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醉太平》作者:花間酒

江南七月梅雨未歇。绵密的雨线织成薄雾,笼着天地茫茫。天色晦暗,街上行人稀少,临窗河中船家的摇橹声都分外清晰,伴着瘦西湖畔细柳随风摇曳。
  扬州城的梅雨连下了月余,又潮又闷,行路也不方便。
  莲儿挎紧了手中的篮子,低着头匆匆赶路,不留心踏到一块因雨水浸泡而活动的石板,脚一崴险些跌倒在地。
  一双白皙有力的手适时出现,扶住了她的手臂。
  莲儿连忙福身道谢。那是一位白净俊秀的公子,一双眼睛弯弯地看着她,很和蔼地问道:“敢问姑娘,东榆林巷林家药铺怎么走?”
  
  宋沅初来乍到,对扬州城内的街市布局非常摸不着头脑。加上梅雨天视线不好,也没有什么行人可以问路,她已经乱走了一个多时辰,还没有找到林家药铺。
  她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叹了口气,牵着马继续赶路。
  莲儿压下纷乱心绪回眸看去,只见瘦西湖山光桥上一位披着蓑衣的公子牵着一匹瘦马正在缓慢行进,远远看去,烟雨朦胧中竟像是一幅画卷。
  
  天色向晚,宋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杉木建成的二层小楼,漆着古朴典雅的红漆,低调的匾额,临街临湖,她牵马在门前仰脸打量了一番,内心颇为满意。赵乾这间铺子选得很合她心意。
  她拴好马,踏进铺子。铺子里林氏母女已经收拾好东西在等她交接了。据说这家药铺传了几代人,上一任老店主前几个月病逝了。老店主唯一的女儿不擅长药材生意,便将铺子转让给了宋沅。
  赵乾替她订下这间铺子的时候还曾说,如此说来,这家女儿和从前的她,还颇有几分相似。
  宋沅对外一直称,自己是因不愿接手家里的产业才单独出来自己做生意。
  
  赵乾到的时候,宋沅已经将铺子洒扫干净,正坐在柜台内整理她这些年来攒下的房契、地契和各地一些零零碎碎的财产。
  她从商有快十年的时间,从一开始没有本金也没有经验,跟着商队沙漠、南疆四处跑,到现在名下攒着数十间商铺、笼着西域到内地几条运茶路,崛起不可谓不快。
  见赵乾来,宋沅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将手边预备好的一张银票推向他:“这间铺子很和我心意,多谢赵兄。”
  赵乾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客气,将银票收了起来,转身打量起这间铺子。
  宋沅身后,灶台上的锅子不知煮着什么东西,冒出咕嘟咕嘟的水泡,还有一丝隐约的香气。赵乾好奇,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探出身子去看。
  
  将二两红糖兑水煮沸至金黄色,扑出甜腻的气息,加入六两纯白细腻的木薯粉搅拌,净手,待稍稍冷却后揉成面团,再成饼、切条、分块,裹上一层薄薄的木薯粉滚成球,过筛子,入沸水中煮,待到所有木薯球都浮至水面时熄火,盖上盖子焖上须臾,最后取出浸凉水,木薯球就变成一碗晶莹剔透的珍珠。
  宋沅将珍珠加入煮好的牛乳茶,配上一碟百果蜜糕一齐端给了赵乾。
  “听说是扬州有名的糕点,本来打算做我自己今晚的口粮的,”宋沅指了指那碟百果蜜糕,语气里满是惋惜,“但是既然赵兄来了,我就只能割爱了。”
  赵乾笑了,拾起一块糕丢进口中:“既然你赵兄来了,还能让你饿肚子么?今晚就带你见识一下扬州夜景,给你接风洗尘。”
  
  赵乾是扬州本地人,对于这一带颇为熟悉,带着宋沅逛了逛附近比较热闹的街市。用过晚饭,赵乾又做东租了画舫在瘦西湖上赏夜景,叫了几名乐姬助兴。
  江南的歌姬偏爱丝竹、琵琶、扬琴这一类的乐器,奏起来悠扬婉转,如泣如诉,在这瘦西湖碧波上别有一番风韵。
  赵乾饮了不少酒,已经有些醉了。宋沅掀开画舫的珠帘,向外看去。梅雨暂时停了,湖岸上开始聚集起人来。远远望去人潮拥挤,他们的船离岸边有些远,只能看到绿豆般大小的人头簇拥着,不知围着什么,竟是比白天里还要热闹些。
  赵乾顺着宋沅的目光看去,道:“胡旋舞,扬州最近才兴起的。风头很盛,几乎每月中旬都会有舞姬在这一带表演。怎么,在西域这么多年,还没看够么?”
  宋沅摇了摇头,将珠帘放下:“不是,只是很惊讶这种舞居然会传到江南,还如此盛行。”
  胡旋舞女须着宽摆长裙,和着弦鼓声起舞。西域的鼓点大多节奏欢快、刚劲,因此胡旋舞“舞急转如风”,与中原尤其是江南的歌舞很是不同。
  赵乾也收回目光,去剥果盘里的葡萄:“这种舞据说还是昭怀长公主引到中原的。传说当年在先皇的万寿节上,昭怀长公主就献了一支胡旋舞,惊艳四座,引得京城舞姬争相模仿。可惜,可惜……”
  宋沅的目光重新投向远处碧波粼粼的湖面。夜色中的湖水呈现出一种静谧祥和的深蓝色,水面随着微风轻轻起伏,一如她的思绪。
  十数年前的昭怀长公主,那时所称还不是这个冷冰冰的谥号,而是乐平公主。
  举国皆知乐平公主是先女皇的掌上明珠,是最有潜力的未来皇位继承人,也是整个大吴的骄傲。可惜,这许多年过去,随着她的死去,曾经的光华已经被人们渐渐淡忘,只留下一些真假难辨的传说,和百姓茶余饭后谈及时的一声“可惜”。
  
  宋沅将酩酊大醉的赵乾送回他在扬州的宅院时已是深夜,他的三位夫人全都还没有歇下,带着一众家仆出门迎接。
  宋沅这才知道,赵乾此番贩茶到西域,回到扬州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只吩咐了随从把东西先送回来。夫人们只知道他人在扬州城,却并不知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便等到了现在。
  宋沅顿时心生愧疚。大夫人吩咐下人将他搀进去,凑上来问低声她:“宋兄,赵郎这次,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赵乾此人仗义,但是也颇俊俏风流,从家里三个貌美如花的夫人就可见一斑。每每出门行商应酬,他的夫人总会私下向宋沅打听,拜托她好好管束赵乾。
  宋沅庆幸自己多年来一直对外称是男儿身,不必被别人的夫人醋,也不必嫁人去醋别人,道:“嫂嫂放心,只是游湖时叫了几个乐姬助兴,连手都没摸到。”
  大夫人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向宋沅道谢。于是宋沅拱手向几位夫人告别,一个人溜溜达达地往自己的铺子走回去。
  街上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来往,几名结伴的少女叽叽喳喳地从宋沅身边经过,却忍不住回头对着这位俊俏的小郎君指点耳语了一番。末了面皮薄的率先羞红了脸,先行跑开,剩下的嬉笑着追了上去。
  宋沅负手踏着月光,感慨地想,记得她年幼时天下还不这么太平,夜晚是有宵禁的。如今哪怕是未出阁的少女,也敢于在夜晚和友人结伴出行,这很好。
  看来如今大吴在姜褚手里,确实变成了太平盛世。
  她对着月亮伸了个懒腰,这才发觉月亮几乎是圆的了。原来快要到十五了,她掐指一算,后天就是七月十五了。
  中元节。
  她想,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做一些有特色的小食,正好把她的铺子的名声打出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