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隐婚》作者:轻黯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13日17:07:13 评论 6,118 次浏览

涂筱柠今天很烦躁,因为玩吃鸡的时候总有微信跳出来。
  【你年薪大概多少?】
  
  还是相亲对象,她蹙眉快速回复。
  【我还没转正】
  
  【那你什么时候转正?】
  【要等机会,我签的是劳务派遣合同】
  
  “柠爷快来救我,嘛呢?!”
  同伴凌惟依在呼叫,涂筱柠赶紧切回游戏界面,就看到凌惟依挂了的画面,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也被98K崩了。
  “我靠!涂筱柠!”耳机里是凌惟依炸了的声音,差点把涂筱柠耳朵也炸了。
  
  “齐郁和他表弟不是还活着么?齐兄,成败就靠你了!”涂筱柠摘下一个耳机喝了口水,顺便切回微信,没再看到回复,就去刷朋友圈。
  然后她看到一条状态,一个呵呵的表情配上一段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脸出来相亲了。
  
  涂筱柠直接点开这人头像按了删除,又切到游戏界面,这回齐郁跟他小弟也挂了。
  
  “再战!”齐郁忿忿不平。
  “柠爷,这把请好好玩,兄弟们想进决赛圈。”凌惟依很诚恳。
  
  “好嘞。”涂筱柠把耳机戴好。
  这把涂筱柠靠着一把霰|弹|枪,上来就打死两个人。
  
  “哥,这厮这局有点猛。”连齐郁的初中小表弟都惊到了。
  涂筱柠捡了一把UMP9冲|锋|枪,又解决了三个人,仿佛开局就成了她的主场。
  
  毒圈缩小,齐郁开车去接她。
  “上车上车,哥哥带你们兜风。”
  车上她换了把AKM步|枪,打死了两个过路人。
  
  “这般杀气腾腾,柠爷要带我们飞?”齐郁这下也惊了。
  “柠爷,你太猛了,猛得有点不正常。”凌惟依是她闺蜜,大学四年头对脚地睡,形影不离,齐郁是凌惟依的男朋友,两人从大一入学就好到现在,他俩也就成了死党。因为涂筱柠大大咧咧时不时做些霸气的事情,齐郁从大学就叫她柠爷,凌惟依有时也跟着叫,涂筱柠反常的游戏状态显然引起了凌惟依的注意。
  
  涂筱柠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况,也没打算瞒着他们。
  “我把那人删了。”
  “谁?”凌惟依问
  涂筱柠懒得再说,继续调着手机镜头张望四周。
  
  “那警察?”凌惟依想起来了。
  涂筱柠第一次跟那人见面还是她陪着去的呢。
  
  涂筱柠没否认,凌惟依又问,“咋回事儿?”
  “应该是嫌我没正式编制。”涂筱柠还是觉得用冲|锋|枪顺手,换了回来。
  
  “哟,他嫌弃你?我还没嫌弃他呢,一小狱警,身高就比你高1厘米,微信名也好意思叫‘玉树临风’?”凌惟依语气很冲。
  “噗。”齐郁表弟忍不住笑了。
  齐郁也笑,“玉树临风?那我改天叫风流倜傥。”然后兄弟二人在语音里笑作一团。
  
  涂筱柠没理会这幼稚的两兄弟,跟凌惟依说,“别攻击人家职业,狱警很辛苦,而且又不全都像他这样。”
  “人品问题,我就纳闷呢,第一次见面,旁敲侧问你工作、你爸妈工作、家里几套房、什么时候买车?我想干嘛啊?我们女方还没好意思问呢,你跑上来调查户口啊?我看哪是出来相亲,就是出来钓富婆的,也不看看自己脸,真够大的。”
  听凌惟依这么激动,涂筱柠没把那人朋友圈的事再说出来。
  
  这把吃鸡倒是真进了决赛圈,但是凌惟依一直跟涂筱柠说话,分心之下又被人团灭了。
  “你们太菜了!”齐郁的小表弟表示很嫌弃,骂骂咧咧地退出了群聊,不玩了。
  
  齐郁正好也有事,凌惟依显然没了玩的心思,四人从游戏中解散,凌惟依换了微信跟涂筱柠语音。
  “没事啊,齐郁马上考事业单位,考上了让他给你介绍青年才俊。”
  涂筱柠发现水杯里没水了,起身出房门,“青年才俊可看不上我。”
  
  “谁说的,你就是太悲观主义。”
  “不,是这社会太现实。”涂筱柠打开房门就看到在拖地的母亲,两人对视了一眼,她总觉得母亲眼神不善。“好了不说了,我先挂了。”
  “好吧,下周有空一起吃肉。”
  “嗯。”
  
  “脚抬起来,没看见拖地呢?”果然,母亲来找茬了。
  涂筱柠赶紧抬脚。
  “这只也抬起来!”
  涂筱柠直冲进厨房。
  “嘿!你这死孩子,厨房刚拖好的你那脏鞋给我往里踩!”身后是母亲的高喝,“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能做什么?休息日也不多看书学点东西,就知道玩打打杀杀的游戏,你还没意识到自己吃的亏?”母亲拎着拖把将她堵在厨房里。
  涂筱柠只是听着,安静倒水。
  
  “我跟你爸好不容易托人把你弄进银行,你不想转正了是吧?一辈子就当个劳务派遣拿点微薄工资?”母亲开始碎碎念。
  涂筱柠只当听紧箍咒,自顾自喝水。
  看她没反应,母亲更怒了,摘下她的耳机,“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听着呢。”
  母亲把她耳机丢在一旁,质问,“那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在DR银行三年了?这快要第四年了?”
  涂筱柠心底叹了口气,“我知道,我也在努力。”
  
  “努力?我就没看到你努力过!”母亲继续数落,忽的想到什么,盯着她看,“你和小段聊得怎么样了?”
  母亲说的小段就是那警察,是母亲同事介绍的。
  
  涂筱柠觉得这话题跳跃有点快,把自己耳机悄悄拿回来说,“刚把他微信删了。”
  “什么?!”母亲的反应一点儿不比凌惟依小。“怎么回事?”
  “我说我是劳务派遣他就不理我了,还有必要聊下去吗?”涂筱柠实话实说。
  母亲一愣,倒是没料到对方那么现实。
  
  一时间,母女俩都沉默。
  母亲又继续拖地,“我说什么来着,你不努力连个对象都找不到,你要是银行正式编制我们还挑挑他呢,现在却被人挑。”
  母亲低着头,涂筱柠看不到她的表情,却知道她心里是不服气的。
  “他价值观有问题,即使没这出,我们也很难聊下去了。”涂筱柠说。
  
  “我知道银行不是你想进的,可我和你爸就想着,女孩子进银行不是稳定些么,说出去也好听。”母亲再开口缓了缓语气。
  涂筱柠觉得走煽情路线还不如骂她呢。
  
  涂筱柠撇嘴,稳定?只有老年人才觉得稳定,银行这座围城里的苦只有银行人知道罢了,况且她也没觉得银行哪里好。
  “今年我会争取到转正机会的。”但她只能安慰母亲。
  “真的?”
  “真的。”
  
  回了房,涂筱柠解放似的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DR转正哪有那么容易。想想自己的成长之路,幼儿园到大学全有母亲的参与,要工作了,母亲直接帮她选了银行,可她本三的学历没有资格参加大银行的校园招聘,母亲就托人好不容易把她塞了进去,当了个非编制的大堂经理。
  她所有的路,都是母亲选的,而自己的另一半可想而知也会是母亲挑的。
  
  她望着窗外翻了个身,把自己埋在枕头下面。
  人生啊人生,涂筱柠,你的人生什么时候可以自己做主?
  
  第二天是周一,一早下起雷阵雨,涂筱柠心情一点都不美好。
  她举着伞冲到公交站台完美和直达单位的公交车错过,下一班要等十分钟,她一咬牙上了另一辆绕路的公交。
  下雨天公交车上人异常多,涂筱柠刷好卡就被人挤到了后面,还被各种伞弄湿了工作服裙摆,她只得找个角落靠扶杆站着,从包中拿出一个塑料袋将自己雨伞放好。
  
  密闭的空间,人群密集,即使开了空调也很闷热,还夹杂着一丝汗臭味。公交车开开停停,也不知是环境原因还是急刹车的原因,涂筱柠晕车了。
  一直忍到站点,她赶紧下车,伞都忘了打只想找垃圾桶去吐一吐。
  
  上班高峰期,身后的人一个个跟她擦肩而过,有人踩了水坑溅到她腿上,肉色丝袜顿时有了斑斑点点,涂筱柠脸黑,转头却已寻不到“肇事者”。
  此时附近的学校传来钟声,是八点的提示,涂筱柠想到自己还有晨会,赶紧打伞也在雨里奔跑,心中默念:周一啊周一,万恶之源周一。
  
  站台离单位还有两个红绿灯,涂筱柠跑到单位的时候觉得比自己上学时跑八百米还卖力,站在等电梯的人群后,她喘气喘得真想吸个氧。原本扎好的头发也有些凌乱,额前掉下一撮刘海,涂筱柠懒得理会。
  
  一共三个电梯,几乎是同时到的,涂筱柠赶紧跟着人群走进中间那辆,因为她很快就下,她站得最靠外。
  “麻烦帮我按个5。”
  “帮我按个10。”
  “13!”
  “18!”
  身后有各种声音在喊。
  
  涂筱柠在最外,自然是帮忙一个个按了过去,最后给自己按了3再按关闭。
  
  电梯门慢慢合上,涂筱拧又掏出塑料袋把自己的伞的装进去,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塑料袋破了一个洞。
  
  “稍等!”
  就在电梯门离合上还差一条缝的时候,一只手蓦然伸进来把门挡住了,涂筱柠吓了一跳。
  电梯感应到温度,门又重新缓缓打开了。
  
  其他人显然对外面拦电梯的人不满,“就不能等下一班啊!”
  “抱歉。”
  
  涂筱柠听到一个清透的声音,抬头应上一对幽邃眼眸,双眼皮细而狭长,一高个男人独自站在电梯外,他身形颀长,白色的衬衫工整地系着领带,左臂间挂着西装和公文包,右手则拿着一把黑色折叠伞,像是被甩过了,伞上没什么雨水,眉目隽秀的俊朗模样,干净清爽的气质在这闷热夏天给人眼前猛然一亮的感觉。
  
  电梯门完全打开,涂筱柠赶紧往边上退了退,让出一个位置。
  那人长腿一迈,进了电梯,“谢谢。”
  
  两人靠得很近,看他双手都不空,涂筱柠问,“你几楼?”
  “12,谢谢。”
  “没事。”涂筱柠帮他按好,将自己刘海拢到耳后,角度正好看到他完美的侧面轮廓,她默默在心底盘算,如果男人分三六九等,他这种就是上上等了。
  
  电梯里比刚刚车上更闷热,涂筱柠又闻到了阵阵汗臭味,却很快被她身旁的薄荷味掩盖了下去,像小时候用的海飞丝。
  
  突然自己脚背一阵湿冷,一看是自己的伞透过塑料袋破洞正在滴水,不仅滴湿了自己,还滴在了旁边那人脚上和笔挺的西装裤上,只见他黑色的商务尖头皮鞋被她伞上的水滴得无比光泽透亮。
  涂筱柠赶紧将伞往旁边挪了挪,任水滴在自己脚上,正好3楼到了。
  “不好意思。”她下电梯前说。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抬头时两人又四目相视。
  涂筱柠看到他淡淡地说:“没事。”
  
  语闭,电梯门正好合上。
  涂筱柠站在原地,突然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傻站着干嘛?要迟到了。”其他电梯里下来的同事经过她提醒。
  涂筱柠立刻跟着同事跑,完了,她的晨会!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