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作者:芒果眼镜娘

游戏《荒岛求生》引入国内后,迅速掀起一股热潮。
  由于新奇刺激的设定和对游戏搬入现实的好奇,荒岛求生的节目应运而生。
  
  一艘蓝白色的游轮航行在碧蓝的海水之上,朝着前方已能隐约看见黄绿色轮廓的岛屿前进。
  甲板上,空前的诡异与尴尬。
  
  只见,一方是俩俩一组相谈甚欢的嘉宾们,另一方是个身穿波西米亚雪纺裙肩披亚麻色波浪卷的女人,女人身后不远处站了个好似事不关己的冷漠男人。
  
  被嘉宾们刻意孤立的女人,正是前些日子因一则和影帝顾湛的绯闻全网黑的苏千凉。
  
  苏千凉将四散的长发勾到耳后,顶着炙热的阳光,闻着腥咸的海风,花点时间弄明白了现状。
  
  她,穿成同名同姓的十八线小歌手,因一张和相亲对象吃饭的模糊照片被全网黑。
  而这个相亲对象就是顾湛。
  
  相亲那天,两个同被家长催得不耐烦的人一拍即合上民政局扯了证,随后各回各家互不牵扯,可别人不知道啊。
  是解释,还是不解释呢?
  
  前者,送命题;后者,死缓题。
  原主选了后者。
  
  当红影帝顾湛拥有九千万粉丝,全是因他工作认真、生活检点、作风良好吸引来的女友粉和妈妈粉,战斗力杠杠的。
  相比之下,练习多年正准备出道的原主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妥妥地被公司放弃,面临高达三千万数额的违约金——高额的培养费与公司名誉损失费。
  
  《荒岛一月》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能不能咸鱼翻身就看它了。
  
  她穿越来的第一个窘境就是:另外两个男嘉宾不愿与她牵扯早早组好搭档,就剩令她全网黑的名义老公顾湛。
  
  一般人面临把自己害到悲惨境地的罪魁祸首,总是尴尬不知所措的,但苏千凉踩着人字凉拖哒哒地朝面容冷漠的男人走去:“前辈,搭档吗?”
  
  不恭维,不惶恐,平静得令人大跌眼镜。
  
  面对把他当陌生人对待的名义妻子,顾湛往其他早早组好的嘉宾那瞥了一眼:“不考虑别人?”
  
  苏千凉摇头:“他们容易拖我后腿。”
  
  嘉宾们:“??”谁拖谁后腿,你真的搞清楚了吗?!
  
  苏千凉:“你长得好看,可以忍。”
  
  长得好看的顾湛:“……”
  
  节目一共请来六位嘉宾,两两搭档,男女搭配。
  第一组:影帝顾湛,透明苏千凉;
  第二组:流量小鲜肉师景同,当红小花旦闵书;
  第三组:人缘超好的主持人胥永宁,胸大出名的匡佩兰。
  
  每一组都很有特点,仇导连连点头。
  节目主打没内幕没台本,自然不能干涉嘉宾们的搭档选择,好在嘉宾们不傻,知道怎样才能有关注和镜头,选得很合他的心意。
  
  仇导拿着喇叭喊:“搭档选好后,去后面的桌子挑选工具,每人只能携带一个生存包和一样工具。十分钟后出发。”
  
  一声令下,嘉宾们快步走向桌子,身后跟着人高马大的摄像大哥。
  苏千凉看了一圈,嗯,她身后这个长得最好,就是瘦了点,有点担心他扛不住沉重的摄像装备。
  
  生存包里有八样东西:帐篷、军刀、手电筒、绳索、渔网,一套迷彩服,两瓶淡水,两块压缩饼干。
  桌子上放了什么,一眼就能看清:创可贴、针线盒、蜡烛、便携餐具、花露水、红花油。
  
  六人在桌子前看了半天,没人说话,暗暗思索选什么和谁先选。
  
  师景同资历尚浅,笑道:“前辈和女士先挑吧。”
  这么一来,资历同浅的闵书和匡佩兰也不会随便冒头,等胥永宁和顾湛先挑。
  
  胥永宁年过五十,辈分最高,不客气地挑了蜡烛。
  众人看向顾湛,顾湛没有谦让,拿了红花油。
  
  匡佩兰先下手为强,拿了花露水:“我被蚊子咬怕了。”
  闵书默不作声地拿了便携餐具:“我选好了。”
  
  师景同看向最后一位女性,苏千凉道了声谢,拿了桌面上看起来最没用的针线盒。
  众人一愣,全没料到她的选择,顾湛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师景同眨眨眼,拿了最后的创可贴。
  
  选好工具后,嘉宾们背上沉重的生存包等候上岸,摄像大哥们顶着炎炎烈日寸步不离。
  
  眼看游轮即将到能进入的极限范围,得等小船把人送过去,苏千凉走到仇导身边,问:“导演好,请问节目组发姨妈巾吗?”
  
  饶是仇导历经大风大浪,还是被问懵了。
  懵了好半天,被副导演一捅老腰,这才回过神来摇头:“不发。”
  
  话音一落,两个女嘉宾的脸变了。
  
  女性一月一次的亲戚只会迟到早退,从不缺席,节目组居然不包姨妈巾?!
  什么破节目组,迟早药丸!
  
  匡佩兰的姨妈快来了,忍不住发出质疑:“仇导,不发姨妈巾,我们三个女嘉宾怎么办?”
  
  总不能让她们陆续上演血满沙滩一步一个血脚印的综艺吧?
  别人还以为是杀人现场呢。
  
  仇导:“记得我们的节目叫什么名么?”
  
  闵书明白过来,面色微白,看来仇导是打定主意不给了。
  
  果然,仇导说:“现在你们手里的生存包和工具就是所有用品,节目组不再派发其他,包括贿赂工作人员也是不行的,其余衣食住行全部得由你们自己解决。”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严厉了,他缓和了面部表情:“岛上物产丰富,不会饿死你们的,放心吧。”随即又补充了句,“看看你们身后的摄像大哥们,顶着炎炎烈日跟随你们拍摄,所以吃饭的时候不要忘了把他们算进去。”
  
  摄像大哥们沉默地点点摄像机,以表存在感。
  
  嘉宾们:“……”求求您做个人吧!
  
  其他五个嘉宾来之前多少被经纪人叮嘱过,知道点内幕,苏千凉却是被公司放弃的,半点不知。
  她微愣:“摄像大哥不是工作人员吗?”他们的饭菜居然不归节目组管?
  
  仇导一脸的痛心疾首:“工作人员怎么了?节目组很穷的!”
  
  嘉宾们:“……”嗯,能包下一个岛屿整整一个月用来拍摄,是穷的。
  
  谈话间,游轮到了不能再往里的位置,停了下来,工作人员们放下一条小船。
  
  “行了,来抽签。”仇导挥挥小扇子,有人送上三张捏住屁股的纸条,“每隔十分钟,按顺序上岛。”
  
  三位男嘉宾各自抽签,师景同抽一,胥永宁抽二,顾湛抽三。
  
  师景同和闵书先被送走,胥永宁和匡佩兰在边上等待,苏千凉抬头望天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胥永宁和匡佩兰被送走,她还在看。
  顾湛本是过来催她准备,见她看得认真,不由问道:“看什么?”
  
  苏千凉:“天和水。”
  
  顾湛:“好看?”
  
  苏千凉摇头,远远地指着沙滩边正在扎营的两人:“你知道他们错在哪吗?”
  
  顾湛仔细地看了看,扎帐篷的顺序没有错,知道要在荒岛生存一个月全是做过刻意做过功课的。
  “哪?”手法有些生疏,到底顺序没错。
  
  “太近了。”苏千凉道,“帐篷会湿。”
  
  近么?
  顾湛看着离海浪线至少有二十米的距离,陷入沉思。
  
  “该走了。”工作人员过来提醒。
  
  这时,顾湛恍然发觉他的思维竟然被苏千凉带着走了!
  二十米呢,不会有问题的!
  
  想是这么想,扎帐篷的时候,他还是跟着苏千凉往远了扎,又拉出十来米的距离,与另外四人的帐篷隔了开来。
  
  扎完帐篷,把生存包往里面一丢,再挑出瑞士军刀,拿出一瓶淡水和一块压缩饼干,顾湛打算去周围走走,先了解了解地形。
  
  临行前,他往隔壁帐篷一看,苏千凉的帐篷在动。
  “你在干什么?”
  
  “换衣服。”
  
  “这时候换?”难道是出汗太多?
  
  “嗯。”
  
  顾湛在帐篷外等候,好在苏千凉动作快,迅速换好迷彩服出来。
  长袖长裤和军靴,这全是生存包里的标配,尺寸还偏大,穿到她身上,腰带一勒就勾勒出纤细的腰肢和弧度正好的胸。
  腰间挂了绳索,看着有点像特殊情形里腰挂鞭子的女王大人。
  
  顾湛别开眼,“走吧。”
  
  “嗯。”苏千凉带了水,见顾湛也带了,干脆把自己的那一瓶往帐篷里丢,“带一瓶就够了。”
  
  顾湛心想:那不得间接接吻?
  可随即想想他们俩是夫妻,上床都是夫妻义务,间接接吻算个屁?顿时闭嘴。
  
  他们两人是来得最晚的,另外四人早早扎好帐篷去探查地形了,再一耽搁,沙滩上除了跟着他们俩的摄像大哥和躲到树下的仇导,没别人了。
  
  顾湛看仇导头戴草帽手拿电扇躲在树下阴影里,再看苏千凉个女孩大夏天不打伞不带帽地在阳光下行走,“你不晒么?”
  
  “晒?”苏千凉看了眼日头,兀地意识到身边这个是靠脸吃饭还吃得很香的演员,跑到树丛边砍下一片大小适中的芭蕉叶回来递给他,“喏。”
  
  “给我?”
  顾湛会意地举起芭蕉叶挡在苏千凉头顶,女孩子确实更希望男人帮她们打伞。
  
  正想着,苏千凉奇怪地看他:“不是你怕晒么?”
  
  怕晒的顾湛:“??”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