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北辰进来的时候,春花正拿着一颗蚕豆大的海珍珠当弹珠玩,几个玉石精排得整整齐齐地在桌子的另一侧瑟瑟发抖,那海珍珠挟着指力滚过来的时候,玉石精们尖叫着四处躲散。
  “哟,不开心啊?”北辰在她身边坐下,“可是棒打鸳鸯打得不顺利?”
  春花叹气:“若真不顺利倒好了。”
  “哦?”
  “就是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东西。”
  她这语气甚是严重,倒把北辰惊了一惊。
  “怎么这样说自己?”
  春花毫无姿态地倒在桌上。
  “其实那萧淳还算个良人,对甘华也有一份真情。我们这些神仙,自恃活得年岁久些,道行法力高些,便将凡人的情感玩弄于股掌之中,着实不要脸。”
  北辰把她扶起来。
  “凡人愚钝,为七情六欲所苦,故此世人才要修仙呢。今日若真能点破甘华的魔障,助她修行更上一层楼,也是你的福报。至于萧淳,你既没有逼迫要挟,一切都是他自愿选择的,又何谈将他玩弄于股掌呢?”
  春花唉声道:“我只怕此次过后,甘华非但不会感激我,反而会恨我入骨。”
  北辰默了一默:“这次我们若真放任不管,恐怕甘华难以过关。”
  “怎么?”
  “北山穷奇出世了。”
  春花大惊:“你说的是万年前那个屠尽了十万天兵的凶兽穷奇么?”
  穷奇和化蛇的故事发生在春花登仙之前,但也算是天界的人人皆知的判例,所以春花并不陌生。
  穷奇为雌,化蛇为雄。两兽都是上古神兽,均属水性,按理不应相聚,但万年前化蛇与穷奇背天道相恋,在东海畔掀起长达百年的大洪水,致使凡间百里良田化为泽国,生灵涂炭。当时天界派出十万天兵讨伐两兽,却都败在劈天洪水之中,被穷奇和化蛇联手屠尽。临此大难,天帝亲往古上天尊处求援,古上天尊派首徒天衢出世相助。天衢的道行高深莫测,据说世间仅次于古上天尊本人,他以一人之力炼化成镇妖金塔,将化蛇镇压于塔下,穷奇受了重伤,躲入北山养伤,万年未敢出世。
  经此一役,天衢在天界的地位再无人可撼动。天帝爱惜天衢性情刚直公正,极力挽留他为天庭效力,将天庭法司都交于他掌管。而天衢圣君顶着这样的武力值,在天界执法自然也是无往而不利,众仙莫敢不从。
  见春花还是一脸懵懂,北辰解释道:“镇妖金塔一直都由东海水君家专职守护。甘华的几个兄弟法力都是稀松平常,难当大任,这重任自然就落到了她身上。这也是为什么,东海水君不惜一切也要斩断甘华的情丝。倘若甘华受罚,不管是贬下凡间还是缚入雷镜台,守护镇妖塔一职便要旁落他人,长此以往,东海水君的地位也可能不保。”
  “甘华此刻正赶往北山拦住穷奇,消息已上报天庭,恐怕天衢也会亲自下界。若是天衢发现了甘华的异状,定会剥夺她镇守东海的职位。我刚从东海水君处来,水君求你加快一些,一定要尽速断了甘华与萧淳这段孽缘。”
  春花啧啧道:“都说凡人愚钝,原来神仙也这么贪恋权位?”
  北辰摇头叹道:“神仙大都是从凡人修炼而来,如何真能彻底断情绝欲?若不是天规森严,天界又如何能各司其职,保世间太平?”
  “话都让你说了。照你的说法,天规没有错,天衢圣君没有错,东海水君没有错,甘华公主也没有错,你和我也都没有错。”春花撇嘴,“我瞧还是我错了。不该交你这么个朋友。”
  “这事完了,我得在你大言仙山门口竖个牌子,谁要再来请托你办事,先同我打一架再说。”
  
  春花还没想好如何“加快一些”,萧母倒先找上门来了。
  萧母先是像模像样地寒暄了几句,春花极有耐心地陪她兜了好几个圈子,她才小心翼翼地绕到正题上来。
  “听说前几天,娘子见着我儿子了?”
  何止是见着,如今大街小巷都传遍了,说穷小子萧淳与寡妇花娘子有一腿。
  春花暗暗掐了大腿一把,脸上立刻现出痛苦的晕红。
  “那日地痞乔四上门逼迫,是萧公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萧公子的大恩大德,妾身今生今世都难以报答。”
  萧母现出为难的神情:“如今镇上人人都在说娘子和我儿子……唉,我们倒是没什么,娘子的名声可就……”她偷睨一眼春花的神情,慌忙又低下头去。
  “不不不,是妾身连累了萧公子的名声。萧公子是人中龙凤,年少才高,怎能与我这短命之人扯上关联?”
  萧母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嗨,这事原没什么,可恨那些嚼舌头的,最爱添油加醋,我也知道你们两人清清白白,可他们不信啊!”
  春花做出为难的样子,期期艾艾了半晌,道:“人言可畏,其实那日我与萧公子也提了一个办法,只是……我看他的模样,心中还是有许多顾虑。”
  萧母急了:“娘子同他说了什么?”
  春花含羞带臊地瞄她一眼,将那日与萧淳说的原样复述了一遍。
  萧母听着听着,渐渐现出喜色,又不好立时表露,只好强迫着自己做出极为忧心的神情。
  “娘子提的,倒也是个法子。只是太委屈了娘子。”
  春花又咳了一回:“萧公子与甘华姑娘过几日就要成亲了,妾身此时提出这样的请求,实在是不妥当。可是……妾身也是没有办法啊。”
  有了这些话,萧母蓦地气壮起来,生气道:“快别提那个甘华!也平日来来去去的连个招呼都不打,说好了三日后的婚礼,她到今天还没出现。都怪我家萧淳太痴情,一个劲儿地为她辩护,说她一定是被什么事绊住了。她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比成亲还大的事?”
  呃,制服凶兽算不算比成亲大的事?
  春花揣度着甘华现在也是分身乏术,不知追踪到那凶兽穷奇没有?真要追上了,能不能打得过?她心底还是很羡慕甘华这样悍猛的女战将的,降妖除魔,快意恩仇。唉,只可惜自己跟的是赵不平这个不靠谱的师父,正经的法术没教几样,坑蒙拐骗倒是样样精通。
  想到这里,口中也忍不住为甘华辩解:
  “说不定真有什么事呢。”
  萧母无奈道:“我实在忧心,万一三日后婚礼她还不出现,我家该如何做人!”
  “……”事态紧急,北辰已赶去东海助阵了,春花觉得,三日之内甘华多半是回不来了。
  “花娘子,话说到此处,我也就不跟你见外了。我有一个主意说给你,你听听合不合适。”
  “妈妈请说。”
  “我们萧家也是要脸面的,这婚礼的请帖都发出去了,新娘子不来,今后我们在青衣镇上可怎么混?要不这样,不管三日后甘华那丫头出不出现,咱们把你和萧淳的事先办了。”
  “诶?”
  “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赶。同时进门,正好不分大小,你说是不是?”
  春花目瞪口呆,觉得她实在是个人才。
  萧母因自己大胆的提议兴奋得满脸涨红,丝毫没有注意到花娘子呆滞到有违人设的表情。
  “这……”春花深吸一口气,把扔到脑后的柔弱哀伤人设不露痕迹地捡了回来。
  她看得出,那日没脸没皮的倒贴之后,萧淳是有一些心动的,但表面上还是沉默不语。春花请他回去考虑后再答复,他也没有直接拒绝。
  而萧母这个提议就比她迅猛太多了,简直是一刀封喉,毫不留情。
  “妈妈方才的提议,萧公子答应吗?”
  “父母之命,他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去和他说!”萧母胸脯拍得震天响。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