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人间。
  戏园子一向是人间最有烟火气的地方。台上的小倌油彩涂了满脸,勾勒出花样的腮,云样的发,盈盈的眉眼,咿咿呀呀地唱着,为着前人杜撰出来的姻缘哭得肝肠寸断。庭中十余张八仙桌,各围了四条长凳,几乎都坐满了人,卖干果和添茶水的小二穿梭其中,不时撺掇着群众高声叫好。
  添茶水的拍一拍卖干果的,低声说:“那位又来了,在二楼雅间里坐着呢。”
  “看着像在等人。戏都到中场了,等的人还没来,你可小心伺候着。”
  卖干果的大喜:“晓得喽。”
  添茶水的急了:“得了赏,别忘了对半儿分。”
  雅间里,一个年轻姑娘正两手捧腮,有滋有味地盯着戏台。她身着樱草色半臂襦裙,袖口和领口都密密地以金线绣上蝌蚪样的繁复花纹,腰间茜色丝带长及地面,颈子皓白修长,显得整个人比实际高挑得多,乌发如黑泉,眉目如江水,内蕴春山,清越而带着暖意。
  八仙桌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各式时兴的小糕点,许多拆了封只啃了半口,两三个小酒坛翻倒着,正是城中天子楼的招牌好酒“梨花觞”。一只浑身雪白,四爪带黑的胖猫踮着脚在桌上慢慢溜达,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
  卖干果的小二进门的时候,胖猫青褐色的眼睛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啃一个小圆糕。
  姑娘低低打了个酒嗝,转脸看见来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露出两边各一个尖尖的小虎牙。
  小二放下两碟蜜饯:“姑娘在等人?”
  胖猫喵呜一声,姑娘安抚地拍拍它。“原是约了人的,又说不来了。”
  小二一怔,左右并未见送信的,她怎知不来了?
  这姑娘每月十五都来此听戏,出手极为大方,每次都将整条街上的好吃好喝好玩的都买一大堆,园子里的人猜测她是城中某位富户的千金,平日家里看管太严,每月一日出来放风。
  今日怕是约了情郎,又被放鸽子了?
  “他不来,我们两个出来玩也是一样的。你说是不是呀,小孟孟。”姑娘轻搔胖猫的脑门,胖猫舒服地眯起眼。
  小二连忙安慰:“不来了也无妨。姑娘今日可算赶上了,钱大老板包了三天的戏,特地请了昆山的名角儿来唱连台呢。”
  “钱大老板是何人?”
  小二指向楼下前排一个大肚无须的锦袍中年人。
  “钱大老板本就是城中首富,今日又得了财神庇佑,发了大财,为了酬报邻里,才点了这三天的大戏,请街坊们看戏呢。”
  姑娘秀眉微蹙:“得了财神庇佑?”
  小二压低了声音:“这事旁人我可不告诉他。据说钱老板去庙里祈福的时候,遇上财神爷显灵啦,回家以后,他每天夜里都能在枕头底下发现一锭金元宝!”
  姑娘噗嗤一笑。
  “财神爷这样灵啊?那小二哥你也去试试?”
  “嗨,财神爷也嫌贫爱富,越是有钱的人家他越喜欢,我们这些穷苦人,求得再多也没用。”
  也许是错觉,桌上的胖猫似乎瞪了他一眼,喉中发出狺狺之声。
  姑娘食指轻叩桌面,胖猫懒懒地揣起爪,又窝成一坨。
  “像您这样的富贵又美丽的人物,财神爷一定也喜欢。姑娘不妨也去财神庙试上一试呀,就在城东,天子楼往东两条街便是。”小二殷勤地送上马屁。
  姑娘眼睛弯弯,掏出几颗银瓜子递给他。
  “小二哥的蜜饯做的好吃,又会说话,不必靠财神爷帮衬,也一定财源广进,富贵长安呢。”
  小二喜笑颜开地接了赏,欢天喜地地去了。
  雅间里只剩一人一猫的时候,胖猫站起来,将身子撑出个拱门,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口吐人言:
  “枕头夜里生金子,人间还有这样好事?”它声音沙哑粗犷,倒像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在说话。
  姑娘温和一笑:“小孟孟,这么有意思的事,咱们也去瞧瞧?”
  
  入夜,钱老板今日又多喝了几杯,摇摇晃晃地到了家,后脑勺刚沾了枕头,便被硌得哎哟一声爬起来。
  一掀枕头,果然底下又躺着一枚棱角圆润的金元宝。上秤一称,足足有二十两。
  钱老板抱着元宝欢喜欲狂,胡乱朝各个方向都磕了几个响头,口中念念有词:
  “叩谢财神爷爷!叩谢财神爷爷!”
  樱色衣裳的姑娘抱着猫,蹲在钱家屋顶,打了个呵欠。
  “还真是有元宝啊?”胖猫震惊得露出森森白牙。
  “莫急,再看看。”
  钱老板的金库与卧房一门相连。他取来金库钥匙,将那新得的元宝与满库房的黄金白银放在一处,锁了金库,坐在榻上嘿嘿笑了半个时辰,终于累得沉沉睡去了。
  钱老板家中一向能省则省,所有香烛油火早早地都熄了。宅中众人陷入了熟睡,黑夜的院落像一个幽深大洞,能生吞下活人。
  又不知过了多久,窸窸窣窣的声音陡然响起。
  姑娘和胖猫都凝神谛听。声音是从钱老板的金库中传来的,然而他本人睡得死猪一样,丝毫未闻。
  满月升起,乌云沉下,院落里微微亮起来。几星亮光蠢蠢而动,渐渐汇聚成亮晶晶的细线,一拱一拱,顺着院墙朝外流淌而出。
  再仔细看,金锭子,银锭子,珠串子都长出了芽菜一般的细细手脚,吭哧吭哧地扛着一个没有手脚的同类,排着整齐的队伍往外走。队伍之外,还有两个长了手脚的金子精叉着腰,低声喊着口号。
  “一二一二一二……”
  胖猫张大了嘴。
  “金子……银子……在自己偷自己啊。”
  姑娘拍了拍胖猫的脑袋。
  “跟上。”
  
  本朝有宵禁,打过二更鼓,街上便再无人烟。
  金子精、银子精、珠串精、玉石精们组成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涌过青石板的路面,跨过两道拱桥,绕过低洼积水的路面,勤勤恳恳地来到一座红墙黑瓦的庙宇前,正是白日里小二说的财神庙。
  庙檐下黑气纵横,门口蹲着一头口噙铜钱的石头蛤/蟆,一个金子精蹦到石头蛤/蟆面前叽叽咕咕说了什么,石头蛤/蟆点了点头,庙门就开了。
  姑娘和胖猫隐身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财宝们进了财神庙,庙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月光倾洒在潮湿的路面,不知谁家的狗汪汪叫了两声,又复归于宁静。
  姑娘从黑影里走出来,负手慢慢踱到财神庙前,盯着石头蛤/蟆看了一会儿。
  石头蛤/蟆瞪大眼睛,仿佛突然惊醒一般,张嘴叫起来:“来……”
  蛤/蟆嘴里的铜钱蹭蹭蹭涨了起来,一个变作两个,两个变四个……一声闷响,石头蛤/蟆被撑裂了。
  姑娘无奈地摇摇头。胖猫蹲在她肩头,啧啧道:“凡间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财神庙的红漆大门訇然洞开,一人一猫缓步而入。
  庙中香烛瞬间同时燃起,一时亮如白昼。香案之上巍然立着一个两三人高的金粉神像,一手端如意,一手持元宝,广目阔口,仙髯飘飘,红袍玉带,莫测高深。
  神像瓮声瓮气地开口了“你把我门口的蛤/蟆怎么了?”
  姑娘一脸惋惜:“雕得不够结实,裂开了。”
  神像沉默片刻:“你是何人?胆敢亵渎神庙!”
  姑娘上下端详那神像一番:“你这个神像雕得倒是颇为威风,只是与本人不太像。”
  胖猫从她肩头跃下,三步窜上神案,围着那神像转了两圈,喵喵直叫。
  神像微微抖了抖,空气中渐渐弥散出一股潮湿腐臭的味道:“大、大胆!本神乃是财帛星君赵不平,你……认得我?”
  姑娘仍不接他话,垂首道:“你能驱使金银,可见有几分道行,好好修行,或有一日能登仙班。但断人财运、窃人钱财,实在下作。何况你还欺世盗名,败坏我师父的名声,我怎能坐视不管?”
  神像大惊失色:“你究竟是谁?”
  财帛星君赵不平七百年前点化过一位女弟子,是九重天上唯一的一位女财神。
  “你、你是——财神春花!”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