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叫她过来喝茶,就真是喝茶,什么杏仁茶红枣茶冬瓜茶枸杞茶摆了一桌,任着她挑。萧母挨个喝了一盅,觉得再舒坦不过。
  这位花家娘子长得甜,笑起来更暖,看着年纪不大,接人待物却很通情理。只是可惜身子不好,一会儿便是一阵咳,说起话来声音极轻,小猫儿一般。这样的人物,能管下这样大一份家业?
  刚喝完茶,又上了点心,八样甜八样咸,八样果子八样团。萧母有些后悔刚才喝茶喝猛了。
  那花娘子恬静地坐在上首盯着她吃东西,仿佛很羡慕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说:“萧妈妈还需常来啊,我见了萧妈妈,觉得像见了自己妈妈一般亲切暖和。”
  萧母有些受宠若惊:“娘子自家母亲如今在何处呢?”
  花娘子恹恹地叹了口气:“我是个苦命的人,十岁上母亲就都去了。父亲续弦的夫人不喜我,但还算发嫁了好人家。成亲不到一年,夫君外出行商时遇上船难,也便去了。他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徒手挣下这一大摊子家业,却没有后嗣继承,只有我这一个孤女孩子勉强打理。唉,我实在是个伤心人,流落在个伤心的地方。”
  说到最后一句,她忍不住漏出悲声。
  萧母忙道:“是我不好,触到娘子伤心事了。”
  花娘子揩了揩眼角:“萧妈妈别这么说。我家里没个长辈,我也是个没主意的,今后许多事,还需要萧妈妈帮我拿个主意才好。”
  萧母叹口气:“娘子这光景确实可怜。我说句不见外的话,您如今只缺一位知冷知热的相公,家里没有男人,终究还是不成的。”
  正堂屏风后面忽地“嗤”了一声,萧母吓了一跳。
  花娘子忙道:“萧妈妈莫怕,那是我养的一条奶猫。”
  萧妈妈这才定了神,又听花娘子道:“萧妈妈说的极是。可我是薄命的人,身子骨也弱,只怕没有哪个良家的男子能看的上我。”
  “不知娘子想找个什么样的?”
  “唉,我还有什么可挑的,只要家世清白,长相端正便好,倘若能认得几个字,知情达理,那就更好不过了。”
  萧母登时激动起来:“我家……”
  “嗯?妈妈说什么?”
  萧母强行忍了好几次,终于将心中想说的话忍了下去。
  花娘子柔柔一笑,也没有乘胜追击,又与萧母说了几句别的闲话,便将她送了回去,还搭送了一盒点心。
  北辰从屏风后面出来,一副险些要笑岔气的样子。
  “这半卖半送小寡妇的招数,不见得好使。我看那萧妈妈也是个有骨气的,根本没接你话茬。”
  “棒打鸳鸯这黑心生意哪有这么容易。”春花将那柔柔弱弱的模样拾掇拾掇,又回复了中气十足的气势。
  “我只一样不明白。你既然打算做个萝卜吊他,何不干脆扮成个千金小姐?”
  “世上哪有完美无缺的货物,因时折让的才是抢手货。”
  果然满口生意经。北辰执扇一揖:“小生受教。”
  
  夜里萧淳回来,萧母果然畏畏缩缩地同他提了花娘子的事,虽没有明言,但萧淳已看出了她的心思,忍不住怒火,将她说了一通,又言明自己非甘华不娶,绝不可能负心薄幸。萧母自知理亏,只委屈道:“我又没有说要你弃了甘华去娶她。……我是想,你若能去花娘子的当铺做个账房先生也好啊。”
  萧淳道:“娘,我明年定是要进京赶考的,将来考中进士,让你和甘华都能过上好日子。”
  “……”萧母掉下眼泪,“你总说要去考进士,可你每日出海打渔这样辛苦,哪有时间读书备考?”
  “从前是只有我们娘儿俩。现今不同了,有了甘华,我们俩一起努力赚钱,咱们总能越过越好。”
  萧母听他这样说,也只能叹气,不再说什么了。
  
  又是一个清晨,萧淳粗略地吃了个窝窝头,提了网兜渔具便要出海。
  经过巷口的时候,听见街面的宅院门口吵吵嚷嚷的。镇上出名的地痞乔四正堵着两名女子。其中一个挡在另一个面前,正与乔四激烈地争吵。
  这两名女子很是眼熟,萧淳定睛一看,正是那日他拾金奉还的娘子和她的丫鬟。
  看来她就是母亲口中的花娘子了。
  乔四与青衣镇上的捕头沾着些亲,平日里在镇上搜刮钱财,横行霸道,定是盯上了新来的肥羊。萧淳本不打算管这闲事,走得近些了,听见那胖丫鬟嚷着:
  “萧公子!可是萧公子吗?”
  “……”
  他脚步未停。丫鬟继续叫道:“萧公子,求你说句公道话,我们娘子快要晕倒了!”
  萧淳顿了顿。
  乔四哈哈大笑:“谁不知道萧淳这小子是个没用的草包,借他两个胆也不敢出这个头!”
  胖丫鬟哭嚷起来:“娘子!娘子!”
  那花娘子大约是惊怕得狠了,扶着朱漆大门,软软地倒伏了下去。乔四顿时来了劲,撸起袖子就要上手。
  萧淳脚步停住了。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将扁担挑在乔四面前,直拦得他倒退了两步。
  “青天白日,不要太过分!”
  乔四一惊:“萧淳,你真要多管闲事?”
  “我本不想管,可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未免太不要脸了!”
  清晨的街面上人不多,这一阵嘈杂,便将街上的人都吸引过来了,人人指指点点,乔四也不敢太放肆,退后几步,指着萧淳的鼻子冷笑:“萧淳,你手脚很快嘛,这寡妇刚搬过来,你们就勾搭上了?”
  萧淳大怒:“你嘴巴放干净些!”
  乔四吓了一跳,往外跑了几丈,才回头叫嚣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胖丫鬟边哭边摇晃晕倒在地的花娘子,继而用可怜无助的目光望住了萧淳。
  “萧公子,我家娘子她……呜呜呜”
  萧淳叹了口气,俯身将花娘子抱起来,又命那丫鬟去请大夫。
  整整两个时辰,灌了两服汤药,花娘子才悠悠醒转过来。期间那胖丫鬟只会嘤嘤地哭,其他便是扯着萧淳的袖子不许他走。萧淳无奈,又念及她主仆对自己母亲的好,只好一直看护着。
  花娘子被扶着起来,靠在榻上,苍白虚弱,气若游丝,面容凄苦,实在令人怜悯。她咳了两声,道:
  “萧公子,今日难为你了。你帮了妾身,今后在青衣镇,也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了。”
  萧淳心中多少也有些发愁,但听对方这样说,不由得心软道:“娘子不必担心,我一个大男人,不怕这些。”
  花娘子盈盈地淌下泪来:“人生多苦。妾身这半副残躯,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萧淳安慰道:“娘子不要这样说,你年纪还轻,还有许多岁月要过。”
  花娘子叹了口气,目光停在某处,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
  萧淳这时才算看清了她的样貌。她生了一双很适合笑的眼睛,正因如此,愁苦起来也格外引人怜惜。
  他定了定神:“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花娘子仿佛从梦中惊醒,蓦地扯住他衣角。
  “萧公子且慢!”
  她对上萧淳的双眸,又慌张地低下头。片刻,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地,对丫鬟道:“你去外面守着,我有几句话想对萧公子说。”
  萧淳有些发愣,知道如此不妥,却又迈不开步子。
  花娘子咳了两声,垂首道:“萧公子,妾身知道如此不妥,在此先向您赔罪了。此处只有你我二人,接下来我说的话,若是污了您的耳,您便当做从未听过。”
  萧淳胸中怦怦,面上仍镇定道:“娘子请说。”
  花娘子又叹了一会儿气,斟酌了片刻,似是鼓起了全身的勇气。
  “妾身的处境,萧公子想必也知道一些。”
  “嗯。”
  “世上可接近之人虽多,却都是居心叵测。妾身自来了青衣镇,只遇上两个真正的好人,一是萧妈妈,一就是萧公子你。昨日与萧妈妈在此,她提点了妾身。妾身虽家有薄财,但一介孤女,如何能在这荆棘世间立足?唉,妾身有一不情之请,还请萧公子听了勿怪。”
  “妾身……有心与君结缡,不知萧公子意下如何?”
  萧淳怔住,遂继陷入沉默。
  花娘子道:“公子先听妾身说完。妾身本也无心再嫁,可一则先夫与妾身恩义甚深,不忍他偌大家业就此离散入外人之手,二则……”她咳了几声,“妾身得的是心疾,大夫诊过,活不过二十岁。……妾身只想余下这两年能过得轻松一些,有个依傍,不必自己四处奔走,待命终之日,能有身边人将妾身收葬,不至于孤魂流落荒野……”说到此处,她凄凄然饮泣。
  萧淳面露不忍,但仍道:“娘子,萧淳已心有所属,不日便要成亲了。”
  “那日便听萧妈妈说了,是有一位甘华姑娘是吗?唉,想必是位温柔贤淑,宜家宜室的好姑娘。”
  提到甘华,萧淳心中浮起淡淡暖意。
  “温柔贤淑,宜室宜家都算不上。”甘华性子淡漠,只有两人私下软语温存时才显露些女儿家的温柔,为人也极有主意。“但她……她是极好的,对我也极好。”
  花娘子神情凝了凝,又垂眸道:“萧公子,妾身无非……是想要个名分。妾身与公子仅有两面之缘,却已知道公子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妾身这身子,既无法诞育子嗣,便是履行夫妻之礼也是难的。倘若蒙公子不弃,妾身愿与那甘华姑娘不分大小,平起平坐,并每日清心礼佛,祈求你们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萧淳愣住了。
  “妾身看出来,公子有凌云之志,早晚是要出头的。可是如今世道艰难,上有老母奉养,公子又怎能心无挂碍地进京赴考呢?将来又拿什么来照顾萧妈妈,照顾甘华姑娘呢?”花娘子一双水眸直直望进萧淳心中。
  “公子若肯接纳妾身,妾身愿倾尽所有,为公子奉养母亲,照顾甘华姑娘。如此,公子便可安心赴考,他日的荣宠诰命,都是甘华姑娘的,妾身统统不要。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萧淳陡然一悸,下意识便要闪躲花娘子的目光。话说到此处,才真正说到他心里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