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拒绝恶魔求婚千百次》作者:零落成泥

魔界。
  这里的天空总是昏暗的,远处不死鸟嘶吼着飞过,留下一道道带着死亡气息的波纹。一望无际的平原中央,高大阴森的城堡突兀地矗立着,方圆十英里内看不到任何拥有灵智的魔界生物。
  这里是魔界五位深渊大公之一的休比里斯大公罗特伽尔的城堡,没人敢靠近。
  
  忽然,平静被打破,城堡上空展开泛着浅紫色光芒的传送阵,两个相拥的身影从传送阵中显现。
  只是这一男一女刚一现身,下方便有数十道黑色火焰利箭般奔涌而来,带着要将来人狠狠穿透的气势。
  头顶双角的男子肩膀微动,身后的薄翼蓦地将二人裹住,黑焰噗噗打在那一层薄薄的肉膜上,却被全数弹开消散。
  “喂,罗特,你就这么欢迎我的?”男子展开薄翼,对着下方不满地叫道。
  
  城堡里有道高挑的身影扇动着巨大的肉翼飞了出来,他一头黑色长发迎风飘舞,头顶是黑色弯曲的角,角下的面容英俊邪异,苍白冰冷,细长双眼不悦地眯起,红宝石似的眼中溢满嘲讽,嘴角一咧,露出雪白牙齿道:“巴兰,我什么时候欢迎过你了?”
  “哎呀,都几千年的老朋友了,何必这么口不对心?”巴兰并不介意罗特伽尔的态度,笑眯眯地说,“我要结婚了,亲自来给你送请柬!”
  他手一甩,一张做工精致的请柬落入罗特伽尔手中。
  
  罗特伽尔右手两指夹着请柬,目光落在巴兰正拥着的女人身上。
  只一眼,他就知道,那是个人类女人。
  那个人类女人有着浓郁的金色长发,五官精致美丽,神情却像是林间胆小的麋鹿。此刻她正羞涩地紧紧搂着巴兰的腰,似乎是怕掉下去。
  
  罗特伽尔是个恶魔,事实上魔界的五位深渊大公,都是从深渊爬上来的恶魔。而恶魔,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看不起其他种族,特别是身体孱弱的人类,在他们眼中是肮脏无能虚伪的代表。
  
  罗特伽尔每次跟巴兰见面总要嘲讽,但几千年来,他确实将巴兰看做朋友,此刻听闻他要结婚,对方还是个人类女人,他还以为自己这位友人在开玩笑:“你疯了?人类女人碰一下都嫌脏,你还要跟她结婚?”
  “喂,在我未来妻子面前,你可别说这种话。凯瑟琳不一样,她是纯洁美丽的独角兽,我爱上她了。”巴兰先阻止了罗特伽尔,随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未来妻子,托起她的下巴,柔情似水地吻了上去。
  凯瑟琳面上浮现红晕,搂上巴兰的脖子,神情迷醉。
  
  罗特伽尔狠狠皱眉,想让这碍眼的两人滚。
  
  到底顾及到好友的心情,巴兰很快结束了这个吻,心情极好地看向罗特伽尔,笑道:“罗特,从前我只沉迷于感官的刺激,还以为那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爱情的滋味才是最甜美的。你也不要老是窝在你的城堡里,去尝尝爱情的美妙不好吗?”
  
  罗特伽尔冷哼:“爱情?你的爱情,就是人类这种虚伪低贱的生物?巴兰,你是恶魔的耻辱,我看你迟早要毁在人类女人手里。”
  
  “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啊,罗特。”巴兰不满地说,“人类里是有些虚伪令人厌烦的,但也有像凯瑟琳一样的小羊羔啊。”
  他说着还低头温柔缱绻地对凯瑟琳笑了笑。
  娇小的凯瑟琳脸上的红晕一直未消去,碧绿色的眼眸中,映着巴兰英挺的脸。
  
  罗特伽尔看不下去了,他厌恶地撇开视线,冷漠地说:“随你了,你的婚礼我是不会去的。”
  他手中燃起黑色烈焰,请柬瞬间被烧了个干净。
  
  巴兰抢在罗特伽尔飞回城堡之前说:“罗特,我们打个赌吧。”
  
  罗特伽尔身形一顿,看向巴兰,血红色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兴味:“什么赌?”
  巴兰说:“你不是看不起人类女人,认为她们都虚荣吗?在婚礼之前,你还有半年时间,只要你能在半年内让一百个人类女人答应你的求婚,那你就赢了,可你要是做不到,就得来参加我的婚礼。”
  “我要是赢了,你就杀了你的爱情?”罗特伽尔冷笑,虽然觉得这个赌约可笑,但他确实被挑起了一点好胜心。
  
  凯瑟琳听到罗特伽尔的话,瑟缩了一下。
  巴兰赶紧搂了搂她给予安抚,瞪了眼罗特伽尔才说:“你要是赢了,我就把我前段时间刚到手的深渊树种给你。”
  
  罗特伽尔眼神变了,若说之前他只是被巴兰的话挑起了几分兴趣,此刻已是势在必得。
  他找深渊树种找了几千年,至今也只找到两枚,巴兰的这枚,他要定了!
  “成交,”罗特伽尔眼尾一挑,嘴角,“这半年,你就替我好好保管。”
  
  巴兰见罗特伽尔答应下来,也不在意他已将深渊树种视为所有物的态度,不怀好意地补充道:“但是,你不能强迫她们答应你的求婚,更不能把她们掳到魔界来。你要在人界,用你的个人魅力去征服她们的心!”
  “区区人类女人,用不着我强迫。”罗特伽尔毫不在意地答应下来。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巴兰笑着展开了传送阵,最后给了罗特伽尔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愉快地带着凯瑟琳传送离开。
  
  凯瑟琳等传送阵的光芒消失才小声地问巴兰:“万一他赢了怎么办?”
  她的声音柔美温和就像丝绸划过皮肤一样,听得巴兰心弦微颤。这是他不许她在别人跟前说话的原因,这样的声音,只有他能听。
  巴兰心急地抱着她飞回二人的卧室,心猿意马间毫不在意地说:“他输定了。就他那张破嘴,连句好话都不会说,哪个女人肯嫁给他?”
  “可是……”
  “嘘,不要再说他了,我可是会嫉妒的。叫我的名字,宝贝。”
  “……巴、巴兰……”
  
  另一边,罗特伽尔回到城堡,收起了他的薄翼,走过空无一人的冷清长廊,来到城堡地下。
  罗特伽尔很清楚巴兰拿出深渊树种作为赌注,一是因为巴兰没他那么在意深渊树种,二是因为巴兰认为他输定了。
  作为数千年的老朋友,巴兰不止一次说过,他即使真爱上了某位女士,也无法追求到对方,因为他完全不会说好话,仅凭一张嘴就能让痴爱他的女子由爱到恨。
  但连作为他好友的巴兰都不知道他的天赋技能“附身”在使用时会附带一个获得对方部分记忆的效果。
  
  每个深渊大公都有一项天赋技能,那是他们爬出深渊时,深渊对他们的馈赠。
  罗特伽尔的天赋技能“附身”,是他可以将自己的身体虚化,以类似灵魂的形式寄居在智慧生物体内,完美操纵对方的身体。这是巴兰知道的部分,巴兰不知道的是,他还能随机获得对方部分记忆。
  因此,与巴兰的赌约在罗特伽尔看来再简单不过,找一个花花公子,利用对方的记忆来获得人类女人的欢心。人类女人虚荣贪婪,这赌约他赢定了。
  
  魔界与人界之间并无直接通道,两边的环境对双方生物来说都是剧毒,只有少数种族中的少数个体才能仅靠着自己或利用外物、秘术等在另一界生存。
  但即使如此,实力也会被削弱。
  罗特伽尔为了解除自己身上的深渊诅咒——这是深渊馈赠的代价——时常会去人界寻找线索,城堡底下有一个架设好的跨界传送阵。
  他站在传送阵中央,手指轻轻往下一弹,一道黑焰击中传送阵中央,瞬间溢满整个传送阵,一道紫光过后,他出现在了人界离某座城十英里的山林中。
  
  法术特有的光很快消散,罗特伽尔皱了皱眉,每次来人界,都让他很不舒服。
  即便他是深渊大公,可以抵御人界环境对他的毒害,但也不是全无影响。此刻他的实力,被压制到了原先的一半还不到。
  
  斜前方有人声,夹杂着尖叫和猖狂的笑。因为罗特伽尔并未做任何掩饰,当他走近时,他们发现了他。
  “你是什么人!”
  罗特伽尔甚至未曾瞥去一眼,自顾自地走他的路。
  有个女声尖叫:“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闭嘴!”随之响起的是巴掌声,然后粗犷的男声喊道,“老子问你呢!你给老子站住!草!兄弟们上,把他给老子留下!”
  
  几个男人拿起丢到一边的武器,向罗特伽尔冲过去,因为林中有些暗,刚才又有树枝挡住了罗特伽尔的小半个身影,直到将他包围,男人们才发现他并不是人类,而是头上长着山羊角的……
  “恶魔!是恶魔!”
  男人们惊恐地叫着,转身想跑,可却迟了。
  
  罗特伽尔抬手轻轻一弹,黑色的烈焰凭空冒出,沾染上几个男人的身体后,就像是沾了油似的,瞬间蔓延,熊熊燃烧的黑焰将他们包裹,瞬间将他们烧成灰烬。
  而罗特伽尔甚至没有停下脚步。
  
  只剩下目睹了这恐怖一幕的女人惊惧得瑟瑟发抖,抱着自己无声流泪,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心中拼命向光明女神祈祷。
  捡回一条小命的她很快就决定将今天看到的一切当做噩梦,不告诉任何人。
  
  罗特伽尔很快发现了合适的附身目标,不远处蓝石城城主之子,正坐豪华四轮马车回城的帕里什·威尔逊。
  帕里什·威尔逊不是法师,精神力低弱,除他之外,马车上只有驾车的马车夫和他的男仆,也都是孱弱的普通人类。罗特伽尔轻易“附身”成功,这个身体模样年轻英俊,一天内就能让至少十个人类女人答应他的求婚。
  
  罗特伽尔的附身,并不会让身体的原主人死去,原主人的灵魂会被迫蜷缩成一团,陷入沉睡,身体任由他操控。
  马车缓缓驶入蓝石城,罗特伽尔打开车窗,冷漠地看着外头。
  这些卑贱、无能、孱弱的人类,还是一样的令人生厌。
  
  马车突然一个急停,车夫愤怒地叫道:“贱民!你怎么敢拦帕里什少爷的马车!你想被绞死吗?”
  
  罗特伽尔收回视线,只听到一个略带惊惶的柔弱女声道:“对不起,是有人推了我……我马上让开!”
  蹩脚的借口。
  罗特伽尔记得自己很多年前似乎看到过这样的戏码,贫弱而美丽的少女倒在富贵少爷的车前,想要一步登天。
  嗤,女人。
  
  罗特伽尔推开马车门下车,看到躺在马车前的少女正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但因膝盖受伤,她刚半撑起身体就又痛得躺了回去。
  周围已有好事者停留私语。
  
  演得挺像样。
  罗特伽尔这么恶意地想着,走到摔得起不了身的少女跟前,在对方惊诧的视线中,弯腰将她抱起。
  
  因他的动作,围观者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他们大多认得自己领主的儿子,一个贵族居然抱起了一个平民,这一幕让他们吃惊不已。
  
  在罗特伽尔眼中,人类比魔界最低等的史莱姆都不如,他若是真身,不会让这个人类女人碰到他一片衣角。
  但为了深渊树种,他不介意忍一忍。
  
  罗特伽尔调动着帕里什·威尔逊的记忆,用这身体微笑着,深情款款地看着那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说:“美丽的小姐,我因你的美貌而对你一见钟情,你受的伤让我心如刀割,我怎么忍心见你如此?请跟我回家,我会好好照料你的伤。”
  帕里什因得天独厚的家庭背景和自身条件而成了颇受女人欢迎的花花公子,满脑子的甜言蜜语,罗特伽尔随机看到的记忆里就有足够多的内容供他选用。
  
  少女一头红棕色的长卷发,十六七岁的年纪,皮肤白皙水嫩,天蓝色的眼睛因疼痛而蓄了浅浅一层生理性泪水,双唇是饱满而健康的红色,只是身上略有些小的烟灰色旧裙子让她如同蒙尘的珍珠。
  
  罗特伽尔不等少女反应,就抱着她上了马车,引来围观者一阵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
  
  “哇,帕里什少爷真是好温柔啊,我真希望摔在他车前的人是我!”
  “那女孩真是太好运了,仁慈的女神啊,遇上这种好事的为什么不是我的女儿?”
  “……”
  
  罗特伽尔听到了那些艳羡,心中一阵了然又厌恶的冷笑。
  这些低劣的人类,从未让他失望过。
  与心中所想相反的是,他动作轻柔地将少女放在座椅上,自己坐在她对面,满眼柔情地看着正擦去泪水的少女,用充满磁性的嗓音道:“美丽的小姐,你对我来说就像是冉冉升起的朝阳,照亮了我的前路,若没有你相伴,我不知该何去何从,请嫁给我吧!”
  
  罗特伽尔采取了速战速决的做法,既然这人类女人是抱着一步登天的目的摔在帕里什的马车前,那么当他求婚时,她只会欣喜若狂地答应下来。
  他看到对面的少女刚擦干眼泪的手僵住了,她抬头看向他,想必是太过惊喜,她的眼睛微微瞪大,嘴唇也在小幅度地颤抖着。
  
  罗特伽尔心中的厌恶又多了一分,这份丑态让他恶心。
  她一旦答应,他就杀了她。
  
  然而,当罗特伽尔微微垂眸,手漫不经心地按上腰间短剑,只等着听到欣喜若狂的应允便动手时,他听到的却是少女轻弱中带着几分笃定的声音:“我拒绝。”
  
  罗特伽尔蓦地抬眼,反应难得慢了半拍。
  ……她竟然拒绝了他?
  这不可能!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