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嗬,被认出来了。
  “春花也是你叫的?”胖猫吼了一声,一口咬住神像的左脚,它吃痛哀嚎起来。
  名唤春花的女财神双手在胸前结成手印,轻喝一声:
  “金钱有命,富贵在天,世间万宝,任我差遣!”
  她袖口领口的金线仿佛有生命的小蛇一般脱出衣衫,顷刻交织,化作一张金光闪闪的大网,兜头向那财神像笼罩而去。
  “孽畜!还不现出原形!”
  金网触及神像的身躯,丝线交界之处燃起点点火焰,神像像被开水烫了一般惨叫起来,金粉与油彩如蜡融化,金网越裹越紧,直至化作一个黄金火笼。
  一个灰不溜秋的生物在火笼中吱吱狂叫,到处乱窜。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头硕大无比的老鼠。
  老鼠精遭金火燎了皮毛,嘴上却不服软,尖厉怪笑:“你是七百年的财神,我可是八百年的妖!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笼中黑气凝聚,渐渐滚成一个烟球。春花一怔,但见烟球爆开,将黄金火笼破开了一角,老鼠精敏捷窜出,跃上房梁。
  “这世上可不止你会驱策财宝!”老鼠精在胸口结上手印,口中念念有词。登时神案被怪力震作两半,其下地面炸开一个大洞,金子精、银子精、珠串精、玉石精们蜂拥出来,叽叽喳喳地朝立在一旁的胖猫冲了过去。
  胖猫吓了一跳,掉头就跑:“春花春花,金子要杀我!”
  看来老鼠精将自己囤积的财宝都藏在财神庙地下的洞窟之中了。
  胖猫缩在春花身后,头一次觉得钱财也能要命。
  鼠精狞笑起来:“孩儿们,变成金银坨坨,把他们压得永世不得翻身!
  劲风吹拂春花的衣袂,她摇头叹息:“站住。”
  财宝精组成的泥石流呼啸而来,却因她这一声在她眼前猛地煞住了,只有一个小金元宝冲得太快,从最前一排跌了出来,正跌在春花脚边。
  “哎哟喂!”小金元宝气喘吁吁地爬起来,仰头看见春花,立刻尖叫着扑过来。
  “财神娘娘!”芽菜一样小小的手脚抓住春花的鞋面,幸福地蹭了又蹭。
  财宝精们静默了一瞬,立即有样学样,叽叽喳喳地冲过来,有的抱腿,有的抱袖,不管不顾地往春花身上蹭,沉浸在幸福和迷恋中无法自拔。
  春花扶额。
  “我知道了,我也爱你们呢。”她蹲下来挨个摸一摸财宝精们不存在的小脑袋,被摸过的尖叫颤抖了一会儿,慢慢化去了手脚,变成了普通的金银宝物。
  老鼠精狰狞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整头鼠都僵住了。
  “这……这……你怎么做到的?”
  “财宝自有性灵,但钱财如水,当于世间交换流通,造福万民,不应深埋地下,满足你一己私欲。”
  老鼠精恼恨交加,身子渐渐壮大,逐渐变成一头大象一般的巨鼠:“我连你一起吃了!”
  春花目光一寒:“小孟孟,还不现形?”
  胖猫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她背后踱出来,低吼一声,四爪腾起蓝焰,长尾高高扬起,兽牙暴出,雪白的皮毛上浮现火焰样的条纹,蓦地变身为一头比巨鼠还要大上三倍的威严巨兽。
  “神兽孟极!”鼠精惊呼。
  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题白身,名曰孟极,是善伏,其鸣自呼[ 《山海经·北山经》]。
  巨兽扬起磐石大的前爪,一爪拍在老鼠精脸上。鼠精惨叫一声,右目登时被利爪勾出。金线重又结成金笼,将鼠精困在其中,这回,它再也挣脱不出了。
  
  钱老爷包的三天连台戏,今日是最后一天。小倌们唱得累了,有些唱词便囫囵拖过去,花枪和水袖也都不如前两天翻得利索。
  春花坐在老位置,敲着桌子叹息:“不值票价呀,不值票价。”
  卖干果的小二掀帘子进来,见是她,立刻换上殷勤笑容。
  “姑娘好兴致,连着两天帮衬。不知今天有没有等到要等的人呢?”
  春花默默翻了个白眼。
  “姑娘今日不等人。”
  胖猫孟极蹲在桌上,以爪拨弄一个小笼子。那笼子甜瓜大小,应是用黄金打造,浑然天成,不见开缝,精致之极。笼中一头银灰毛皮的尖嘴老鼠溜着笼边乱窜,胖猫每拨它一爪,老鼠便吱喳乱叫一阵。
  “这……是姑娘新养的宠物?”也是稀奇。“老鼠……也能当宠物么?”
  春花向他招招手。
  “这不是老鼠,是钱鼠。”小二仔细一看,果然笼中的小生物嘴尖而长,耳圆而小,与家中寻常见的老鼠不同。
  “姑娘真有本事,都说钱鼠是招财进宝的吉利物。”
  春花笑道:“传闻不可信。你若再见到这小东西,千万绕着走。它性喜囤积亮闪闪的物件,遇到金银钱币都要一口叼走,藏起来你便永远找不着。”
  小二吓了一跳,下意识捂紧了自己的钱袋。
  “对了,姑娘,昨夜城中出了大事,财神庙里的神像塌了,地下还裂了大缝,庙祝在地下挖出来许多金银财宝呢。知府大人是个好人,说昨夜财神托梦给他,要将这些财宝都分给本地百姓,每户十两,现下城中百姓正逐户去府衙领银子,今日的戏都没人看了。”
  “只是,那钱老爷可倒了大霉了。听说昨夜他家中金库遭窃,损失了不少金银呢!大家都说他太贪,财神爷赏了金子还不知足,果然降下惩罚了。”
  “如此。”春花挑眉,“你怎的还不去领赏呢?”
  小二嘿嘿笑道:“我也即刻要去了。”他望着眼前眉眼弯弯的姑娘,忽然觉得熟悉,“姑娘生得真是富贵雍容,眉眼也亲切,倒和我们家中供奉的财神娘娘有些像呢。”
  小二掀帘出去,孟极还在拨弄那倒霉的钱鼠精。钱鼠精在笼子里气喘吁吁哭喊:“财神娘娘,小妖知错了,娘娘饶命啊!”
  “你错在哪了?”
  “小妖……不该亵渎财帛星君,不该与财神娘娘作对,不该……”钱鼠精说了几句,嘤嘤哭起来。
  春花敲了敲桌子。
  “你将自家来历说一说。”
  “小妖……生于极南仙岛的钱鼠,学名叫臭鼩,两百岁上随商船北渡中原,有幸在船上得见财帛星君爷爷天颜,偷学了些许法力,自行修炼了些岁月,方有驱使金银之能。”
  春花见他对答老实,应当不是作假。她师父财帛星君赵不平,本就办事极没有谱,想一出是一出,兼且嘴上少个把门的,这样的事确是他能做的,想必此刻去问他,他也想不起来。七百年前赵不平将她点化成仙,也不知是搭错了哪一根筋。
  这钱鼠既曾与赵不平打过照面,也算是有些仙缘,春花有心点他一点,正色道: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你错不该囤积财宝,滋生恶灵。还有那钱老板,固然是贪欲盛了些,但祖上有德,本还有十年财运,却被你吞了枕下财脉,只怕一两年内便要散尽家财。你说,该如何弥补?”
  钱鼠精听出她有宽宥之意,慌忙磕头:“但凭财神娘娘吩咐,小人无有不从!”
  “你吞了钱老板的财脉,不日便可化形为人。今后你便跟在钱老板身边,为他管事理财,助他修回财运,直至他百年,如何?”
  钱鼠精怔了怔,点头道:“谨遵娘娘吩咐。”
  春花点点头:“此地我是熟悉的,倘若将来我发现你没有老实赎罪,又或是重拾恶习出去害人,我便当场碎剐了你。”
  钱鼠精吓得五体仆地:“小妖再不敢了!”
  它眇了一目,浑身皮毛也烧掉了许多,颓然落魄极了。春花叹了口气,解了金笼禁制。
  “你去吧。”
  钱鼠精犹犹豫豫地从小笼子里爬出来,在桌上转了两圈,又人样立起来拜了两拜,便溜着桌腿跑下去不见了。
  胖猫孟极粗声粗气道:“你就这么放了它,也太便宜了。”
  春花撇嘴:“罪不至死,何必赶尽杀绝,我又不是那古板冷血的天衢圣君。”
  话音刚落,一人以扇挑帘而入,温朗笑道:“是谁偷偷在此诋毁天界上仙?”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