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碧云秘境现世是这一带最热的话题,秘境出世那天,地面一早就站满了人,法器、仙衣的灵光此起彼伏。连云层中也停着许多云舟,各大家族的徽标在天空中闪闪发光。
  
  洛晗和凌清宵也早早到场,凌清宵一露面果然引来众多视线,凌清宵大概是被看习惯了,毫无波动。洛晗躲着幕篱后,好奇地张望着外面。
  
  她幕篱长及膝盖,走动时幕篱和裙裾层层叠叠,仙气十足。可惜仙虽仙,行动却真的有些不方便,幸好这个幕篱是法器,不会憋气。洛晗隔着一层纱,心中暗下决心,她一定要好好修炼,早日强大起来,像凌清宵一样,光明正大地把容貌现于人前。
  
  洛晗扫过地面,又看向天空中悬浮的云舟,莫名觉得这样的场景很像学校开学。站在地上的是自己来报道的,上面的云舟是家长开豪车来接送。
  
  果然,仙界贫富差距一样悬殊。
  
  洛晗在打量别人,殊不知他们两人也频频被其他人打量。这两人一男一女,男子容貌出色,修为高深,站在那里自带冰雪光环,瞩目非常,而他身边的女子却带着遮挡全身的幕篱,看不清长相,也探不出修为。
  
  这样的组合显然非常奇怪。碧云秘境物产丰富,相应的便是秘境里危机重重。在场之人要么像天上的那些大家族,以家族形式进秘境,要么像散仙,三五成群早早组好了队。
  
  像他们这样两个人独闯秘境的,实在另类。这样的人,要么是新出茅庐的大家族子弟,不知修行险恶,要么就是自恃实力,另有依仗。
  
  这样想着,便不乏有人凑上来搭话。一个穿着红衣,容貌非常精致的男子凑上来,笑眯眯问:“两位可是要进碧云秘境?可曾组队?”
  
  洛晗瞧了瞧眼前这个骚包的红衣男,再看看清净高冷,浑身上下弥漫着大佬气息的凌清宵,觉得自己看破了对方的意图。
  
  洛晗上前一步,不假辞色道:“不需要。”
  
  他们队伍里只能有一个拖油瓶,那就是她。这个红衣骚包男已经超标了!
  
  红衣男子没料到被拒绝的如此干脆,他停了一会,才喃喃道:“我也不至于这般不济吧?我堂堂朱雀族,虽然多年来不精修炼,但是底盘放在这里,我就算靠天赋神通也能横闯秘境。我是看你们两人孤零零的可怜,才过来提携你们一把的。”
  
  红衣男子说出自己是朱雀后,隐隐挺直了腰杆,等着这两人一反态度主动巴结。可是他等了一会,凌清宵毫无波动,洛晗也只是冷冷淡淡“哦”了一声。
  
  红衣男主没等到预料中的赞美,十分惊讶:“我是朱雀,你们该不会不知道朱雀吧?四灵之一的朱雀啊!”
  
  洛晗发现鸟类的脑容量果然不太大,她依然不为所动,淡淡道:“所以呢?”
  
  鸟类都自恋,还虚荣,红衣男子一听就不服气了。他正要和洛晗理论,他们后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二公子?”
  
  洛晗带着幕篱回头,见一个双眸剪水、秀雅绝俗的女子望着他们这个方向,一双笼烟眉似颦非颦,一双杏眼里泪珠似落非落。
  
  洛晗立刻知道这是谁了。
  
  女主,云梦菡。
  
  云梦菡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凌清宵,她立刻跌跌撞撞地跑向凌清宵,到近前时,又害怕般停住:“二公子,你活着实在太好了。你当日落下深渊后,我想要跳下去追你,可是绝灵深渊马上就消失了。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担心你,每每想到就心痛欲绝,以泪洗面。现在知道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云梦菡语无伦次地说完,怯怯停住:“二公子,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她说完后,那双水做的眸子中顿时弥漫上雾气,泫然欲泣:“你是不是在怪我?我知道,你一定在怪我,怪我当时没有跳下去救你。”她说着伸出手臂,就要自断真身:“我这就把命赔给你,这是我欠你的。”
  
  洛晗站在旁边看完了女主从激动到悲伤再到割脉一整套表演,而这个过程中,凌清宵一句话没说,甚至都没有看她。
  
  女主脑补能力未免太强。凌清宵还什么都没说呢,她这就要割脉赔罪了。
  
  云梦菡的灵刀即将落下,忽然被一道霸气的红光打散,紧接着,她纤细的手腕就被一个男子牢牢握住:“云梦菡,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洛晗和红衣男子齐齐把视线移向新出现的男子。这个男子身形高大,衣着华丽,五官自然不算丑,可是和凌清宵比起来那就落于粗犷。可是他气质霸道张狂,倒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在。
  
  红衣男子悄悄问洛晗:“这是谁啊?”
  
  “凌重煜。”洛晗小声和瓜友分享背景知识,“这位是凌清宵的哥哥。前面那位是云梦菡,他们俩的小师妹。”
  
  红衣男子了然,兄弟二人争一女,这个剧本精彩。他感叹完后慢慢觉得不对,这几个名字,为什么听起来熟熟的?
  
  “凌!莫非……”
  
  洛晗“嘘”了一声,示意他安静。
  
  凌重煜只是一时不查就不见了云梦菡踪影,他赶紧用法器追踪,刚找到她的踪影,就看到云梦菡用灵力化刀,要往自己的脉搏上切。凌重煜吓得魂飞魄散,立刻飞来阻止她。
  
  凌重煜险险拦住,后背都吓出一身冷汗。他缓过来后立刻大怒,用力拽着云梦菡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厉声呵斥。
  
  云梦菡又是委屈又是痛心,眸中雾气弥漫:“大公子,我是为了给二公子赔罪。只要二公子能消气,我便是把这条命舍给他也无妨。”
  
  凌重煜听到云梦菡的话,终于把视线投给其他几人,也终于发现他的弟弟正站在不远处。
  
  凌重煜的表情很快变得冷淡,口吻也十分生硬,和刚才对着云梦菡判若两人:“是你,你原来还活着?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报信给家里,你知道这段时间父亲母亲为你操了多少心吗?”
  
  刚才云梦菡的出现的时候,凌清宵就知道其他几人肯定在不远处。雷劫那日的一切仿佛又浮现在眼前,天雷降下的刹那,所有人都扑向凌重煜。生母和养母不顾性命挡在凌重煜身前,父亲祭出本命法宝为凌重煜挡雷劫,连凌清宵的舅舅,临山宿家家主,也扔出一件又一件法宝,为那个和宿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挡下滚滚诛魔雷。
  
  他们甚至没有想到,凌清宵也在。
  
  这几乎成了凌清宵的心魔,凌清宵从深渊落下,昏迷前最后一眼,就看到众人站在山崖边,彼此交谈,可是没一个人有意向跳下来救他。
  
  凌清宵闭上了眼,任由自己坠入黑暗。
  
  只可惜,他没有死,他竟然还活着。凌清宵其实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可追求的,他甚至不知道这个荒诞又失序的世界,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曾经他一心想着修炼,他以为,等他足够强大了,这一切就会不一样。
  
  可惜,事实证明,并不会。
  
  凌清宵虽然还活着,心却早已死寂,如今的他,无异于一副行尸走肉。只不过洛晗救了他,她要求他保护她一千年,凌清宵难得得到别人的好意,所以不忍拒绝,也不能拒绝。
  
  凌清宵以为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他保护洛晗一千年,等到她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他就可以放心地从这世上消失。而曾经那些故人,相处时总是痛苦多过快乐,之后,也就不要再相见了吧。
  
  就让钟山之人,当他死了吧。
  
  然而上天不肯放过他,凌清宵在这里,又遇到了熟人,还是他曾经以为的唯一对他好的人,云梦菡。
  
  凌清宵记得,云梦菡当日哭得双目通红,浑身颤抖。那根纤细的手指就那样颤抖着,痛苦着,指向了他。
  
  凌清宵立刻在心中念清心咒,好不容易在神域中压下的心魔,此刻又有抬头的趋势。凌清宵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看不要理,他已是个死人,现在行走世间不过是履行最后一份责任。但是事与愿违,他避之不及的人,非要一个个出现在他面前。
  
  等听到凌重煜指责他为何让父母担心时,凌清宵的心魔险些当场失控。他觉得可笑,他百死一生,好容易从绝灵深渊爬出来,他的这些亲人们从没有动过寻找他的心思就罢了,见面第一句话,竟然是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家里,让家里白白担心这么久?
  
  凌清宵双眼望着前方,再一次平静又认真地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是他想错了,还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错的?
  
  云梦菡倚在凌重煜身后,见凌清宵看都不看他们,又痛苦地涌上眼泪:“二公子,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们?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要迁怒夫人和大公子,我当时应该陪你一起跳下去的。”
  
  “梦儿!”凌重煜不悦地呵斥了一声,回头看向凌清宵的目光已经殊为不悦,“绝灵深渊寸草不生,百万年以来无人生还。你掉下去时事发突然,我们没来得及拉住你,等你落下去后,父母也想过救你,只是父亲是钟山家主,母亲是一族主母,他们两人举足轻重,总不能为了救你而亲身涉险。还没等我们商量出办法,深渊就消失了,我们更是有心无力。”
  
  凌重煜说完,紧紧绷着下巴,说道:“好在你并无大碍,既然已经平安出来,就回家吧。”
  
  回家吧。凌清宵平静地想,回家做什么呢?继续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地为钟山的事业添砖加瓦,最后让父母的宠儿凌重煜继承,从此他们一家人团圆美满地生活在一起?
  
  他们究竟把他当什么?
  
  凌清宵不说话,神情拒人于千里之外,完全视凌重煜于无物。
  
  “你!”凌重煜出奇愤怒,碍于周围还有其他人,只能忍着气,呵道,“不知所谓。莫非真如梦儿所说,你对家族有怨?”
  
  云梦菡已经泪流满面,心口痛的简直无法呼吸:“二公子,你连我也不理了吗?你以前,从不会对我这样的。你如果怨我恨我,你说出来,不要自己憋着好吗?我说了我会舍命救你,虽然你现在已经平安了,但我说到做到,这就把这条命赔给你。”
  
  云梦菡作势又要割腕,凌重煜心疼的不行,自然用力攥住她的手。云梦菡一点哭一边挣扎:“你放开我,我要给二公子赔命。”
  
  “凌清宵!”凌重煜冷冷看着凌清宵,眼中的怒火毫不掩饰,“你这就满意了?是不是我和父母也要为你赔罪,你才肯干休?”
  
  洛晗实在忍不住了,说道:“省省吧,他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洛晗突然说话,把云梦菡和凌重煜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他们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凌清宵身边还有一个女子。
  
  或许并不是才发现,而是一直懒得注意。洛晗面容和身形都隐在幕篱后,悠悠道:“割腕也好,赔罪也罢,一直是你们俩在唱对台戏。自从你们出现,他和你们说过一句话没有?他都懒得理你们,你们还不依不饶往上贴?”
  
  红衣男子简直忍不住想给洛晗比个大拇指。他以为洛晗和他一样是围观群众,没想到洛晗毫无预兆就加入战局,还以一挑二。
  
  凌重煜含怒,看着洛晗的目光宛如针芒:“你是何人,凌家的内务,你有什么资格置喙?”
  
  凌重煜毕竟是天仙,盛怒之下威压自然铺开,周围许多修为低的人顿时面色发白。迫人的威压沉沉笼罩下来,几乎让人忍不住想跪地求饶。
  
  修为低的灵仙散仙都受不住,更不必说没有修为的凡人。洛晗当时就感到心口不适,她正要调动天道面板反击,忽然身上压力一轻,随即另一股冰冷又强大的威压从身后爆发。
  
  是凌清宵。
  
  威压是上位者驭下的手段,谁的拳头更大谁就更有道理。凌清宵的威压直接冲着凌重煜而来,凌重煜身上还有天雷留下来的伤,突然被凌清宵的威压冲击,当即受不住后退了一步,嘴里涌上一股血气。
  
  凌清宵的目标非常明确,并没有伤及无辜。但是围观的人都是修炼者,威压放不出来,判断谁强谁弱还是可以的。众人哗然,一个人忍不住道:“刚才那个人不是哥哥么,修为竟然不如弟弟?”
  
  说话的人声音很小,然而在场都是仙人,各个耳聪目明。凌重煜皱眉,脸色铁青地看向凌清宵。凌清宵亦冰冷地回视他:“她是谁,与你无关。”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