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作者:衣带雪

嵇炀自夺舍以来已有半个月,每日如履薄冰,终于找到个小仙门招仙苗的机会,打算前去竞选,暂时托庇于门派恢复境界。
  
  这具身体有十四岁,虽说年龄大了些,但好在是个不上不下的四灵根,既不起眼,也不至于落选。
  
  脑海里正搫画着如何尽快恢复修为时,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嵇炀心底小小地震了一下,这周围的广场上都是待选的凡人,他神识外放,绝无可能有凡人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形下靠近。
  
  “小公子,我跟你商量个事。”
  
  好在嵇炀平日里表情不是很丰富,倒也没有暴露什么,自然而然地转过头,只见是个荆钗布裙的妇人,虽然满脸病容,但却美貌异常。
  
  嵇炀余光扫了一下四下,仙门招新这种事和私塾报名一样,一般都是孩子自己来,有些父母溺爱孩子非要相伴左右,只会让其他同龄的孩子瞧不起。
  
  显然,这就是个陪孩子来报名的慈爱母亲。
  
  嵇炀道:“夫人有何事?”
  
  那美妇道:“敝姓南,祖上相师出身,颇得五行推卦之法,今日见小公子灵光动九天,气运冲霄汉,必是天命之子。故有一事相请,不知小公子可愿听我一言?”
  
  嵇炀起初还觉得对方是看出了自己身上有什么猫腻,但仔细审视了这美妇后,确认是凡人无误,道:“……嵇某身无长物,又是孤儿一个,应该没什么可帮到夫人的。”
  
  岂料妇人大喜道:“孤得好孤得好!”
  
  嵇炀:“……”
  
  妇人收敛了一下,道:“抱歉,事情是这样的,小妇人膝下有一女,今日也要同去仰月宗修仙,但年龄尚幼,望仙门中能有个人相照应一二,如小公子愿意,小妇人愿代女儿与公子定个亲。”
  那妇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旁侧有个眼角带疤的少年忍不住出声道:“你别信这女人的!她刚刚也说我是天命之子要把女儿嫁给我!”
  
  妇人道:“穆小友,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天命之于大也,就不能有二胎吗?”
  
  穆姓少年道:“强人所理!”
  
  妇人道:“……你是想说强人所难还是强词夺理?”
  
  穆姓少年炸毛道:“你知道就好!不会有人想娶你女儿的你放弃吧!”
  
  嵇炀沉默了片刻,心想这妇人如此美貌,这位穆姓少年应不至于如此反应激烈,不禁问道:“若令千金有仙根在身,以夫人华容,应当有的是人愿意代为照顾,何以苦苦相求?”
  
  穆姓少年脸色发青道:“她女儿可胖了,我都没见过这么胖的女孩,像个球一样。”
  
  妇人含蓄地笑了笑,道:“小女才八岁,丰腴点是正常的,长大就像我了。”
  
  嵇炀心里没当回事,想着以貌取人本就不该,八岁的小孩子再胖能胖到哪里去,正酝酿点说辞推掉,妇人就开始四处找人了。
  
  “阿颜,去哪儿了?我给你找到饭票了快回来!”
  
  穆姓少年烦躁道:“别找了,我把干粮都给她了,她蹲在树后面没吃完呢。”
  
  嵇炀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梨花树后坐着个绿绫子衫的胖丫头……与其说是胖丫头,不如说根本就是个球。
  
  等到她听见娘亲召唤,慢悠悠转过头来,嵇炀终于有点明白穆姓少年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
  
  ……这孩子,胖得很写实。
  
  脸颊像个鼓鼓的白馒头,挤得五官深不可测,目前看不出她像母亲哪点,前途也怕是难卜。
  胖丫头幽幽地看了她娘一眼,道:“恭喜,你终于可以摆脱我了。”
  
  南娆蹲下来捏着她的脸一边无情地揉,一边慈爱地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仰月宗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半年可容门人回家一趟,咱们家又不远,我会在家等你。”
  
  南颜被扯的呜呜啊啊叫了一阵,甩开一张小手绢,抽噎道:“我去了之后,你会在家一边补着我的衣服一边想我吗?会每天为我在我们家门口那株歪脖子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吗?等到我半年回家后,会看到满树的丝带飘飘,感到你对我浓烈的思念吗?”
  
  南娆停止了她的□□行为,认真想了想,道:“不行,为娘很忙的。”
  
  南颜道:“我果然是你从晋江边上捡来的……”
  
  南娆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根项链系在她颈上,道:“这本来是你舅舅的东西,现在归你了,算是半个传家宝,你要记好别丢了,如果以后你看上谁,手头不能没个定情信物。”
  
  南颜道:“娘,我还小,你这么高瞻远瞩是不是太早了。”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
  
  嵇炀本来随意听着这对母女的交谈,忽然眼底一动,一瞬不瞬地看着妇人挂在胖丫头脖子上的珍珠项链。
  
  此地是南方临海,珍珠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胖丫头脖子上挂的珍珠虽说有指甲盖大,可色泽发灰,又随意用散银包嵌,寻常人看来并不值几个钱。
  
  但嵇炀却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片刻后,想起刚刚为什么没有察觉到美妇靠近,这才想起这是个什么东西。
  
  银鲛珠。
  
  此物乃是北海鲛人的内丹,北海鲛人修至成年前,内丹如月,可隐蔽鲛人之妖气免受猎杀,而人族修士获得后,无需祭炼,只要佩戴在身上便可掩盖真实修为,哪怕对方几近化神,也会被银鲛珠瞒过。
  
  而他则急需银鲛珠来净化身上那一丝夺舍带来的浊气……毕竟夺舍在修界大律里,是不下于滥杀凡人的五大天下共诛之罪。
  
  屠凡,异婚,夺舍,入魔,逆道,犯此五条之一者,人人得而诛之。
  
  就算不要,在这丫头身边待够一两年,也足够他消弭身上浊气,与寻常修者毫无二致了。
  
  “好了闲话不多说了,这是我女儿阿颜的生辰八字,小公子贵姓?”
  
  “在下嵇炀。”
  
  “来来来你在这儿按个手印,我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
  
  妇人不知从哪儿找了一张破纸,歪七扭八地写着生辰八字,抓起嵇炀的手就往上按。
  
  旁边的穆姓少年有点恼火了,走过来过来打岔阻止道:“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他又没答应娶你女儿,你怎么这么强词夺理!”
  
  “是强人所难吧。”
  
  “啊对,强人所难,而且她才八岁,你现在替她定了,以后长大怎么办?”
  
  胖丫头南颜瞅了一眼嵇炀,往穆姓少年身边蹭了蹭,一起反对道:“对,万一我长大后拈花惹草呢?”
  
  嵇炀道:“可否暂听我一言?”
  
  “你说。”
  
  嵇炀道:“夫人急于订亲,无非是怕这位……”
  
  “南颜,你叫她阿颜就行了。”
  
  “好,夫人无非是怕阿颜孤身在仙门中无人照料,既然今日有缘,也不必非要以亲事相要。若夫人信得过,我愿与阿颜义结金兰,事之如长兄,待她成年后,亲缘情缘如何,由她自行定夺。”
  
  “……”
  
  空气安静了这么一瞬,穆姓少年道:“大姐,我穆战霆没爹没娘,你这丫头我虽然不想娶,只要她老实,给我当个妹妹还是可以的,丫头,你说呢?”
  
  南颜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看着嵇炀,向穆战霆招招手,后者弯下腰,南颜便跟他耳语道:“穆大哥,我觉得他说得好有文化哦,义结金兰是什么意思?”
  
  穆战霆道:“就是他要和你烧黄纸拜把子。”
  
  南颜道:“他很有眼光,知道我是当关二爷的料。”
  
  穆战霆一听觉得很不平衡,他从小流浪在外,最喜欢蹭听人家说书,关二爷乃是他心中男神,提到拜把子自然当仁不让,猛摇头道:“不行,我要当关二爷,你最多是个阿斗。”
  
  “我怎么就是个阿斗了?”南颜怒对嵇炀道,“皇叔你说,我至少是个猛张飞对吧?”
  
  嵇炀一眨眼就被封为皇叔,一时间没回过神:“何以如此称我?”
  
  “因为我觉得你说话像个秀才,是个文化人。”
  
  ……刘皇叔会拿双股剑捅你的。
  
  此时甄选仙苗的山门前一阵白蒙蒙的雾光浮起,厚重的山门逐渐打开,里面缓步走出两三个蓝衣背剑的修士,为首一人舌绽春雷——
  
  “甄选仙苗现在开始!参选之人列队右手侧,依次抚触择灵玉测灵根!”
  
  终于开始了。
  
  南娆不再强求,眼底掠过一丝说不明白的情绪,拉着南颜的手道:“阿颜,以后入了仙门,要保重,凡事不可力拼,待修道有成,方可为之。”
  
  南颜抱了抱南娆的脖颈,闷闷道:“我半年后就回来啦,娘要每天吃药把身子养好,不要再一去四五天不回家了。”
  
  “不,以后娘永远会陪在你左右。”
  
  母女道别后,便有修士来安排他们依次排好队列,而南娆却在此时叫住了嵇炀。
  
  “嵇小公子,你来一下。”
  
  嵇炀顿住了步子,返身道:“夫人还有何事?”
  
  “有些话刚刚不方便说,你附耳过来。”
  
  嵇炀依言一倾身,便觉不祥,刚要退避,却忽感一股仿若十万大山般的威压临身,回神时他已被南娆划破手指强迫着按在刚刚那张八字纸上。
  
  “你——”
  
  南娆的神色与刚刚判若两人,唇边挂着一丝称得上恶劣的笑,道:“夺舍的小辈,义结金兰这个套路我很喜欢,但……本座兵解在即,更放心拿你的命保我女儿的命。”
  
  那张破旧的写着南颜八字的纸吸了他的血,瞬间化作一蓬灰烟蹿入嵇炀体内,眨眼间在他背后烙上一层血符。
  
  凡间同心锁,双双结鸳鸯。
  仙道同命锁,锁毁人同亡。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