我们明日要成亲?你就这么走了,让我娘和我如何自处?”
  “萧郎,你再多些耐心,给我三日,三日后我一定回来和你成亲。”
  萧淳恨声道:“你是不是以为,不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在原处等你?”
  天边隐隐有雷霆滚动,甘华身躯一震,仰面看向东方天际。
  “萧郎,我真的不能再耽搁了,迟了恐怕……要出大事。你信我,我只要活着,一定会回来找你。”
  她注视了萧淳一瞬,狠心拨开萧淳的手,转身便走。
  春花迎面和她撞上,眼尖地看见她眸中有泪光闪动。
  甘华微露错愕之色,但并没有认出春花,只当她是个不相干的凡人,轻掠而出。春花再转身时,她已经不见了。
  真是一位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女英雄。春花在心里又夸了甘华一回。
  大战当前,甘华身上带伤,还能冒着被东海水君责罚的风险,偷出来见萧淳这一面,可见她对萧淳用情极深。只是这些做神仙的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表现出来都是一副高冷模样,实在让对方寒心不已。
  不管她多么钟情于萧淳,在甘华心中,萧淳只是个凡人,像婚礼依时,又譬如谦和侍奉婆母,人言可畏,这些凡人的困扰,在甘华心中根本不值一提。而甘华是仙女,她不惜触犯天规低身下嫁凡人,怎能料到凡人也会有自尊和骄傲,也会有不甘与怨愤?
  仙凡相恋,果然是行不通的。情之一物,实在有百害而无一利。春花想,还是如北辰所说,帮着甘华快刀斩乱麻吧,也算是一桩功德。
  春花走过去,将萧母从地上扶起来。萧母却抱着春花大哭起来。
  “我早知道那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却没想到她这样绝情!淳儿啊,你是鬼迷了心窍,对她死心塌地,可她呢?她是把你当傻子一样摆布!”
  萧淳的身躯震了一震,春花知道萧母的话戳到了他的痛处。
  “这……明日的婚礼,要不就取消吧?”她就着萧母的话,软软地道。
  萧母一惊:“花娘子,你说话也不算话了么?我们昨天不是说好,先把你和淳儿的事办了么?”她扯着春花的袖子,左顾右盼,“莫非是嫌没有媒人、没有聘礼?这些我们都可以去备!”
  春花低着头,颤颤道:“妾身自然是百般愿意的。……只是亲眼看到萧公子对甘华姑娘用情至深,即便甘华姑娘不回来,他眼里也容不下妾身。”
  “我看甘华姑娘对萧公子也是真心实意的,大约真有什么难言的苦衷。萧公子,何妨多等她些时日呢?若是真心,有什么不能为对方做的呢?”
  她说着明里息事宁人的话,心里却知道句句都在火上浇油。
  萧母气得指着萧淳的鼻子骂:“你这个没有骨气的孬种,亏你读了一肚子的圣贤书,到头来被个女人拿捏得死死的!”
  果然再看萧淳的神情,十分不好。
  他沉沉地咬着牙:“她心中,大约也觉得我很好拿捏罢!”
  春花在此时温柔怜惜地道:“萧公子,你还好吗?”
  萧淳一愣,双眸正与她的相对。
  春花将手覆上他的:“妾身能为萧公子做些什么?只要公子一句话,妾身……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她捂着心口惊天动地地咳了一阵,翻了个白眼晕过去了,正正跌进萧淳怀中。
  萧淳将她打横抱起来,沉沉地道:“我送娘子回家。”
  
  东方天际遽然划过青色长电,仿佛墨色琉璃被击裂了好几道口子。顷刻间,大雨便滂沱而下,如同无数冰霜利刃,乱击如丛。
  萧淳将春花送回家中,她已“清醒”过来。
  “下雨了。”春花招呼孟极,“快去给萧公子取一把伞。”
  萧淳低头:“不必了。”
  “呃……”
  他忽然深深一揖到底:“蒙娘子不弃,萧淳感恩不尽。明日……萧淳准时前来迎娶娘子,此生定不相负!”
  又一道闪电映亮他刚直的脊背。他直起身,没有再看春花一眼,转身大步流星地冒雨而行。
  孟极愣怔了半天:“他怎么突然就同意了?”
  春花望着萧淳的背影,莫名感伤,幽幽叹了口气。
  这时黑色阴影从东方天际缓缓袭来,犹如在头顶上冲开了一个庞大的豁口,雨水更密,便似天河改道,直流下界一般。
  这雨势实在诡异,春花蓦地心中一慌。
  早间给北辰传了信,至今还没收到回音。从前北辰收到她的仙诀,一向是秒回的。
  她不是依靠法力立身的神仙,但也知道穷奇与化蛇都是天界大敌,即便是天衢圣君亲自出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北辰昨日已去了东海,自然是要和东海的水军同仇敌忾的。
  春花蘧然立起,对孟极道:“你化作我的模样,若明日萧淳来接亲时我还没回来,你就先应付着。”
  孟极险些绝倒:“你要我替你去成亲?万一他要入洞房怎么办?”
  “你看着办!”
  春花捏了一朵云:
  “我得去东海看看,我不放心北辰。”
  
  万里黑云席卷狂电,雨线凶悍地打在春花身上。她驾云的本事不算很好,勉强才能稳住云头,走了半炷香的时间方才来到东海域内。
  黝黑浪涛之上,两团灼热的蓝色光焰,各托着一头如大山一般的凶兽,一个通体火红,形态如虎,四蹄如牛,双翼如蝙蝠,身躯上黄色亮斑若隐若现,正是穷奇,另一个人面豺身,通身碧蓝,四爪连蹼如遮天大伞,尾长如蛇,末端锋利带着倒钩,这便是被镇妖塔镇压了千年的化蛇。
  春花吓得猛一哆嗦,险些从云头栽下来。
  真让北辰这乌鸦嘴说着了。这下可好,两头上古凶兽聚齐。
  无数个纯白的光点,列阵在一座浮空仙岛之上,想必就是东海的水军了。白色光点前头一个青色的光点尤为耀眼,高踞于仙岛最高的悬崖之上,春花勉强辨认出是一个着青色战袍的挺拔身影。
  仙人斗法时修为在身周凝为真气光晕,周身光晕最盛者,必然是修为最高的神仙。莫非是东海水君?北辰应当是与他在一处了。
  她不及细想,掉转云头便往那青衣神君的方向飞去。
  黑夜猛雨,泠泠水剑扫得她面上生疼。驾云至半路,穷奇忽然仰天长啸,声震海内,它口中冲出一道水浪,直向仙岛袭来。
  春花大惊,拼命加快脚下速度,奈何平时学艺不精,脚下这朵乌龙云全然不听使唤,直冲着水浪来处冲了过去。她左支右绌,怎么也拗不过这朵有主意的云,只得闭上双眼默默祈祷,心道:我可能是天界历史上第一个死于不会驾云的神仙。
  堪堪就要撞上水浪时,一道青色仙索倏然卷住她腰身。春花只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已从那朵乌龙云上弹起来,斜飞掠过水浪,直落在仙岛之上,青衣神君的脚边。
  青色光团的核心,一双修长冷眼淡淡地瞟了她一眼。
  “何方小仙,在此捣乱!”
  青色光晕融融笼罩着春花,她趴在地上,半天才手脚并用地爬起来。
  “我、我是来找北辰元君的!”
  这人肯定不是东海水君!虽然她没见过水君,却也知道是个紫色胡子的老头儿,眼前的人青袍白甲,腰背挺拔,大约是二十多岁凡人的模样,但他眉峰浓重,眼形长而尾微上挑,唇峰晰起,五官轮廓鲜明,面若寒冰,给人缄默严厉之感,甚显老相。
  听到北辰的名字,青衣神君微微蹙眉,现出不耐烦的样子。春花顿觉自己在他眼中是一条泥鳅,沾手带泥,不沾手又滑走。
  凶兽穷奇与化蛇此起彼伏地狂啸起来,白衣水军们受不了啸声带来的声波冲击,纷纷吃痛捂住耳朵,春花直觉是一头发疯的牛从耳朵冲进脑中,四处冲撞,脑骨疼得厉害。
  她吃痛喊出来,几乎又要跌倒,那青衣神君袍袖带风,轻轻托了她一托。
  “自己躲好!”他冷冷一斥,又一股将她卷起向后送去,直送到兵阵之后。
  春花脑中撞痛稍有缓解,便听到化蛇在水浪风雨中如震古洪钟高声大笑:
  “天衢,你能困我万年,可困不了我一世!今日便将新仇旧恨一起讨回!”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