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财神春花》作者:戈鞅

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
  大言仙山之中,有一琅寰洞府唤作岐玉/洞,司掌日月更替的北辰元君就在此修行。
  北辰元君师从众仙之尊古上天尊,仙基稳固,修为高深,证果以来已有六千年岁。他为人清雅孤僻,不喜交游,仙府又远在海外,九重天上的众仙家与他甚少来往。但人人知他心肠慈悲,若是自家摊上了什么事,多半也先想到他。
  这日是好日,人间太平祥和,仙山惠风和畅。北辰元君刚刚结束了为期三月的闭关修行,换了凡间衣袍,正打算出门。仙童来报,东海水君已在岐玉/洞外等候多时了。
  如此无法,只得请进来了。
  东海水君一进门,就抓起玉案上喝了一半的水煮青茶,咕咚咕咚灌了半壶下去。
  “仙君恕罪,实在是等了你好几日,脱水太久,快要渴脱相了。”他愁容满面,不安地抓了抓乱糟糟的紫龙须。
  北辰元君讶然:“何事令水君这样烦扰?”
  “唉唉。”
  东海水君满脸通红,却不说话了。
  离原定出门的时辰已是晚了一刻钟,但对方如此窘迫困苦,北辰元君也不好催促。
  东海水君又灌下一大口茶,一拍大腿:
  “这丢人的事,也只能同你说了。都是甘华那丫头惹出的祸事!”
  北辰元君怔了怔。甘华公主是东海水君的长女,三千年前同在古上天尊门下修行,是师门中人人爱护的小师妹。她性情果敢,道法高超,如今已是东海水君的左膀右臂,九重天上人人提起都是要竖大拇指的。
  “甘华这孽畜,恋上了个凡人,犯了天条!”
  东海水君又急又窘,眼泪哗哗淌了下来,岐玉/洞外顿时下起了淅沥小雨。
  大约被海水泡得久了,水族神仙都很情绪化。看来此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北辰元君只得暗暗捏了个仙诀去凡间告假,这边柔声道:
  “水君莫急,慢慢道来。”
  月前,东海有恶蛟闹事,频频兴起水患滋扰百姓。甘华公主领命前往,与恶蛟大战了三百回合,虽为民除了害,自己也身受重伤,坠入海中。
  甘华恋上的那个凡人,名唤萧淳,是东海之畔青衣镇上一个年轻的书生,家境贫寒,又有老母奉养,平日里打渔为生。一日他打渔的网兜捞上来一个重伤的女子,他虽疑惑,但出自一片纯善,还是将这女子接回家中悉心照顾。
  一个是儒雅俊美,正当年少,一个是千年女仙,不识情爱。都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两个人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便私定了终身。待水君发现时,甘华的心思已经是九头碧水金睛兽都拉不回来了。
  “这……水君可曾晓以利害?”
  “她几个兄弟都已轮番去劝过一回了,半点都听不进去。”
  “若是强行将她带回呢?”
  “此前将她骗回来过一次,没多久,还是跑回去了。仙君也知道,甘华是我这些子女中最成器的,她那几个兄弟绑在一块儿都打不过她。”
  “她在凡间与那萧淳过了几日夫妻的日子,是半分都不想当神仙了,还说……要为他生儿育女。仙君,倘若生下个小龙人,可怎么好?”
  “咳咳,甘华倒是痴情。”
  东海水君揪得自己的龙须又打了好几个死结。
  “若只是做个便宜外公,我也就忍了。可是……仙凡不能相恋,这是天规明文定下来的。九重天上的天衢圣君执法严明,那是一根头发丝的情面也讲不得。这事情早晚捅到天庭,那甘华千年的修为就都要付诸东流了呀!”
  “这……确是如此。”北辰元君为难地附和。
  天衢圣君是九重天上除了天帝天后和古上天尊之外,最为凛然不可侵犯的上仙。他自混沌中便被古上天尊收养,是天尊门下首徒,北辰元君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大师兄。天衢圣君是在天规律法中泡大的,性情最是凉薄冷酷,为了维护天庭的尊严格调不惜一切代价,落在他手里,绝没有好下场。
  天衢圣君办下的铁案,单是近日便有两桩。天后娘娘重修蟠桃园时拓了院墙,,不小心占了寿星家的半亩地,寿星都上表称不介意了,天衢圣君非逼着天后拆了院墙,将占了的土地回复原状,还赔了寿星一株桃树。又则梨园仙子与拜月童子有了私情,两位都是太上老君的近侍,仙缘甚好,连天帝都为他们求情,天衢圣君一概不听,还是将他们打下了凡间。
  北辰元君艰难地掂量了一下自己和天衢圣君的同门之谊。
  那大约是没有的。
  “……水君是想让我去天衢圣君那里求个情?”
  以他这几千年来对天衢的了解,天衢看都不会看他一眼,会把他从紫阙仙山上直接扔下来。
  “仙君误会了!我岂敢有此狂妄之想!”东海水君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那……”
  “仙君是我家甘华的师兄,她素日对你崇拜敬仰,你若肯前往劝说一番,或许能令她迷途知返。”
  东海水君充满希冀地望向他。
  “或者,能去劝一劝那凡人书生,叫他主动断了甘华的念想,也是好的呀。”
  北辰元君闻言,更是为难了。
  他一个六千多年的老神仙,十八般武艺也算样样精通,降妖伏魔,修道炼丹,赌书泼茶,酿酒种花都不在话下,只是于情爱上的知识实在太浅,六千多年来从未实践过一星半点。蟠桃宴上遇到个把女神仙,他都是绕着走的。
  这教他从何劝起?
  北辰元君惯常不会拒绝人,尤其对方如此悲苦焦虑,他更是急人之所急,心中感慨无奈之至。
  老水君又凄凄惨惨地哭起来。
  小仙童从门外探进头来。
  “仙君,今日雨水这样多,您种下的金英报春开花了呢。”
  北辰元君怔了怔,忽地从椅中站起来。
  “水君,我想起一人,定可为你分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