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洛晗无意间吃了好大一口瓜,看样子男女主在海誓山盟。可如果洛晗没记错,男主口中的饮月,正是主母宿仪芳的侄女,临山应龙族的大小姐宿饮月。
  
  宿饮月在书中也是有名有姓的狠角儿,她是男主的表妹,和男主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一度威胁女主正室地位,后面还硬是把女主逼到堕胎流产。
  
  宿饮月能做到这一步,一来是占了表妹身份的优势,二来,就是她身体弱。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身体弱的人,似乎也更容易得到长辈的怜爱。凌重煜是如此,宿饮月也是如此。
  
  主母宿仪芳和临山宿家一直有意亲上加亲,连渣爹凌显鸿也是默许的。虽然后面事实证明凌清宵才是宿饮月的真表哥,可是已经生出来的情谊退不回去,宿饮月一直对凌清宵淡淡,反而对男主凌重煜势在必得,从小就梦想着成为凌重煜的新娘。
  
  出身高贵又身体娇弱的表妹对他一往情深,男主口中说对宿饮月只是兄妹之情,事实上却一次又一次偏袒她。宿饮月仗着自己身体弱,屡次三番在男女主约会时把男主叫走,破坏男女主的感情,甚至还设计陷害女主。男主把女主吊在城楼上暴晒,就是为了挖心给宿饮月续命。
  
  一个恶毒表妹做成这样,也是十分有排面了。不过看起来现在宿饮月还没有插足到男女主的感情中,男主被女主误会后,立刻就追出来发誓挽回。洛晗想到以后的剧情,再看着此刻男主指天立地的誓言,心里轻轻一哂。
  
  呵,男人啊。男主竟然还信誓旦旦说只是兄妹之情,如果真只是兄妹,后面为什么会搞到床上?
  
  果然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洛晗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凌清宵呢?
  
  凌清宵可曾有过对天发誓,可曾对什么女人许下诺言?
  
  洛晗怀着某种隐秘的心思,在检索中输入大魔王的名字。然而遗憾的是,检索结果为零。
  
  洛晗不死心,扩大筛选范围,连许愿、祈福也勾选在内。她按了确定,系统弹出“检索中……”的字样,洛晗满怀期待地等着,几秒后,检索结果竟然还是零。
  
  洛晗当真意外了,凌清宵看着就是个性冷淡的人,他不谈恋爱可以理解,可是难道这一千年来,他连许愿都没有吗?他究竟是太过自信,知道他不需要许愿就可以达成目标,还是太过悲观,知道自己的愿望不会有任何结果?
  
  可能洛晗猜错了,也可能,两者皆有。
  
  洛晗不由看向隔壁房间,一墙之隔的地方,想必凌清宵又在修炼吧。
  
  他实在活的太清醒了,宛如机器,纹丝不差,洛晗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天资过人的大魔王都这样用功,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修炼呢?洛晗给自己加了把劲儿,然后拉开被子,准备睡觉。
  
  今晚太累了,明天,她一定好好修炼!
  
  第二天洛晗睡得正香,忽然被闹钟吵醒。洛晗双眼迷蒙地爬起来找闹钟,最后发现是镯子里传来的。
  
  洛父洛母究竟是什么魔鬼,竟然还内置了闹钟功能?
  
  洛晗按掉闹钟,经过这一打岔,她也睡不着了,干脆起身。
  
  修仙界有一点好,那就是人力大大解放,衣服自带清洁功能,连床铺也可以自己把自己叠起来。洛晗一边用神识指挥洗脸盆放水,一边想,一会得和凌清宵学几个除尘法诀,等她学会了之后,她连脸都不用洗了。
  
  洛晗很快就把自己收拾成仙女,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陶醉了一会,恋恋不舍地戴上面纱。
  
  面纱和幕篱都是凌清宵准备的,他昨日买来了东西后,直接寄存到她的房间,传送法阵自动送到洛晗屋内。仙界以白为尊,凌清宵准备的幕篱和面纱都是白色,其中幕篱长及膝盖,只能露出一截裙裾。
  
  带上幕篱,别说脸,身形都遮挡的严严实实。洛晗想到一会要吃东西,就没有带幕篱,而是用了面纱。
  
  她出门后,直接往凌清宵的房间走去。她才刚刚走近,门就从里面开了。
  
  凌清宵站在门内,沉静地看着她:“何事?”
  
  一大清早看到神仙人物实在心情愉快,洛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你要下楼去吃早饭吗?”
  
  人类的语言套路博大精深,洛晗这个问题就问得很有技巧。她不说自己想吃饭了,而是友好邀请凌清宵一起去用饭。凌清宵已经辟谷,又不需要用膳,而洛晗身上还没有钱。
  
  你说,是吧。
  
  凌清宵点点头,合上门陪她一起下楼。
  
  他们两人容貌都显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凌清宵单独包了隔间,然后让店家上菜。只不过这家客栈到底不算豪华,隔间里隔音法阵并不算好,隐隐约约听到隔壁飘来声音。
  
  “……你们知道吗,钟山凌家出了好大一桩丑闻,嫡出公子和私生子竟然调换了!”
  
  “什么?是龙族那个凌家吗?”
  
  “当然,中十八重天除了他们,还有哪个凌家?”说话的人啧啧称奇,“如今就是下重天的最不出息的仙族也不会混淆血脉,没想到龙族那样注重血统,竟然闹出这种丑闻。嫡子和庶子调换了一千年,要不是引来诛魔雷,恐怕还不知道要错多久呢。”
  
  “诛魔雷?”另一个人越发吃惊,“如今仙魔对立,天帝一直都出自龙族,结果龙族内竟然混入了魔族?”
  
  最开始说话的人赶紧嘘了一声,无论天帝还是龙族,哪一个都不是他们这些散仙能议论的。两人声音转低,渐渐不可分辨。
  
  洛晗悄悄看了凌清宵一眼,原来这段时间,他和凌重煜被掉包的消息已经传遍仙界了,连偏僻的中下界交界都有人谈论。
  
  对啊,就是放在凡间,两个孩子抱错都是大新闻了,更何况仙界呢?仙界人人都有法力,神识覆盖之下风吹草动都能发现,还有各种各样的禁制、法阵,按理说,是不会出现抱错这种低级错误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偏偏发生了,还发生在守卫森严的主母内院。主使者是谁,昭然若揭。
  
  洛晗看书的时候瞧见那个渣爹偏心到调换两个儿子都气的不轻,凌清宵作为受害者,内心又该多么难受?
  
  主母宿仪芳一千年来不知道凌清宵是她的亲生儿子,虐待凌清宵尚且有情可原,而小妾白灵鸾更爱自己生出来的儿子,也能理解。但是凌显鸿呢?他身为父亲,看着宿仪芳残害凌清宵时,他在想什么?
  
  洛晗默默叹气,而凌清宵依然笔直地坐着,神情淡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洛晗想安慰他又怕适得其反,于是主动给他倒了杯灵茶,说:“这杯茶我敬你,感谢你带我离开深渊。”
  
  凌清宵眼睫轻轻瞥了一眼,淡声道:“是你打开的通道。”
  
  洛晗笑容微微凝滞,你看,天就是这样聊死的。果然凌清宵是个男配,男主左手表妹右手女主,又是发誓又是说情话哄女主开心,而凌清宵呢,一句话就终结了整个话题。
  
  洛晗挑了挑眉,继续微笑道:“但是你之前救了我,我总该感谢你的。”
  
  凌清宵依然冷冷淡淡,就事论事:“这只是一个交易,你并不欠我。”
  
  行吧,洛晗冷着脸低头继续吃饭。她怕他一个人多想,特意安慰他,他竟然说这只是一个交易?
  
  他真的是个性冷淡吧。
  
  洛晗吃饭,凌清宵就全程坐在旁边静静等着,不催促也不打扰。洛晗中途问过他要不要添双碗筷,都被凌清宵拒绝了。
  
  成为灵仙便是正式入仙门,彻底脱离七情六欲,不再需要进食,也不需要睡眠。但这只是不必要,并不是不能。依然有许多仙人贪恋口腹之欲,会用灵草、灵兽肉做食物吃。淬炼过的灵草、灵兽没有杂质,食用后不会在体内增加杂质,反而还能增长修为。
  
  自然,这一顿饭所花费的灵石也十分可观。
  
  洛晗今日用的就是灵石餐,每吃一口都是享受。可是凌清宵从始至终,没有露出一点动摇。
  
  宛如一台精密的仪器,自律到无趣。
  
  洛晗舒舒服服吃了一段饭,之后凌清宵叫店家来结账。掌柜对这两人印象深刻,一见着他们,就殷勤招呼道:“仙君、仙子安。两位饭可用得好?”
  
  这种时候是不能指望凌清宵说话的,洛晗只能出面客套道:“一切都好。有劳店家。”
  
  店家见了洛晗笑的越发灿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店家也乐于和漂亮的仙子说话:“不敢当不敢当。不知道仙子还要住多久,二位下榻小店,是不是为了碧云秘境?”
  
  洛晗听到一怔:“碧云秘境?”
  
  “没错。”店家见洛晗竟然不知道,也吃了一惊,“仙子竟然不知吗?我还以为,你们是专门为了秘境而来。”
  
  洛晗好奇,问道:“碧云秘境是什么?”
  
  店家听到,立刻露出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说道:“碧云秘境可了不得,中重天大大小小足有上万个秘境,可是碧云秘境却是独一份的。碧云秘境木灵气葱郁,盛产天材地宝,而且,里面还有鹤灵兰!”
  
  店家语气充满了骄傲,洛晗应和着笑了两声,问:“鹤灵兰是什么?”
  
  店家又惊讶地瞪了瞪眼睛,洛晗见状,立刻说:“我和哥哥第一次离家游历,许多消息知道的不全面。有劳店家为我们介绍一二。”
  
  兄妹?凌清宵眼神终于动了动,他无声地看了洛晗一眼,没有多说。
  
  店家没有怀疑洛晗的话,他甚至恍然大悟,原来是兄妹,怪不得两人同进同出,姿容还都如此出色。
  
  店家说道:“鹤灵兰是难得一见的专用于经脉的药,仙界灵丹妙药这么多,能修复经脉的却少之又少。据说即使是千疮百孔的经脉,用鹤灵兰也可以修补如初。经脉可是直接关系着修行,只要有条件,谁不想收几株备用,就算自己用不着,留给晚辈也是值得的。因此鹤灵兰一向有市无价,这次碧云秘境现世,好多人不远万里来碧云秘境碰运气,说不定就找到了鹤灵兰呢。”
  
  洛晗了然,原来是修复经脉的药,怪不得最近这么热闹。洛晗和店家道了谢,就打发店家下去。
  
  等人走后,洛晗立刻看向凌清宵,眼中跃跃欲试:“我们也去看看吧?”
  
  她记得凌清宵之前经脉受损,受伤十分严重。虽然用菩提木精华修补过,可是效果毕竟不如鹤灵兰。
  
  凌清宵脸色微正,问:“你经脉受了伤?”
  
  “当然没有。”洛晗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是为了给你用啊。”
  
  凌清宵又意外了一瞬,他以为洛晗想要为自己准备后路,结果,竟然是为了他?
  
  凌清宵反应过来之后,本能地拒绝:“不必。”
  
  “经脉多么重要,怎么能让你硬撑着?”洛晗却十分执意,说道,“你每日都在修炼,若是不把经脉中的隐伤治好,岂不是一运灵气就疼?”
  
  “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伤。”凌清宵说完后顿了顿,道,“我都不觉得这是受伤。你如今没有修为,进秘境会有危险。若不是必须,实在没必要为鹤灵兰走一趟。”
  
  “你的事就是必须。”洛晗不让凌清宵继续说下去,强行道,“反正我们也无处可去,不如进秘境里看看。我还没见过秘境呢。”
  
  洛晗都这样说了,凌清宵也不好再提。其实,真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伤。
  
  龙自身血肉强横,只要不是致命伤,都能自愈。凌清宵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唯独这次挖内丹,他受到重创,实在没法靠自己痊愈。
  
  龙挖内丹,无异于人族挖心。如今龙丹的位置被神放进去一颗神珠,虽然还在痛,但这种程度的疼已经可以忍耐。相比之下,经脉的损伤简直微不足道。
  
  从很小起,宿仪芳扣着他的修炼资源,凌清宵只能用加倍的修炼追回补药差距。那时候他年纪小,运行灵气不得法门,经脉屡次受损,情况可比如今严重多了。
  
  何况这次有菩提木精华的修补,已经比以往许多次都好,凌清宵都不觉得这种程度的痛算是受伤。谁知洛晗竟然为此,要去寻找鹤灵兰。
  
  凌清宵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又有点些微的茫然。
  
  从前,这样的待遇一直属于凌重煜。凌清宵习惯了凌重煜霸占最好的灵气,占据最多的资源,稍微受些伤就能惊动整座钟山,修为上略有些进步,就被众人大张旗鼓地称赞。
  
  而凌清宵,永远退避三舍,永远自生自灭,永远为凌重煜让步。
  
  凌清宵都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有人为了他身上微不足道的伤口,去秘境里寻找名贵灵药。
  
  凌清宵有片刻的失神,洛晗已经戴好面纱,激动又好奇地问:“我们要去秘境探险,是不是要准备丹药物资?”
  
  凌清宵回过神,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幼崽,微微叹气:“当然。”
  
  洛晗已经按捺不住了,她只在小说中看到过主角探险,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她兴冲冲要出去采买,凌清宵抬手,铁面无私地在她面前竖了道冰墙:“回去带幕篱。”
  
  “……哦。”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