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天衢的仙索送着北辰和甘华,缓缓落入仙岛。立刻有白衣水军上来将晕厥的甘华抬下去医治。
  北辰胸肩之间被化蛇戳了个血窟窿,意识还算清醒,直起身来向远处高喊:
  “天衢!”
  黢黑海浪中,茫茫不见人影。
  化蛇在半空中怪声狂笑:“天衢死了!天衢被我杀了!”
  饶是北辰几经历练,此刻也难免惊心。
  周遭乱哄哄地嚷起来,东海水君慌乱大喊:“快去救天衢圣君!圣君啊圣君,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几十个白衣水军纷纷化出原形跳下海去捞人。
  左旁伸出一双手,搀住北辰摇摇欲坠的身躯。
  “春花,你怎么在这?”北辰一怔,下意识将她往身后推,“此地不宜久留!天衢坠海,东海水军拦不了化蛇多久……你快走!”
  “你这样我怎么能走?”春花恼怒地瞪他,“今日不把化蛇困回镇妖塔中,大家一个都活不了。”
  北辰无力:“金塔已被化蛇冲破!你快走!天衢……连天衢都不知生死,你留在这又有什么用?不过平白送死罢了!”
  “哎哎哎……”这话说的,真叫人气不打一处来。
  “多个人多份力,我也不是全无用处的好嘛?何况我看天衢那老神仙机灵得很,哪那么容易死!”
  东海水君在旁连连附和:“阿弥陀佛无量天尊,圣君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要死在我东海啊!”
  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春花翻了个白眼。
  她一把将东海水君抓过来:“镇妖金塔在何处?我去把它修好!”
  水君大惊:“金塔是天衢圣君亲自炼化的法器,你……”能修的好吗?
  “少废话,金塔在哪?”
  水君颤颤一指:“便在那水龙卷之上。”
  春花将脖子快要仰断,才看到水龙卷上云层深处横漂着的镇妖金塔,果然一角缺了一个大大的豁口。
  身为一个驾云姿势堪忧的小神仙,她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先不说修不修得好,能不能飞过去也是问题。
  北辰紧紧抓住她的手,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春花,你要干什么?”
  春花给他一个十分正经的眼神。
  “你们且挡一挡,能挡多久挡多久,我去试试。”话音未落,人已腾空而起。
  春花迎着风雨垂直而上,被浇透了才想起使一个避水的法术。
  唉,这回确实有点托大。
  脚下的乌龙云磨磨唧唧,吭哧吭哧飞到半空,就哑火了一般不肯再动了,春花将吃奶的力气都试出来了,也只能一寸一寸往上挪。悬空仙岛上的白衣水军们见一仙人冲天而起,以为又是哪位高阶上仙到了,纷纷呐喊助威。谁知这仙人驾云飞到一半就飞不动了,在半空云上又是跺脚又是叹气,众人的呐喊渐渐稀落,只能目瞪口呆地望着春花卡死在那处。
  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远处,化蛇腾云掉过身来,正和春花打了个照面,也难得地愣了一愣。
  它的反应可比春花快的多,立时一尾横扫过来。春花吓得叽哇乱叫,脚下的云还是纹丝不动。
  唉唉唉,赵不平早就说她,早晚有一天死在法术不精上。师父啊师父,你可不是一般的乌鸦嘴啊。
  她正以为小命休矣,脚下却平添了一股向上的助力,整个人堪堪避过了化蛇的长尾,飞快地向上升去。这这这速度是她从未体验过的飞快,简直做梦一样。
  春花仔细一看,自己捏出来的乌龙云早就不见了,托着自己飞速直升的是数道青色仙索,寒光入电穿云,顷刻便到了镇妖金塔所在的云头。仙索的尽头,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天衢圣君,连衣衫都没有沾湿半点,依旧是高冷威严,玉树临风,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的阵容。
  他竟然没有死!悬空仙岛的水军爆发出阵阵欢呼,春花心里也给他点了一万个赞,终于认识到这位力挽狂澜法力无边的圣君大人果真是天庭的希望。
  天衢抬眼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青光一闪,剑刃划破自己的手心。
  “金塔被化蛇撞破,缺口在塔顶,需以我的鲜血炼补。”
  “啊?”春花懵懂间,手中多出一柄沾了血的青釭剑。
  “去!”
  春花一愣,天衢已经平地腾起,和化蛇战作一团。
  他的意思,也是让她赶紧去修复金塔么?春花双手擎着青釭,暗暗嘚瑟,这可是亲手炼化金塔的天衢圣君,也觉得她能修好金塔呢。她胸中瞬间涌起万种豪情,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活计办好,给她师父也长长脸。
  她将青釭插在腰间,以剑上天衢圣君之血涂在指尖,凝神结出手印。
  这是她擅长的事,绝不会做不好。
  “金钱有命,富贵在天,世间万宝,任我差遣!”
  财神有令,世间财宝莫敢不从。春花全身金光大炽,长了手脚的金子精一个挨一个地从她袖中爬出来,嘿咻嘿咻地攀援而上,直扑到镇妖金塔的缺口处。
  金塔的残缺处也化成无数个金子精,只是显得高冷许多,嫌弃地将春花派来的金子精纷纷往外推。
  春花的金子精们热情不改,亲亲热热地扑上去:
  “哥哥!”
  “弟弟!”
  “姐姐!”
  “妹妹!”
  “舅姥爷!”
  死寂的金塔蓦地放出万道金光,照亮了原本阴暗昏靡的夜空。两拨金子精们认亲的认亲,打架的打架,在上空争吵不停。连下头战得正酣的天衢圣君也抽空抬头看了一眼,见这情状,不由得微微皱眉。
  渐渐地,抵触的金子精越来越少,认亲的越来越多,金子与金子相互融合,终于融为一体。最后一个金子精融进金塔,金塔塔顶的金铃发出琤然厉响。
  春花大喜:“我做到了!”
  金塔重生,与天衢圣君心意相通,无需指令便冲着化蛇直飞过去。化蛇见此情形,顿时魂飞魄散,扔下天衢掉头便走。
  “孽畜休走!”天衢朗声喝道。春花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宝剑远远地掷过来。青釭重拾在手,天衢敏捷精准地一剑刺入化蛇后颈。
  凶兽的痛嘶响彻天海。化蛇带着宝剑与天衢在空中疾飞躲闪,兽咆与人呼交错狂喊:“不!我不回塔里!天衢,你杀了我吧,我不回塔里!”
  镇妖金塔灵光乍盛,化蛇在这灵光笼罩下迅速缩成一条小蛇,被一条细细的光索牵引着收入塔内。一阵金石相击之声,金塔缓缓阖闭,在空中打了两个转,便挟着千钧之力,慢慢沉入百飓仙岛之下。
  春花屏息凝神望着眼前的景象,没留意脚下踩空,一个倒栽葱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在仿佛不会停止的下坠中,她隐约听到了北辰在叫她,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春花一做梦,就梦到赵不平在给她出题。这回她又没考及格。
  那依稀是刚刚上天的时候,赵不平在她心目中的光辉形象还没有破碎。他也没有个师父的样子,直接扔了一堆法术入门理论给她背,背完了就要考试。
  她小心翼翼地问:“师父,我真的是神仙了吗?”
  “是啊。”
  “我这么挫,也能当神仙啊?”
  “呸呸呸,你是我财帛星君的首席关门大弟子,天赋异禀,仙缘深重,乃是修仙奇才,怎么会挫?”
  “可是这个腾云的法术我已经练了七天了,还是练不会。”
  “呔,你是在怀疑你师父我的眼光吗?”
  “呃……”
  “你可知何谓慧极必伤?”
  “并不太晓得。”
  “就是有些人脑子太机灵了,难免看起来就有些脑残。”
  “……”
  “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你得努力,不能一心依靠天分!”
  春花想,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可是为什么下一次考试她还是考不及格?她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啊。
  “春花!你这题又做错了!”赵不平的咆哮从财神殿一路飘出来。
  春花被吓得一哆嗦,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北辰坐在身边,肩上扎了厚厚的一层纱布,还打了个蝴蝶结,脸色苍白得吓人。
  “你醒了?身上可有哪里不舒服?”
  春花摇摇头:“这是在哪儿?”
  “这是东海水宫。你从半空中摔下来了,幸好被天衢接住。”
  东海水君的品味实在堪忧,四处明晃晃亮晶晶,十分晃眼。春花抱着头,想了半天,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北辰,你伤口如何?”
  北辰温和一笑:“只需修养些时日便好。”
  “那天衢圣君呢?”
  北辰顿了一顿:“天衢事务繁忙,已回天界了。”
  “切,他也没受什么伤嘛。”到头来还是北辰这个冤大头受伤最重。
  “……”北辰面色有些古怪,咳了一咳,看向身边一人。春花这才发现有他人在场,是个青衣青巾的小仙童,大约是凡人十二三岁的样子,五官清秀,神情却冰冷肃穆。
  一张嘴,更是老气横秋:“既然财神仙子无碍,我们便可返回天庭了吧。”
  “咦,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哥哥?”春花见他甚是俊俏,忍不住去摸摸他的头,谁知被他桀骜不驯地一偏头,躲了过去。
  “请财神自重。”
  “……”
  北辰见春花脸上发青,一幅要打人的样子,连忙将小仙童挡在身后:“春花,这位是……是紫阙仙山的童子,不要无礼。”
  嗬嗬,原来是天衢老神仙座下的人,难怪跟他一个德行。
  春花把北辰扒开,冷笑望着对面的小仙童:
  “冰块脸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仙童似是一怔,这时北辰抢着道:“他叫冬……冬……”
  春花拍手笑道:“你叫冬冬啊?好名字好名字,以后姐姐就叫你小冬冬。”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